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19|回复: 0
 妙娴 发表于: 2019-6-13 08:26: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2019年] 43岁却有80岁身体,这个基因给“衰老时钟”按了快进

 [复制链接]
源自:新浪科技综合
源自:Mosaic

  一种罕见疾病会导致人体加速衰老,患者在二三十岁时就开始出现衰老的症状,平均寿命只有 55 岁。科学家希望通过研究它的致病基因和相关的表观遗传学,了解“衰老时钟”的工作原理,最终延缓甚至逆转衰老过程。

b9c7-hyeztyt3743890.jpg
图片来源:Moonassi for Mosaic

三十而老
  长岛信昭(Nobuaki Nagashima)从 20多岁起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走下坡路了。作为一名自卫官,他在日本最北边的北海道辖区驻守了 12年,在茫茫雪地中摸爬滚打。健康问题是一点点累积起来的──25 岁时他得了白内障,28 岁时臀部疼痛,30 岁时腿上出现了皮肤问题。
  33 岁时,他被诊断出患有沃纳综合症(Werner syndrome)。这种疾病会导致身体衰老过快,它的症状包括产生皱纹、体重减轻、头发变白、秃顶等,还会导致动脉硬化、心力衰竭、糖尿病和癌症。
  在东京以西约 25 英里的千叶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Chiba University Hospital),病房里苍白的灯光下,我见到了长岛。一顶灰色的报童帽盖住了他长有雀斑的光头。他的眉毛稀疏成了几缕。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以矫正下降的视力。当他站起来,在房间里慢慢走动时,因关节炎而换上的人工髋关节会很疼。这些病痛通常在 80 岁的老人身上才会出现,但长岛只有 43 岁。
  他告诉我,自从被确诊后,他就一直在医院里进进出出。每况愈下的健康状况迫使他离开了日本自卫队。为治疗衰老带来的疾病,长岛已经做过五六次手术,从脚趾到臀部再到眼睛。从首次确诊到现在,他已经瘦了 15 公斤,即使只走几米路也需要借助拐杖。他在市政厅有一份临时工作,身体允许就去办公室,身体不允许就在家工作。
  他记得确诊之后,他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伤心痛哭。他把自己的病情告诉了父母,母亲为没能生下一个更强壮的他而满怀愧疚,但父亲告诉他,如果能忍受这场疾病,他就是一个强大的人,而且没准科学家们可以从他身上得到一些造福他人的知识。

8088-hyeztyt3743925.jpg
  除了性染色体 X 和 Y,我们还继承了常染色体──人体每种基因的两套拷贝,一套来自母亲,一套来自父亲。沃纳综合症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也就是说只有从父母双方都继承到了 WRN 基因突变时,疾病才会发生。
  长岛父母的衰老情况是正常的。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功能正常的 WRN 基因,所以没有表现出任何沃纳综合症的症状。可惜长岛遗传到了两个 WRN 突变基因。他的祖父母都还健在,并且有希望双双活到 90 岁,家族中没有任何人曾经患上沃纳综合症。
  沃纳综合症直到 1996年才被发现,之后发现的病例也很少。截至 2008年,全球有记录的病例只有 1487 例,其中 1128 例发生在日本。
  华盛顿大学国际沃纳综合症登记处(the InternationalRegistry of Werner Syndrome at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联合主任乔治·马丁(George Martin)认为,如果这种疾病不是日本独有的,那么全球实际病例的数量约是目前记录的七倍,他说,世界上大多数病例不会引起任何医生或登记处的注意。
  他将日本病例数量的失衡归结为两个因素。首先,日本多山脉和岛屿,会造成人群之间的隔离──过去,生活在较为偏远地区的人们,和基因相似的同伴结婚生子的可能性更大。在意大利撒丁岛发现过类似的效应,那里也有一群沃纳综合症患者。第二,该病的症状令人惊异,在日本出现的频率又比较高(全球每百万人有一人患病,而日本每十万人有一人患病),所以在沃纳综合症出现时,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日本的医疗系统能作出更准确的诊断。
  千叶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共记录了 269 名临床确诊的患者,其中 116 名仍然健在。须贺幸(Sachi Suga)就是其中之一,她只能坐在轮椅上移动。她的肌肉力量很弱,不能再进出浴缸,因此很难保持日本人泡澡的习惯,无法每天晚上在热气腾腾的浴缸中放松身心。她过去常常给自己和丈夫做早餐,但现在她在炉子旁站立的时间一次超不过一两分钟。她会在前一天晚上准备好方便味噌汤,以便丈夫早上 5:30 出门上班之前吃。
  须贺身材瘦小,戴着一副黑色短假发,细细的手腕脆弱得像玻璃一样,说话的声音微弱又嘶哑。她告诉我,有个家庭援助人员每周去她家三次,帮她往溃烂的腿上缠绷带。她的背部和腿部疼痛难忍。“疼到我都想把腿截掉了。”但事情也有积极的一面,须贺已经 64 岁了,大大超出了沃纳综合症患者 55 岁的平均预期寿命。
  目前只有极少数沃纳综合症患者在千叶医院治疗。最近他们成立了一个互相打气的小组。须贺说:“一旦我们开始聊天,我就完全忘了身上的疼痛。”而长岛说交流会通常会以同样的问题结束:“我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

从 WRN 基因入手
  如果把一个细胞中的 23 对染色体都解开,你会得到一条大约两米长的 DNA。这条 DNA 被压缩进尺度约万分之一米的空间中,比最紧密的折纸作品还要致密。这种压缩的发生得益于一种叫做组蛋白(histone)的蛋白质。
  DNA 和使其折叠的组蛋白可以获得化学标记。标记不会改变原有的基因,但能够减弱或增强基因的活性。标记的位置和形式和我们的经历及外在的环境有关,比如是否吸烟、有没有压力。有些标记可能是随机的,或者像癌症那样是基因突变的结果。科学家将这种标记称为表观基因组(epigenome)。我们还不清楚为什么我们的细胞会有表观遗传标记,但其中一些可能与衰老有关。
db2f-hyeztyt3743961.jpg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人类遗传学与生物统计学教授史蒂夫·霍瓦斯(Steve Horvath)利用一种化学标记(甲基化标记)创造了“表观遗传时钟”,他说这种方法能超越皱纹、白头发等外在的衰老迹象,更准确地测量你的生理年龄。这些标记可以从血液、尿液、器官或皮肤组织样本中获取。
  霍瓦斯的团队分析了 18 名沃纳综合症患者的血细胞,发现甲基化标记好像在“快进”:细胞的表观遗传年龄明显高于不患沃纳综合症的对照组。
  长岛和须贺的遗传信息被记录在千叶大学的数据库。此类注册机构还包括一个全日本范围的沃纳综合症数据库,以及华盛顿大学的国际登记处。他们让研究人员得以了解基因如何发挥作用、和表观基因组之间有什么联系,以及它们与衰老过程有什么联系。
  科学家现在得知,WRN 编码的解旋酶是整个细胞中所有的 DNA 正常发挥作用的关键,它参与了解码、复制、展开、修复的过程。因此,WRN 的破坏会使整个基因组变得不稳定。“DNA 的完整性被破坏,因此会产生更多的突变……以及更多的缺失和畸变,整个细胞都会受到波及。大段的 DNA 片段被剪下来,重新排列,”乔治·马丁说。这些异常不仅存在于 DNA 中,还存在于它周围的表观遗传标记中。
  一个很有价值的问题是,这些标记到底是由疾病和衰老造成的,还是造成疾病和衰老、最终导致死亡的罪魁祸首?如果是后者,那么编辑或删除表观遗传标记能不能预防衰老、治好衰老带来的疾病呢?
  在我们作出回答之前,要知道,我们对添加表观遗传标记的过程和原因知之甚少。霍瓦斯认为甲基化标记就像是时钟的外壳,并不能决定使其走时的内在机制。WRN 基因这样的线索可以让我们找到“螺栓和螺母”,其他研究人员也在进一步深入探究。

重置“遗传学时钟”
  日本的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于 2006年
和 2007年先后发表了两项研究,发现将某四种基因(现在称为山中因子)放入任何成体细胞中,都可以将它倒回到早期的干细胞状态,而干细胞能够分化成其他任一类型的细胞。上述结果使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