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1568|回复: 30
 幻想式流浪 发表于: 2018-12-14 19:23: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科学家]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新冠疫苗九月或有望可以紧急使用

 [复制链接]
  高福,男,生于1961年11月,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爱丁堡皇家学会外籍院士,非洲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
  1983年高福从山西农业大学毕业后进入北京农业大学就读研究生;1986年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1991年前往英国牛津大学攻读生物化学博士;1995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先后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哈佛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2001年担任英国牛津大学讲师、实验室主任、博士生导师;2004年入选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并进入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工作,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所长;2005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2008年出任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主任;2010年担任英国牛津大学客座教授;201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4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2015年担任中国科学院大学存济医学院院长;2017年担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2018年被任命为第八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2019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2019年11月16日,当选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
  高福的主要研究方向为病原微生物跨种间传播机制与分子免疫学,主要从事T细胞识别、流感病毒等囊膜病毒侵入的分子机制、禽流感等动物源性病原跨种间传播的机制研究等。

〓 相关链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幻想式流浪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幻想式流浪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幻想式流浪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幻想式流浪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幻想式流浪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幻想式流浪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点点小女子 发表于: 2020-4-24 09:35:57|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8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新冠疫苗九月或有望可以紧急使用

源自:澎湃新闻
原文标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新冠疫苗九月或有望可以紧急使用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表示:“或许到9月,我们能有一种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使用的(新冠)疫苗,如果疫情再次大规模爆发,仍处于第二或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的疫苗可以用于特殊群体,例如医疗人员。在我看来,也许明年初,我们能研发出可用于健康人群的疫苗。这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研发进程。目前在中国,我们有两款候选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一款是腺体病毒载体疫苗,另一款是灭活疫苗。他们正在进行二期或二期临床试验。”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心中苦冰 发表于: 2020-4-24 00:03:59|显示全部楼层

高福:新冠疫苗九月或可以紧急使用

源自:观察者网
原文标题:高福:新冠疫苗九月或可以紧急使用

  据@CGTN 4月23日消息,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日前在接受CGTN采访是表示,或许九月份中国就有一种可以在紧急情况下使用的疫苗,到明年初就能研发出可以用于健康人群的疫苗。

@CGTN 微博截图@CGTN 微博截图

  高福称,开发疫苗或药物是需要时间的,我们或许可以研发出疫苗,但这需要时间。这要看情况,因为疫苗将用于健康人群。
  高福说,你要确保你正在开发的疫苗是安全和有效的,否则你能把也许有用的疫苗用在人身上吗?你不想用“也许”这个词,你能确保它是安全的、有效的,真能其作用的。在我看来,中国在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的前沿,或许到九月份我们能有一种在紧急情况下使用的疫苗。比如,如果疫情再次大规模暴发,仍处于第二或第三阶临床试验的疫苗可以用于特殊群体:例如医疗工作者。所以这要看情况,在我看来,也许明年初我们能研发出可用于健康人群的疫苗,这一切取决于我们的研发进程。
  高福强调,当然人们从过去的经验中学到了很多,我们知道哪些疫苗研发的策略是可行的。目前在中国,我们有两款候选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一款是腺病毒载体疫苗;另一款是灭活疫苗,他们正在进行二期或二期临床试验。
 玲系我心 发表于: 2020-4-23 20:25:21|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回应“疫情之初在国际学术期刊发文章”

源自:观察者网
原文标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回应“疫情之初在国际学术期刊发文章”

  4月23日,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田薇通过其个人微博账号@田薇_TianWei发布了一条采访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视频。视频中,高福主任说明了疫情之初在国际医学期刊发表文章的原因。
f280-isqivxh6095103.jpg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之初,高福和几十位联合作者合著了两篇文章:一篇关于新冠病毒科研,另一篇关于当时疫情的发展回顾。这两篇文章分别发表在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柳叶刀》这两个国际著名学术期刊上。当时正值国内疫情初期,科学家的这个做法,引起争论:科学家到底该不该发学术文章?应该在国内还是国际发?科学家是应该发学术文章,还是应该只与疫情抗争?等等。
  目前,第一阶段中国疫情早已缓解,稍微有了点时间来探讨下到底发生了什么。高福接受@CGTN 独家专访时,主持人田薇直接问了他这个问题。高福博士回复时,做了个“猫和老鼠”的比喻:病毒是老鼠,研究人员就是猫。猫发现了老鼠还不算完,还要搞清楚一些情况。他说科研人员要将了解的情况进行公布,特别是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加以公布,以接受全球最顶尖同行的验证和质疑(peer reveiw),这样新的发现,才能算数。他说当时的那两篇文章并非跨时代之作,但其内容是具有意义的科学研究和描述。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格尼薇儿 发表于: 2020-4-21 11:04:00|显示全部楼层

高福:我从未说过不存在“人传人”现象

源自:北京日报微信公号
  回顾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历程,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通过考察提出新冠病毒“人传人”,是重要的节点性事件。该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在1月2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向公众提出了“人传人”的判断。(当时报道:钟南山: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现象)
  近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院士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从来没说过“没有人传人的现象”。他一再重申:“没有,我从来没说过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从来没有。”
  “我认为在任何情况下,科学家都不能够说不存在人传人的现象。因为对这个病毒大家都不熟悉,但是它属于冠状病毒‘家族’。(冠状病毒)总是人传人的。”高福进一步表示,“但(科学家)寻找证据的唯一方法就是把自己当成一名‘侦探’,去找出嫌疑犯,也许最终你会锁定罪犯。但一开始会有很多嫌疑人,我们公共卫生工作者就像‘侦探’一样,所以‘证据’是我们做任何结论的关键,我们不能根据‘怀疑’来做判断,而是根据证据来做判断。”
  据高福回忆,他与钟南山、李兰娟、袁国勇、曾光、杜斌等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于1月18日齐聚武汉,19日上午到医院向医生等了解情况,当天下午开了会,“在会上表达了很清楚的判断。我们讨论了人传人的问题,不仅如此,我们还意识到是非常‘有效的’的人传人。我们是知道人传人的,唯一的问题是,人传人有多严重了。作为高级别专家组,我们最终看到了人传人的严重程度。”
  他说,“我们一到武汉就跟很多人了解情况,怀疑过是否存在小范围感染。后来确定已经存在小范围感染,所以我认为人传人是毫无疑问的。我们在1月19日晚举行了记者会,我、钟院士等五人提到了这个病毒,每个人都认为病毒来源于动物,所以病毒的传播已经经历了(我把这种传播叫做)从动物到人的‘跳跃’,然后发展成‘有限的人传人’,然后完成了‘人传人’。1月20日,我们专家组向公众表示,病毒已经完成了以上这三个步骤,已经是有效的人传人了。”
  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网站介绍,高福,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外籍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士,爱丁堡皇家学会外籍院士,非洲科学院院士。2017年7月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病原微生物跨宿主传播、感染机制与宿主细胞免疫研究以及公共卫生政策与全球健康策略研究。在包括Nature,Science,Cell,Lancet,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等SCI国际刊物上发表论文490余篇。

0313-isqivxf6415808.jpg
 肖厚 发表于: 2020-4-20 18:06:00|显示全部楼层

高福:应急情况下,医务人员可能会先使用新冠疫苗

源自:北京日报客户端
原文标题:高福:应急情况下,医务人员可能会先使用新冠疫苗

  今天,在中国疾控中心援鄂队医疗队返京的欢迎仪式上,中国疾控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透露,根据疫情走势,在应急情况下,可能会于年底给一部分人群如医务人员先行使用新冠疫苗。
  “要获得群体免疫,就是两种方法,一种是自然免疫,也就是自然感染,一种就是靠疫苗获得免疫。”谈及目前我国新冠疫苗研发情况,高福说:“不是说我们今天想做疫苗,明天就可以成功的,药物、疫苗都有它的研发周期。我相信大家都会积极努力,用最短的时间把疫苗做出来。”
  他表示,目前我国腺病毒载体重组疫苗已经进入二期临床,有的灭活苗已经进入一期临床,还有一些灭活苗正打算进入一期临床,还有一些其他的重组蛋白疫苗也很快会进入一期临床。
  对于疫苗研发的时间表,高福称,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可能要到今天年底、明年年初才能出来。但如果疫情走势比较厉害,可能会在应急的情况下,在年底给一部分人,比如说医务人员使用。对此,他特别强调,这一定是应急情况下使用,而不是给普通健康人用的。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屁巴虫 发表于: 2020-4-17 16:15:03|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绥芬河众多病例,拉响“强烈警报”

源自:央视
原文标题:独家专访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绥芬河众多病例,拉响“强烈警报”

  近日,中俄边境小城绥芬河确认和疑似病例明显增加。其中,境外输入病例情况尤其令人担忧。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在本周接受CGTN独家专访时表示:绥芬河的“警报已经拉响”,“警报十分强烈”。但他同时表态:“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据了解,中国疾控中心本周早些时候已经派往绥芬河新冠病毒检测团队,日检测量可以达到1000样本,并将根据需要进行加强。同时,来自黑龙江外的紧急医疗团队,也会根据需要进一步增援。高福院士表示:新冠病毒与众不同,比SARS棘手得多,需要继续保持警惕。要想战胜病毒,还有很长的路。
  全球多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断弦有谁听 发表于: 2020-2-18 20:36:00|显示全部楼层

高福回应争议:不能去网络吵架,在研究狡猾病毒

源自:《财经》杂志
原文标题:高福回应争议:不能去网络吵架,在研究狡猾病毒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至今,确诊病例、死亡人数均已超过SARS,高福以往言论受到质疑。高福及中国疾控中心是否“失职失责”,这是争议焦点所在
c8e9-iprtayz4391460.jpg

  文 |《财经》记者 俞琴 黄姝静
  从论文争议,到“失责”指控,再到被调查谣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近期深陷舆论漩涡。
  “我不能去网络吵架”。2月17日,高福对《财经》记者表示:“希望大家像我一样,全身心投入抗击疫情的工作,能出力出力;因为专业或其他方面限制,不能亲自出力,就不信谣、不传谣。”
  如今的高福处在风口浪尖。作为中国疾控中心掌门人,高福被指“早已掌握人传人的证据”,但却忙着参与写论文,“隐瞒了疫情”。
  论文风波之外,高福正在被外界全方位审视,他过往的一些言论和观点被指“存在误导”,诸如“SARS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儿童、年龄比较小的人对新冠病毒不易感”等等。
  要求追责高福的声音始终不断。2月15日,有媒体甚至发布了“高福被调查”的乌龙消息,称高福“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但涉事媒体很快删除了相关消息。
  根据中编办有关规定,作为国家卫健委下属的事业单位,中国疾控中心的职责包括“参与国家公共卫生应急准备和应对”、“开展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的调查与危害风险评估”、“指导地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调查”等等。
  从历史来看,中国疾控中心的前身是1983年12月23日卫生部报请国务院批准成立的“中国预防医学中心”;1986年1月19日更名为“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2002年1月23日再由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卫生部工业卫生实验所、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中国农村改水技术中心组建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高福2011年担任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2017年8月升为该中心主任。他对《财经》记者表示,连日来,中国疾控中心联合全国疾控中心的驰援团在湖北一线开展病人的检测和流行病学调查。中国疾控中心也正在抓紧疫苗研发、药物测试等工作,各种防控方案制定和科普宣传工作等也一直在有序进行中。
  如今的高福面对媒体言辞谨慎了很多。他告诉《财经》记者:“(新型冠状病毒)‘狡猾’的部分多了……不得不承认:人类认知的限制!”
  针对高福是否存在“失职失责”行为,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令表示,高福具备双重身份,一方面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主任,有一定的行政权力;另一方面,他也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负有对疫情作出判断、采取措施的建议的权责。“所以在判断责任的时候,要从两个方面去判断:中国疾控中心有没有过错?高福作为专家有没有过错?如果疾控中心有责任,那么,高福负有领导责任;如果专家有渎职的地方,那么高福负的是直接责任。”

高福因何深陷争议漩涡
  随着新冠疫情在春节前暴发,外界对高福及中国疾控中心的质疑始自2020年1月30日。
  这天,医学权威期刊新英格兰杂志(NEJM)发表了一篇题为《新冠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该文指出,2019年12月中旬,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之间就已发生人际传播。而官方首次向公众明确,新冠肺炎肯定“人传人”,是在2020年1月20日。公众据此认为,官方在之前1个多月,就已经清楚新冠肺炎可以“人传人”,上述论文的通讯作者之一高福,也被质疑“隐瞒疫情”。
  1月31日,中国疾控中心回应称,“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这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此外,论文是由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香港大学等十几个单位的专业人员共同完成。
  高福则回应称,论文是一篇回顾性分析,而回顾性调查,正是中国疾控中心的职责之一,“找到元凶,回顾性调查,指导未来防控”。
  一位在工作中多次接触高福的人士对《财经》记者称,高福曾在公开场合提到不应当以论文论英雄,要努力推动科研体制改革,让年轻的科研工作者有更好的环境,引导年轻人作出更多有益于社会、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成果,“给人感觉是非常有见地、有情怀的。”
  出生于1961年的高福,先后毕业于山西农业大学、北京农业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和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入选者。
  2014年,高福曾赴西非埃博拉疫区,开展埃博拉出血热检测工作。据《科学日报》报道,2014年12月8日,高福在“2014中国科协热点学术问题报告会”上表示,埃博拉在西非的肆虐有特殊原因,“即使埃博拉万一传入中国,凭借SARS后中国建起的传染病联防联控机制,完全可防可控。”
  2019年3月4日,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高福在接受金羊网记者专访时表示,SARS这一类病毒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但SARS类似事件不会再出现,因为我国传染病监控网络体系建设得很好。
  然而,自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今,确诊病例、死亡人数均已超过SARS,目前疫情仍在蔓延中,高福以往言论因此受到多方质疑。
  高福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部分观点,也被指“存在误导”。
  2020年1月22日,高福在国务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就目前的流行病学和目前的认知来说,儿童、年龄比较小的人确实对新冠病毒不易感。然而十天后,国家卫健委印发《关于做好儿童和孕产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儿童和孕产妇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易感人群”。
  关于疫情“拐点”,1月28日,高福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如果按照现在的措施,应该在近期能看到一个拐点。大家预计元宵节情况可能好转,按照现在措施,我个人比较乐观,甚至我个人评估比这个还早,但是每个人防控措施要到位,每个人都是疫情防控的责任人,每个人的措施跟上来了,病毒就下去了”。
  3天后的1月31日,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指出,当前不对“拐点的出现”做预期,也很难做出这种判断。下一步的疫情防控重点在于落实现有的防控措施。“我们就是冷静、认真地观察各项防控措施落实情况。”
  高福最近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是2月11日~2月12日。其时,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在瑞士日内瓦举行,高福和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分别在论坛上介绍了中国有关新冠肺炎的最新研究进展和流行病学情况。
  对于网络争论,高福向《财经》记者回应,他不能去网络吵架。他呼吁,大家要团结一心、众志成城,战胜病毒流行病和“信息流行病”。
  2月2日,世卫组织在一份报告中,曾对“信息流行病”的说法作出诠释:在海量信息轰炸之下,人们真假难辨,而这些亦真亦假的信息通过社交媒体传播的速度比病毒快得多,这让人们普遍“信息过载”。而在真正有需要时,人们却很难找到可靠的信源和专业指导。
  “我必须要努力抗击疫情,如果还有点时间,就去研究这个非同寻常的‘狡猾’病毒。”高福表示。对于他和中国疾控中心是否在本次疫情中存在失职问题,高福始终没有对此公开回应。

高福及疾控中心是否失责暂无定论
  高福及中国疾控中心是否“失职失责”,这是争议焦点所在。
  根据中编办相关规定,中国疾控中心的职责包括:开展传染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与评价,开展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的调查与危害风险评估;研究制定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的干预措施和国家免疫规划并组织实施。承担疾控信息系统建设、管理及大数据应用服务技术支持。
  同时,中国疾控中心的职责还包括参与国家公共卫生应急准备和应对。指导地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调查、处置和应急能力建设。开展疾病预防控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公众健康关键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推广疾病预防控制新理论、新技术、新方法,推进公共卫生科技创新发展。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令对《财经》记者表示,对于传染病的防控,中国疾控中心具备事前预防指导、事中防控的职责。但作为一个事业单位,而不是党政机关,其权力更多来源于卫健委的授权。更大程度上,中国疾控中心的角色是一个专业机构,而不是具有决策权的行政机构,主要职责是提供技术支撑和咨询意见。但决定某地是否为疫区,以及是否开展“封城”等控制性措施,都不是中国疾控中心能够决定的。
  根据2013年6月29日通过修订的《传染病访治法》第四十三条规定,甲类、乙类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可以宣布本行政区域部分或者全部为疫区;国务院可以决定并宣布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疫区。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决定对本行政区域内的甲类传染病疫区实施封锁;但是,封锁大、中城市的疫区或者封锁跨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疫区,以及封锁疫区导致中断干线交通或者封锁国境的,由国务院决定。
  高福先后两次公开提及“埃博拉在中国可防可控”、“SARS事件不会再来”,其重要的依据是,SARS后中国建起了传染病联防联控机制──而利用这套系统,也正是中国疾控中心的职责之一:开展传染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与评价。
  自2004年1月起,中央拨“重金”建立的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信息系统(下称网络直报系统)正式启用,系统覆盖全国卫生机构,不明原因肺炎是其监测、报告的重点之一。按照设计,医院发现传染性病例后,要在这套系统上报告。颇为高效的一点是,医院在网络系统报告病例后,中国疾控中心能第一时间收到,不需要经历逐级上报的过程。
  据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介绍,中国疾控中心有专人负责监测网络直报系统,一旦发现某个地方的不明肺炎病例超过5例,就会自动触发核查机制,由中国疾控中心派人去进行流行病学调查、病人的访视、采取样本。
  对于疫情的漏报、缓报,在医疗卫生系统也并非没有约束。《财经》记者注意到,武汉市卫健委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昌分院在对“其他乙类传染病”病人进行诊断后,未在24小时内进行网络报告,于2019年3月11日收到予以警告的行政处罚。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是“疫情上报第一人”。2019年12月26日,张继先先后接诊到四个病例,症状和肺部CT结果相似。张继先开始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并于次日“向业务院长夏文广、医院院感办和医务部作了汇报,医院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
  2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自1月3日起,中方共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王令认为,从2019年12月底地方上报疫情,最迟到2020年1月3日,高层已经知情,“很难说疾控中心存在瞒报”。但对于这个问题,高福和中国疾控中心目前均未予以任何正面回应。
  至于在张继先上报疫情以前,网络直报系统运行如何、基层诊断情况如何,目前仍有待权威机构的证实和信息公开。1月24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胸外科主任医师黄朝林等人在《柳叶刀》在线发表的《2019年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临床特征》一文指出,武汉金银潭医院收治的首个感染者发病日期可以追溯至2019年12月1日。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1月31日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在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网络直报系统的启用没有那么早,“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是一个新发疾病,在传染疾病报告目录里是没有的,调整网络直报系统设置、人员培训需要一个过程。”
  这些解释是否能缓解舆论漩涡中的高福和中国疾控中心,目前仍待观察。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破晓红尘 发表于: 2020-2-15 22:35:42|显示全部楼层

舆论漩涡中的高福院士

源自:健康时报
原文标题:舆论漩涡中的高福院士

  在1月31日之前,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一度接受专访、参加新闻发布会,直到高福院士参与的一篇关于此次疫情的论文,在国际顶尖级医学杂志发表引发巨大争议后,在公开场合,很少能看见高福院士露面。
  随着湖北、武汉领导班子的调整,网络上对高福院士的关注再度升温。2月15日网传高福院士涉嫌违纪违法被调查的消息,不过随即发布消息的媒体删除了消息,并向公众致歉。针对网络上的一些质疑,处于舆论漩涡中的高福院士一直没有作公开回应。
7e17-iprtayy2642469.jpg
高福院士参加国务院新闻发布会

过往观点曾引发网友批评
  2019年3月4日,高福院士在当年的两会期间曾表示,中国不再会出现当年的SARS病毒。不过10个月之后的武汉,与SARS同属冠状病毒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爆发,在短短1个月的时间内确诊病例与死亡病例都超过了非典人数。
  根据原卫生部关于非典的最后一次报告,自2002年末至2003年8月16日10时,非典确诊病例数5327例,死亡349例。而关于新冠感染的最新数据是,截止到2020年2月14日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56873例(其中重症病例11053例),累计死亡病例1523例。确诊人数超非典的10倍,不幸离世的人数是非典4倍多。
  此前,高院士等为作为专家组成员,赶赴武汉进行疫情考察,认为未见明显人传人和医护感染。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院士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会“人传人”,国务院也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法定的传染病。
  虽然“未见明显人传人”,但结论引起公众的批评。“我们医院早就有医务人员感染了,但是直到1月20日才承认人传人,想想都有些后怕,当时我们看病的时候都是带着普通的医用口罩,连医用外科口罩都不是。”武汉一名一线医护人员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2020年1月22日,高福院士在出席国务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目前证据确实显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
  然而就在高福院士提出“儿童不易感”的10天之后,2月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明确:儿童易感!2月2日,国家卫健委最新发布了《关于做好儿童和孕产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其中第一句话就是,明确“儿童和孕产妇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易感人群”。

高福院士处于正常工作状态
  网友最集中的质疑,就是高福院士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的论文,研究表明,自2019年12月中旬以来,密切接触者之间已经发生了人际传播。
  而事实上,公众是到1月20日才获取新冠肺炎会人传人的信息。针对质疑,2020年1月31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回应称,论文提出的“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生了人际传播”的观点,是基于425例病例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做出的回顾性推论。
  随着疫情的日趋严峻与复杂,高福院士在网络上遭到的舆论批评越来越多。
  健康时报记者梳理发现,高福院士目前仍处于正常工作状态中。据媒体报道,于2月11日~12日在日内瓦举行的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研发与创新论坛上,高福院士介绍了中国有关新冠肺炎的最新研究和进展。2月15日,高院士在回答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他目前正接待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世卫组织专家,研讨、沟通新冠肺炎的防治工作。
  针对近期网友对高福院士的种种质疑,健康时报记者试图联系高福院士,电话均未接通。
  有业内专家谈到网上的种种舆论时认为,一些网友并不了解疾控中心的权限与职能,高福院士在国外发表研究论文,并不意味着他对疫情防控职能一定是失守的,他在论文中提出可以人传人,那么他就不可能不通报相关部门,更谈不上掩盖。当然具体的结论,应有相关部门认定。
  2月15日下午,针对有媒体发布高福院士接受调查后又删除的事宜,健康时报记者致电中国疾控中心,中国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发布这个消息的人又发布了一个声明,这个消息没有经过核实,属于谣言,现在在网上已经公布了。”
 豆角 发表于: 2020-2-15 20:35:53|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正与世卫专家研讨疫情防控

源自: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原文标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正与世卫专家一同研讨沟通疫情防控

  针对2月15日“贵州综合广播”等网络上散布的不实消息,《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高福表示,他现在正接待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世卫组织专家,研讨、沟通新冠肺炎的防治工作。
  高福表示,在近日与世卫组织专家的科技与创新网络会议上,世卫组织对中国此次战“疫”工作和成效给予了很大肯定。他表示,中国一直坚持公开、透明、负责任的原则和态度,和国际社会广泛合作。
  据悉,高福领导下的中国疾控中心连日来一直联合全国疾控中心的驰援团在湖北一线开展病人的检测和流行病学调查。中心也正在抓紧疫苗研发、药物测试工作,各种防控方案制定和科普宣传工作等也一直在有序进行中。
  对于这种社交网络上的不实传言,《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2月12日在“技术与健康”栏目刊文称,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实际上是第一个通过社交媒体传播的“信息流行病”──社交媒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压缩了来自全世界的信息和谣言,人们很难获得真实信息,这就加剧了恐慌、种族歧视以及对希望的渴求等情绪和行为的蔓延。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1,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1-3-6 00:11,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13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