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81|回复: 0
 安宁河 发表于: 2021-7-10 00:33:24|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2021年] 同程生活破产疑云,被“诈骗”的供应商

 [复制链接]
源自:创事记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自动播放
  
558e-550bed982fc3858542aad0a1488996c1.jpg
play社区团购残酷洗牌,同程生活宣布破产
向前向后


8f6b-22d243315863365312afaa97b69b5266.jpg
  欢迎关注“△科技栏目”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作者:马程 李贤焕

源自:20社(ID:quancaijing_20she)

  7月7日,苏州高新区的同程生活总部,从各地赶来的供应商堵在门口,追讨拖欠的款项。欠款从几万到上千万不等,有些供应商情绪激动,和安保人员发生冲突。
  20社从多方获悉,从去年11月,同程生活就已经有拖欠账款的问题。“日常汇款是两周到一个月,我们从去年到现在,很多货款还没到位。”广州的粮油供应商张敏表示。
ba57-ksmehzt0799759.jpg
  同程总部外的维权者 图源/受访者
  同时,过去3天中,同程生活官方提供给供应商的偿款合同,已经变更多次。这让供应商们对同程生活的信誉和偿债能力更添质疑,很多人在讨债群里号召,坚决不能签合同。还有供应商开始联系律师和政府相关部门,期待获得赔付。
  作为同程艺龙集团孵化的创业项目,同程生活从上线以来就获得了广泛的关注和资金支持。在2019年的一轮社区团购整合中,同程生活相继并购了十鲜汇、邻邻壹、考拉精选等品牌,规模迅速扩大。同程生活也获得了多轮融资,投资方有包括BAI、金沙江、真格基金等知名VC。2020年,同程生活完成C+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0亿美元。
  20社获悉,在破产之前,同程生活曾多方寻求融资或者收购,接洽方包括京东、字节、十荟团等公司。期间有资方提出仅以1亿美金价格收购,但同程生活的投资方和股东没有同意。
af8b-ksmehzt0799778.jpg
  同程生活 图源/视觉中国
  多轮融资抬高价格,经营不善债台高筑,资金链断裂依然优惠补贴,这个淘集集、ofo式“不得善终”破产方式,再一次发生在互联网公司身上。
  作为目前互联网的一大风口,社区团购在全国范围的扩张,或许不会被同程生活的破产影响。但随着国家对于社区团购平台管控愈加严格,一个曾经的社区团购独角兽破产,也为行业敲响了警钟。

破产前催供货,同程生活被疑诈骗
  7月8日早上,同程生活运营公司鲜橙科技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何鹏宇,发出一封致合作伙伴、员工和投资人的信。
  在信件中,何鹏宇及其管理团队向所有供应商、员工、投资人等致歉。何鹏宇表示:“几天前,我们还一度希望通过业务转型,让公司走出社区团购行业所面临的经营困境。但由于合作伙伴集中催款、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已无再谋求转型的空间。”
27df-ksmehzt0799804.jpg
同程生活正式宣布破产 图源/官网
  但是,在此之前,同程生活已经长期拖欠供应商、合作货车司机款项,也拖欠部分员工工资。
  大多数供应商并没有果断中止合作。一方面源于希望把剩余的欠款拿回来,另一方面则来源于对同程生活资方的信任。
  “同程艺龙是一个很大的集团,还有那么多投资方进入,大家都没想到会以破产告终。”苏州生鲜供应商小杨认为。他的公司从今年4月开始被拖欠款项,总金额已经达到40万。
  据另一位供应商提到,同程生活此前已经出现问题端倪。四五月份,同程生活在多个城市变卖冷藏车等资产。
  7月8日,不少供应商尝试在同程艺龙总部维权,但是被严令制止。企查查显示,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曾任同程旅游的高级副总裁。同程生活最大的股东吴志祥,持股比例为7.16%,他同时也是同程旅游的创始人和CEO。
  同程艺龙对外表示,无论日常经营管理还是对外PR,同程生活是完全独立在同程艺龙之外。有内部人士透露,同城生活在破产前更名为“蜜橙生活”,也是为了降低对同程艺龙商誉的影响。
  另一位被欠款的供应商张敏则表示,他是跟随千鲜汇创始人尹祥,跟同程生活合作。千鲜汇被并购后,尹祥进入同程生活任职。由于对尹祥团队足够信任,他一直在为同程生活供货。他的公司被欠货款达到200万。
  张敏透露,被拖欠最多的是一家食用油供应商,金额近1440万元,另外有牛奶供应商代缴金额也达到千万。
  维权群中的供应商互相交流被拖欠经历后,一致认为,在最后阶段,同程生活已经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依旧“骚操作”频频,已经构成诈骗行为,导致供应商本不该有的损失不断增加。
  一位损失超过30万元供应商表示,正常情况下,平台承诺在发货7天内结清货款,但他的后台一直显示“账单审核中”,多次打电话给平台催账时,同城生活方面只是回复“已经催促财务放款”,但从未打款。
  另一头,直到破产消息传出前几日,平台工作人员仍在催促供应商发货。
  小杨表示,直到7月份,供应商们还在继续供货。“同程生活还派员工排查供应商的押金,没交还要责令尽快缴纳。”
  同时,同程生活还让员工对外放风说,很快就有大公司投资进入,回款很快就支付。
  但是,从7月3日开始,供应商刘叔就开始联系不上平台工作人员,包括招商人员和对接运营开始不接电话、不回微信。“今天他们说签了协议之后,后面可以找对应的招商人员去结货款。这肯定是扯淡啊,因为你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人。”
  货款迟迟不来,他们进退两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在被拖欠货款的情况下,一边继续发货,一边打电话催钱。
  多位供应商对20社表示,甚至到了7月8日,各地供应商已经围在公司楼下维权时,客户仍可以在同城生活能正常下单,意味着如果有新订单但供应商不发货的情况下,仍会被平台扣超时费。
  据多位供应商表示,同程生活在最近两天,还在超低价促销,疯狂发放优惠券。
  与此同时,公司已经完成更换名称、法人等行为。维权的供应商们认为,公司疑似转移财产,原始负责人正在切割责任。
78cf-0719781298ac7c7291c4089f5547dc1a.jpg
部分供应商签订协议,以资产抵债。图源/受访者
  7月8日,同程生活并没有再派人员协调,而是直接挂出了新版“欠款合同”,引导供应商签订。同程生活供应商有两种选择方案:
  方案A: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40%,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十个工作日内;剩余60%,待债务人破产清算后,由法院分配。
  方案B: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60%,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十个工作日内;剩余40%,供应商放弃追偿,不再向债务人主张任何权益。
  据悉,协议更改多次。
  最初同程生活的方案是先付供应商们10%的应付货款,剩余90%支付时间不明,“协商具体支付时间”。
  6日的供应商沟通会上,同程生活给出了另一版协议:方案A是以资抵债,偿还30%,仓库资产盘点需要一周时间完成;方案B是直接以债转股,新业务融资时可以优先退出。
f45b-ksmehzt0799841.jpg
更改前的协议 图源/受访者
  相比之下,目前的方案似乎更友好。但大多数供应商认为,仍是一张空头支票,40%款项很难在10天内到账。
  现场,小杨得知,如果答应合约,要在7号当天需要确认,其他问题无法回答。小杨可以做到,只有在网上签约流程中回复:“签约”。“他们说先签先得,不签就没有钱。现场很多人签了,但我们还在观望。”
  大成律师(哈尔滨)事务所律师朱宝表示,同程生活在前一天说要转型,突然宣布破产,有欺诈嫌疑。
  进入破产程序后,公司对于债权人的还债责任就只“有限”于公司注册资本范围内,而同程生活的运营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注册资本只有不到2000万元人民币。而且,对于这种大举烧钱的公司,股东往往会在经营过程中输血支持,那么这些超出注册资本的投资本质上也是运营公司的负债,股东和供应商有同样的债务追讨权力。
  朱宝认为,虽然理论上说进入破产程序可以让公司免于还款,但是公司可能尚有其他资产,所以一般不会完全不还款。另外,作为生鲜电商,如果供应商中有农民“生鲜”等因素,那么还会涉及到保障农民权益。

无人接盘
  6号凌晨,创始人兼CEO何鹏宇发布公开信,称要转型2B赛道,请求合作伙伴再给同程生活一些时间。
  但同程生活并没有获得喘息的机会。仅在第二天,就以一纸破产公告终结了这只独角兽的生命。
  不同于供应商因投资方背景对同程生活曾持积极看法,诸多业内人士早就认为同程生活难以为继。
  一方面,同程生活至今已经拿了8轮融资,涉及到多个知名投资方和股东。这也使得在诸多融资和并购谈判过程中,公司自身没有较高话语权。“上一轮估值已经抬到10亿美元,很难低价接盘,尤其其他VC不松口。”一位社区团购内部人士表示。
  另一方面,同程生活欠债过多。
  从最开始爆出的上千万,到后面爆出的上亿元,同程生活的欠款规模超出大众想像。据媒体报道,有同程生活采购人员透露,总共有5.7亿元供应商欠款,2亿~3亿元银行欠款,总共欠款在9亿元左右;单家供应商欠款在几万元到上千万元不等。
  “欠债过亿,是典型的不良资产,其他公司很难接盘。”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在他看来,这和共享单车等案例并不一样,社区团购公司本身是一个平台,但这个线条上的每一环,从用户到团长、供应链,对平台的粘度都不高。“即使接手,可能面临人员流失,需要重新搭建。”
  一位社区团购资源对接平台人士告诉20社,相比其他平台,同程生活的社区团购模式更重,烧钱也更快。这源于最初的模式──SKU太多,仓库运营模式复杂。
  同程生活从2018年成立至今,在多地建有自营的仓库和供应链,从大仓免费配送到小区。而后续的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则多采用租借大仓+网格仓+团长终端模式,运输启用第三方货拉拉等平台的司机,减少了中间过程的仓储和人员成本。
  2020年5月,巨头入场之前,同程生活的小程序活跃度一度超过兴盛优选成为行业第一。这背后也付出了诸多财力──率先下沉到县域地区,甚至部分行政村;开启“团长激励月”,介绍团长奖金高达2000元。
  在此前的内部信中,何鹏宇控诉,去年9月开始,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
  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巨头的涌入,抢走了大量用户和订单,也让创业公司的生存空间急剧压缩。2021年,巨头依然在烧钱加码。美团优选当前亏损率为25%~28%。多多买菜也称盈利并非当前目标。双方分别定下了2000亿和1500亿GMV的目标。
  2021年第一季度,同程生活的单量相比高峰期已经跌去60%以上。
  但业内人士也认为,同程生活破产,对当下的社区团购热潮不会有太大影响。
  庄帅认为,生鲜市场的刚需摆在眼前,各个商家生意也还要继续做,做好资金和风险控制就好,做生意这种风险总要遇到两三回的;一定要控制好利润和拖欠的货款额度,控制不好的寻求法律帮助。

社区团购下半场:第二梯队危险,巨头清醒
  进入2021年,社区团购的发展如履薄冰。
  互联网巨头携巨资下场,为争夺市场,社区团购平台去年均投入数以十亿计补贴扩张,从抢团长、抢用户到抢供应商,社区团购全面进入野蛮生长阶段,不正当竞争乱象丛生。
ad84-3aaf1866a1843b6453d07cfb96172fda.jpg
行业内玩家 图源/视觉中国
  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提出了“九不得”,主要围绕低价倾销、大数据杀熟、商品品控等多方面,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
  这只是一个开始,有关部门对于社区团购不正当竞争发出多次警告,出台各类政策遏制社区团购低价倾销、阴阳合同等乱象。
  3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五家社区团购平台作出处罚,认定它们违反了中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的相关规定,涉嫌不正当价格行为。
  5月,市场监管总局对十荟团再次作出处罚,后者因存在不正当价格行为,被罚150万元,同时江苏区域停业整顿3日。
  补贴大战在一张张处罚令后逐渐平静下来,习惯了用价格战、补贴拉新的平台们,无法再肆无忌惮地狂打价格牌。它们需要一边扩展新市场,一边为了尽可能维持低价,回头压缩了供应商的供货价。
  一些因为早期高收益而跟上了社区团购这台快车的供应商,在今年看着自己的毛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进退两难,一度站在了平台的对立面。
  6月1日,一群本地的粮油经销商聚集在某社区团购平台的九江中心仓,手持横幅抗议团购平台的低价倾销:“杜绝平台低价倾销,给供应商基本利益”。
  在这种背景下,巨头开始“清醒”。据Tech星球,包括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在内的多家公司开始调整战略方向,更加关注毛利率,为了尽快转正,在各个环节开始精细化运营。
  但毫无疑问,同程生活破产,从单纯的市场竞争角度看,让行业格局更明晰也更严峻了。一位多多买菜员工对20社表示,第三梯队的平台会被逐步淘汰,第二梯队开始掉队了──兴盛优选已严重掉队,“目前来看这个行业能走到最后的,只有多多和美团。”
  一位6月初就察觉同程生活在撤退的供应商感叹,“接下来主动退出这个赛道的,或许不止一家。”另一位供应商跟着表示,“就是希望社区团购黄的时候,别再欠供货商、网格仓钱了。”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安宁河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安宁河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安宁河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安宁河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安宁河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安宁河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1,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1-8-1 15:30, Processed in 1.560003 second(s), 11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