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5927|回复: 24
 杨旭 发表于: 2005-12-17 21:14:45|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纪实·新闻] 读者传媒收购甘肃文化社100%股权

 [复制链接]
  《读者》原名《读者文摘》,1981年4月于兰州创刊,当年为双月刊,共出5期。因与美国《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发生商标权纠纷,于1993年7月改称现名。《读者文摘》刊名由著名书法赵朴初题写。改为《读者》后,仍沿用赵朴初的题字。

《读者》杂志中的经典插图《读者》杂志中的经典插图

  《读者》杂志是综合性的文摘杂志,主要刊登其他报刊、书籍已发表的精彩文章,其上刊登的文章涉及到文学、艺术、评论、故事,联系生活的科普小品、心理咨询,以思想性、文化性及浓郁的人情味见长。自其创刊以来,《读者》以其丰富的内容、严谨的编辑方针、对读者负责的作风,发行量逐步上升,1986年成为中国发行量最大的10家杂志行列。1991年至1999年,《读者》杂志始终是中国排名领先的杂志。据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世界期刊联盟最新出版的《世界期刊概况》公布的全世界期刊发行量最大的前50名刊物排名,《读者》杂志排在第8位。
  月发行量由最初的3万册,达到2006年月平均发行量898万册,居中国期刊排名第一,亚洲期刊排名第一,世界综合性期刊排名第四。并有衍生期刊《读者》(乡土人文版)、《读者欣赏》、《读者》(原创版)、《读者》(海外版)、《读者》丛书等,并于2007年开办“读者网”。并同时发行盲文版、少数民族文字版及繁体中文版。

《读者》杂志中的经典插图《读者》杂志中的经典插图

  现在《读者》杂志发行量再呈上升趋势,自创刊以来,历年累计发行量达5亿多册。由于《读者》坚持正确的办刊方针,在对读者的阅读指导方面坚持爱心、良心,在中国期刊界保持很高的信誉。
  《读者》始终坚决抵制低俗,坚持“真、善、美”的阳光主题,以人性、人道、善良、美好为标尺,旗帜鲜明地倡导人文关怀。《读者》的人文关怀是人的发展与社会的发展的辩证统一,体现为一种文化的关怀,体现为情感的关怀,体现为成长及实现人生价值的关怀,体现为对社会发展的关怀。

《读者》杂志中的经典插图《读者》杂志中的经典插图

〓 相关链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杨旭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杨旭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杨旭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杨旭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杨旭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杨旭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分享到:
 不取 发表于: 2018-10-26 18:08:02|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2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马永强任读者出版集团总编辑 王卫平任副总经理

源自:中国经济网
原文标题:甘肃任免马永强、王卫平、唐克、李万红、谢治国、李开斌等职务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兰州10月26日综合报道 甘肃省政府网站近日发布一则干部任免通知,具体情况如下:
  甘肃省人民政府决定:
  马永强任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编辑,免去其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职务;
  王卫平任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兼),免去其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职务;
  唐克任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免去其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职务;
  李万红任兰州财经大学副校长,免去其西北师范大学副校长职务。
  免去
  谢治国的甘肃省公安厅副厅长职务,退休;
  钟建龙的甘肃省司法厅巡视员职务,退休;
  李世英的甘肃省扶贫开发办公室(甘肃省两西农业建设指挥部)副主任(副指挥)职务,退休;
  李开斌的甘肃省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蒋晓立的甘肃省电力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甘肃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退休。
  以上涉及企业职务任免的,按有关章程规定程序办理。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chuanyezf 发表于: 2018-10-8 10:24:33|显示全部楼层

读者出版集团“走出去”探索发展新途径

源自:新华网
原文标题:读者出版集团“走出去”探索发展新途径

  新华社兰州10月7日电(记者:多蕾、胡伟杰)“我是第一次接触中国传统神话故事,盘古这个形象对我来说既陌生又新鲜,这激起了我创作的兴趣。”来自俄罗斯联邦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油画系大五的学生丹尼斯,刚刚在甘肃读者出版集团完成了一个多月的交流学习。在此期间,他创作出数十幅以盘古开天辟地神话故事为背景的插画。
  作为甘肃本土著名文化企业,读者出版集团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加快“走出去”步伐,为进一步拓展海外影响力,下属“晋林工作室”与列宾美院达成协议,成立了第一个海外实习基地。
  “我们的绘画能力比较弱,但书籍出版创意能力很强。列宾美院的绘画创作能力很强,但在书籍出版上应用很少。因此双方的结合是很有利的。”读者出版集团“晋林工作室”创意总监徐晋林说。
  2017年3月22日,在“一带一路”中俄友好交流活动期间,俄罗斯高校代表团来到读者出版集团“晋林工作室”参观交流,工作室生产的手工书吸引了代表团成员的注意,他们认为很有必要学习这种新颖的书籍制作和出版方式。经过一系列洽谈,双方达成了选派留学生到工作室学习的意向。
  当年6月,列宾美院就选派三名学生,在“晋林工作室”进行了为期一个半月的学习。学生们积极参与手工书创作活动,与工作室团队一道创作的《玩皮影》《千手观音》等极富创意的手工书目前已正式出版。
  “晋林工作室”在手工书创作上处于全国前列,这种书籍创新了阅读方式,从单纯向读者输出内容转向与读者一起互动、分享体验,把静态阅读转换成读者参与的动态阅读。
  比如《玩皮影》这部书里,就隐藏着一座小小的“戏台”和一副带有操作杆的真皮影,读者可在戏台上通过实际操作,感受皮影戏的魅力与乐趣。
  读者出版集团是甘肃老牌文化企业,兰州标志“一条河、一碗面、一本书”中,一本书就是指读者集团出版的《读者》杂志。然而,进入网络时代,新媒体日益发达,纸媒普遍衰落,《读者》也未能幸免。如今借助“一带一路”倡议,读者出版集团积极探索发展新途径,创新产品,同时与海外高校、机构合作,利用国内外更多资源,为企业焕发新活力开辟了新的道路。
 骡哪多耳多 发表于: 2018-8-23 23:01:00|显示全部楼层

《读者》快发不出工资?时代抛弃你一声再见都不说

源自:财经网
原文标题:《读者》快发不出工资?员工薪酬没了82%。。……时代抛弃你,一声再见都不说

  昨天基金君看到一则消息,《读者》杂志快发不出工资了。令人吃惊。
  8月22日,读者传媒在发布中报后,被媒体解读为“读者快发不出工资了”,引发广泛关注。
MOlA-hicsiav6713686.jpg
A6Ss-hicsiav6713817.jpg
fNNn-hicsiav6713960.jpg

《读者》杂志真的快发不出工资了?
后来经澎湃新闻查证,该消息不实。

  《读者》杂志社管理层相关负责人表示,“《读者》杂志社员工400余人,资产优良、负债极低,现金充足,怎么会出现发不起工资的现象?”
  2018年的中报显示,读者传媒应付职工薪酬468.24万元,与去年同期2700万元相比减少了82.66%。这被一些媒体解读为“读者快发不出工资了”。
7Szj-hicsiav6715801.jpg
  《读者》在财报的解释是,“主要系集中发放上年度职工绩效工资所致”。

业绩确实不佳
  读者传媒发布的2018年中报显示,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出版期刊数均出现下滑。
2GrI-hicsiav6715866.jpg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读者传媒共实现营业收入3.08亿元,同比减少4.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01.6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9.96%,且扣非后净利润更是可怜,为475万元,同比下降83.26%。
  纵观读者历年净利润,上市前一年的2014年净利润为公开数据中暴露的首次同比下滑,此后连续四年净利润同比下滑。
ChDj-hicsiav6716019.jpg

公司面临三大风险
  2018的中报显示,《读者》面对的风险有三大类:
  1、互联网对传统媒体的持续冲击
  互联网和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直接影响文化与科技的融合不断加深。近年来,随着数字化的普及与应用,人们的阅读习惯和方式逐渐转变,数字化阅读日益普及。
  随着人们阅读方式的转变,以数字化阅读为基础的数字出版增长迅速,对传统出版形成一定压力。
  传统媒体如果不能适应发展并同步转型,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将会逐渐被淘汰。
  2、行业原材料市场成本增加,挤压传统出版利润空间
  纸张价格持续上涨、居高不下,导致传统出版经营成本增加,极大地挤压利润空间。教材教辅方面国家定价的教材价格难以改变,纸价上涨造成公司经营成本提高,同时,纸价上涨给公司教材供货带来了一定的紧张,在此期间,公司相关经营单位将承受巨大压力。
  3、人才流失风险
  公司制定了积极的人才培养及引进计划,以公司的品牌信誉、人文关怀、兼容并包、多元发展来网罗和稳定主要岗位人员。但因近年整体市场环境及出版业面临的重大变革情况,不排除因重要岗位人员流失对公司经营和业务稳定造成的风险。

公股价已经跌去82.5%
  读者传媒于2015年12月10日上市,首次公开发行新股6000万股,发行价9.77元/股,募集资金5.86亿元,发行市盈率19.85倍。
  作为“中国期刊第一股”,读者传媒在上市之初,曾因概念独特被资金热炒,股价一度达到78.5元/股的最高点,但很快一蹶不振,总体呈下滑趋势。
  截至今日收盘,股价仅剩5.63/股,可以说比一本《读者》杂志还便宜。
rx6g-hicsiav6716516.jpg
经过复权计算,从最高点到今天,股价跌去了82.5%。

读者都抛弃《读者》了?
  创刊于1981年的《读者》杂志,作为陪伴几代人成长的“心灵鸡汤”式读物,《读者》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发行量长期名列国内首位。
  甚至那会杂志上的广告也是很好看。。……
  1)戴尔电脑(奔腾三处理器,价格10000-1500不等)
4uku-hicsiav6716753.jpg
  2)贝塔斯曼书友会(当时觉得非常高级)
Eajl-hicsiav6716848.jpg
  3)TCL高清电视(中产阶级生活啊
ZGXd-hicsiav6718377.jpg
  4)纽曼、夏新等各种牌子的MP3
cOFa-hicsiav6718527.jpg
  5)诺基亚、步步高音乐手机(那时候常想什么时候能拥有自己的手机)
LuTv-hicsiav6718585.jpg
(首信手机是《读者》上第一个手机广告)
  6)数码收音机,自动搜台
KIYQ-hicsiav6718757.jpg
  在那个没有手机微信的年代,它就是最大的文摘类公众号。
  今年6月份读者传媒就发布公告,7月份起杂志涨价,主要原因是纸张和印制成本上升了。
  杂志从6元变为9元一册,价格上涨50%,这是《读者》的第三次涨价,2009年从3元涨到4元,2015年涨到6元。
um76-hicsiav6721419.jpg

那么现在还有多少人看读者呢?
  2017年的年报显示,当年就卖了5000万本。
QnYR-hicsiav6723941.jpg
  要知道,在颠峰时期,《读者》月发行量超过1000万册,一年发行量可以超过1亿册──现在的销量差不多跌去了一半。
  由于互联网的崛起,的确改变了一些人的阅读习惯,特别是有了新媒体,报纸期刊的吸引力大大下降。
  在资讯溃乏的年代,《读者》是唯一的鲜美的心灵鸡汤。带给我们外面的世界,带给我们心灵的温暖和感悟。那时候的《读者》大家争相传阅,深受喜爱。可时过境迁,如今的资讯发达,处处都有心灵鸡汤,《读者》再也不能一枝独秀了!
  但本质上,人们阅读的内容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朋友圈转发最多的,还是弘扬社会正能量的励志故事,证明这类文章大家还是爱看的。
  有人说:“人们抛弃的只是《读者》杂志的形式,并不代表抛弃里面的内容,看文章的人,只是从杂志转移到了新媒体上而已。”
  就连高中生也在抛弃《读者》了,基金君记得,读书的时候,一本《读者》可以提供不少的作文素材。
  而一位去年刚参加完高考的98后表示,自从高中以来,文摘类期刊基本已经在周围同龄人的生活里绝迹,最近几年高考作文与实际结合紧密,更注重立意和观点,门户网站的新闻客户端反而成了更受偏爱的作文素材来源。
  基金君突然想到了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一句话:
  时代抛弃你,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有知乎网友@尘埃 这样形容自己对《读者》的感觉:
  “基本上,客观认识这个世界的历史前景美好丑陋光明黑暗,这杂志能够带给学生族群的教益还是很多的,尽管成年以后,价值观和行为养成与持久的说教形成冲突之后,大多数人已经提不起兴趣看这些东西,但并非他们没那么重要。就象你在青涩的年纪必有一段足以铭记的爱恋一样,虽然这段经历可能掺杂了过多不谙世事的遗憾,但他给予你的悲喜早已浸入灵魂,让你无时或忘。──相信有过这种经历的绝非少数。”
源自:丨中国基金报(chinafundnews)

  作者丨泰勒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dyliaoge 发表于: 2018-8-23 14:46:00|显示全部楼层

读者传媒半年报:净利润同比下滑59.96% 营收同比下滑

源自:新京报
  读者传媒半年报:营业收入同比下滑4.68%,净利润同比下滑59.96%
  新京报快讯(记者:阎侠)昨日晚间,读者传媒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其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同比均呈下滑态势。
  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读者传媒营业收入约为3.0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401.63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59.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475.07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83.26%。
  读者传媒方面表示,营业收入减少原因主要是广告、教辅、期刊和纸张销售收入减少。另外,受整个行业形势的影响,读者传媒预计2018年下半年公司期刊、图书销量可能下滑,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亦有可能下降。
  6月8日,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本公司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和甘肃廉政网获悉,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永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读者集团表示:“王永生被立案调查是因个人原因且其涉嫌的相关问题并非发生在本公司工作期间,而是发生在原工作单位,均与本公司及公司所属的上市公司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无关。”
  6月22日,读者传媒发布公告称,因工作变动,陈泽奎向董事会提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陈泽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根据甘肃省人民政府任免通知(甘政任字[2018]11号),并经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陈泽奎已转任政协甘肃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在2018年半年报上也可以看到,陈泽奎已经离任,目前赵金云担任读者传媒副董事长。
⊙编辑:倪雪莹
 区区之众 发表于: 2018-8-23 10:43:00|显示全部楼层

《读者》发不出工资了?证券日报因标题不实致歉读者

源自:澎湃新闻
  《读者》快发不出工资了?证券日报因标题不实向读者传媒致歉
⊙记者:马作鹏 来源:澎湃新闻

  8月22日,《证券日报》社旗下微信公号“上市公司文娱头条”以《<读者>快发不出工资了》为标题发布文章,在出版传媒业界引起热议。当晚10时许,该公众号发布《致歉声明》,称该文章标题与事实不符,已删除稿件并向读者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广大读者致歉。
  该公众号此前的报道称,“8月22日,读者传媒发布2018年中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8亿元,同比下降4.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02万元,同比下降59.96%;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475万元,同比下降83.26%。”
fsMm-hhzsnec4868411.jpg
证券日报的报道
  上述报道写道,读者传媒表示,上半年业绩变化是受纸张等原材料大幅上涨、公司加大对营销体系建设投入及广告、教辅、期刊和纸张销售量减少的影响。
  《读者》杂志是不是真的快发不出工资了?
  8月22日下午,读者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读者传媒”)行政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这篇稿子标题的准确性有一定问题,杂志社那边(《读者》)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8月22日晚间8时许,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了《读者》杂志社管理层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读者》杂志社员工400余人,资产优良、负债极低,现金充足,怎么会出现发不起工资的现象?”
  当日晚10时许,“上市公司文娱头条”发布《致歉声明》。
  声明表示,本报所属微信公众号“上市公司文娱头条”于2018年8月22日刊发了《〈读者〉快发不出工资了》一文,该文标题与事实不符,存在错误,本报各发稿平台已删除该稿件。在此特向读者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广大读者致以诚挚歉意!
R0Vb-hhzsnec4868895.jpg
致歉声明
  上述《读者》杂志社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近来纸价大幅上涨,《读者》没有调价,降低了利润,公司在经营上有波动属于正常现象。
  此前,读者传媒于6月26日晚间发布了提高定价公告,称自2018年第15期起(2018年7月15日上市),将《读者》《读者》(校园版)杂志提价3元,定价变为9元/册。
  调价后,《读者》《读者》(校园版)全彩印刷,印张数量不变。对于2018年度内订阅用户、形象刊用户按6元/册价格结算,不收取差价,零售用户按照新价格9元/册结算,现有结算费率不变。对于2019年的订阅用户、形象刊用户按照8元/册优惠结算,零售用户按照9元/册结算,结算费率不变。
  也就是说,《读者》杂志2018年的订阅用户并未受到涨价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8月22日发布的《读者传媒2018年半年报告》中,读者传媒明确提出,要加快数字出版转型步伐,探索转变生产方式。
  该报告还表示,2018年下半年公司将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强内部资源整合,提升管理水平,加大营销力度,积极推动数字化转型,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chuanyezf 发表于: 2018-8-23 05:01:00|显示全部楼层

《读者》利润暴跌遇人事风波发不起工资?员工辟谣

源自:观察者网
原文标题:读者传媒半年报:营业收入同比下滑4.68% 净利润同比下滑59.96%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8月21日晚,读者传媒发布2018年半年度报告,其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同比均呈下滑态势。
  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读者传媒营业收入约为3.0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401.63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59.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475.07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83.26%。读者解释为纸张上涨导致了成本上涨和净利润下滑。
eftM-hhzsnec1786957.png
图自东方财富网
  读者传媒方面表示,营业收入减少是受纸张等原材料大幅上涨、公司加大对营销体系建设投入及广告、教辅、期刊和纸张销售量减少的影响。
  据了解,受环保限产风波、去产能等影响,近年来纸张供应源头多家企业陆续关停,最终导致了纸张供不应求,一度“洛阳纸贵”成为坊间谈资。受纸张成本上涨影响,今年6月份,读者传媒发公告表示《读者》、《读者》(校园版)杂志将从2018年第15期(7月15日出版)起提价3元,定价变为9元/册。这也是《读者》1981年成立30多年来,第三次涨价。
  公告显示,今年上半年,读者传媒共出版期刊(包括电子版)3432万册,同比下降10%。出版图书1240种,总印数1561.53万册,同比分别增长5.44%、6.28%。
  面对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双重下滑,读者传媒表示,下半年公司将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强内部资源整合,提升管理水平,加大营销力度,积极推动数字化转型,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尽管如此,受整个行业形势的影响,预计下半年公司期刊、图书销量可能下滑,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亦有可能下降。
  根据最新股价显示,读者传媒下跌2.08%。
6tI2-hhzsnec1787053.png
  此外,半年报中虽未披露员工情况,不过从过去两年的年报中,也可发现读者传媒的员工人数呈下滑趋势。2016年、2017年母公司和主要子公司的员工分别为513人、452人。具体表现在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读者传媒应付职工薪酬468.24万元,与去年同期2700万元相比减少了82.66%。有媒体故此解读为,“读者快发不出工资了”。

8月22日,有《读者》内部员工向媒通社(ID:mts1000)表示,“‘发不出工资’的说法不实!”
bjJP-hhzsnec1787180.jpg
x5zP-hhzsnec1787270.jpg
  除了利润暴跌问题,读者近期还遭遇高层人事风波。今年6月,甘肃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永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读者集团对此表示,王永生被立案调查是因个人原因且其涉嫌的相关问题并非发生在本公司工作期间,而是发生在原工作单位,均与本公司及公司所属的上市公司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无关。
  同时,在2018年半年报上也可以看到,陈泽奎已经离任,目前赵金云担任读者传媒副董事长。
  据悉,6月22日,读者传媒发布公告称,因工作变动,陈泽奎向董事会提请辞去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陈泽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根据甘肃省人民政府任免通知(甘政任字[2018]11号),并经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陈泽奎已转任政协甘肃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
 温水青蛙 发表于: 2018-7-28 12:03:00|显示全部楼层

留给《读者》的时间不多了

源自:中国企业家
  留给《读者》的时间不多了
lyOv-hfxsxzf7994188.jpg
来源:《读者》旗舰店
  《读者》并没有错失时代的鼓点,但作为一家国企,想要跟上互联网企业的节奏,仍然有些吃力。
⊙作者:王雪琦

  编辑 | 林文龙
  今年6月份,读者传媒发公告表示《读者》、《读者》(校园版)杂志将从2018年第15期(7月15日出版)起提价3元,定价变为9元/册。这是《读者》的第三次涨价,2009年从3元涨到4元,2015年涨到6元。
  这则涨价消息唤醒了很多人对《读者》的记忆,也勾勒出这本国民期刊如今的尴尬局面,纸刊和数字版发行量下滑,导致营业收入减少。
  1981年创刊至今,《读者》已经走过37个年头,对于一个文化品牌而言,此时正该是当打之年。但站在纸媒和电子化媒体、传统媒体和自媒体权杖交替的转折点,《读者》的国民影响力却并没有顺利在不同时代间完成过度,老一代的读者正在老去,新一代读者还没有形成。
  《读者》并没有错失时代的鼓点,但作为一家国企,想要跟上互联网企业的节奏,仍然有些吃力。

期刊衰落、美文失宠
  期刊的大环境不太好。根据《中国期刊年鉴2017》的数据,2016年期刊总印数为26.97亿,同比下降6.29%,期刊出版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同比下降3.63%。
  裹挟在期刊衰落的潮流里,《读者》也很难逆势而为。2017年,《读者》主刊的发行量为4934.32万份,营业收入1.55亿,相比于2015年的数据,发行量减少了400多万份,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9%。
  一位去年刚参加完高考的98后表示,自从高中以来,文摘类期刊基本已经在周围同龄人的生活里绝迹,连在高中生中风靡一时的杂志《看天下Vista》读者也越来越少。她告诉记者,最近几年高考作文与实际结合紧密,更注重立意和观点,门户网站的新闻客户端反而成了更受偏爱的作文素材来源。
  《读者》在年轻人生活中的边缘化与美文的失宠不无关系。优美、隽永一直是《读者》的办刊理念,但这种风格十分容易被视作鸡汤。社交媒体的兴起给多元化观点带来更多展示机会,信息获取的门槛也在降低,相比于优美的文字,犀利、独到的观点更具吸引力。
  但美文在任何时代都会有容身之所,毕竟在形形色色的生活压力之下,人们总会需要来自文字的慰藉。十点读书的一位资深编辑表示,如今用户偏爱的美文类型是贴近生活、表达方式直白能迅速切入主题展开论述的文章。而期刊时代的美文偏重心灵修养,行文中精巧的设计较多,需要细细品味才能明白个中深意。一位曾订阅《读者》长达20年的60后用户则表示,相比于微信公众号,还是更喜欢看《读者》,因为后者在文笔、知识性和趣味性上做得更好。
  上述编辑还表示,互联网文化品牌另一个特点是运营之初就是用户导向的,“从读者喜欢的切入点展开文章,每篇文章都有明确的受众”。文摘期刊的选题思路恰恰相反,更容易受杂志整体风格和编辑个人理解的影响,也很难立刻转变为用户导向的模式。
  《读者》能在全国范围内风靡多年,必定也曾代表一个时期的审美。但新媒介的兴起和信息的日益丰富,让用户的审美更加多元,一本期刊就能取悦大众的时代一去不返。
  此外,互联网提升了信息的传播速度,信息快速迭代的同时,用户的状态也在实时发生变化,“他们的情绪转化会很快,可能前段时间还是比较焦虑和丧,最近又会突然变的积极乐观一些,对内容的更新迭代时间更短暂,可能前段时间更喜欢佛系文章,两三个月之后就对观点性强的文章有更大的需求。”十点读书的资深编辑如此表示。相比于受出版周期限制的期刊,互联网化的媒体则能更迅速地针对用户的变化做出反馈。

曲折前行:《读者》的电子化之路
  在阅读媒介的变迁中,《读者》并不迟钝。
  据了解,《读者》很早就实现了杂志内容电子化,2012年中下旬,《读者》的官方APP就登陆了苹果应用商店。但最近几年,数字版的《读者》遭遇了增长瓶颈,根据读者传媒财报的数据,2015年,数字版《读者》月均发行 82万册,同比增长 84%。2016年,均发行 137.7万册,同比增长 68%。然而到了2017年,月均发行量不升反降,仅有132万册。
  数字版和实体期刊发行量的双双下降,表明《读者》期刊的内容正在慢慢失去受众,《读者》需要新的内容和分发渠道。
  据2017年读者传媒的财报,报刊的广告收入达到1666.2万,同比增长了34.76%,年报将这一增长归因于《读者》微信公众号活跃用户数的增加。
  《读者》微信公众号2012年底就已经开始运营,目前已拥有420万订阅用户,日均活跃用户30万,日新增用户6000人左右,微信头条阅读量保持在35万左右。在新榜发布的6月微信公众号排名中,《读者》微信号在文化分榜中排第六。
  2014年,读者传媒成立了北京读者天元文化传播公司,负责《读者》官方微信、线下书店“读者书房”以及电商的运营。天元文化的常务副总经理周丹表示,前几年曾经尝试过做文创产品,但各方面成本太高,以公司目前的体量难以负担,于是调整方向把重心放回公众号的运营,重新梳理了不同垂直人群的需求,提升运营的精细度。
  记者翻阅《读者》的公众号发现,内容模块从今年开始做了不少调整。以前虽然也划分夜听、见字、名家、女性、点滴、知书、乐活等栏目,但内容的针对性不强。调整之后,变为热点、两性、情商、见字、教育、晚安等栏目,定位更加清晰。
  不过,困惑和问题仍然存在,在公关公司负责媒体投放的人士表示,《读者》的公号虽然粉丝数和阅读量都不错,但“总感觉品牌偏老”。周丹也坦承,互联网偏爱垂直细分领域的内容,而《读者》是个“泛品牌”,而且大众对它的印象也还停留在文摘期刊阶段。
  天元文化的团队也针对一些互联网文化品牌的商业模式做过分析,但最终发现,《读者》自身的诸多限制导致它很难完全复制其他人的成功道路。“之前也想向着新世相那个方向做,了解之后发现我们做不了。他们有几十个人组成的技术团队,团队的公关策划能力也非常强。”周丹说。
  活动策划还有另一个隐忧。能引起大范围讨论的活动多少都有些争议性,但对于一个属于传统媒体品牌来说,内容的安全生产非常重要。因此,《读者》的微信公众号在处理热点话题时,也会尽量选择比较中立的观点,避免引发负面效应,破坏品牌美誉度。
  经营多年的老品牌会给运营和创新带来限制,但同样有机遇。今年,天元文化逐渐摸索出了依靠品牌影响力变现的方式。先与《读者》的老朋友汉王科技合作,为后者提供了线上线下联动的整合营销服务,随后又为甘肃省政法委做了线上公益活动。“最后能不能拿下案子要靠策划方案,但《读者》的品牌是一个很好的敲门砖,至少能让对方跟你谈。”周丹告诉记者。

读者传媒的选择
  新媒体化是传统媒体转型的必经之路,天元文化已经走到了正确的道路上,问题在于留给《读者》的时间并不多了。对于读者传媒这样上市公司来说,局部业务的创新并不足以带动整个公司的转型,关键在于朝阳业务的发展速度能否赶上日落业务的衰落速度,在品牌影响力尚存的时间内完成交替。

读者传媒并非没有尝试过转型。
  根据2015年招股说明书提供的信息,2010年子公司读者数码成立以来,先后委托其他公司陆续生产了4代电纸书和平板电脑,以及2类型号的读者智能手机,几款终端产品均嵌入了《读者》杂志30年的内容。
  读者数码进入手机领域的时机不算太差,彼时智能手机在中国的销量飞速增长。市场的红利照顾到了很多小玩家,包括读者传媒。2013年,读者手机的销售收入达到119.71万,同比增长了266%,然而一年后就降到了37.33万。
  影视投资是读者传媒另一项重要布局,2012、2013年先后斥资8000万参与投资了7部唐德影视制作的电视剧,从读者传媒的公告来看,其中6部剧收回成本并有总计1390万的投资回报,但投资1000万元的《广州十三行》却没了音讯。
  《知音漫客》之于《知音》的成功论证了期刊通过漫画转型的可能性,读者传媒也曾试图复制这个模式。2011年以货币出资676万元,持股65%参与设立了甘肃读者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但这家公司2016年改名为甘肃阡陌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今年,读者传媒所持有的该公司全部股权以45万元被售出。
  记者查阅读者传媒的年报还发现,北京的读者书房并不是读者唯一的线下店面,深圳还有一家读者文化生活馆,今年还将有家读者书店落地上海。但这三个线下场所却分别交由三家不同的子公司运营,品牌上的联动很弱。
  接近读者传媒的人士表示,“拍脑袋”是国企的通病,缺乏对市场的考察和研究,项目开始前规划的很好,实际上很多都烂尾了。曾在《读者》杂志担任过编辑的人士则表示,最近几年能明显感到期刊的衰老,不少编辑也很焦虑,但在国企呆久了,也难免有些懈怠,转型起来难度很大。
  “国企和互联网企业的基因不一样,有些东西放在国企就是成不了。但现在时代在变,一些国企没有过去那么舒服了,只能和互联网企业在同一条赛道上竞争,尽力追赶对方”,上述人士如此表示。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安以轩 发表于: 2018-6-27 08:03:00|显示全部楼层

《读者》涨价50%:从6元涨到9元/册 受纸张涨价等影响

源自:澎湃新闻
⊙记者:徐宏文 来源:澎湃新闻

  《读者》杂志也涨价了,涨幅高达50%。
  6月26日晚间,读者传媒(603999)发布提高定价公告称,自2018年第15期起(2018年7月15日上市),将《读者》《读者》(校园版)杂志提价3元,定价变为9元/册。
  对于涨价的原因,公告称,2017年以来,受纸张等原材料大幅涨价和印制成本提高的影响,期刊产品成本大幅增加。为合理传导上游成本增加的影响,保证《读者》及相关期刊持续稳定发展,维护公司广大股东利益,经公司反复调研、论证,决定对《读者》及相关期刊提高定价。
  调价后,《读者》《读者》(校园版)全彩印刷,印张数量不变。对于2018年度内订阅用户、形象刊用户按6元/册价格结算,不收取差价,零售用户按照新价格9元/册结算,现有结算费率不变。对于2019年的订阅用户、形象刊用户按照8元/册优惠结算,零售用户按照9元/册结算,结算费率不变。
  读者传媒2017年年报显示,《读者》主刊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15509.41万元,订阅的发行量为2432.84万份,零售的发行量为2501.48万份。《读者》主刊营业收入,占读者传媒2017年营业收入78979.342619万元的19.64%。
  读者传媒表示,《读者》及相关期刊的提价将会有效传导成本压力,预计将会增加公司期刊经营收入及利润。同时,此次提价可能导致期刊发行量下降。
  读者传媒核心产品《读者》杂志是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期刊之一,单刊期销量位列全国同类期刊出版物市场首位。
 嗨哟嗨哟 发表于: 2018-3-28 05:08:00|显示全部楼层

陈泽奎卸任读者传媒总经理及总编辑 任职甘肃政协

源自:澎湃新闻
原文标题:陈泽奎卸任读者传媒总经理、总编辑,已赴甘肃省政协任职

⊙记者:岳怀让 马作鹏

  读者传媒迎来总经理、总编辑更迭。
  中国甘肃网3月27日公布了《甘肃省人民政府关于贾宁等同志职务任免的通知》。其中,甘肃省政府决定免去陈泽奎的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读者出版集团”)董事、总经理,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读者传媒”)副董事长、总经理、总编辑职务。
  公开报道显示,陈泽奎(1957.1)是甘肃武威人,硕士研究生学历。陈泽奎在读者出版集团任职多年,曾担任读者出版集团董事、党委委员,读者传媒董事、常务副总经理。
  2016年8月,陈泽奎接替彭长城出任读者出版集团总经理,读者传媒副董事长、总经理、总编辑。
  今年1月30日,政协甘肃省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陈泽奎同志任政协甘肃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正厅长级)。
  澎湃新闻记者3月27日从读者出版传媒集团多名高层处获悉,关于陈泽奎的继任人选组织部门目前还在研究,届时将会公布。
  公开资料显示,读者传媒隶属于读者出版集团。读者出版集团是于2006年10月在原甘肃人民出版社基础上改制组建的国有独资、专业出版集团。
  读者传媒年出版图书2000余种,期刊12种、发行近亿册,核心产品《读者》杂志是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期刊之一,单刊期销量位列全国同类期刊出版物市场首位。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9,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9-5-25 00:53, Processed in 0.249600 second(s), 15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