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74|回复: 0
 贡嘎主峰 发表于: 2021-7-10 00:13:55|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2021年] 摄影的核心:美学还是真相?

 [复制链接]
源自:澎湃新闻
原文标题:摄影的核心:美学还是真相?

c9eb-ksmehzt0808025.jpg
本期导读 | 陈荣辉
  这是一篇我个人认为在摄影史上非常重要的演讲,也是耶鲁摄影系前任系主任托德·帕帕乔治对于摄影的核心理解。最早是在1979年 10月 20日的美国纽黑文独立研究中心主办的“摄影批评的声音”讨论会上发表,它是针对霍华德·S.贝克尔在讨论会上提出的《美学和真相》所写。这篇文章随后刊登在《康涅狄格州学者:康涅狄格人文委员会不定期论文》(1981年)上。30多年前,托德·帕帕乔治就牢牢抓住了摄影的某些本质,从而提出了我们如何观看照片,拍摄照片等一系列问题。
  图文 | 托德·帕帕乔治
  摘自《摄影的核心》
  如果我对《荒凉山庄》开篇几页记忆正确的话──我不可能会忘记──浓雾笼罩着伦敦,这座城市里的许多人都生活在巨大 无边的压抑之下。整个场景有一种创世纪的气氛,不是一个世界的诞生,而是一座城市慢慢地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描写中没有什么光彩夺目的东西:伦敦不是在一阵耀眼的光芒中突然显现出来。尽管如此,我们作为读者仍然被带进了一种恐怖的感觉之中,狄更斯以他的洞察力和华丽语言打动了我们,我们怀着一种喜悦的心情甘愿坠入其中,无法抗拒。
  我之所以提到《荒凉山庄》是因为社会学家霍华德·S.贝克尔教授曾经指出,如果我们发现小说的记录内容在某种意义上是不精确或“不真实的”,我们对小说的反应可能会发生变化。他或许是对的,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忘记,在给我们带来喜悦的东西面前,我们倾向于把真相还是谎言这个问题抛在脑后。在《荒凉山庄》中,任由法律反复无耻地折磨,再跌跌撞撞地回到原点,然后达成不公正的延迟判决,整个过程的描写我们都已知道。无论狄更斯如何去描写被浓雾笼罩的法庭的所有细节,都比不上他为我们所描绘的令人可怕的挫败感。这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足够的纪实、足够的真相。
3b69-ksmehzt0808024.jpg
托德·帕帕乔治作品
  然而,当我们思考照片而不是小说时,我们似乎觉得我们在处理一个截然不同的过程。我们对书籍、诗歌、绘画甚至电影的那种不信任感,放在照片的忠实描述上似乎并不合适。我们倾向于相信照片“告诉”我们的无疑是真相。我们可能会用一种很少经过大脑的特殊形式的视觉描述来混淆真相:画面中的世界就像我们一直知道和看到的那样。
  因为照片的画面具有一目了然的特点,所以当我们谈论照片时,我们大多数人也会感到轻松自由,进而会运用我们大概不会用在评判其他艺术作品上的方式来加以评判。我们扮演专家的角色,而且假设如果我们对这样的图片提问,我们的问题将会十分有趣。因此,以霍华德·S.贝克尔教授为例,我们可能会提到比尔·欧文斯的《郊区》一书,我觉得如果将它作为一个智慧摄影的例子显然是乏味的,与之相提并论的还有沃克·埃文斯的杰作《让我们赞美名人》。或者我们可以根据是否讲述 20 世纪50年代美国的确切真相来研究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而不必考虑用纳博科夫在同一时期撰写的《洛丽塔》那样一本小说来做类似的研究。当然,这样的问题可能会被问到甚至可能有一定的价值,但至少在我们希望着手处理照片提出的复杂问题时,我并不认为它们有什么特别的作用。我认为这些问题只是支持了这样一种观点:只要照片与它们的主题相混淆,或更准确地说由主题来识别照片,那我们对它们的讨论便难以进行。
2a1d-ksmehzt0808083.jpg
托德·帕帕乔治作品
  现在并不意味着摄影师不会使用相机的模仿天分来引诱我们:那是摄影──以及摄影师对该媒介迷恋──的出发点。我不认为没有严肃的摄影师,也许其中的大多数将他们的照片视为对客观世界真实可信的记录,或至少事后让人相信不存在企图力求使照片看上去很明显和很有意图的那种令人沮丧的问题。也不要忘了,与其他图片有所不同,照片所描述的是曾经在相机面前站立或移动过的东西,因此照片似乎与其他图片一样也是记忆。然而这都没有否定照片是图片的事实;正如霍华德·S.贝克尔教授利用他关于玛格丽特·米德的故事所指出的那样,它们的描述带有偏见;它们是符号,是真假参半,是残缺,是虚构,它们只存在于瞬间,只知道事物的表面。
  现在我敢肯定这个简单的观点已经说服你们了;实际上我也确信如果没有被照片感动过,你们中的大多数人就不会待在这里,你们知道它们所包含的真相充其量是一个被校正过的真相,是一个被斡旋后的真相,是摄影师和他的拍摄对象乃至摄影本身之间合作的产物。不过为了拓展这一观点,我还想说这种合作与诗人 试图用语言来定义他的主题的那种状况十分相像。我以我自己的方式认为,摄影作为一种语言,是一种命名它所描述的东西的语言,如同词汇命名世界。正如诗人丹妮丝·莱弗托夫在形容她对绘画的喜爱后说:
  我已经看到摄影艺术与诗歌共享一个更基本的因素:它通过任何人或者每一个人使用它的影像来达到最平庸的目的,如同诗歌出自同一种基于功利目的,用空洞的废话和枯 燥的谎言来构建它的结构、它的音乐和含义的密切联系。
  即使一个人永远不会写一首由照片直接启发而来的诗,但这些图像产生于诗人自己亲眼所见、出自相同来源的东西(摄影即使其特性最独特、最主观或最具变换性,仍比绘画有更基本的与光学的关系),并通过一种普通的实用性媒介转化为艺术,与诗歌活动密切相连。
  如果同意这种说法,认为摄影是一种语言,而且如果我们也明白这种语言会如同词汇那样多地被使用和滥用的话,我们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好的照片不会比好的文章更多见,杰出摄影作品的诞生和杰出的诗歌一样具有偶然性。换句话说,媒介将不会为它通常被认为和被采用的方式承担责任:它将仅仅被视为一种媒介,一种表达意义的方式。
  一旦我们接受了关于摄影“可能”是什么这个普遍认识,那么正如我之前所提示的,我们也应该在对照片提问题时更加谨慎。通过把摄影作品划分为“纪实的”和“艺术的”(因为我看霍华德·S.贝克尔教授已经这么做了),我们就能得出简单的结论,即“纪实的”那一部分有义务满足我们对所谓“真实证据”的需求。然而,如果将摄影看作像诗歌一样是一个整体的话,我们就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展示我们对世界的感知与语言能改变这种感知方式之间存在的那种紧张关系,那么我们或许会认识到照片并不是差不多真实的,而是差不多清楚易懂和高度完美的。
1583-ksmehzt0808086.jpg
托德·帕帕乔治作品
  我记得希腊语 aisthetikos 的意思是“感受”。当我描述我对《荒凉山庄》开篇的反应时,这个词将我带回到了那种快乐的状态。我不知道一个人能否从照片中学会辨认出那些状态,或对媒介的爱是否如同对其他事物的爱一样是由震动和惊喜而产生。我确实知道对摄影的这种爱可以变化,可以扩大或更有可能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深。我也知道在这样一个公众场合的压力下,这样的爱可以被索取和可以被近乎理性的措辞加以定义。然而无法表达的是,摄影师试图将自己半认知和半感觉的意识赋予一张似乎保持真相面貌的照片时的那种感受。它不是一个普通的真相,而是一个处于某个特定时刻的特定状态的真相。
原文标题:《摄影的核心:美学还是真相?》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贡嘎主峰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贡嘎主峰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贡嘎主峰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贡嘎主峰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贡嘎主峰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贡嘎主峰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1,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1-7-27 04:17,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1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