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45|回复: 0
 chuanyezf 发表于: 2018-11-27 14:53: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2018年] 吕克·费希:我们该如何面对基因编辑

 [复制链接]
源自:新京报
原文标题:吕克·费希:我们该如何面对基因编辑

  2018年11月26日,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宣称,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诞生。报道称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消息一出,引起轩然大波,受到生物医学界的普遍批评。而与基因改造相关的伦理问题,法国著名哲学家、前教育部分吕克·费希早已在他的著作《超人类革命:生物科技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未来?》中进行过详尽探讨,并给出了关于监管的建议。下文节选自《超人类革命》一书。
pisF-hpevhck9513303.jpg
《超人类革命》
⊙作者:吕克·费希

  湖南科技出版社 2018年10月
  千万别以为这是科幻:2015年4月18日,一个中国基因科学家小组对83个人类胚胎进行了一次实验,旨在“修复”甚至“改善”胚胎细胞基因组。近年来“剪切/复制”基因序列片段的技术
  (Crispr-Cas9)
的发展突飞猛进,以至于当前的生物技术已经能改变人类个体的基因,就像人类很久前改造玉米、水稻和小麦的种子一样。人类基因改造这条路能走多远?会不会有朝一日我们能随意改变孩子的某一特质──智力、身高、体格或相貌,选择性别、头发或眼珠的颜色?目前人类还没有到那一步,技术和科学层面还存在诸多障碍,但是至少在理论上一切皆有可能。  这些领域的技术科学正以超乎想象的迅猛速度蓬勃发展,但都没有大张旗鼓,也没有引起政界人士的注意或媒体的广泛关注,因此几乎完全不为普罗大众知晓,也不受任何有哪怕一点约束力的法规制约。
  正如福山、桑德尔、哈贝马斯所认为的,这一新形势迫使我们思考、预见这些人对人的新控制力在未来若干年内将不可避免地引发的诸多深刻问题,包括道德、政治、经济乃至信仰等多方面。
  美国正在兴起一种名为“超人类主义”的新意识形态,不仅有“超人类主义”预言家、学者,还有令人瞩目的代表人物和知识界拥趸。这一思潮日益强大,得到了谷歌等互联网巨擘的支持,拥有若干研究中心,并获得源源不绝的资金支持。在美国已经引发了热烈的讨论,甚至有人宣称下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将会出现一名倡导超人类主义的总统候选人。
41c2-hpevhck9513366.jpg
电影《银翼杀手》里的克隆人
  超人类主义者正凭借其拥有的非常可观的科学手段和物质资源,宣扬新技术,支持采用新技术,支持大量使用干细胞,支持克隆繁殖,支持人机混合,支持基因工程及胚胎操纵,这些或将以不可逆转的方式改变我们人类,目的是改善人类的生存状况。
  医学从“修复”到“改善/增强”
  纳米技术、生物技术、信息技术(大数据和互联网)和认知科学(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这些极具颠覆性而又极其迅速的技术革新很可能在未来四十年里使医药和经济领域发生过去四千年里都不曾出现的巨大变化,再加上人机混合技术以及3D打印(尤其是在医学上的使用)也在发生爆炸式的发展,以往的医学范式已经被超越。
  医学不再仅仅局限于“修复”,还可以“改善”人,超人类主义者称之为“提高”和“增强”。“增强”将是生物与医学领域里的一场真正的革命。
  事实上,这种看待医学的视角变化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只是人们并未觉察和反思。比如,整形手术在20世纪一直发展,其目的并不是为了治疗,而确确实实是为了改善,具体说是“美化”人的身体。在很多领域,治疗与改善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比如我们使用的抗衰老药物,到底是属于“治疗”类还是“改善”类?疫苗又属于前者还是后者呢?“改善”和“治疗”之间的区分不仅难以界定,而且在超人类主义者眼中,这种区分在道德层面不具有任何价值。
  在法国,现在有约四万人患有一种退行性的基因疾病──视网膜色素变性,这会使患者逐渐失明。一家德国公司研发出了一种电子芯片,可以植入患者视网膜,恢复其大部分视力。芯片将光线转换为电信号并将其放大,通过一个电极传输到视网膜上,使这些信号能够通过正常的视神经通道抵达大脑然后转换成图像。
  这恰好说明医学是如何不知不觉地从治疗疾病演变成增强机能:起初当然是为了治疗病理症状,而最后的结果却是人与机器的混合。此外,假如有朝一日科学再进一步,基因治疗手术可以通过“剪切/粘贴”的手段对胚胎中具有缺陷的基因进行修复,我们也很难反对这种治疗,原因很简单:几乎找不出任何反对这种手术的理由。
  超人类计划所引发的道德伦理问题远远不像有些人以为的那么简单,科学的进步既有可能带来令人赞叹的好处,也有可能产生非常可怕的后果。
  归根结底,最后都回到同一个问题:到底是要让人变得更加像人──或者说,使人变得更加像人所以变得更好──还是反过来使人失去人的本质,甚至人工制造出一种新的物种,即后人类?
  对抗衰老与死亡
  显然,超人类主义革命者是从“改善”的角度贯彻他们的逻辑的,把衰老与死亡看作病理或类似于疾病的不好的东西。衰老和死亡毕竟也会带来巨大的痛苦,其程度之深甚至超过人的机体染病所带来的痛苦,因此他们认为,在新技术允许的情况下,医学应该尽可能以根除衰老和死亡为目标。
  很多生物学家会告诉你对抗衰老和死亡是虚幻的妄想,不是真科学而是科学幻想。也许在人类看来,衰老和死亡是坏事,而从自然选择的角度看,它们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前文所述,它们具有实用性:当一个活的生物完成繁殖,当一个人生育了后代并且存活了足够长的时间将后代保护、抚育到可以开始繁育其后代的年龄,这个人在地球上的使命从演化论的角度来看就算是完成了。
  基因学家也承认,“改善”一个活的生物的衰老或死亡,必然会有引发不平衡甚至极端灾祸的重大风险,因为生物是一个整体,改变一处通常会给另一处带来灾难。但有一些同样严肃的科学家坚持另一种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虽然“死亡的终结”尚未到来,但想显著延长生命的极限在科学上也不是完全不可想象。干细胞的运用、人机混合技术和医学的进步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能让我们很好地修复受损或衰退的器官。虽然很多研究仍在进行中,但我们不得不从现在起就认真思考人的寿命得到显著延长之后可能带来的后果。
jWZH-fzvpatq4769670.jpg
美剧《西部世界》剧照
  我们已经在面临人口寿命延长带来的人口问题、经济问题、社会问题,一旦人类寿命真的能像超人类主义者预言的那样大幅延长,我们究竟想不想活上数百年?我们是不是真的希望“真正”长生不老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在外来因素影响下──如事故、谋杀或自杀──才会死去?我们还会愿意工作、早晨起床去工厂和办公室上班吗?我们难道不会感到厌烦、怠惰?活上漫长的数个世纪之后我们还有什么可学的新东西?我们还会不会想做一番大事,继续精进自己?我们的爱情故事难道不会变得令人厌倦?我们还会想要孩子、还能生孩子吗?一本没有结尾的书、一部没有结局的电影、一段没有休止的音乐究竟有没有意义?
  超人类主义正迫使我们思考这些问题。
  如何应对,如何监管?
  也许再也没有什么时候比眼下更迫切地需要理解当下正在涌动的风潮。在新形势下,“监管”这个词显得如此关键,具有决定性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以下两种态度都是站不住脚的:一个是许可一切,袖手旁观,听之任之,凭着极端自由主义和技术至上的幻想,认为所有科学上有可能实现的都应该成为现实;一个是主张阻止一切,认为所谓“人性”在宗教或世俗意义层面上神圣不可侵犯,不可触碰且不可剥夺,因而禁止一切超人类主义计划,对超人类主义或多或少带有的“优生学噩梦”卷土重来的种种可能防患于未然。
  面对超人类主义革命和那些使之成为可能的新技术,我反复强调,关键词就是“监管”。就像在生态、经济或金融方面一样,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力求规范,设置限制,应尽可能做到明智和细致,避免站不住脚的“全盘肯定或全盘否定”的逻辑。但是,这一领域的规范难度超过任何其他领域,包括“传统的”生物伦理学领域──这也是我写作《超人类革命》这本书的主要目的之一,另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告知,使人们了解实际情况、关键问题和超人类主义所引起的争议。因为新技术有两个特点使之能够轻松逃脱普通民主程序的监管:发展速度极快,严格讲是以指数曲线急速发展,而且非常难以理解,更难控制。
RB0K-hpevhck9513466.png
电影《人类之子》里的台词
  但是,监管是唯一可行的道路。设定限制是非常关键的,但实施起来很棘手,原因绝不简单,而是跟全球化背景之下现代社会的根本结构有关。
  但即使满足一切前提条件,监管一定会碰到两个难点。
  第一个难点是调控的地缘政治。显然,面对人类增强的可能性,即使是以治疗为目的,有些国家会没有那么多顾虑,甚至完全漠视共和主义、人道主义和人权传统。恕我直言,在今天的世界里,单独一个国家的调控能有什么意义?几乎没有。ART、PGD、代孕这些先例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这在巴黎是被禁止的,但在布鲁塞尔和伦敦却被允许,那法国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其次,这些问题将不可避免地涉及集体,新自由主义思想──每个人应该自由地决定自己和家人是否进行增强──显然会撞上现实的南墙。因此,正如我上面所说,政界千万不可将这个问题踢给民间社会(尽管民间社会可以起到启迪的作用)。政治家必须做出努力,投入时间和智力来理解当下的世界,真正开始关心现实、当下和我们的孩子不得不面临的未来。
⊙编辑:

  徐伟 沈河西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chuanyezf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chuanyezf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chuanyezf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chuanyezf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chuanyezf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chuanyezf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分享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8,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8-12-10 21:53, Processed in 0.156001 second(s), 12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