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开启左侧
查看: 1199|回复: 3
 丢不下 发表于: 2017-4-12 14:53: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纪实·新闻] 97岁台湾老兵渴望回川寻根 横跨半个多世纪

 [复制链接]
源自:成都商报
tPGu-fyecezv3284587.jpg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贺知章一首《回乡偶书》,道出那些远离故土的人们重返家乡的酸楚。在海峡对面的台湾,97岁的四川老人胡定远,20岁时奔赴抗日战场,先后在湖北一带对日作战,后又参加远征军前往缅甸抗击日寇,此后一直留在台湾。
  今年3月1日,胡定远的老伴辞世,老人更加思念远在四川泸州的亲人。由于年事已高,加之不识字,他一直无法与家乡亲人取得联系。
  虽然离开故土整整77年,但老人还依稀记得故乡的一些地名。4月10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前往泸州,根据老人模糊的记忆实地寻访。在微信视频另一端,97岁高龄的胡爷爷跟随记者简陋的摄像头,重见思念已久的故土,期待圆自己半个多世纪的寻根梦。

一│寻根
97岁台湾老兵有生之年惟愿踏上故土

  家住台湾省桃园市八德区的胡定远老人虽已97岁高龄,但眼不花、耳不聋,与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视频聊天时,仍保持着浓重的泸州口音。据老人介绍,他1920年生于四川泸县凤仪乡6堡2甲,在家里排行老九,上面有五个姐姐和三个哥哥,还有个妹妹。父亲叫胡文范,外号“山神仙”,母亲姓王,患眼疾不能视物。由于出生在战乱年代,胡家曾搬家多次,最后搬到哪里,胡定远说自己也记不清楚。

一次意外
赶场买米粉胡老幺出门77年

  胡定远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他家兄姐众多,但没人念过书,他也不识字。在老家时,他没有名字,家里人都叫他“老幺”。1940年4月,快满20岁的胡老幺从姐夫家出发前往不远处的白米场赶场买粉条,半路被抓壮丁,从此跟家里失去联系。
  胡定远回忆,自己被抓当天,直接从泸州合江县大渡口码头被押上船,行水路至万县,被关押一夜后直接被船送到湖北抗日。参军后,长官见他没名字很麻烦,就给他起了个名字叫胡定远,意思是要他远征平定战乱。1940年,胡定远随军在缅甸打日本人。日本投降后,胡定远于1946年从缅甸坐船到东北,再登陆台湾高雄,随后正式留在台湾。
  胡定远说,刚到台湾时食不果腹,生活异常艰难。1981年,胡定远和后来的老伴结婚,此时他已61岁。无儿无女的胡定远与老伴的儿子彭先生一家生活,情同亲人。在家人和社工的悉心照料下,胡定远老人身体仍然康健,只是一直惦记着老家泸州。
  去年,胡定远因为肝癌做了手术。今年3月1日,老伴离世。这样的境遇让他更加想念海峡彼岸的亲人。
  胡定远不识字,也没有曾经的照片,但年份日期都能一一细数,部分地名依稀记得。“我们希望,尘封了77年的信息依旧有用,也希望少年离乡、如今已白发苍苍的老爸能够重新踏上故土,再见一面血脉相连的亲人。”胡爷爷的义子彭先生说。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丢不下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丢不下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丢不下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丢不下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丢不下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丢不下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楼主|丢不下 发表于: 2017-4-12 14:53:00|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2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cVWm-fyeceza2286388.jpg

最后心愿
老伴去世自己患癌想圆寻亲梦

  据彭先生介绍,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妈妈一人拉扯他长大。1982年,彭先生的妈妈与胡定远结婚,从此他就跟随两位老人一起生活,他也成了胡定远的义子。三十多年来,彭先生一家在生活上特别照顾老人。
  去年,胡定远不幸罹患肝癌,前往桃园署立医院施行手术,这让彭先生一家很揪心。孙女彭怡惠19岁,正读高中三年级,每天放学后,彭怡惠就顺路赶去医院,看望住院的爷爷。“陪爷爷聊天时,他经常提起当年的抗战,说的都是打日本人的经过。”彭怡惠每次都能感到爷爷的眼神很失落,心里一定在想着什么。
  今年奶奶去世后,彭怡惠发现爷爷的情绪更加低落。“我能为从小疼爱我的爷爷做些什么呢?英雄爷爷的心愿是什么呢?我能否在他有生之年圆他的梦?”彭怡惠把他的苦恼告诉父亲时,彭先生认为,老人心里装着的,一定是七八十年的乡愁。“当年糊里糊涂被抓去当兵,莫名其妙来到异乡台湾,那种心里苦,是男人流不出的泪。”知晓内情后的彭怡惠告诉父亲,她下决心要帮爷爷寻找在四川的家乡、亲人,圆老人最后的愿望。
  “爷爷已经97岁了,他的亲人可能都不在人世了。但能带爷爷回到他的出生地,看看家乡、寻寻亲人,哪怕只是找到爷爷父母的坟墓,给他的父母上一柱清香,他才不会留下遗憾。”彭怡惠帮不识字的爷爷写了简要的寻亲信息,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帮爷爷找到他在四川的亲人。
  彭先生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虽然目前义父胡定远思维清晰、表达准确,但他毕竟是一个做了肝癌手术的病人,而且根据治疗方案,他将在5月19日进行第二次肝癌手术。“我特别希望趁他身体还硬朗,带他回四川走一走、看一看,了却他最后的心愿。”彭先生说。
 楼主|丢不下 发表于: 2017-4-12 14:53:00|显示全部楼层
二│寻访
记者多方辗转找到老人曾经的生活地

  老人记得一些家乡的老地名,如“三龙桥、河坝、四望山、大渡口”。他家曾住在泸州蓝田坝机场附近,离家一个多小时路程的地方有个百米洞,旁边还有个百米场,传说那里每天都有米流出来,刚好够100个人吃,后来因为一个贪婪的和尚,就再也不流米出来了。但老人最后居住的泸县凤仪乡6保2甲已经易名,确定为现在的泸县立石镇玉龙村鹅公丘。不过经调查,鹅公丘现在没有姓胡的人,猜测可能是多年前搬走了。由于胡定远老人生活在战乱年代,家人会搬到哪儿、遭遇什么已无从得知,再加上胡定远年事已高,多年前的记忆可能已经模糊,这为寻找增加了难度。
  彭先生说,老人的寻亲信息自3月12日发布以来,已经收到很多网友的留言和讯息。但目前还没有准确信息,这让胡定远老人有点失望。“一说起四川寻亲就激动,睡也睡不太好。”彭先生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老人寻亲的消息已经引起中央电视台的关注,本月下旬老人也将前往北京,制作寻亲节目。

第一站:寻找白米洞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10日与胡定远老人取得联系,老人反复强调他记得有个叫白米洞的地方,下面是个山洞,上面是寺庙。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查询得知,泸州市合江县有个白米镇。那白米镇是不是就是77年前的白米场?镇上又有没有白米洞?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赶到白米镇街村,一位老人说,当地人都知道白米洞。在老乡的指引下,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在现白米镇政府宿舍楼下,发现一个巨大的山洞,里面摆满桌椅,像是一家火锅店。山洞前高后低,足有150余平方米。在山洞里经营火锅的曾德明,恰好是70岁的白米本地人。曾德明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白米镇就是白米场,白米洞上方恰有古寺,后改为学校,再后来建成了宿舍楼。“但附近没有人姓胡,也没听说有人被抓壮丁去了台湾。”

第二站:问路碾子山
  曾德明对于胡定远的寻亲举动很好奇,通过微信,曾德明与远在台湾桃园的胡定远视频通话。“确实是我们合江口音,应该是当地人。”曾德明根据胡定远提供的信息“碾子山”,突然想起他有个远房嫂嫂姓胡,好像已经90多岁,就在距离白米洞不远的“碾子山”。在曾德明的带领下,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找到碾子山胡志全。但89岁的胡志全通过视频见过胡定远后,明确表示不认识。
  接连两处没有找到亲人,电话那头的胡定远老人非常失望,情绪相当低落,甚至猛地抱住脑袋,作痛苦沉思状。曾德明是个热心人,听说比自己大27岁的胡定远是打过日本鬼子的老兵,他决定和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一起寻找老人的亲属。“说合江话,又知道白米场、白米洞、碾子山,应该是这一带人。”曾德明向当地好几个年长的胡姓老人打听,但所有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第三站:探访太慈寺
  就在线索快要中断时,胡定远老人突然想起他曾在一个叫太慈寺的地方居住过半年,“在白米到望龙之间的太慈寺,那里有尼姑”。曾德明眼前一亮:距离白米镇不远,确有太慈寺,以前是很大一座庙宇。行车几公里后,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在合江县望龙镇一个叫太慈寺村的地方被曾德明叫停。可是一打听太慈寺,当地村民像炸了锅:“太慈寺早毁了,现在只有太慈寺村。”
  更让人失望的是,当地数十位村民证实,当地没有胡姓村民,也没听说有人在台湾。“要是他自己都记不得住址,肯定找不到了。”一位老人说。
  “太慈寺虽然毁了,但寺庙所在山体、地貌有没有变化呢?”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决定实地看一看,再通过视频让老人认一认。78岁的太慈寺村民李世容自告奋勇带路,一路讲解太慈寺风物典故。李世容问胡定远记不记得寺里有口生铁大钟?胡定远经提醒,突然想来了:大钟就在太慈寺山门处,打开寺门对面就是点“天灯”的小山包。“灯杆山?这就对了。”李世容说,太慈寺对面叫灯杆山,每年正月初一至十五,都会点灯。

第四站:确认灯杆山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注意到,村民口中的太慈寺,根本没有寺庙的影子,就是一大一小两个山头,寺庙所在位置已盖起五六座民房,对面“灯杆山”上也不见灯杆,只有一座村民的小平房。
  “这是太慈寺大门位置,这是石狮子位置,这座瓦房的屋基原来是寺庙大门和石梯,对面是灯杆山。”在摄像头前,李世容开始比划着向镜头那边的胡定远老人介绍太慈寺风物,以期唤起老人的记忆。刚开始看到太慈寺旧址上建起的楼房时,胡定远老人在镜头前痛苦地摇头,再度失望起来。
  “慢一点,你再从电杆处照过去。”就在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准备关掉摄像头时,胡定远突然精神一震,让记者将手机摄像头沿着太慈寺大钟所在地旁边的水泥电杆,往对面山头移动。“对了对了,就是这里,就是灯杆山,没得错了。”胡定远老人说,年少时他们特别穷,有时候居无定所。因此,他曾在太慈寺生活了半年,对这里的山形地貌印象非常深刻。
 楼主|丢不下 发表于: 2017-4-12 14:53:00|显示全部楼层
三│寻亲
疑似姐姐和侄儿现身?将视频连线确认

  胡定远反复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我的大姐夫姓李,家住距离白米场不远的石坝上,我就是从石坝上去赶场被捉走的。”
  “石坝上,姓李?”当地村民仍然困惑不已,在白米镇附近,有两个叫石坝上的小地方,但好像都没听说谁跟台湾老兵有关系。热心的村民找来当地胡氏族谱,也没找到线索。“姐夫家里当时家境还好,专门做冬粉卖。”可是胡定远提供的卖冬粉信息,当地人还是不明所以。
  “你们扯的是这几十年,那个老先生说他的姐夫,肯定是解放前买冬粉嘛。”曾德明突然两眼放光:“我听说石坝上有家姓李的村民,老头子曾经卖过冬粉。”丢下碗筷,曾德明带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再度出发,一路打听,终于找到跳登子石坝上。老支书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村民李光明的老母亲姓胡,他有个七舅舅,90多岁死的。
  67岁的李光明排行老九,但不在家里,儿子李幸福对于奶奶的姓氏一问三不知,爷爷叫什么名字,他也不清楚。就在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以为将再度失望时,李家长子李家由出现了。
  这位83岁的老头告诉记者,他父亲李奉先确实曾做过冬粉,母亲胡方详,听说有个“幺舅儿(小舅舅)”,在他很小的时候走失了。“我们外公家在太慈寺住过,有个‘幺姨儿’肚子被火烫伤过,没结婚就死了。”
  在胡定远老人提供的信息中,最为独特的就是他有个妹妹,比他小六岁,小时候由于烤火,在肚子上烫出伤疤。“这是一个非常隐私的标志信息,除了胡家亲人外,不可能有别人知道。”李家由认为胡定远提供的信息就像“暗号”,完全与他家亲人的情况高度吻合。但对于胡定远可能就是自己失散77年的舅舅,李家由仍不敢相信:“七八十年了,他还活着?”
  11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将再赴李家,让胡定远和李家由一家视频连线,作进一步确认。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罗敏摄影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7,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7-11-20 21:58,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1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