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19441|回复: 197
 pengping 发表于: 2005-3-17 20:29:48|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蒙冤] 新京报评聂树斌父亲去世:望这个家庭悲剧不再重演

 [复制链接]

聂树斌案风波
  本报讯(特派石家庄记者钱昊平)河北青年聂树斌因一宗强奸杀人案被执行死刑,10年后该案真凶王书金河南落网一事见报后,引起广泛关注。
  昨天,记者从河北警方相关人士处获悉,公安部已对此案作出批示,聂树斌家属已聘请律师,准备进行国家赔偿。

案件逐级上报
  该人士说,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看到此案疑点后立即上报邯郸市公安局,随后逐级上报到河北省公安厅和公安部,公安部的批示是“深挖王书金罪行,扩大战果”。
  目前,检察机关已经以另外三起奸杀案件对王书金进行批捕,但对石家庄康姓女子被奸杀一事悬而未决。
  河北警方表示,王书金目前供认的一些奸杀康姓女子的细节,被警方认为是“非作案人所不能提供的作案细节”,出于对案件保密的目的,目前不便透露详情。
  记者通过相关渠道获悉,在石家庄康姓女子被奸杀后,王书金于1995年又在老家广平奸杀了一名19岁的女子,但他并不知道已经有人因为康姓女子被奸杀而被枪决之事。

聂母讲述破案经过
  据了解,此案告破后,参与破案的一位刑警焦辉广曾写了一篇标题为《青纱帐迷案》通讯,发表在当时的《河北法制报》上,文章刊登后还引来了好多麻烦事。
  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就是从这篇文章中,读到了儿子是怎样将康菊花强奸后杀害、而后又是如何被警方抓获的。
  张焕枝叙述了她了解到的大概经过:石家庄市桥西公安分局接手案件后,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线索。
  经过广泛发动群众,一个有价值的线索汇报到专案组。据一位附近的村民回忆,案发前曾见过一个高个男子经常到玉米地里的那口抛尸的机井前观望,这个人就是在某技校加工厂打工的聂树斌。警察在某化工厂家属院附近见到了聂树斌,就叫了他一声,可聂树斌听到有人叫他回头就跑,被追上后,聂树斌就被带回当地鹿泉镇派出所接受讯问。
  一个月后,聂树斌被捕。
  昨天下午,记者就此事与原来办案民警,现任石家庄公安局桥东分局东华路刑警中队长焦辉广联系采访时遭到了拒绝。

家属聘请律师开始取证
  昨天上午,在聂树斌的家中,其母亲张焕枝说他们已聘请了律师,准备要求进行国家赔偿。
  代理律师是河北省功成律师事务所李树亭,他得知这件事情后马上通过各种渠道与张焕枝取得了联系,表示愿意成为聂树斌的申诉律师,同时表示如打不赢这场诉讼不收任何费用。3月15日下午,律师事务所与张焕枝签订了全权委托诉讼书后。3月16日,李树亭就开始了启动代理程序。李树亭在电话中说,他目前已到相关的部门及关押嫌疑人王书金的广平县看守所进行调查取证工作。
  而10年前,聂树斌的代理律师──新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景和告诉记者:“此事我已经不想再多说。”记者从新华区司法局相关人士处了解到,张景和原来是司法局的一个干部,并没有律师资格。

◢ 时间轴
  • 1994年10月1日,聂树斌被刑事拘留
  • 1995年,聂树斌因被怀疑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2005年,王书金承认自己为“聂树斌案”的真凶
  •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
  •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
  • 2015年3月17日,聂被执行死刑后律师首次获准查阅该案完整卷宗
  • 2015年06月11日,聂树斌案复查期限延长
  • 2015年9月16日,聂树斌案因案情复杂,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限三个月
  • 2015年12月14日,聂树斌案延期至2016年3月,已先后延期2次共半年


〓 相关链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pengping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pengping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pengping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pengping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pengping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pengping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骡哪多耳多 发表于: 2018-9-5 18:01:00|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2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新京报评聂树斌父亲去世:望这个家庭悲剧不再重演

源自:新京报
原文标题:聂树斌父亲去世:惟愿聂父的“没有遗憾”别再上演 |新京报快评

  公众关注聂学生的离世,其实是希望这个父亲、这个家庭的悲剧不再重演,希望办案机关能够公正裁决,别再制造这样的人性悲剧。
TKkT-hikxxmz7716463.jpg
聂树斌老家探访2016年12月2日,河北鹿泉,中午十时四十分许,聂树斌父亲和姐姐得知聂树斌无罪的消息,两人情绪激动,喜极而泣。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摄
⊙作者:新吾

  2018年8月25日,73岁的聂学生因高血压引起心脏病突然离世。这距离儿子聂树斌含冤而死过去了23年,距离儿子改判无罪不到2年,距离获得国家赔偿刚刚过去1年。在走之前,聂学生曾对老伴儿张焕之说过,“再也没有什么遗憾”。
  “再也没有什么遗憾”,这当真是聂学生的真心话。儿子被执行死刑后,老两口历尽千辛万苦,不断申诉、上诉,花了22年的时间等来了“迟到的结果,迟到的正义,迟到的公平”(聂学生语),给了儿子一个交代,也洗清了这么多年的不白之身。或许对聂学生与张焕之夫妇而言,22年的苦熬,只要一个说法,就已经足以宽慰人心。
  新京报剥洋葱这篇刷屏的报道里称,改判之后,聂学生见人会笑眯了眼睛,也会踱着步子到广场上坐坐,而以前却不是这样。他以前很少出门走动,只会闷闷不乐,抬不起头。
_Wug-fzrwica2507415.jpg
2016年12月2日,河北石家庄鹿泉区下聂庄村,患有偏瘫的聂树斌父亲聂学生在家附近。
  显然,聂案改判之后对聂学生的精神改变作用是巨大的。但是,他本可以不必如此──他原本可以看着儿子娶妻生子,可以含饴弄孙,可以随时到广场上随时跟村民聊闲天。一个错误的判决,毁掉了一个父亲生命中应该拥有的东西。
  所以,公众关注聂学生的离世,其实是希望这个父亲、这个家庭的悲剧不再重演,希望办案机关能够公正裁决,别再制造这样的悲剧。即便不公正的判决不可避免,也要最大限度地保证冤案可以平反。因为,“对司法最大的伤害,莫过于冤案冤沉大海。”
  聂案浮沉20余年,能够最终平反,离不开聂父聂母的呼喊,与体制内外的努力。而这最终依靠的是司法系统的刚性修复。若不是最高人民法院“异地复查”手段的常态化运用,与最高巡回法庭的“及时设立”,聂树斌案的平反,可能依然滞留在路上。
  聂学生说他没有遗憾,细细品来,我还是感受到了其中的苦涩。其实,从一开始,办案机关就应该避免这样的“没有遗憾”。
  如果不是当时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就对聂树斌执行死刑,就不会有聂学生夫妇此后20多年的奔走与煎熬,就不会有一个老父亲半辈子抬不起头,就不会有外人难以理解的家庭悲剧。
-LCt-hitesuy7010544.jpg
聂母张焕枝跟收核桃的小贩核算价格。新京报记者 王佳慧摄
  好在,现在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深入,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由“以侦查为中心”向“以审判为中心”转变,极大减小了制造冤假错案的可能。在聂父去世的当口,我们也借此说一句:惟愿聂树斌式的悲剧,不再发生;让每一个父母有尊严地活着,就要做到“让公民在每一个个案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真爱你 发表于: 2018-9-4 21:01:00|显示全部楼层

聂树斌父亲去世:带着儿子的无罪判决走了

源自:新京报
原文标题:聂树斌父亲逝世:带着儿子的无罪判决走了

  聂学生对张焕枝说,“现在吃的穿的都有,我再没什么遗憾了,就是我走的时候,你记着把树斌的判决书给我带一份。我拿着到地底下了好向人解释,咱儿这一辈都清清白白。”
Rxgu-hiqtcap2712218.jpg
2016年12月3日,河北省石家庄鹿泉区下聂庄村,聂父聂学生。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文|新京报记者王佳慧
  8月30日午后,张焕枝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堂屋内,握着蒲扇,缓慢地一扇又一扇,眼神怔怔地看着房门,“以前我出去,知道家里有个人等着我回来,现在也没了。”
  老伴儿聂学生去世突然。8月25日清晨,在地里干活儿的张焕枝被邻居喊回家,老伴儿趴在院子里,已经没了呼吸。
  73岁的聂学生因高血压引起心脏病离世。此时,距儿子聂树斌被改判无罪不足两年。“老头儿还没过了几天好日子,就走了。”村民议论说。
  聂家的白事,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子,乡亲往来吊唁。按河北当地风俗,离世三天内,遗体火化下葬。告别时,张焕枝把最高人民法院改判儿子无罪的判决书,塞进了聂学生的衣袖里。“他之前跟我说过,没有遗憾了,只带着树斌无罪的判决书走,到了下面,好跟人解释得清清白白。”

聂学生的心愿
  一切像从未发生过。
  8月30日,下聂庄村广场一阵热闹,村民聚在一起,讨论著今年村里核桃的收成,“头年的时候秧更好,又圆又大皮儿还薄”。74岁的张焕枝边听边帮着收核桃的小贩,挑拣裹着青壳的核桃,外壳开裂的拣出放一块,果皮完整的装麻袋称重。一、二、三……共十袋,每袋60斤,外加零余32斤,张焕枝从收货小贩手里收下663块钱。这些刚从2亩地核桃树上打下的新鲜核桃第二天就会送到北京销售。
-CoG-hiqtcap2712777.jpg
张焕枝跟收核桃的小贩核算价格。新京报记者王佳慧 摄
  忙了大半天,张焕枝脖子后颈汗津津的,她扛着半麻袋被挑拣出来的外皮开裂的核桃,铺在自家院子里晾晒。
  果子流出的汁水把手沾染得黑糊糊,张焕枝佝着腰半蹲,砸开核桃坚硬的果皮,里面随即露出白白嫩嫩的瓤,放嘴里嚼,脆脆的。往年,张焕枝还会混一些红枣晒在窗沿边,老伴儿聂学生爱吃。
  张焕枝可以平静地讲述这几天发生的变故,生死离别对于这位74岁的老人来说,大半生已历经不少。接受、消化突如其来的苦痛,再将自己搬回生活的轨道。
  8月25日清晨,聂家院门外流了一滩水,西侧邻居路过时以为水管漏水了,刚进院门就看到趴在水池边一动不动的聂学生。邻居喊村里的小年青人扯着嗓子叫,把在地里劳作的张焕枝喊回家。她匆忙赶回,刚过早八点,老伴儿已没气了,锅里还留着聂学生起床后为张焕枝馏好的热馒头。
  “身上都好好的,也没破皮流血,应该是高血压引发心脏病走了。一点儿征兆没有。”这几个月,做过膀胱病变手术的聂学生身体已经好转,平常都能用筷子夹住花生豆,最大的不便就是腿脚慢,走起来呲啦呲啦磨着地。
4WVZ-hiqtcap2712830.jpg
卖完核桃后,张焕枝在自家院子里晾晒核桃。新京报记者王佳慧 摄
  族里人帮着张焕枝和女儿聂树惠料理后事,“家里条件一般,但我也不希望(丧)事儿办太小了,对不住我这个老头。”丧葬统共花了2万多,张焕枝还没来得及细算账目,几天来不断招呼着族里前来吊唁的亲友。得知消息的聂案律师李树亭匆忙赶来“这事儿太突然了,上次来看老人还挺精神。”
  张焕枝反倒安抚着每一位来客,“这事儿我想得通,一点点接受吧。”当众人逐渐散去,屋里恢复安静,她想想,心底还是希望事情能来得有征兆些,“哪怕在医院端屎端尿伺候几天老伴儿,也算是一次告别。”
  临了,她没忘记老伴儿曾留的嘱咐。儿子的案子平反后,全家都松了口气。一天夜里,老两口念叨起捱过的这些年,聂学生对张焕枝说,“现在吃的穿的都有,我再没什么遗憾了,就是我走的时候,你记着把树斌的判决书给我带一份。我拿着到地底下了好向人解释,咱儿这一辈都清清白白。”
  火化那天,张焕枝把2016年12月最高院判决聂树斌无罪的判决书拿了出来,一式三份,她把其中一份儿塞进了聂学生的袖筒里,一起烧了。

腰杆子能挺起来了
  家里已经没有了办过丧事的痕迹,只是里屋靠窗的那张床空了,大门口的对联被撕得只剩高处一角。
  去年春天,聂家拆掉了原先黑黢黢的老屋,盖了新房,钱是从聂树斌案268万余元的国家赔偿里出的,当成是儿子为他们盖的。
  老两口过了一年多的舒坦日子。
  聂学生见人会笑眯了眼睛,哪怕腿脚不利索也会踱着步子到村里广场坐坐。原先是闷头不说话只听人闲唠,案子平反后,他底气足了起来。见到邻居说:“原先觉着自己是个废人,现在腰杆子能挺起来了。”侄子跃进看着聂学生精神越来越好,“不像心里挂着个大石头了,开朗了不少。”
bXDm-hiqtcap2712878.jpg
2016年12月2日,河北省石家庄鹿泉区下聂庄村,患有偏瘫的聂树斌父亲聂学生在家附近。
  20多年,聂学生和张焕枝没正经过过除夕夜,跨年时也和往常一样──八九点钟关灯睡觉。夜晚村里的炮仗噼里啪啦吵醒了,翻个身接着睡,热闹喜庆传不到心里。平反后的第一个春节,两人看了3个多小时的春节联欢晚会,还破天荒喝了红酒。
  聂学生是村民口中“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人”,家里四个弟兄,他排老四。年轻时不惹事不抬杠,没和人急过脸,总是一个人在默默做活儿。他当了五年兵,1969年复员后,被分配到石家庄联碱厂烧锅炉,一个月挣37.5元。张焕枝看聂学生人朴实,直来直去不绕弯,两人结婚只有一辆自行车当彩礼。日子一点点过,聂学生去十四五里地外的厂子里上班,张焕枝留在村里种几亩地,日子过得清苦,却有滋味。
  两人有了一儿一女,在村里老人的记忆里,聂家儿子聂树斌长相像年轻时的聂学生,性子也像,不擅说话。张焕枝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还没来得及为他们婚事打算,聂树斌就因涉一起强奸杀人案被逮捕。
  1995年,21岁的聂树斌被判处死刑。聂学生是去监狱给儿子送衣服时,被小卖部的人告知聂树斌已经被枪毙。从市里返回,聂学生边哭边磕磕绊绊地骑着自行车回家。往后聂家的日子都是“熬”。
  聂学生觉着自己没用,一是救不了儿子,二是因为儿子的离世,一年后,他吃了一罐安眠药,被抢救过来后得了偏瘫,丧失劳动能力。
  张焕枝能理解老伴儿那时的感受。聂学生工作的厂子里有接班指标,厂里老员工不干了,儿子或女儿可以接替进厂工作。儿子出事那一年,一茬又一茬18-24岁的小青年们进了工厂。新人分配给老师傅带着实习,聂学生看着一堆的小青年,没有一个是儿子的面目。“时间长了一点点把内心的支撑消磨没了。”
  抢救后,聂学生无法自理,喂饭一口口喂到嗓子眼儿都会吐出来,张焕枝扶着他在院子里一点点挪动练习走路。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丧子、背着不清白的名声、又失去劳动能力,聂学生经常重复的一句话是“真活得没意思。”
  张焕枝觉得自己身上担子越来越重。但横祸袭来,人只能自我调解,谁都帮不了,这是张焕枝自己悟出的道理,她和聂学生说:“儿子没了,我们就活出个人样来让他们看!”

他总是游离在人群之外
  对于儿子的事儿,老两口不向别人解释,“说不清,就不说了。”聂学生偏瘫后没了工资,长达7年的时间里,他们每月只有厂里发的380块基本生活费过活儿。
  聂案起起伏伏21年,张焕枝在北京、石家庄等地为儿奔波,有时一走三四天。走之前,她提前备好馒头烙饼,聂学生到了饭点自己做点儿汤就着吃。多数时候,身体偏瘫的他一个人拄着拐杖一点点踱步到村里槐树下,等老伴儿回家。但他从来不跟村里人说老伴儿出门了不在家,“我怕她受欺负,我在家好歹是两个人。”回忆起那时候和老伴儿嘱咐,张焕枝笑了,“这老伴儿啊,就是老来伴儿。”
G-Ny-hiqtcap2712909.jpg
聂树斌老家探访 2016年12月02日,河北鹿泉,中午十时四十分许,聂树斌父亲和姐姐得知聂树斌无罪的消息,两人情绪激动,喜极而泣。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摄
  聂学生怕张焕枝在外面受脸子、受欺负,总是对她重复“甭管办成办不成,咱都高高兴兴回来,不要委屈了。”早些年张焕枝总是白跑一趟,回家跟聂学生讲,聂学生在一旁听着,嘴里劝“别气、别气”。
  两个人给彼此打气,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过了一年又一年。
  女儿聂树惠印象里,父母明显可见的老去,是“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被捕,但弟弟的案子依然没回转的那几年,白发一茬茬往外冒遮都遮不住,脸上老年斑愈加明显,父亲佝偻着背,行动更缓慢了,“希望燃起又破灭,反复煎熬着,整个人看着都没劲儿。”
  在申冤的二十多年中,案件每有了新的进展,聂家总会迎来一拨又一拨外来者。张焕枝多是张罗的那个人,诉说家里的经历,感谢来访者,待人接物大方有礼。聂学生很少说话,他总是游离在人群之外,喂喂狗看看鸡。他似乎把情绪掩藏在了内心最深的地方,也鲜有对外诉说的欲望。他拎着一个空油漆桶,一点点挪步到村里翻盖民居的地方,拣些废弃的木料,留给家里生火做饭用。像个普通的农村老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在下聂庄村民的印象里,村里最轰动的一次是聂案平反时,2016年12月,聂家的院子里围满了人。聂学生守在电视机前等结果,聂树惠收到了丈夫发来的短信:无罪。数十年等来的结果被镜头记录下那一刻──聂学生拄着拐杖痛哭流涕,女儿树惠靠在父亲的肩头。他说,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儿子终于可以瞑目了。这是很多人回忆里,聂学生情绪最激动的时刻。
  聂家多年的心愿了了。
  一年前,聂学生坐在盖好的新房里,跟张焕枝说:“咱们家里的日子全靠着你,不是你的话,日子不会是这样。我感激你,也佩服你。”回想起老伴儿生前的话,张焕枝觉着暖心,扶持着大半辈子,只有两个人知道如何度过了每一天。
  张焕枝刚习惯了老两口一起生活,如今,她不得不再去适应一院一人的日子。她在想,要不去学着打打麻将?或是多去村里广场和人唠唠嗑?总之,要让自己忙起来,无暇多想逝去的二十三年。
 红星 发表于: 2017-3-31 12:08:00|显示全部楼层

聂树斌案获268万国家赔偿 聂母:平平静静过几年

源自:华商网-华商报
pI0z-fycwyns3825213.jpg

  聂树斌母亲 张焕枝 资料图
  昨天下午,华商报记者从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处获悉,她已收到河北省高院送达的国家赔偿决定书,各项赔偿共计268万余元。张焕枝表示接受这一结果,不再申诉。
  1995年,聂树斌因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被执行死刑。2016年12月,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之后,聂树斌父母委托律师王殿学、辜光伟代理申请国家赔偿,索赔1391万余元。
  昨天下午,河北省高院宣布依法对聂树斌父母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支付国家赔偿金共计2681399.1元。聂树斌国家赔偿案的代理律师王殿学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从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到法院送达决定书,双方有七八次协商,河北省高院法官曾数次到张焕枝家实地查看,主要是了解家庭困难的情况。
  最终,双方就赔偿项目和数额等达成了协议:一、向赔偿申请人聂学生(聂树斌父亲)、张焕枝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264820元(国家2015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63241元乘以20);二、就聂树斌被侵犯人身自由的损失赔偿给聂学生、张焕枝52579.1元(国家2015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242.3元乘以217天);三、一次性支付张焕枝生活费64000元;四、支付聂学生、张焕枝二人精神损害抚慰金1300000元;以上赔偿金额合计2681399.1元。
  华商报记者查询公开报道发现,该赔偿决定中的13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创下国内冤错案国家赔偿的最高纪录,此前最高的是内蒙古呼格吉勒图父母获赔的100万元。
  王殿学表示,“130万元是目前国内最高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无论绝对数还是与人身自由赔偿、死亡赔偿金的比例上,都是国内同类最高的,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也对以后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起到一个很好的标杆和示范作用。”
  对话聂母
  想和老伴好好活上几年
  华商报:你是什么时候接到国家赔偿决定书的?心情怎么样?
  张焕枝:3月28日上午拿到的,河北省高院赔偿委员会办公室的3个法官到我家把决定书给我送来的。国家赔偿是他们应该给的,毕竟是一条人命啊,我没有什么很高兴的地方,心里很平静。
  华商报:赔偿268万余元这个结果你能接受吗?还准备申诉吗?
  张焕枝:不接受也得接受吧。我们之前是严格按照《国家赔偿法》提出赔偿申请的,没提无理要求,法院也是按照法律规定的标准给我们赔偿的,我接受这个结果,不申诉了。
  华商报:但你之前申请1391万赔偿,现在心里有落差吗?
  张焕枝:肯定有,按一条人命来说,这个数字当然差得多啊。但只能接受,因为《国家赔偿法》就是这样的法,是按条款赔偿,最后只能是这样的结果。
  华商报:从去年12月聂树斌改判无罪到现在,你和老伴的生活怎么样?
  张焕枝:我感到这段时间我们的生活很平静。我们一直想过平静的生活,现在终于实现了。这个案子也算是彻底了解了。
  华商报:你们的身体怎么样?现在靠什么生活?
  张焕枝:我们俩身体都很好。这两年我们岁数大了,地里的活干不动了,就不种地了,每个月靠我老头的退休金生活,大约2000块钱吧。老实说,我们的生活不富裕,这20多年为了给树斌申诉花费不少,我老头挣的也不多。
  华商报:国家赔偿金下来准备咋花?
  张焕枝:这个我们还没商量过,还没想好。之前打算把孩子的坟重修一下,但那块地方太小了,具体怎么修我们还没考虑好。
  华商报:清明节马上到了,会去给聂树斌上坟,把国家赔偿结果告诉他吗?
  张焕枝:国家赔偿决定书拿到以后,我就去树斌坟上,把结果简单跟他说了两句,清明节还会再去看他。其实这些年,只要家里有什么事情,或是我想起什么事情,都会去他坟上看看,但我不能经常去,因为那是一个伤心的地方。
  华商报:未来还有什么打算吗?
  张焕枝:我就想和老头好好活上几年,平平静静再过上几年,别的没什么大的打算了。华商报记者 刘苗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我很牛B 发表于: 2017-3-31 11:48:00|显示全部楼层

聂树斌家属获赔268万 130万精神赔偿“创纪录”

源自:新文化报
  30日,聂树斌家属提交的国家赔偿申请有新进展,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赔偿决定,向聂树斌的赔偿请求人聂学生、张焕枝支付赔偿金合计2681399.1元。
  记者了解到,河北省高院依据相关法律与赔偿申请人进行了充分协商,双方就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达成了协议。
  1995年,聂树斌因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被执行死刑。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 各方声音
聂母:对赔偿无异议,不会申诉

  过了2017年的春节,张焕枝73岁了。
  与年前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时的号啕大哭不同,3月28日,张焕枝在接到国家赔偿赔偿决定书时,“很平静”。这是聂树斌案的最后一棒,她稳稳走完。此前,儿子蒙冤21年,她申诉11年,期间波折不断。与张焕枝打了11年交道的律师李树亭,也从最初的黑发变成满头白发。
  同时,张焕枝表示,对赔偿决定书中的内容无异议,不会申诉,“它(赔偿决定书)生效期还有一个月,就等待它生效吧。”记者:对赔偿的结果比较满意?
  张焕枝:怎么能叫“满意”呢?你说的这个词就不那么合适。一个人的价值有多大,不是这个数字能赔偿的。如果孩子还在,国家赔偿给多少,我都不愿意接这个数字。我是完全、严格按照国家赔偿法,一条条提的赔偿要求,没有提什么无理要求,这个结果也是按照法律给我落实的,我能接受。


  :从改判到现在,生活怎么样?
  张焕枝:生活恢复平静了,我心里也很平静。以前忙着申诉,一直没心情整理房子,家里这个房子是1980年盖的,质量不好,墙皮什么的都坏了。现在刚把房子拆了,正在盖新房。


  :聂树斌的那间房子也拆了?
  张焕枝:拆了,都拆了。我们也不图什么,就像村里其他家那样,盖个新房子,也能换个心情,再好好过几年。


  :打算如何处置赔偿金?张焕枝:现在就是先把房子盖好,剩下的就是平静地过生活。

律师:130万精神抚慰金创新高
  聂家代理人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绍说,“从提出申请到送达决定书,期间我们和河北高院先后沟通了七八次”,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人身自由赔偿金等,法律上有明确规定,没有争议,基本上在第一次就确定下来了,后来(沟通)主要集中在精神抚慰赔偿金上。从结果看,无论是总额,还是绝对值,精神损害抚慰金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约98%,相对之前的案件,算是一点突破,很不容易。
  王殿学律师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笔精神抚慰金是迄今为止冤案平反中金额最高的一笔。探员通过梳理以往的案件也发现,聂树斌案获得的国家赔偿的总额并不是最高,但精神抚慰金方面却是有史以来最多的。迄今为止,陈满与许玉森分别获得国家赔偿275万元与290万余元,但两人精神抚慰金的数额分别为90万元与96.8万余元。精神抚慰金此前最高的是呼格吉勒图父母获得的100万元。
  详解:为什么这样赔偿?
  (一)向聂学生、张焕枝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264820元(国家2015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63241元乘以20);
  (二)就聂树斌被侵犯人身自由的损失给聂学生、张焕枝52579.1元(国家2015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242.3元乘以217天);
  (三)一次性支付张焕枝生活费64000元;
  (四)支付聂学生、张焕枝二人精神损害抚慰金1300000元;
  (五)鉴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前期已经通过新闻媒体公开赔礼道歉,有关人员亦代表法院当面向赔偿请求人进行了道歉,故赔偿请求人对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请求不再主张;
  (六)赔偿请求人提出的其他请求,因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赔偿请求人不再主张。
  上述法定赔偿金额合计为2681399.1元。

◆ 点评
130万是司法实践的突破

  记者了解到,在司法实践中,有关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一直被认为“标准偏低”:1995年《国家赔偿法》刚实施的时候,没有精神损害赔偿。此后该法几经修订,仍未明确精神损害赔偿的界定及计算标准。
  针对当时国家赔偿精神抚慰金标准不统一的情况,最高法院曾出台《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金额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35%,最低不少于1000元。

▲ 专家解读
  政法大学刑诉法专家洪道德认为,聂树斌案的精神抚慰金不仅创下目前冤案精神抚慰金的最高,在司法实践中也实现了一定的突破。
  “这是因为我们国家无论是《侵权责任法》还是《国家赔偿法》,涉及到侵权,都采取补偿性的原则,而没有规定惩罚性的原则”。以国家赔偿为例,补偿性原则按照规定即是:“你有一分钱的实际损失,我按照35%的比例给你赔偿精神损失”,而如果按照世界上很多国家采用的在侵权方面的惩罚性原则,精神抚慰金的数额可能要远远高出受害人的实际损失。
  此案中,130万元的赔偿占据了整个赔偿金将近一半的比例,也就是精神赔偿与其他的物质和人身损失的赔偿比例接近是1:1。“精神赔偿基本达到了100%,我认为这其中已经带有了惩罚的性质,是司法实践中关于精神抚慰金方面的一个尝试和突破。”洪老师表示。
  追问:后续追责将如何启动?
  国家赔偿金额达成协议后,聂树斌案是否了结?备受关注的案件追责问题,又将如何启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家弘告诉记者,达成国家赔偿协议后,对于聂树斌家属来说,该案已经了结,但是追责还没有结束,“追责时间也往往比较长,需要调查核实错案的情况,发生在过去的案件究竟事实是怎样的,追责过程中也有事实认定的问题,不能简单说这个案件错了就一律追责,还要看在错案发生过程中确实有过错,确实需要承担相关责任,认定的基础就是事实和证据。”
  对于追责应该由哪个部门启动,何家弘认为,追责一般由地方政法委来牵头,对整个政法工作有领导责任,出了这样的问题一般由政法委成立相关的调查组,也可以责成涉及的有关部门进行调查。
  追责有哪些类型?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宋英辉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一般来说,冤错案件的追责从程序上来说,首先要启动调查程序,然后根据调查的结论进行相应追责。追责一般分为党纪、行政和刑事责任的追究。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王敏远则表示,冤错案件的形成主要由主观和客观两方面原因构成,而追责主要是针对主观部分。在调查过程中,要确认相关办案人员是否存在主观责任,还要确认这种主观责任属于主观过失还是主观故意。如果存在主观过失,追责的程度相对要轻一些,如果存在主观故意则要从重追责。本组稿件综合新华社、央视等
 一眼 发表于: 2017-3-31 09:08:00|显示全部楼层

聂树斌家人获国家赔偿268万 后续追责怎么办?

源自:新京报网
原文标题:政解|聂树斌家人获国家赔偿268万 后续追责怎么办?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梦遥)3月30日,河北高院就聂树斌家人申请国家赔偿案作出赔偿决定,赔偿金额为268万余元,其中精神损害赔偿金130万。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130万的精神损害赔偿创下国内冤案赔偿的最高纪录。此前,精神损害赔偿最高的是呼格案,其精神损害赔偿金为100万元。

河北高院曾表态调查聂案审判是否违法
  国家赔偿金额达成协议后,聂树斌案是否了结?备受关注的案件追责问题,又将如何启动?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再审改判21年前被枪决的聂树斌无罪。案改判当日,最高法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本案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受当时执法理念、执法条件、执法水平等因素的影响,本案存在不少程序瑕疵和不规范做法,甚至存在一些重大疑问和缺陷。河北高院亦表态,将汲取此案的深刻教训,并就是否存在违法审判问题及时展开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家弘告诉新京报记者,达成国家赔偿协议后,对于聂树斌家属来说,该案已经了结,但是追责还没有结束,“追责时间也往往比较长,需要调查核实错案的情况,发生在过去的案件究竟事实是怎样的,追责过程中也有事实认定的问题,不能简单说这个案件错了就一律追责,还要看在错案发生过程中确实有过错,确实需要承担相关责任,认定的基础就是事实和证据。”
  对于追责应该由哪个部门启动,何家弘认为,追责一般由地方政法委来牵头,对整个政法工作有领导责任,出了这样的问题一般由政法委成立相关的调查组,也可以责成涉及的有关部门进行调查。
  追责有哪些类型?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宋英辉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一般来说,冤错案件的追责从程序上来说,首先要启动调查程序,然后根据调查的结论进行相应追责。追责一般分为党纪、行政和刑事责任的追究。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王敏远则表示,冤错案件的形成主要由主观和客观两方面原因构成,而追责主要是针对主观部分。在调查过程中,要确认相关办案人员是否存在主观责任,还要确认这种主观责任属于主观过失还是主观故意。如果存在主观过失,追责的程度相对要轻一些,如果存在主观故意则要从重追责。

多个冤假错案已完成追责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多个冤假错案的追责工作已经完成,如“呼格案”改判无罪一年后,有关部门启动追责程序,依法依规对“呼格案”负有责任的27人进行了追责。
  在官方公布的27人追责名单中,公安系统涉及12人,除了时任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依法另案处理外,其余11人的处理结果多为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以及行政记大过,其中包括时任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检察院系统共有7人被处分,其中包括时任呼和浩特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文达、副检察长郭利平,而法院系统则有8人被处分。
  “赵作海案”改判后,亦有5名刑讯逼供的警察获刑,“赵作海案”的审判长张运随、审判员胡选民、代理审判员魏新生停职接受调查。
  “浙江叔侄案”的追责工作,则是浙江省政法委对此案相关责任人已经进行了组织内部追责。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一眼 发表于: 2017-3-31 08:28:01|显示全部楼层

聂母:如果孩子还在 国家赔多少都不愿意接受

源自:新京报网
原文标题:聂母张焕枝:如果孩子还在,国家赔多少,我都不愿意接受

  3月28日,张焕枝在接到国家赔偿赔偿决定书时,“很平静”。这是聂树斌案的最后一棒,她稳稳走完。
fT0--fycxmks4807795.jpg
3月28日,聂母张焕枝接到了国家赔偿决定书,获赔268万元。
  文|新京报记者李兴丽
  2017年3月30日下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聂树斌父母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支付张焕枝、聂学生国家赔偿金共计2681399.1元。该决定已于3月28日送达。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再审改判21年前被枪决的河北青年聂树斌无罪。张焕枝、聂树斌于2017年2月14日,向河北省高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赔偿费用合计:13919156.8元。河北省高院于同日受理申请。

张焕枝:如果孩子还在,国家赔多少,我都不愿意接受
  过了2017年的春节,张焕枝73岁了。与年前最高法改判聂树斌无罪时的号啕大哭不同,3月28日,张焕枝在接到国家赔偿赔偿决定书时,“很平静”。这是聂树斌案的最后一棒,她稳稳走完。此前,儿子蒙冤21年,她申诉11年,期间波折不断。张焕枝曾称,从为儿子申冤至今,她仅记者已经接待4代。与张焕枝打了11年交道的律师李树亭,也从最初的黑发变成满头白发。“现在就是先把房子盖好,剩下的就是平静地过生活。”张焕枝说。
  剥洋葱:你是什么时候接到国家赔偿决定书的?
  张焕枝:3月28号上午河北高院赔偿委员会办公室的3个法官,还有一个司机,把决定书送到我家。他们告诉我如果对决定不满意,可以一个月之内提出申诉,如果不申诉,一个月之后决定书就生效了。
aepS-fycwymx2729825.jpg
2016年12月2日,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聂母走出法院。新京报记者王飞 摄
  剥洋葱:会提出申诉吗?
  张焕枝:我们不打算申诉了。改判后,我的生活挺平静的。我和他爸看到国家赔偿决定书也比较平静。
  剥洋葱:对赔偿的结果比较满意?
  张焕枝:怎么能叫“满意”呢?你说的这个词就不那么合适。一个人的价值有多大,不是这个数字能赔偿的。如果孩子还在,国家赔偿给多少,我都不愿意接这个数字。我是完全、严格按照国家赔偿法,一条条提的赔偿要求,没有提什么无理要求,这个结果也是按照法律给我落实的,我能接受。
  剥洋葱:去年12月,你和聂学生(聂父)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里,包含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万。如何看待目前的结果?
  张焕枝:提是提,提(1200万)是因为这些年给我们造成的伤害。从去年提出申请到现在,中间跟河北高院沟通了3、4次,他们认真考虑了我们的申请。
  剥洋葱:赔偿申请里有一项是请求河北原办案机关发布道歉信,并在媒体上予以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这一点会落实吗?
  张焕枝:这几次和河北高院的沟通比较顺畅,他们也在网站上向我们道歉了,对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要求我没有坚持。河北高院非常重视,态度也挺好,媒体也都报道了,我觉得再坚持没有什么意义。
  剥洋葱:决定书送达后,有没有特别想告诉的人?
  张焕枝:没有告诉谁,因为要等1个月之后才生效。
  剥洋葱:从改判到现在,生活怎么样?
  张焕枝:生活恢复平静了,我心里也很平静。以前忙着申诉,一直没心情整理房子,家里这个房子是1980年盖的,质量不好,墙皮什么的都坏了。现在刚把房子拆了,正在盖新房。
  剥洋葱:聂树斌的那间房子也拆了?
  张焕枝:拆了,都拆了。我们也不图什么,就像村里其他家那样,盖个新房子,也能换个心情,再好好过几年。
  剥洋葱:打算如何处置赔偿金?
  张焕枝:现在就是先把房子盖好,剩下的就是平静地过生活。
JUYv-fycxmks4808024.jpg
2016年12月2日,聂树斌被判无罪,张焕枝在回家列车上翻看判决书。新京报记者李兴丽 摄

国家赔偿代理人王殿学:聂案精神赔偿获得突破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再审改判21年前被枪决的河北青年聂树斌无罪。聂树斌家人与辜光伟、王殿学两位律师签署委托协议,两人代为申请国家赔偿。2005年,王殿学第一次听说“一案两凶”的聂树斌案时,尚是从事深度报道的记者。多年后,他转型律师,接过聂案“最后一棒”。在律师王殿学看来,“无论是精神赔偿总额,还是的绝对值(精神损害抚慰金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约98%),相对之前的案件,算是一点突破,很不容易。”
  剥洋葱:你是怎么接手聂树斌案的国家赔偿事务的?
  王殿学:去年12月聂树斌案改判后,代理律师李树亭推荐了我和辜光伟律师,代聂家申请国家赔偿。再此之前,我也代理过国家赔偿,有一定知识和经验的储备吧。
HI__-fycxmks4808084.jpg
聂母张焕枝和王殿学在一起。图片北京青年报
  剥洋葱:你代理期间做了哪些工作?
  王殿学:我和辜律师首先了解了案件基本情况,计算赔偿数额。我去了聂树斌家,了解案件对聂家造成的影响。冤案夺走了他们唯一一个儿子,家里的房子也是很早之前盖的,还是土坯墙。为了申诉,前后花了不少钱,还有欠债,应该说生活挺困难的。
  另外,就精神抚慰赔偿金的问题,我们查了之前的一些案件。
  剥洋葱:申请中,精神损害抚慰金1200万是怎么计算的?
  王殿学:聂树斌案是国内比较典型的冤错案,我刚刚提到,它夺走了聂家唯一一个儿子,也直接导致他们再没有后代。聂学生还因此生了病,聂家背负着强奸杀人犯家属的恶名。包括后来一波几折的申诉,聂家父母遭受痛苦是难以想象的。
  剥洋葱:你提到查了之前的一些案件,哪些案件具备参考价值?
  王殿学:按照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35%”。
  我们查了一些冤案赔偿的案例,提交给河北高院,其中一些超过了35%。比如呼格案,精神赔偿的比例大约在94%。这些意见河北高院也采纳了。应该说,河北高院比较充分地考虑了聂家遭受的伤害和他们提出的申请。
  剥洋葱:在申请国家赔偿期间,聂家有没有反映过哪些困难和担忧?
  王殿学:他们比较担心养老。毕竟唯一一个儿子没了,聂家父母原来想请求办养老保险,后来没被支持,最后给了一次性的抚养费。
  剥洋葱:你对现在的赔偿结果如何评价?
  王殿学: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反馈给我们律师的情况是,她还是认可这个赔偿决定的,不打算申诉。
  从提出申请到送达决定书,期间我们和河北高院先后沟通了7、8次,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人身自由赔偿金等,法律上有明确规定,没有争议,基本上在第一次就确定下来了,后来(沟通)主要集中在精神抚慰赔偿金上。从结果看,无论是总额,还是绝对值,精神损害抚慰金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约98%,相对之前的案件,算是一点突破,很不容易。
  附:国家赔偿决定书
HXGi-fycwymx2730092.jpg
5m7I-fycwyns3722857.jpg
czbE-fycxmks4808173.jpg
KQ89-fycxmks4808199.jpg
4H3Q-fycwymx2730343.jpg
 大惊失色 发表于: 2017-3-31 08:28:01|显示全部楼层

聂树斌家人获268万赔偿 130万精神赔偿创纪录

源自:新京报网
原文标题:聂树斌家人获268万余元国家赔偿,130万元精神赔偿“创纪录”

  今天下午,河北省高院官方微博通报,对聂树斌案已经做出国家赔偿决定书,根据高院的赔偿决定书,聂树斌家人获得国家赔偿的总额为2681399.1元。在聂树斌家人所获总额为2681399.1元的国家赔偿中,精神抚慰金130万元,人身自由赔偿金52579.1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是126.482万元,张焕枝个人的抚养费6.4万元。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注意到,其中的精神抚慰金,是迄今为止法院对“冤案”家属做出的最高额。
79Mq-fycwyns3720265.jpg
聂树斌。资料图片

聂树斌家人获268万元国家赔偿
  根据高院的赔偿决定书,聂树斌家人获得国家赔偿的总额为2681399.1万元,其中精神抚慰金130万元,人身自由赔偿金52579.1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26.482万元,张焕枝个人的抚养费 6.4万元。
pgzc-fycxmks4806322.jpg
kZ9z-fycwymx2727867.jpg
  聂树斌案国家赔偿总额:2681399.1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 1264820元
  人身自由赔偿金 52579.1元
  抚养费 64000元
  精神抚慰金 1300000元

130万元精神抚慰金创新高
  聂家代理人北京京师(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介绍说,法院交给聂树斌母亲张焕枝的国家赔偿决定书上主要内容是:全额支持张焕枝申请的死亡赔偿金加丧葬费共计1264820元;在人身自由赔偿金方面,法院的核算比张焕枝申请书上多一天,最终是52579.1元;在抚养费方面,由于聂树斌父亲有退休金,法院决定赔偿张焕枝抚养费6.4万元,此外,还有130万元精神抚慰金。
  王殿学律师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笔精神抚慰金是迄今为止冤案平反中金额最高的一笔。探员通过梳理以往的案件也发现,聂树斌案获得的国家赔偿的总额并不是最高,但精神抚慰金方面却是有史以来最多的。迄今为止,陈满与许玉森分别获得国家赔偿275万元与290万余元,但两人精神抚慰金的数额分别为90万元与96.8万余元。
  “聂树斌案130万元精神抚慰金,已经是目前报道过的冤案中精神抚慰金最高的一笔”,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专家洪道德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确认表示,同时他认为这是司法事件中的一个突破。
  去年12月14日下午,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律师辜光伟、王殿学的陪同下,前往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聂树斌一案的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聂树斌家人提出共计7项赔偿请求金额1391余万元,其中精神抚慰金为1200万元。
  根据《国家赔偿法》规定,聂树斌父母表示应向作出原生效判决的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
wUjr-fycxmks4806586.jpg
聂树斌母亲张焕枝听取儿子的无罪判决。资料图片

重案解读
130万精神抚慰金是司法实践的突破

  按照目前的法律规定,国家赔偿金主要包括人身自由赔偿金、侵犯生命健康权赔偿金、侵犯财产赔偿金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
  根据《国家赔偿法》规定,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相关情形,“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在司法实践中,有关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一直被认为“标准偏低”:1995年《国家赔偿法》刚实施的时候,没有精神损害赔偿。此后该法几经修订,仍未明确精神损害赔偿的界定及计算标准。
  针对当时国家赔偿精神抚慰金标准不统一的情况,最高法院曾出台《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具体金额原则上不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35%,最低不少于1000元。
  政法大学刑诉法专家洪道德认为,聂树斌案的精神抚慰金不仅创下目前冤案精神抚慰金的最高,在司法实践中也实现了一定的突破:在聂树斌案前,所有的国家赔偿的案件中,精神抚慰金的数额都没有超过人身自由赔偿金、财产赔偿金以及生命健康赔偿金三项金额的总和,大部分案件依照最高法的意见,按照不超过前三项35%的比例进行赔偿。
  “这是因为我们国家无论是《侵权责任法》还是《国家赔偿法》,涉及到侵权,都采取补偿性的原则,而没有规定惩罚性的原则”。以国家赔偿为例,补偿性原则按照规定即是:“你有一分钱的实际损失,我按照35%的比例给你赔偿精神损失”,而如果按照世界上很多国家采用的在侵权方面的惩罚性原则,精神抚慰金的数额可能要远远高出受害人的实际损失。
  从聂树斌案的精神抚慰金可以看出,130万元的赔偿占据了整个赔偿金将近一半的比例,也就是精神赔偿与其他的物质和人身损失的赔偿比例接近是1:1。“精神赔偿基本达到了100%,我认为这其中已经带有了惩罚的性质,是司法实践中关于精神抚慰金方面的一个尝试和突破。”洪老师表示,但此举仅限于司法实践的探索,目前还没有写入到法律规定中去。
RsS9-fycwyns3720816.jpg

案情回顾
聂树斌案,22年……

  聂树斌家人申请称,1994年9月23日受害人聂树斌被传唤,9月24日被监视居住,10月1日被刑事拘留,10月9日因涉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逮捕。
  1995年3月3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检察院以受害人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5年3月15日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妇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聂树斌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年4月25日判决“维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及原判决,撤销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的量刑部分。”河北高院以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有期徒刑15年,与故意杀人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然而,聂树斌因涉嫌犯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罪于1994年10月1日曾被错误的刑事拘留,并于同年10月9日被逮捕,于1995年3月3日被错误提起公诉,并于同年3月15日被错误判决,在被错拘、错捕、错诉、错判阶段,人身自由、个人名誉和生命均受到了严重侵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1995年4月25日对聂树斌作出的错误的有罪判决,更是在法律上对受害人作出极不公正的评价,剥夺了受害人年轻的生命。该错误评价虽最终被最高人民法院撤销,但给请求人在精神上造成的巨大伤害是显而易见的。
6QjT-fycwyph1141677.jpg
聂树斌父亲得知聂树斌被判无罪消息后失声痛哭。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影报道
⊙记者:王巍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红星 发表于: 2017-3-12 21:28:00|显示全部楼层

最高检谈聂树斌案:反省检察环节把关不严教训

源自:中国网
  3月12日(星期日)上午9时,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听取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听取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关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的报告。
  曹建明:直面问题、有错必纠,持续监督纠正冤错案件。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原则,对最高人民法院提审的聂树斌案,最高人民检察院成立专案组深入调 查,明确提出原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依法改判无罪的意见。对向检察机关申诉的谭新善案、“沈六斤”案、李松案、刘吉强案、杨德武案等重大冤错案件,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甘肃、天津、吉林、安徽等省市检察院认真审查,依法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坚持不懈推动纠错,人民法院依法再审改判无罪。深刻反省检察 环节自身把关不严的沉痛教训,着力健全冤错案件发现报告、审查指导、监督纠正、赔偿问责等长效机制。
 天朝明志 发表于: 2017-2-19 11:48:12|显示全部楼层

最高法将聂树斌再审案判决书等物件移交博物馆

源自:最高法网站
YR23-fyarref5919238.jpg

原文标题: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向中国法院博物馆移交聂树斌再审案物品资料

  2月17日,中国法院博物馆举行仪式,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向中国法院博物馆赠送了聂树斌再审案公开宣判时用的法槌、公开宣判的录像等资料和有合议庭全体组成人员签名的判决书。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小姑凉可爱 发表于: 2017-2-12 20:48:01|显示全部楼层

聂树斌案再审检察意见:复查阅卷笔录达20余万字

源自:重庆商报
原文标题:揭秘聂树斌案再审检察意见 光复查阅卷笔录就达20余万字

  2月9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发布最高检关于聂树斌案再审检察意见书,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聂树斌案再审办案组于2016年8月3日至19日赴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集中封闭阅卷,并将全部案卷材料复印带回逐一审查。办案组的每名成员都分别独立审阅了在案全部43册卷宗及50余份视听资料,形成20余万字的阅卷笔录。”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尹伊君前日透露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9-2019,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9-10-19 22:24, Processed in 0.296400 second(s), 12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