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1828|回复: 1
 子澄 发表于: 2015-1-24 11:35:23|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名人] 康生在借来的善本书盖上康生藏书

 [复制链接]
康生:其人虽废,却是文艺全才
  康生(1898~1975),山东胶南县(今属山东青岛市黄岛区)人。曾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等重要职务;在革命战争年代,他长期领导秘密战线工作;1966年后,与林彪、江青等相互勾结,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成员之一;1975年12月16日在北京病逝;1980年,中共中央将其开除党籍,撤销悼词;其骨灰被迁出八宝山革命公墓,后被划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要成员之一。康生精于文物收藏与鉴赏,擅长书法、中国画,有极高的艺术造诣。

康生.jpg

  康生,原名张宗可,因政治和其他需要,曾先后叫过张裕先、张叔平、张耘。这是个爱该名字的人,后来干脆连“张”姓都摒弃,改为康生。

毛泽东和康生在交谈。这张照片没有时间,看背影像是在延安毛泽东和康生在交谈。这张照片没有时间,看背影像是在延安

1937年,周恩来和康生(左)合影1937年,周恩来和康生(左)合影

  说到康生的为人,还需要引用曾是康生秘书的匡亚明的说法:
  “康生就是这样一个人,思想‘左’,但要说他存心反党,是不可能的。不能把人说的那么坏。”但他作为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成员,有预谋的排除异己,迫害无辜,是被牢牢钉在耻辱柱上的。1980年,康生骨灰被迁出八宝山时,其骨灰盒满是被唾弃和焚烧的痕迹。

0.jpg
康生书法“高处何如低处好,下来还比上来难”

  很少有人知道,康生在书法、文物收藏和鉴赏上有着极高的成就。
  康生真草篆隶众体皆能,尤善章草,自成一体,堪称大家。

0.jpg
康生 草书镜心

  当时人将康生、郭沫若齐名,因二人皆在书法上有名气。康生很不服气,曾放言:“郭沫若那字,也叫书法?我用脚夹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的强!”他还把这话写了出来,公开叫板。对于自己的书法水平,康生一向相当自负。

0.jpg
康生书法 “若论书法,我用脚根夹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的强。”

  他对书法自负不是没道理的。康生双手都能写,他经常左右开弓书写梅花篆字,水平十足高超。他的书法中,时不时来一招“康生左手”落款,“嚣张”了得!

0.jpg
康生左手 篆书“百年树人”

0.jpg
康生左手 草书“毛主席《卜算子·咏梅》”诗句

  康生不仅拿书法“嚣张”,更是凭借书法保命。康生对党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上世纪20年代的上海,在国民党“白色恐怖”迫害下,好多革命前辈牺牲。而康生正是靠着自己的书法,得到当时控制上海银行和船舶航运业巨头虞洽卿的青睐,以上海中华商会会长虞洽卿私人秘书的身份,统管上海大部分地下党组织,为输送情报做出大贡献。

0.jpg
康生 书信

0.jpg
康生 手札

  60年代,荣宝斋出版的《宝晋斋法帖》封面上的题签,以及1965年上海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曹全碑墨迹》,都是康生题写,寥寥数笔,意趣很高,至今为人所仰。

0.jpg
康生题写“宝晋斋法帖”

0.jpg
康生题写曹全碑墨迹

  而康生的才艺是全方位的,狂傲也是全方位的。
  康生的狂傲还体现在绘画上。他又给自己起了个名字──鲁赤水,“鲁赤水”这三个字字字与“齐白石”相对,意与齐白石比争高低。

0.jpg
康生 梅花

0.jpg
康生 墨牡丹

  论收藏鉴赏能力,鲜有人及之。文化大革命前,康生曾送田家英一套明天启丁卯年刻本《醒世恒言》。这套书存世仅有4部。一部藏于日本内阁文库,一部藏于日本吉川幸次郎处,一部藏于大连图书馆(现已轶失),而这最后一部就是康生这套从战争中收缴的衍庆堂刻39卷本,共20册。

0.jpg
原书页

  因后两页缺失,康生自己动手裁纸画格,用仿刻宋体字补齐。没有严谨态度和毅力,这事根本做不来。
0.jpg
0.jpg
康生 补抄页

  在其后,他还做了个补页说明:
0.jpg

  康生生活简朴,而好多年前就已经领着当时全国最高工资,一个月400块钱。他用这些钱,买了不少文物。他对古今中外一切事情都要发表意见,甚至用笔批他看到的文字材料,每日如此。他自称“今圣叹”,意在与明代著名批评家金圣叹争锋。他工作的闲暇就是玩赏文物,会加工、雕刻砚台,常跑琉璃厂。他的司机也成了这方面的专家,拓片、制砚、木工,都能做。

0.jpg

康生f.jpg

  首都博物馆现在有一方绿色砚台,当年纪晓岚说是宋代名贵的“绿端”,并在砚上刻“端溪绿石上品晓岚”。后来康生鉴定后认为此砚并非“绿端”,兴致勃勃地在砚堂上写下:“纪晓岚自名为识砚者,还刊行《归云砚谱》,其实他对砚连基本常识也没有,他把洮河石当作绿端,把青州红丝叫做红端,他不知端石为何物,更不必说识别古砚了。康生1970年2月”。现在专家鉴定结论也是明代云龙洮河石砚。
  这就是那方砚台上康生的字迹:
0.jpg

  有的书上说康生热衷从故宫拿文物、热衷抄收藏大家的家自己中饱私囊。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后来的欲加之罪。

1966年9月,周总理和康生在接见全国各地来京革命师生大会上1966年9月,周总理和康生在接见全国各地来京革命师生大会上

1967年,康生手拿红宝书在北京火车站慰问印尼排华受害者,受害者身上也带着红卫兵袖标1967年,康生手拿红宝书在北京火车站慰问印尼排华受害者,受害者身上也带着红卫兵袖标

康生同志逝世:解放军画报 1976年 第2期康生同志逝世:解放军画报 1976年 第2期

康生同志逝世:解放军画报 1976年 第2期康生同志逝世:解放军画报 1976年 第2期

  康生一辈子犯过很多错误,唯独在文物收藏保护上没犯过错,不仅没犯,还有功。他在去世前自己刻了枚“交公”字样的图章,并在自己收藏品上都打上了“交公”。他把自己所有的收藏都捐献给了国家,一分钱都没要,一件都没留给他儿子。这是被他曾迫害过的同志说的,“说康生是文物盗窃犯完全是胡说”。
  一声叹息,本是文艺全才,奈何遍行佞事?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子澄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子澄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子澄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子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子澄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子澄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分享到:
 大卫 发表于: 2016-3-11 17:31:01|显示全部楼层
★本站推荐:发帖子前,请使用“排版助手”软件,让您的文章更悦目!★

康生在借来的善本书盖上康生藏书

源自:新华网
张守仁:我所知道的康生
  我见过康生两次,都是近在咫尺之间。一次是在上世纪60年代初中国剧协在白塔寺附近全国政协礼堂举办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我以《北京晚报》记者身份赴会。晚会上,先是表演文艺节目,其后跳交谊舞。组织晚会的剧协秘书长李先生当众宣布,跳得最好的“舞后”,将荣获剧协主席田汉赠送的名贵波斯猫一只。晚会举办不久,进来两位文艺界高层领导,一个是康生,另一个是周扬。康生坐的位置,离我只有两三米距离。我瞥了他一眼,只见他身体干瘦,面无表情,狭长的刀子脸,上唇有一排小胡子。黑边眼镜后面,一对阴沉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晚会上兴高采烈的人们。在这之前,在延安“抢救”运动中被整、被关押的人,曾秘密告诉我当时身为情报部长、社会部长的康生大量逮捕无辜,搞逼、供、信的恶行,故我对他产生了警惕。我见他一言不发,窥视着晚会的动向,立即想到汉语中“阴鸷”这个词,形容他最贴切。由于对他厌恶和防备,我早早地离开了会场。后来,那个迎春晚会,经人打小报告和康生歪曲汇报后,竟被最高领导钦定为具有“匈牙利裴多斐俱乐部”性质的活动,掀起了轩然大波。
njdA-fxqhmve9096889.jpg
  另一次是在1966年8月31日下午3时左右,毛泽东第二次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代表之后,下楼乘敞篷吉普车从城门洞里出来,经过我作为记者站立的金水桥,准备前去绕场一周,打算近距离见见各地串联来京的上百万小将们。第二辆敞篷车上站着的是林彪。康生手举《毛主席语录》站在第五辆车上。当毛泽东的吉普车离开金水桥向西缓缓行驶约一百多米后,广场上狂热的百万红卫兵立即向前涌过来。一下子把领袖的车子密密地围住了。吉普车动弹不得,即将发生被挤扁的危险。于是,后面鱼贯着跟随出来的车子停了下来。我看见江青走下车子,吓得脸无人色。康生恐惧得汗流浃背,身上的军服都被溻湿了。他哆嗦着薄薄的嘴唇,摊开两手,一筹莫展。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毅和几位领导商讨急救之策。他们从城门洞里调出一连又一连徒手的战士,跑步冲向毛泽东车子被围的地方,硬是用他们钢铁般结实的身躯,把红卫兵们挤开,让出一条车道,将毛泽东乘的吉普车解救了出来。
  “文革”中吴晗、邓拓的冤死,康生难脱罪责。1965年,是他向毛泽东告吴晗的状,说吴晗写《海瑞罢官》“同彭德怀翻案有关”。1966年5月,是他和陈伯达唆使戚本禹写文章,诬说邓拓被捕后变节投敌,逼他走上绝路。
  上世纪50年代,邓拓任《人民日报》总编时,曾邀请康生到家里做客,让他鉴赏自己收藏的名贵字画、珍贵文物、善本书籍。“文革”开始后邓拓饮恨自尽,康生竟丧心病狂地派人打扮成红卫兵,打着“破四旧”的幌子抄邓拓的家。他叮嘱打砸抢分子把邓拓家中的善本书、名人字画、古文物全都搜查出来。名义上叫他们都送往文物管理处保存,自己却偷偷钻进那里以鉴别、欣赏为名,“借”回到旧鼓楼大街小石桥胡同24号家里,占为己有。
  1994年冬,我在中华文学基金会负责操办中美文学交流奖的评奖活动。翻译惠特曼《草叶集》的北大教授赵萝蕤女士,是评奖的重要对象之一。我曾到北京美术馆后街122号她的住宅,借阅英文版《惠特曼》全集以便研究她的译文。赵萝蕤的先生陈梦家是上世纪30年代新月派著名诗人。他酷爱收藏古籍、善本、明代家具。陈梦家在“文革”中因不能忍受残酷迫害而悬梁自尽。红卫兵去抄家,把明代家具、珍稀古籍悉数抄走,装了两卡车运往文物管理处。康生又去那里“借”了陈梦家的藏书拿回家里。康生竟在“借”来的善本书上盖上“康生藏书”的红印章,还在《太平广记》等善本上涂写了不少批语。“文革”后这些孤本、善本典籍发还给了赵萝蕤。当赵萝蕤从紫檀木书架上一一拿下来让我翻阅时,看到康生这个无耻之徒在珍贵古籍上盖的红印章和留下的墨笔迹,使我惊骇莫名,想不到这位“文革”顾问,竟是个文物大盗。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康生的灵魂为何如此肮脏!
源自:北方网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9,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9-5-25 00:56, Processed in 0.249601 second(s), 15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