Previous首页 Previous地理 Previous重庆市  重庆历史 2004-6-3地理English
Previous上一篇
重庆历史 Chongqing History


  重庆是一座有着历史文化的名城。远在两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这片土地上就出现了人类的生息繁衍活动;到新石器时代,已有较稠密的原始村落,分别居住着夷、濮、苴、奴、宾、共等八个民族。正是这些最早的重庆居民,创造了重庆最古老的历史。约在三四千年前的夏商周时期,以重庆为中心地带的大片地区,已形成强大的奴隶制部族联盟,统称“”。周慎靓王五年(前316年),秦灭巴国,置巴郡。秦时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巴郡为其一。汉朝时称江州。魏晋南北朝时期,先后更为荆州、益州、巴州、楚州。隋朝为渝,北宋改为恭州。孝宗淳朝熙十六年(1189年)皇子赵淳接踵于正月封恭王,二月受内禅即帝位,自诩“双重喜庆”,遂将恭州升格命名为重庆府。重庆得名迄今已八百余年。

巴楚之战
  春秋战国时期,巴族主要活动在川东、鄂西、陕西汉中一带,东到鱼复,西至道,北接汉中,南极黔涪,与楚、蜀、秦为邻。随着巴国强大,巴楚交恶,数相攻伐。公元前689年,巴、楚激战于那处(今湖北荆门县东南),双方相持数月,巴人不敌而归。巴楚之战时断时续,几乎贯穿整个巴史。巴置捍关、阳关、沔关以拒楚。但巴在楚强大攻势之下,三关尽失并节节败退,最终被楚占领了首都枳(今涪陵),巴人只得向阆中一带退却。

张仪筑江州城
  秦惠文王更元九年(前316),张仪入蜀灭巴之后,屯兵江州,筑江州城,城址在今渝中区长江、嘉陵江汇合处。是为史载重庆建城之始。两汉时,江州城扩展到嘉陵江北岸,称北府城。江州城、北府城的确切位置和规模有待考证。

李严扩建江州城
  蜀汉后主刘禅建兴四年(226),都护李严移驻江州,扩建江州城。扩建之后,江州城南临长江,北达今校场口一带,西抵今大梁子一带,城周约16里。李严还规划凿穿后山(今鹅项岭),汇长江、嘉陵江之水,使江州以江为池,以崖为墙,成为江中之洲,未遂。此城建成后,巴郡治所迁此,北府城废弃。

彭大雅拓修重庆城
  南宋末年,蒙古军攻破成都,宋军退守重庆,彭大雅出任重庆知府。为防御之需,彭大雅竭尽全力拓修重庆城,向北扩至嘉陵江边,向西扩至今临江门、通远门一线,范围大致比李严扩建的江州城扩大了两倍,奠定了此后直至明清重庆古城的大致格局。

钓鱼城之战
  南宋宝六年(1258),蒙古发动大规模灭宋战争。四月,蒙哥大汗所率蒙古军分三路侵蜀,蒙哥亲率蒙古军4万,由陇州(今陕西省陇县)入大散关,进至汉中;十月,自利州渡嘉陵江攻苦竹隘(今四川省剑阁县北,隆庆府治)等城寨。数月中,蒙古军攻占了龙、剑、阆、蓬、巴、达、果、渠、长宁、大安(良)诸城。加上蒙古军原先占领的川北、川西州县在内,川蜀之地约2/3已归蒙军,所未归附者,重庆府沿江以下数十州而已。合州钓鱼城守将王坚在二冉(冉、冉璞)创筑钓鱼城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了对钓鱼城的防御,使钓鱼城成为一座兵粮实足的军事重镇。蒙哥派南宋降将蒲国宝到钓鱼城招降,为王坚拒绝,并将蒙使在城内阅武场处死,明确表示了合州军民坚决抗击蒙古的决心。开庆元年(1259)正月,蒙哥决意攻取钓鱼城,首先切断了钓鱼城与外界的联系。二月初至三月底,蒙哥亲临前线,指挥蒙军主力进攻钓鱼城,均被宋军击退,蒙军只得将城团团围住,企图迫使守城宋军投降。但钓鱼城军民在王坚的统率下顽强抵抗蒙军的不断进攻。四月,接连出现20天的大雷雨,攻城暂停。下旬蒙军曾一度攻入外城,但终被宋军打退。五月,钓鱼城军民在王坚的统帅下负险固守,斗志高昂,不时利用夜间开城突击,袭扰蒙军,使蒙军不敢越雷池一步。五月下旬,宋朝新任四川制置副使吕文德率舟师溯江而上,乘顺风攻破涪州蔺市浮桥,冲破夹江之营长达数十里的蒙军封锁,进入重庆。随后,又率船队沿嘉陵江北上进援钓鱼城。吕文德援军虽于城南受阻,但极大地提高了钓鱼城军民的士气。钓鱼城军民在外援断绝多时的情况下,顶住了蒙哥多次亲自督战的轮番进攻。六月五日,蒙将汪德臣率突击队乘夜攻入钓鱼城外城,王坚、张珏率宋军与蒙军激战至天明。汪德臣喊话招降,王坚下令发炮石还击,摧毁蒙军攻城云梯,后继的蒙军为炮石封锁不能前进,汪德臣也中石负伤。王坚率军民出城追击。蒙军在大雨中败退,汪德臣回到营中,不久即因伤重死去。蒙哥接连损兵折将,气急败坏,仍强攻不舍。七月初,又亲至钓鱼城下督战,为炮风震伤。至此,蒙哥方承认合州战役的失败,自己也终因伤重而死。钓鱼城之战的胜利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战局,推迟了南宋王朝的灭亡。

大夏国的建立
  明玉珍(1331~1366),因崇信明教改姓“”,湖广行省随州(今湖北省随州市)人。素有大志,善于骑射。在其家乡招集乡兵1000余人,结寨自保,被众人推举为屯长。元至正十一年(1351),徐寿辉、彭莹玉领导的红巾军占领蕲州(今湖北省浠水县)、黄州(今湖北省黄冈市)。十月,徐称帝,国号宋,建元治平。次年,徐寿辉派人招请明玉珍参加了红巾军,授予统兵征虏大元帅,隶属倪文俊部。至正十五年(1355)倪文俊部攻占沔阳,命明玉珍镇守沔阳。明玉珍得知镇守重庆的元朝部将矛盾重重,重庆城无强兵厚贮,决定率兵西上。至正十七年(1357),明玉珍奉命西征,四月攻占重庆,重庆父老夹道欢迎起义军入城,附近州县纷纷向起义军投降。随后,明玉珍出兵川南,先后攻下泸州(今四川省泸州市)和叙南(今四川省宜宾市)等地,初步巩固了以重庆为中心的川东南地区。正当明玉珍进军四川之时,西系红巾军发生了分裂,陈友谅诛杀倪文俊、徐寿辉,自称汉王,并要明玉珍撤出四川。明玉珍一面加强三峡防守,断绝与陈友谅的往来,一面剿除四川元军,确立对四川大部分地区的统治。至正二十一年(1361)七月,明玉珍在重庆称陇蜀王,仍奉“”为国号。至正二十三年(1363)正月,在重庆称皇帝,国号“”,改元“天统”,以重庆为国都,正式建立了大夏政权。历时9年,明洪武四年(1371)被朱元璋所灭。

张献忠攻占重庆
  明代崇祯十七年(1644),大西军首领张献忠率军第三次入川,正月破夔门,二月攻万县,后因长江水涨,屯兵忠州葫芦坝。五月,号称40万大军从忠州溯江西上,步兵行左岸,骑兵行右岸,水军行江中押粮,前后40里。六月初攻下涪州城,二十二日攻占重庆。

重庆建立书院
  北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江津知县冯忠创办了五举书院,这是重庆地区最先出现的书院。南宋至明,官方多设府学、州学、县学,书院也有一定发展。到了清代,官学衰败,书院有较快发展,当时较著名的有东川书院、字水书院、渝郡书院、璧江书院、巴川书院、聚奎书院等。

重庆建立会馆
  重庆是西南进出口货物的集散地,清代以后,各省商人聚集日渐增多,各按籍贯在重庆分别建立会馆。从乾隆年间至光绪十七年(1891),重庆建有八大会馆,即南华宫(广东)、列圣宫(浙江)、天上宫(福建)、禹王宫(湖广)、万寿宫(江西)、江南馆(江南)、三元庙(陕西)、山西馆(山西)。光绪十八年(1892),云南、贵州来渝商人亦建立了会馆性质的“云贵公所”。各会馆设首事一人,主持馆务。其职责是维护本省商人权益,参与地方有关各项活动。

重庆开埠
  清光绪十六年(1890)三月三十一日,中英签订《烟台条约续增专条》,重庆开为商埠。次年三月一日,重庆海关成立,英人霍伯森担任重庆海关税务司的职务,掌握海关行政和征收关税的大权并兼管港口事务。各国在重庆纷纷设立领事馆,开辟租界,建立“国中之国”。重庆开埠以后,川江航运逐渐被外人控制。随着川江航运权的丧失,西方列强在重庆开设洋行、公司,建立工厂,开采矿山,倾销商品,掠夺原料,输出资本,使重庆及其影响的地区纳入了世界资本主义市场。

新式学堂兴起
  19世纪末,仿欧美日的新式学堂在重庆开始创办。清光绪十七年(1891),美国基督教传教士创办了“私立求精学堂”。次年,川东道守创办了“洋务学堂”。此后,重庆知府于光绪三十年(1904)创办官立重庆府中学堂。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又相继创办了川东师范学堂、重庆公立法政专门学校。至清代末重庆各类学堂已初具规模。既有大学堂,又有大量的中小学堂,还有实业学堂、幼稚园,以及专门为贫苦子弟设立的半日制学堂,全市各类学堂多达1200余所。

创办钱庄、银行
  光绪二十二年(1896),重庆最早创办的钱庄同生福钱庄开业,以后一直为重庆四大钱庄之一。民国3年(1914),重庆富商杨文光及其族人创办的第一家私营银行聚兴城银行开业,额定资本100万银元。到1948年,该行在全国共有分支机构32处,其中分行8个,支行4个,办事处20个。

近代工业出现
  1891年,川商卢干臣等人自日本迁回森昌泰自来火厂(即火柴厂),这是重庆第一家近代工业企业。随后又出现了民族资本办的蒸气机械缫丝厂、棉织厂、玻璃厂、机制纸厂、仪器公司、制药厂、电厂、矿业开发等一批近代工业企业。特别是1907年独川电灯公司及天府煤矿等基础工业的出现,给重庆近代工业的发展带来了生机。到1933年,全市已有近代工业及手工业工场415家,使重庆成为中国西部最早的工业城市。

日本开设王家沱租界
  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后不久,日本就趁势向清政府提出了在重庆设立租界的要求。经过几年的反复交涉,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八月十二日,日本驻重庆领事山崎桂和清政府川东道台宝NB148在重庆正式签订了《重庆日本商民专界约书》,日本获得了在重庆开设租界的特权。《约书》共22条,主要内容有:中国准许日本在重庆府城朝天门码头外南岸王家沱设立专管租界;租界内商民之事由日本领事馆专管;租契30年更换一次,可以连续永远租用,不得限制。日本取得王家沱租界以后,迅速将它变成了一个“四川内地的小日本国”,先后开办了有邻公司、大阪洋行、又新丝厂、武林洋行、日清公司,大批日本军舰、商轮停泊在王家沱江面。

重庆响应五四运动
  民国8年(1919)北京爆发五四运动后,在重庆掀起了以重庆青年学生为主体、工商各界迅速响应的声援北京反帝爱国运动的斗争。是年5月12日,重庆《国民公报》首次批露五四运动的消息,重庆各界以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为先导随即奋起响应,市内纷纷罢课、罢工、罢市,游行示威,发表宣言、通电等,先后建立“川东学生救国团”(后更名为“川东学生联合会”)、“川东女子救国会”、“国民外交后援会”等反帝联合爱国团体。6月3日,在川东学生救国团组织下,全市20所中小学校学生2000余人,响应北京学生的罢课宣言,举行游行警告大会,强烈要求还我青岛、惩办国贼、取消密约、抵制日货、速息内争、一致对外,并到川东道尹公署和重庆镇守使署请愿,向全国发出通电。重庆商界、学界联合组成重庆商学联合会,统一领导抵制日货3年。

三·三一惨案
  民国16年(1927)3月24日,南京市民集会庆祝北伐军占领南京,美、英帝国主义者借口保护侨民,调集军舰炮击南京城,打死打伤2000余人。消息传到重庆,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决定由“重庆工农商学兵反英大同盟”发起,联络重庆市工、农、商、学、妇等协会,于3月31日在打枪坝召开反英示威大会,抗议美英暴行。3月29日,刘湘召集其主要将领和亲信密商、策划镇压行动。负责会场行动的刘部师长王陵基蓝文彬也召集参与行动人员,具体安排屠杀计划。3月31日,“重庆各界反对英帝炮击南京市民大会”在打枪坝隆重召开,党团地委主要负责人和各界群众约2万余人参加。11时,会议刚开始,预伏的军警特务即从会场内外开枪,或挥刀抡棒,进行血腥镇压。会场内血肉横飞,尸体遍地。大会主席团主席漆南薰、左派将领陈达三惨遭杀害。大屠杀持续到下午2点,据红十字会收尸统计,当场因枪杀、刀劈、棒击、践踏、跳墙致死者137人,受伤者上千人。同时,军阀、团阀又组织流氓暴徒,捣毁公开的左派机关、团体、学校,并在全市张贴布告,声称这次惨案系“工学冲突”所致。4月1日,侥幸脱险的地委组织委员冉钧外出工作时,遭军阀便衣队暗杀。地委书记杨闇公脱险后召集会议,布置善后,指定任白戈、廖正圣为临时党团负责人。4月4日,杨闇公被捕,6日,被敌人割舌、剜目、断手,身中3枪壮烈牺牲于浮图关。参见:《11·刘伯承传

重庆建市
  1927年,重庆商务督办公署改组为市政厅。1929年2月,国民政府正式批准设立重庆市,市政厅改为市政府,潘文华出任首任市长。潘文华在担任重庆商务督办公署督办和重庆市长期间,把通远外门到上清寺一带开辟为新市区,使重庆城区面积扩大了一倍,修建了连接新老市区的南区、中区、北区三条主干道,并成立自来水公司,修建大溪沟发电厂,收回了王家沱日本租界。

创办大学
  民国18年(1929),重庆正式成立市政府后,加强了教育工作,于当年10月创办重庆大学。以后又创办了美术专科学校、四川乡村建设学院等。抗日战争时期,有中央大学、交通大学、复旦大学等一批著名大学迁渝,同时又新办了一大批私立大专院校,当时重庆的高等学校多达54所。现重庆的大专院校主要集中在沙坪坝区和北碚区。

国民政府迁都重庆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7年10月30日,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31日,国民政府电告前线将士,“政府决定迁都重庆,继续抗战,以争取最后胜利。”11月20日,国民政府发表宣言,正式宣布迁都重庆,以重庆为战时首都。1939年改重庆为直辖市,1940年定为“陪都”,并扩大市区范围为164km2。太平洋战争爆发后,1942年1月21日,同盟国中国战区统帅部在重庆成立,负责指挥中国、越南、缅甸、马来西亚等国的同盟军作战。抗战期间,苏、美、英、法等30多个国家在重庆设有大使馆,4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外事机构,并建立反法西斯战争的各种国际性组织和中外文化协会。云集重庆的世界名人、各国外交官等有3000人,使重庆成为有国际影响的重要城市。随着国民政府迁都重庆,沿海及长江中下游有245家工厂及大批商业、金融、文教、科研机构迁渝,加上战时需要新建的大批工商企业及科教文卫单位,使重庆由一个地区性中等城市一跃而成为中国大后方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信息中心。经济实力成百倍增长,工业企业增至1690家,商业公司、商店27万多家,银行67家,钱庄、银号、信托公司24家,人口增至120万人。

五·三、五·四大轰炸
  民国28年(1939)5月3、4两日,日本空军突袭轰炸重庆。5月3日,36架日机于中午1时17分侵入重庆,沿长江北岸呼啸俯冲,向市区狂掷燃烧弹和炸弹,市区27条主要街道有19条被炸。5月4日,27架日机再次空袭重庆,对都邮街、夫子池、七星岗、小梁子一带狂轰滥炸。两次轰炸中重庆市区总计被毁房屋2000余栋,市民死伤2000余人,财产损失无法估算,全市37家私营银行有14家毁于弹火,单是都邮街一带被毁的绸缎布庄就有15家。

重庆谈判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国共两党面临和平组建联合政府或进行全面内战的重大抉择。13天后,应蒋介石3次电请“共商国是”,毛泽东和周恩来、王若飞,在张治中的陪同下,由延安飞往重庆与国民党谈判。8月28日到达。当晚,毛泽东与周恩来、王若飞赴歌乐山林园出席蒋介石的欢迎宴会,美国大使赫尔利以及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