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同板块主题的 前一篇 同板块主题的 后一篇
开启左侧
查看: 998|回复: 2

[纪实·新闻父亲去世火化需身份证明 小伙亲子鉴定发现自己非亲生

 [复制链接]
源自:红星新闻
  王燃难以想象,今年5月6日,一份亲子鉴定告诉他,带着他流浪27年、前不久过世的父亲,实际上并非他的亲生父亲,而是他的养父。
  在重庆老家,王燃的儿子出生不久。因为没有户口,女朋友的家人将他拒之门外,他已有3个月没见过儿子。养父去世的时候,他都坚强没有流泪,但想起儿子,这个27岁的小伙已哭了好几次。
  “我到底是谁?又从哪儿来?”王燃回忆,10多年前养父曾给他留下过模糊的线索:“你的妈妈叫刘某芳(化名),生于1962年左右,是成都市华阳人。”
  7月30日,王燃来到成都寻找亲生母亲。在警方帮助下,他希望为了自己和家庭,找到自己身份的答案……

父亲因病去世
火化需证明,亲子鉴定不是亲生父子关系

  8月1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天府新区石灰街,在一个小旅馆见到了王燃。
  “来了3天了,还没有任何进展,找不到她(生母),我就走投无路了。”没有身份证,王燃在如今的社会寸步难行,“养父在福建去世后,我坐大巴回到重庆,然后来到成都,警方给了证明,我才住进了小旅馆。”
↑王燃在小旅馆里。
  近10年来,王燃随着养父王清明流浪到福建莆田,靠在小工地上打零工维生。今年3月30日,养父因急性肺炎去世。遗体送至当地火葬场后,因为没有户口,王燃无法证明自己和养父之间的关系,被工作人员拒绝火化。
  养父的遗体在火葬场躺了一个多月,王燃才在当地医院资助下,到当地一家司法鉴定所做了亲子鉴定。一天,鉴定所工作人员给王燃打来电话,告诉他“不是亲生父子关系”,他不敢相信,问“是不是搞错了”。
  直到看到“鉴定意见书”上写着“根据现有资料和DNA分析结果,排除王清明尸体为王燃的生物学父亲”后,王燃才接受这个结果,随之感到一阵绝望。他回到那间只有一张床的出租屋里,不断问自己:“我到底是谁?又从哪儿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清影一壶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清影一壶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清影一壶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清影一壶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清影一壶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清影一壶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副省级城市双创发展报告:成都新增市场主体第二 技术合同成交额第三 灵活就业补贴期满仍未就业可享一年延期
2# 四姑娘山
 楼主|清影一壶 发表于: 2020-8-2 09:12:00|只看该作者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8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亲子鉴定不是亲生父子关系。
  王燃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的记忆里自己从小就在养父身边,一直以为他们是亲生父子。
  一个多月,王燃在莆田到处奔走,最后在警方的证明下,终于将养父火化,王燃一直忍着没哭。
  但养父去世都没落泪的他,想起出生不久却不能相见的儿子,他哭了好几次。

没有身份的流浪
寻找生母办户口,“为了儿子有个正常的家庭”

  养父火化后,王燃离开待了10年的福建莆田。因为没有身份证,他只能乘坐长途大巴回重庆老家。
  而在之前,养父去世一周后,王燃的女朋友诞下一名男婴。女朋友带着儿子回重庆老家后,他收到了一个难受的消息,“虽然我女朋友始终站在我这边,但没有户口,她的家人不让我和儿子见面。”
  王燃说,他也理解女朋友家人的意思,“也许是希望娃娃有个正常的家庭。”
  养父的户口地,在重庆北碚区的郊区农村,王燃找到当地派出所,得知要办户口非常复杂。“警方要调查走访,要问那些认识我的人。但从小到大我和养父在四川、云南、江西、广东、陕西、福建到处流浪,几个月、半年都不一定调查得出来。”王燃说:“然后警方建议我,先找到妈妈,找到了办户口就很容易。”
  他记得,从小到大,养父都不愿意提及他的妈妈,只在自己十一二岁时,苦苦央求之下,养父才模糊地提了一下:“你的妈妈叫刘某芳,生于1962年左右,是成都市华阳人。”
  而他与养父的生活,则贯穿着一个关键词:流浪。
  从幼年开始记事起,王燃就随着养父在各地流浪,居无定所,过着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生活,“说白了,就是讨口,吃别人扔了的东西。”最早的印象是在四川达县,在那里,他还读过两年村小,但看着其他有家的同学,感到无比失落。
  辍学后,他又随着养父去了全国多地。流浪的路上,他记得自己被其他流浪人员按在地上群殴,但养父无力阻止。直到10年前,养父带着他去到福建莆田,开始在一些管理不严的小工地上下苦力,才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没有身份证,只有那些小工地才敢用我。又不能买保险,出了事自己负责。”没有一个正式的身份,给王燃的生活带来太多苦恼,自己连网吧都不能去,只能看着别人玩游戏,他至今还未碰过一次电脑。
  王燃希望能找到妈妈,甚至找到生父,只有知道了自己从哪里来,才能不生活得不明不白。
  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成为一个没有户口的孩子:“儿子现在连预防针都没打,因为需要父母双方的身份证或户口本。”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3# 峨眉山
 楼主|清影一壶 发表于: 2020-8-2 09:12:00|只看该作者
成都警方伸援手
采集了他的DNA 尽全力帮他找妈妈

  8月1日午后,王燃来到天府新区通济桥派出所。此前一天,王燃参加了电视台的寻亲节目,但希望似乎也很渺茫。
  通济桥派出所袁警官了解情况后,感觉也很棘手:“这些年华阳的变化太大了,王燃能给的信息又太少了。”而按照警方的规范程序,现在需要王燃写一个情况说明,向重庆北碚当地警方申请,再向成都警方提出协助,才能根据王燃提供的简单信息查询户籍资料。
  王燃还向通济桥派出所提供了一个信息,他记得很小的时候,养父带他去雅安某监狱探过监,当时妈妈正在服刑:“记得她胖胖的,脸圆圆的。”
  袁警官告诉王燃,他先联系一下各社区的老民警,看能否打听到一些消息。随后,该派出所为王燃采集了DNA信息。
↑采集DNA信息。
  考虑到王燃已经身无分文,袁警官私人掏了几百元钱给他,建议他把成都的事忙完后,尽快回到重庆办事,“成都这边,尽我全力帮你找妈妈。”
↑袁警官私人给了王燃几百元钱。
  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王拓/摄影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0,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0-8-15 23:59,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9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同板块主题的 后一篇 !last_threa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