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26|回复: 0
 美丽生活 发表于: 2020-3-16 23:43:52|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2020年] 因新冠病毒全球爆发趋势,贝莱德修正了2020年全球展望:放弃“适度冒险”,转向“中性”

 [复制链接]
源自:199IT
原文标题:因新冠病毒全球爆发趋势,贝莱德修正了2020年全球展望:放弃“适度冒险”,转向“中性”

※ 注释
  美东时间3月15日,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0至0.25%,同时,美联储再次重启QE。贝莱德的《2020年全球展望更新》发布在美联储本轮降息之前,而在这篇报告中,贝莱德已经提前预见到美联储将大幅降息。

一、冠状病毒带来的近期市场变化
1、2020年应重新思考三大投资主题

  因近期冠状病毒在全球的流行,贝莱德在3月份更新了其2020年全球投资展望。
  纵观近期全球市场的变化,贝莱德认为有三个重大投资主题值得重新思考和关注。

(1)经济增长放缓
  冠状病毒爆发和遏制措施短期内将对全球经济活动造成干扰。这次冲击可能会将日本和欧元区推到技术性衰退的边缘,而美国的抗冲击能力要强一些。
  贝莱德预计,虽然疫情一旦结束,经济活动将出现复苏,但病毒传播的广泛性和持续时间仍高度不确定,这可能会拖累消费和投资。
  因此,贝莱德将下调之前“适度冒险”的风险立场,并把对股票和信贷的投资观点转为“中性”。

b3a2-iqyryku4324818.jpg

(2)政策行动
  美联储已宣布紧急降息,但贝莱德预计还会进一步降息。如果市场波动持续,导致金融环境持续收紧或市场流动性受损,全球主要央行可能会实施刺激措施。
  然而,日本和欧元区等许多国家已经缩小了降息的政策空间。财政宽松可能是宽松协调和有区别的政策反应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一背景下,贝莱德认为,随着债券收益率跌至新低,票面收益率将至关重要。
ab7e-iqyryku4324819.jpg

(3)重新思考弹性
  在最近股市因冠状病毒波动的期间,贝莱德倾向于选择美国国债和通货膨胀保值债券作为投资组合的压舱物。
  原因是一些发达市场债券的多元化程度较低,收益率接近其认为的下限水平。注重可持续性有助于使投资组合更具弹性。

贝莱德表示,仍倾向于选择美国国债,而非收益率较低的其他国债作为投资组合的压舱物,并更重视将可持续性纳入到投资决策中。
c3e2-iqyryku4324846.jpg

2、冠状病毒对市场的影响
(1)金融市场对冠状病毒的关注创历史新高
数据显示,金融市场对冠状病毒的关注度远高于此前发生过的其它全球性流行疾病。

  下图显示的是2003-2020年市场对全球疾病暴发的关注程度。得分越高于1,说明与该疾病相关的话题被券商报告和金融媒体提及的程度越高。
  指标显示,金融市场对冠状病毒(Coronavirus)的关注,远高于此前发生的塞卡病毒(Zika)、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H1N1流感(H1N1 flu),甚至是非典病毒(SARS)。

e5aa-iqyryku4324848.jpg

(2)对病毒的恐惧开始给金融状况带来压力
  贝莱德认为,冠状病毒爆发对经济冲击的影响是暂时的,尽管其深度和持续时间未知。

事实上,全球经济目前处于下行通道,存在实质性下行风险。
  下图红线表示贝莱德的金融状况指标(FCI)所暗示的未来6个月GDP增速,黄线表示当前市场3个月后对未来3个月GDP增速(GrowthGPS)的普遍预测。灰色柱状图表示按季度计算的年化GDP实际增速。
  图中显示,FCI指标和GrowthGPS指标显示的未来GDP增速在2020年发生了较大分歧,这意味着病毒导致未来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增加。

f504-iqyryku4324876.jpg

(3)在病毒造成破坏之前,经济增长缓慢
  贝莱德的GrowthGPS指标显示,其预期在宽松的金融环境的支持下,经济增速会在今年回升,该指标没有反映出病毒导致的经济活动中断对GDP增长造成的冲击。
  不过,这一指标也表明,在冠状病毒对经济造成明显破坏之前,发达国家经济体已经出现经济增长缓慢的迹象。
  下图分别为美国(红线)、欧元区(黄线)、日本(绿线)和英国(粉线)2016-2020年的Growth GPS指标。该指标显示,在2020年前,各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已经在放缓。

6b60-iqyryku4324875.jpg

(4)中国的供应中断对供求双方都造成了冲击
  冠状病毒冲击了需求(对中国的出口)和供应(最终产品的中间部件)。此外,市场信心等间接影响也将是一个关键因素。
  左图显示的是各个国家或地区出口到中国的商品和服务占当地GDP的比例,右图显示的是从中国进口的中间产品和服务占当地GDP的比例。
  图中显示,全球许多国家对中国的敞口较大,依赖于向中国出口商品和服务,以及从中国进口最终产品的中间部件。

28d8-iqyryku4324920.jpg

(5)来自中国的供应链中断正急剧加剧
  下图显示的是2010-2020年全球各区域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s)的供应商交货时间,绿线代表美国,黄线代表欧元区,红线代表日本,粉线代表除日本和中国外的亚洲地区。
  2020年初,供应商交货时间的延长表明,中国的活动中断对供应链产生了直接影响。

733c-iqyryku4324922.jpg

(6)美国消费者保持乐观
  美国消费者支出支撑了美国经济创纪录的长期扩张。
  下图显示了自2019年以来,经季节性因素调整的美国个人消费支出(橙色柱状图)和商品(黄色柱状图)的季度和月度实际增长率。绿线显示的是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对未来六个月消费者信心预期的三个月移动平均值。
  从目前来看,美国消费者保持乐观,服务支出保持稳定。

8b62-iqyryku4324947.jpg

(7)适度的金融脆弱性限制了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
  下图显示的是贝莱德的金融脆弱性指数(FVI)的细分。
  FVI基于6个来源:金融部门(图中紫色面积)、企业部门(图中绿色面积)、家庭(图中黑色面积)、主权债务(图中黄色面积)、外部(图中红色面积)和资产估值(图中粉色面积)。灰色柱状图代表经济衰退。
  当前,经济和金融领域没有过热,这就造成了脆弱性,从而限制了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但贝莱德提示,欧元区和日本可能出现技术性衰退。

019c-iqyryku4324945.jpg

(8)主要央行转向新的货币宽松周期
  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大幅降息。贝莱德预计,鉴于此次冲击的性质,各国的政策回应将有所不同,而且涉及多个层面。
  下图显示的是2018-2020年央行政策利率和1年期/1年期远期利率。实线表示一年期隔夜指数掉期政策利率的市场定价,虚线表示每个地区的政策利率。
  联邦基金利率(红线)、英国央行利率(黄线)、日本央行利率(粉线)和欧元区央行利率(绿线)近期均明显下行。

35dd-iqyryku4324983.jpg

(9)财政刺激正在进行中
  贝莱德预计,各国政府将在2020年卫生系统预算的基础上加大财政刺激力度,并为受到冲击的行业,尤其是小型企业提供支持。
  下图显示的是2002-2020年来自G3国家(美欧日)和中国的全球财政刺激。不同颜色条形图代表各个国家相对于全球经济规模的财政刺激,其中红色代表美国,黄色代表欧元区,绿色代表日本,粉色代表中国。

d62b-iqyryku4324984.jpg

(10)宏观经济体制的潜在转变更为严峻
  贝莱德认为,2020年宏观经济体制将放缓。
  这是一种介于衰退和滞胀之间的经济模式,而“金发女孩”模式出现的可能性更小。(注:“金发女孩”经济指高增长和低通胀并存,且利率保持在较低水平。)
  当前,经济增长和通胀减速,不确定性上升,货币政策放松。

冠状病毒给当前经济体制带来的是一种深度和持续时间未知的负面冲击,但贝莱德认为其不会结束本轮经济扩张。
edd2-iqyryku4325026.jpg

二、贝莱德2020年投资策略更新
在此前发布的2020年策略中,贝莱德采取的是“适度冒险”的立场,即“转向股市和新兴市场,远离欧洲。”
该策略在今年初新冠病毒大规模爆发之前是奏效的。但由于最近情况发生了变化,贝莱德当前转向“中性”的立场,并重新考虑在细类资产上的策略。

  下图显示的是自贝莱德发布2020年策略以来,以美元计价的各类资产的表现。
  去年12月6日至今年1月17日(该期间收益率以红色柱状图表示),亚洲(除日本外)股票、新兴市场股票、美国股票、全球股票和欧洲股票均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从今年1月17日开始(该期间收益率以黄色柱状图表示),上述股票资产的收益率转负。至目前,总体收益率均低于-12%。其中,欧洲股票领跌,总体收益率低于-16%,接近-20%。

8366-iqyryku4325025.jpg

1、全球资产类别
  贝莱德更新了对主要全球资产类别未来6至12个月的投资观点。

(1)股票方面:贝莱德将全球股票评级下调至“中性”。
  冠状病毒的爆发扰乱了经济活动和供应链。在贝莱德看来,疫情的爆发还会给企业收益带来风险。宽松的货币政策是一种支撑。

(2)信用市场方面:贝莱德将整体信贷评级下调至“中性”。
  经济前景的下行风险和不确定性增加,降低了贝莱德对风险资产的偏好。贝莱德认为,有可能看到短期流动性紧缩的风险。
  贝莱德认为在全球都渴望收益率的情况下,尤其是在政府债券收益率徘徊在历史低点附近的时候,利息收益越发重要。

(3)国债方面:贝莱德对全球政府债券也保持中性立场。
  国债起到了防范风险发作的“镇流器”作用。贝莱德认为,主要央行更有可能采取进一步的宽松政策。
  当前,贝莱德更偏好美国国债,而非其他国家的国债。但仍在关注因股市抛盘带来的缓冲减弱,以及收益率从历史低位反弹的风险。

(4)现金方面:贝莱德对持有现金持中性立场。
  贝莱德还认为,现金是应对资产轮动风险的有力缓冲,尤其是由可能同时推低股市和债市的负面供应冲击所引发的风险。

8c76-iqyryku4325097.jpg

2、股票类资产
  同时,贝莱德更新了针对更细粒度的资产分类的未来6-12个月的投资观点。
  从大体上,分为股票(Equities)和固定收益(Fixed Income)两大类别。
0c33-iqyryku4325099.jpg
贝莱德将股票类资产按以下9个因素进行划分,并分别给予投资评级。(注:最新评级较过去有所改变的因素尤其值得关注。)
  (1)美国:“中性”。
  美股市场的相对质量偏好是一种支撑。围绕2020年大选的不确定性有所减少,两党之间最大程度地分歧政策议程的风险有所降低。
  (2)欧洲:“减持”。
  在最终的周期性复苏中,其他地区有更大的上涨空间,而且市场似乎已消化了欧洲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影响……
  (3)日本:“增持”。
  贝莱德认为,日本股市将最大受益于全球制造业最终复苏和贸易紧张局势的缓和。但由于病毒爆发和销售税上调,短期内经济增长将面临风险。
  (4)新兴市场:“增持”。
  贝莱德认为,一旦当前的冲击消退,新兴市场股票将成为全球复苏的受益者。新兴市场央行可能会继续走宽松路线,支撑经济增长和股市向上。
  (5)除日本以外的亚洲:“中性”。
  贝莱德看好亚洲经济增长前景,即使目前受短期影响。并认为中国经济将从因冠状病毒爆发导致的中断中恢复过来。

(6)动量:从“减持”上调至“中性”。
贝莱德将动量因素提升到“中性”。认为在增长放缓之际,该因素的表现优于大盘,部分原因在于它对科技行业中长期增长者的敞口,以及类似发放股利的债券。
(7)价值:从“中性”下调至“减持”。
贝莱德认为,价值因素往往在经济加速增长时期表现最佳,并认为该因素在当前冠状病毒爆发的期间对经济构成下行风险。
(8)最小波动率:从“中性”上调至“增持”。
贝莱德倾向于该因素在增长放缓时期的防御属性。从历史上看,这一因素在经济周期的后期表现良好。

  (9)质量因素:“增持”。
  贝莱德认为,尽管具备该因素的资产估值相对较高,但它在周期后期往往具有弹性。

3、固定收益类资产
  贝莱德将固定收益类资产按以下9个类别进行划分,并分别给予投资评级:
  (1)美国国债:“中性”
  贝莱德认为,美国国债当前倾向于收益率曲线的前端。但同时承认,收益率可能会从创纪录的低点大幅反弹。
  (2)美国通货膨胀保值债券(TIPS):“增持”
  在冠状病毒爆发期间,这类资产的价格出现上涨,使得目前的入市点吸引力下降。但贝莱德仍然认为,在美国工资压力等因素的影响下,通货膨胀率有上升的潜力。
  (3)德国国债:“减持”。
  贝莱德认为,德国国债对重大风险事件的缓冲作用很小,且近期表现逊于美国国债。
  (4)欧元区外围国家国债:“减持”。
  贝莱德认为,对投资者来说,目前的收益率和息差仍不足以补偿该地区被低估的政治风险。
  (5)全球投资级债券:“减持”。
  较低的票面利率使该类资产的收益在风险调整基础上相对缺乏吸引力。
  (6)全球高收益债券:“增持”。
  贝莱德仍然偏好于该类资产的潜在收益。但近期的风险因素包括影响经济增长的冠状病毒冲击,以及不利于能源生产商的油价下跌。
  (7)新兴市场硬通货债券:“增持”。
  在新兴市场央行态度温和、美元相对走软的背景下,贝莱德仍然看好新兴市场硬通货债券。在冠状病毒的爆发对经济增长构成威胁后,贝莱德倾向于高收益率资产。
  (8)新兴市场本币债券:“增持”。
  贝莱德认为,该类资产的息票颇具吸引力。但同时提示货币贬值的风险,可能会限制央行降息的能力。
  (9)亚洲固定收益:“增持”。
  贝莱德偏好于高质量的风险敞口,并认为亚洲各国央行还有一些放松政策的空间。

三、更具体的投资观点
1、股市方面
(1)近期风险增加已反映在股市中
贝莱德发现,近期股票风险溢价随着股市的下滑而飙升,这意味着股市为风险提供了更多补偿。

  下图是1995-2020年的全球主要地区的股票风险溢价指标。该指标基于名义利率预期指标(贝莱德的利率预期)和各地区的股市收益率指标(MSCI指数)来计算。
  该指标显示,近期美国股市(红线)和日本股市(绿线)的风险溢价指标出现明显的大幅上升。

feef-iqyryku4325172.jpg

(2)盈利修正可能会受到影响
  贝莱德预计,冠状病毒将损害企业的收益。
  由于分析师尚未将病毒对企业盈利的影响考虑在内。盈利修正可能会在本已疲软的基础上进一步下调。
  下图是2012-2020年全球主要地区股市的盈利修正。
  图中分别是标准普尔500指数(红线,代表美国)、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欧洲指数(黄线,代表欧洲)、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日本指数(绿线,代表日本)和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亚洲(不含日本)指数(粉线,代表除日本外的亚洲地区)净收益修正的3个月平均值。
  2020年,美国、欧洲、日本和除日本外的亚洲地区的盈利修正指标均低于1,这意味着这些地区上市公司的净收益预期下降。

a5a6-iqyryku4325174.jpg

(3)在选股风格方面,贝莱德偏好质量因素
  在股票风格方面,贝莱德仍然偏好于质量因素,认为该类股票具备弹性,尽管其今年以来表现平平。
  在配置方面,由于转向“风险中性”的立场,贝莱德已经降低了价值因素,并调高最低波动率因素。
  下图反映的是2019年10月1日至今,不同风格因素股票的表现。
  图中分为两个时期,分别为2019年10月1日~2020年1月17日(红色柱状图),以及2020年1月17日至今(黄色柱状图)。
  2020年1月17日之前,质量风格(Quality)的股票表现最好,风险调整后的收益率在2%~4%之间。在此期间,动量(Momentum)、最小波动率(Min vol)、价值(Value)风格这三种风格股票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均为负。
  2020年1月17日至今,动量、最小波动率风格股票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开始转正。

质量风格股票的表现虽不及从前,但在两个时期均保持着正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显示出其较好的抗风险能力。
此外,价值风格股票的表现在两个时期均较差。

3985-iqyryku4325204.png

(4)大选年对美国股市持谨慎态度
  贝莱德对美国股市持“中性”态度,原因是围绕2020年大选的不确定性上升,以及政策结果的广泛变化,可能会影响市场情绪。
  下图为1949-2019年标普500指数在选举周期内的平均年收益率。历史数据表明,标普500通常在选举周期的第3年(即临近大选前)的表现最佳,历史平均年收益率达15%以上。
  而在选举周期的其余年份,包括大选年在内,标普500指数的历史平均年收益率均不如整个时期的平均水平。

2654-iqyryku4325202.jpg

2、债市方面
(1)贝莱德近期偏好通货膨胀保值债券

  美国通货膨胀保值债券(TIPS)在经济和通胀受冲击期间起到分散化的作用,在投资组合中扮演重要角色。
  下图显示的是在通胀上行冲击和经济增长下行冲击的期间,以美元计算的彭博巴克莱美国通胀保值国债总回报指数(红线,代表TIPS)、彭博巴克莱美国国债总回报指数(黄线,代表美国国债)、MSCI美国总回报指数(绿线,代表美股)的季度回报率。

指标显示,美国通胀保值债券在通胀上行冲击期间的表现优于美国国债和美股。在经济增长受到下行冲击的期间,美国通胀保值债券的表现虽低于美国国债,但优于美股。
e77d-iqyryku4325241.png

(2)倾向于新兴市场债券和高收益债券
  贝莱德偏好从高收益资产类别中获得息票收入。当前,贝莱德在新兴市场仍保持“增持”观点,部分原因是预期中的央行宽松政策和高收益率。
  下图为不同种类的固定收益债券在2019-2020年的收益率。柱状图表示各类债券自2019年1月初以来的收益率范围,红线则表示该类债券的最新收益率。

指标显示,目前只有欧洲高收益债券、新兴市场债券和美国高收益债券的收益率仍维持在历史收益率区间的高位。
8092-iqyryku4325250.png

3、其他方面
(1)隐含波动率因风险资产抛售而大幅上升

  由冠状病毒引发的不确定性,已经导致各个资产类别的隐含波动率上升,而最近的石油争端又加剧了这一趋势。
  下图为2013-2020年的跨市场隐含波动率。
  标普500指数隐含波动率(红线)、美国国债隐含波动率(绿线)、美国原油隐含波动率(黄线)的z分数(即标准差相对于长期均值),均在近期大幅飙升至历史高位。

5237-iqyryku4325278.jpg

(2)市场对地缘政治风险的关注从高点下滑
  近期,市场对全球贸易摩擦的关注度降低,美国总统大选和冠状病毒的影响成为更受关注的市场焦点。
  下图为贝莱德2006-2020年的地缘政治风险指标。得分越大于1,则说明市场对相关话题的关注度越高。
  该指标显示,市场对全球贸易摩擦的关注度在2019年末达到高点后,在2020年的关注度已较过去明显下滑。

ecdb-iqyryku4325279.jpg

(3)财富的代际转移推动ESG
  贝莱德认为,当前社会财富正在向更具备可持续发展意识的年轻一代转移,这是未来几年乃至几十年继续推动可持续发展的结构性因素之一。
  下面显示的是2015-2045年,金融资产在美国不同年龄人群之间的分布预测。
  预测显示,2030年之前,美国婴儿潮一代(1946-1964年出生)将持有最多的金融资产。沉默的一代(1928-1945年出生)拥有的财富不断下降,而属于X一代(1965-1980年出生)和千禧一代(1981-1997年出生)的财富将不断增加。

而在2030年之后,婴儿潮一代的财富开始迎来下降的转折点,千禧一代的财富将逐渐超过婴儿潮一代,并成为社会财富的主导者。
c66a-iqyryku4325297.jpg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美丽生活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美丽生活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美丽生活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美丽生活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美丽生活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美丽生活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0,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0-4-6 10:31, Processed in 0.265200 second(s), 11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