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8208|回复: 35
 代蜀华 发表于: 2010-3-11 18:43:56|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财经] 王兴发内部信:上市后需要更多耐心

 [复制链接]
  王兴,1997年,王兴从龙岩一中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200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人人网(原校内网)创始人,饭否网总裁,美团网创始人兼CEO。
  2003年放弃美国学业回国创立校内网,06年被千橡集团收购;2007年创办饭否网;2010年创办团购网站美团网;2014年,王兴入围2014年度华人经济领袖。
  2016年10月18日,2016胡润IT富豪榜发布,王兴以105亿元排名第35。

〓 相关链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代蜀华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代蜀华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代蜀华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代蜀华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代蜀华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代蜀华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dilei110 发表于: 2018-9-21 17:46:00|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8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王兴发内部信:上市后需要更多耐心

源自:中国企业家
王兴。来源:被访者供图
  王兴看起来进入了很多战争,但不着急去赢,而是看得长远,极有耐性。
  创业13年,美团点评8年,今日王兴在港交所上迎来了美团点评的一个重要里程碑。9月20日,美团点评收盘价每股72.65港元,较发行价上涨5.29%,市值达到3989亿港元,约合508亿美元。王兴持股11.4386%,身价58亿美元,约合400亿元人民币。
  回顾王兴的创业历程,2004年初,25岁的他中断了在美国特拉华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的博士学业,回国创业,经历过几次失败的王兴把重心放在了校内网。融资失败后校内网被卖给了千像集团,王兴于2007年开始做饭否,2010年才找到美团这个项目。
  王兴是可以模仿的,他是最典型的创业者,大学创业却屡战屡败,其中两次备受瞩目的创业,踩准了社交风口,却因其他原因出局,直到美团的出现。王兴的每次创业,都不是颠覆性创新,但他有长远的战略眼光与准确的判断,擅长把握时代发展中的机遇,然后快速学习、将模式吃透后实现创新和反超。
  王兴又是难以模仿的,他是一台深度学习机器,因其擅长学习与总结,曾说过为了执行上的懒惰,愿意做战略上的任何勤奋,而实际上,大部分人只关注边界,很难找到核心,在执行中消耗了很多,却拿不出战略。王兴看起来进入了很多战争,但不着急去赢,而是看得长远,极有耐性。
  创业之外,王兴在饭否上记录了他对这个世界的好奇,有些让人遐想联翩,有些则让人忍俊不禁。就在1个多小时之前,他发了一句话:“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而在上市的前一晚,王兴转发“又有新的自行车世界纪录了……这姑娘蹬自行车蹬到了 294 公里每小时的速度……”
  今天的这封公开信中,王兴的主题是责任与耐心,“上市并不意味着耐心的结束,而是真正考验耐心的开始”,正如徐新形容的那样,王兴从来都不急于求成。他用“既往不恋,纵情向前”结束了这封公开信,既呼应了沈南鹏在美团点评上市前的公开信,亦揭开了美团点评的新篇章。

以下为王兴内部信全文
  更大责任,更多耐心
  各位同学:
  今天早上,公司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我们迈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上市意味着成为一家公众公司,意味着更大责任。作为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我们不能仅仅用法律、义务这样的底线来要求自己,而是要更加自觉、更加主动的承担社会责任,创造社会价值,构建一家社会企业。这需要我们每个人从每天的日常工作中做起。我们要进一步加强科技创新,促进生活服务业供给侧升级,带动更多的就业,和方方面面一起,构建智慧城市,创造美好生活,践行我们公司的使命“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
  上市后需要更多耐心。我们经常说,要“长期有耐心”,对未来越有信心,对现在越有耐心。上市并不意味着耐心的结束,而是真正考验耐心的开始。上市本身从来不是我们的目标,只是公司成长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资本市场会有起伏,大家不需要太多关心短期的股价涨跌,而要时时刻刻致力于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长期来看,我们所创造的价值最终会体现在我们的股价上。
  感谢每一位同事,包括曾经为这份事业付出过的老战友;感谢每一位同事的家人;感谢我们的消费者、商户、外卖骑手、生态合作伙伴、投资人以及所有支持美团的人。
  我们每个人每次花钱,都是在为他想要的生活投票。让我们一起努力,为了大家的信任,也为了我们自己。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王兴
  2018.9.20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nekoda 发表于: 2018-9-21 17:06:01|显示全部楼层

美团王兴:好棋手通常都知道自己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Cdqz-hhuhism4328049.png
  9月20日下午消息,美团点评今日正式登陆港交所,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兴下午却在“饭否”更新动态称,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饭否是王兴于2007年创立,曾因敏感言论而在2009年7月被关停。但王兴在“饭否”上的更新却一直在持续,截至到9月20日,王兴已在饭否上更新了13883条动态。
  今日港股收盘后,美团点评股价报收于72.65港元,相比较69港元的发行价上涨5.29%,目前总市值约3989.4亿港元。超过小米和京东,位列中国互联网市值第四。
 噼里啪啦 发表于: 2018-9-21 11:06:00|显示全部楼层

美团点评王兴:共享单车有价值 暂缓拓展网约车业务

源自:澎湃新闻
GK6f-hkhfqnt2201978.jpg
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兴
原文标题:美团点评董事长王兴:共享单车有价值,暂缓拓展网约车业务

⊙记者:杨鑫倢

  9月20日,互联网生活服务平台美团点评(03690.HK)在香港上市,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王兴接受媒体采访,回应收购摩拜单车、暂缓网约车、公司盈利情况等问题。
  王兴表示,摩拜单车是本地生活服务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是高频的、大众的服务,“十年前人们骑单车,十年后二十年后依然会骑单车,共享单车对于用户有价值,有信心把共享单车做成一个有价值的业务。”
  王兴在摩拜单车早期阶段曾做过个人投资。今年4月,美团点评以27亿美元的对价收购摩拜单车。通过美团App如今可以直接使用摩拜,而摩拜也下线了App内的首汽约车入口,业内猜测或是为美团打车预留入口。
  美团招股书显示,摩拜活跃用户4810万,4月份营收1.47亿元,每单价格0.86元,这放在美团2.89亿的月活及300多亿元的年营收以及酒旅92元的客单价面前不值一提。
  但摩拜对于美团最大的价值,或许正是消费者的“使用频率”。从财务数据来看,摩拜从4月4日起,当月总共完成2.6亿次骑行,相当于日均订单1000万,而王兴此前曾透露,去年美团日均订单量为1900万,摩拜的加入可以使消费者使用频率提高50%。
  关于美团暂缓拓展网约车业务的决定,王兴回应称,目前打车经过在上海、南京两个城市的测试,今后会聚焦更有潜力的业务。
  两个都需要砸钱的新业务是否会影响公司盈利情况呢?王兴回应称,目前可以看到公司财务在改善,整个公司在保持高速增长,对未来非常有信心。
  王兴还表示,腾讯是非常重要的战略伙伴,比如说地图、流量、营销,并表达了美团与腾讯进一步合作的意向。腾讯为美团点评第一大股东,持股20.1363%。
  9月20日,美团点评上市开盘价72.9港元,较发行价涨5.6%。截至发稿,美团市值达到4041亿港元(约合515亿美元,3527亿元人民币),与小米相当,超过京东。美团创始人王兴个人身家达到58.86亿美元(约合403亿元人民币)。
  王兴演讲中感谢3.4亿在美团点评花钱的人、470万全国各地合作商户、近60万的小哥骑手、全公司5万多员工及曾经付出的老员工、曾经的投资人以及今天及往后的投资人。
  王兴还特别感谢乔布斯,称“如果没有苹果,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美团的今天”。
  目前,美团以Food+Platform(吃+平台)为战略核心,通过一个平台支撑多品类的业务,并实现在各品类之间的交叉营销,并实现了完整的online-offline(线上-线下)闭环。美团通过“吃”来吸引、保留用户,再延伸至其他品类,从外卖到出行、差旅、娱乐、购物。招股书称,平均每4个中国人就有一个在美团上花过钱,美团点评成为国内最大的餐饮外卖平台。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dilei110 发表于: 2018-9-21 10:26:00|显示全部楼层

深击|美团市值超小米京东 杀出血路的王兴未来如何走

UThb-hiixpup2144694.jpg
王兴与美团高管在上市现场
  △科技栏目 张俊
  9月20日,港交所迎来继小米之后的第二家上市的同股不同权科技公司。成立8年的美团终于上市,连续创业者王兴也迎来了自己创业生涯中的高光时刻。
  王兴今日率领众高管和外卖骑手、商户代表共同见证美团的上市时刻。美团今日开盘72.9港元,较发行价上涨5.65%。美团目前市值已经超过小米和京东,在中国互联网企业市值中排名第四。
  敲完钟后的王兴数次望向背后大屏幕上的美团一路上扬的股价,嘴角露出了笑容。
  美团前COO干嘉伟也来到了现场,他称当时加入美团的预期是十年内成为中国市值前十的企业,而现在这个目标已经提前完成,“我觉得未来进入前三也有可能。”干嘉伟说。
  不过上市后的美团仍旧面临着一些压力。
  在多元化的战略之下,美团点评的业务已从起初的团购扩张为餐饮外卖、到店酒旅、新零售、打车等多元化布局。这也意味着其在多个行业面临着对手的激烈竞争。一个例子是餐饮外卖业务,就在美团上市前夕,阿里设立控股公司持有饿了么和口碑,狙击美团的意图明显。一位美团投资机构CEO向△科技栏目表示,外卖和酒旅是美团上市后必须要打赢的两场仗。
  此外,新扩张的新零售、出行等业务仍处于大规模投入期,这也导致美团目前仍旧处于亏损状态。上市之后,财务数据与市场份额将成为美团需要不断平衡的两个指标。

连续创业者王兴
  王兴出生于福建龙岩的一个富裕家庭,父亲王苗经营着一家大型水泥厂。
  少年王兴一路顺风顺水。1997年,18岁的王兴从龙岩一中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2001年,王兴清华毕业获得奖学金前往美国读书。
  美国的求学生涯成了王兴人生的重要转折点。虽然在清华期间王兴就与大学同学王慧文合买了电脑接触到互联网,并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但在美国亲眼目睹互联网的繁荣和SNS的火爆才真正刺激到了王兴。
  2003年冬天,王兴中断了美国的求学生涯回国创业。在此之前,他给国内的同学写信描述了美国SNS的发展:2002年,全球首家社交网站Friendster创立;2003年,一度火遍全球的MySpace成立。
  回国的第二年,王兴就拉上了大学同学王慧文和中学同学赖斌强一起创业。不过三人并没有什么资源和人脉,也没有正式的工作经验,这也导致前期的创业十分艰难。他们做过SNS网站多多友、服务性网站游子图等,前前后后尝试了十几个项目,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2004年,扎克伯格的校园SNS创业项目Facebook迅速风靡,这让王兴再次看到了SNS的机会,不过这次他选择专注于大学校园SNS这个细分市场。2005年底,校内网诞生,推出3个月吸引了3万用户,有时候流量增长过快甚至服务器出现宕机。不过竞争对手也蜂拥而至:占座网、陈一舟的5Q网。
  校内网的资金大多数来自于几位创始人的出资,在资金紧张时王兴甚至向父亲借了几十万元,但这些无异于杯水车薪。在融资失败之下,校内网被陈一舟元收入囊中,与5Q网合并成人人网,并在后来打包上市。
  卖掉校内网的王兴并未放弃社交这一方向,2006年Twitter成立,王兴于第二年成立了类Twitter网站饭否,并随后又成立了一家面向白领的SNS网站海内网。有了运营校内网的经验和积累的关注度,饭否和海内网一度发展的还不错。不过不幸的是,最终饭否因敏感信息一度被关闭,海内网也被后来的开心网打败。

无边界的美团
  在SNS上连续遭遇失利的王兴终于还是放弃了这个自己多年来一直看好的方向。
  2008年,全球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诞生;2010年1月,中国首家团购网站满座网上线。王兴在研究了团购模式之后,于2010年3月上线了美团网,与窝窝团、拉手网等成为当时国内较早一批的团购网站。
  不过随着团购模式的火爆,当时的中国市场一度出现了上千家团购网站,被戏称为“千团大战”。大规模的烧钱补贴、快速扩张之下,不少竞争对手开始犯错,2011年拉手网上市失败,满座网、24券陷入资金链断裂风波,而依靠精细化运营的美团则获得了红杉资本和阿里巴巴等资本的支持,最终在千团大战中胜出。
  2013年,美团全年交易额突破160亿,并首次实现年度盈利。不过美团的战争并未结束,王兴将目光投向更大的O2O市场,并开始孵化电影票务、外卖、酒旅等垂直业务。
  业务拓展意味着更大规模的资金投入,而2015年中国O2O行业迎来寒冬,大量O2O创业公司陷入倒闭境地。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双方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美团系在其中占据主导地位,王兴也因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的淡出从美团点评联席CEO成为唯一的CEO。
  美团点评也从起初的团购网站进化为拥有外卖、到店、酒旅等多元化业务的生活电商平台。而王兴也并未为美团点评设立边界。
  随后,美团点评又试水云计算、民宿、打车、互联网金融、新零售等业务,甚至不乏试水后又关闭的便利店、共享充电宝之类的业务。今年4月,美团点评全资收购摩拜,又进军共享单车业务。
  王兴曾在一次采访中称,美团点评是一家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使命是让大家吃得更好,活得更好。“在这个使命之下,我们认为凡是最终要发生的,我们就会选取合适的角度进入。”
  而对于新业务探索,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提出了五个标准:一、看这个业务是否符合企业使命,“让大家吃得更好,活得更好”;二、新业务所处的行业,在未来一段时间是否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三、新业务所处的行业,用户和商家是否对现状满意;四、新业务未来的市场规模;五、跟已有业务之间的关系。

连年亏损仍未盈利 但现金流健康
  也正是由于美团点评在业务上的不断扩张,这也导致其目前仍未实现盈利。
  美团此前提交的IPO招股书显示,美团收入从2015年的40亿元增加至2016年的130亿元,2017年进一步增加至339亿元。同时,交易金额、年度交易用户数、年度活跃商家等核心数据均实现连年快速增长。
  不过成立8年的美团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
  据招股书披露,美团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分别录得亏损105亿元、58亿元及190亿元。招股书称,连年巨额亏损是因为过往融资发给股东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增加带来的。但若排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仍旧分别录得经调整后亏损59亿元、54亿元及2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142亿元。
  9月初,美团更新了截止2018年4月30日的最新数据。截至2018年前四个月,美团实现营业收入158.24亿元,已接近2017年全年营收的一半;但亏损净额227.95亿元,排除优先股的特殊会计处理后,经调整亏损净额20亿元。
  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王兴曾表示,如果不开拓新业务,美团点评可以在一年之后规模盈利,但他不认为短期赢利是美团点评追求的目标。
  此外,美团的现金流也比较健康,同时拥有着巨额现金储备。截至2017年底,美团持有194.09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同比增长107%;持有短期投资258.38亿元,同比增长104.9%。截至今年4月30日,美团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上升至255.57亿元,持有的短期投资则降低至67.19亿元。

餐饮外卖遭阿里狙击 份额仍旧领先
  招股书披露,美团点评主要收入来源为三个部分:餐饮外卖、到店酒旅和新业务。其中,餐饮外卖收入占比从2015年的4.3%增长至2016年的40.8%,2017年则进一步增长至62%,首次超过到店酒旅的占比。截至2018年前四个月,餐饮外卖收入达96.8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07.78%,在总营收中比重为61.2%。
  餐饮外卖收入是美团点评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前四个月收入增长的主要贡献者。2017年起餐饮外卖毛利也从2015年和2016年的由负转正,毛利率为8.1%。
  不过这部分业务在今年开始遭遇阿里狙击。
  今年4月,阿里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将已经吞并了百度外卖的饿了么收入囊中。阿里派驻的饿了么新CEO王磊在7月份发起了“夏季战役”,宣称要投入30亿元进行补贴,并提出拿下50%市场份额的目标。
  8月,阿里在财报中透露,阿里将成立新的控股公司,持有饿了么和口碑两大业务,新控股公司执行主席将由阿里集团CEO张勇兼任。同时,该公司将对外进行独立融资,当时阿里披露称已经收到30亿美元的投资承诺,投资方包括阿里、软银。后来又传出该融资金额将至少增加10亿美元,最高不排除超过美团IPO融资额,狙击美团的意图明显。
  不过美团在外卖领域目前仍旧占据着巨大优势。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在线订餐用户规模已达3.6亿人,其中美团外卖、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市场份额分别为63.3%、29.1%和6.2%,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远远超过饿了么和百度外卖份额之和。
  王兴今日还透露,美团在过去3个月在外卖市场的份额增长了2%,同时已经接近盈亏平衡。

出行业务前路如何?
  在美团开拓的新业务中,出行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一块。
  去年12月,美团点评进行了新一轮架构调整。聚焦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LBS场景,构建起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出行事业部则包含了美团推出不久的打车业务,以及今年刚刚收购的摩拜单车业务。
  去年在南京试水打车业务之后,美团今年3月将打车战火烧到了上海,与滴滴开展了大规模的补贴战。上海开站前三个月,美团打车对采取司机零抽成;而在乘客端,上海用户前三单每单最高可享减免14元优惠。
  不过就在美团打车上海上线的当日,上海市交通委等部门联合对美团打车进行了约谈。虽然美团后来在杭州、成都获得了网约车牌照,但并未进一步拓展这些城市的网约车业务。
  近期,滴滴因顺风车安全事件被监管部门强力整治,网约车行业也迎来监管风暴。在近日的IPO发布会上,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表示,美团一直在评估资源投入哪个业务里投入产出比更高。而当前网约车业务的评估情况来看,美团点评不会对网约车加大投入。不过美团的投资人今日资本徐新则认为,未来肯定会有一家能够对滴滴构成威胁的网约车企业。
  至于共享单车业务,27亿美元收购的摩拜一定程度上给美团带来了巨大的财务负担。
  招股书披露的摩拜业务数据,2018年4月4日~30日,摩拜骑乘次数为2.6亿次,每次骑乘收入0.56元,共计收入1.47亿元;单车和汽车折旧3.96亿元,经营成本2.58亿元,毛利-4.07亿元;录得净亏损4.8亿元。而在今年前四个月的财务数据中,美团经调整亏损净额20.20亿元,收购摩拜是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美团方面则对此比较乐观。美团CFO陈少晖今日表示,有信心把摩拜和美团进行深度整合,现在已经可以在美团App直接使用摩拜。王兴则表示,共享单车对于用户很有价值,有信心把共享单车做成一个有价值的业务。
 噼里啪啦 发表于: 2018-9-21 09:26:00|显示全部楼层

阿里反叛者王兴

源自:新浪科技综合
MlPy-hiixpup2075345.jpg
源自:亿欧

⊙作者:冀玉洁

  今日,美团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亿欧现场获悉,发售价每股港币69元,对应市值约为483亿美元。在9点半开市后,股价已升至73元港币。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在现场感谢了很多人,比如过去一年在3.4亿在美团上花钱的人,470万合作商户,60万美团骑手,和美团5万员工及美团投资人,最后王兴还特别感谢了乔布斯,他表示,没有苹果,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自己的创业机会。
  美团一路走来,给予过其帮助的人很多。但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阿里,阿里曾帮助美团在激烈的百团大战中杀出重围,但之后因为重重原因,双方交恶,逐渐分道扬镳。如今在生活服务领域,双方激战正酣。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2010年。
  从2010到2011年上半年团购是互联网最火爆的创业领域,窝窝团、拉手网、24券等都是美团的竞争对手,这一阶段的团购市场,主要比拼的是资本能力。2011年7月团购在资本市场遇冷,正是在这一关键时刻,美团网宣布获得由阿里巴巴领投的5000万美金B轮融资。在2010年底,美团还未能进入团购前三,但在2012年初,美团已经稳居团购市场老大的席位,可以说阿里助力了美团在团购领域的弯道超车。
  但后来,从支付方式的争端开始,双方逐渐占到了对立面,2016年1月,阿里抛售了美团9亿美元的股票,再后来王兴对媒体说出:“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双方陷入水火不容。

阿里的犹豫
  王兴成为阿里的彻底反叛者,背后原因到底是什么?也许直接原因是双方在支付方式的选择上产生的分歧,阿里希望美团只用支付宝,但从商业逻辑出发,美团绝不可能这么做,最终的结果就是王兴把美团支付方式中将支付宝折叠起来,从而使得双方逐渐离心。
  其实在支付选择分歧的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这个原因可能跟阿里此前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认知和规划并不清晰有关。在生活服务领域,阿里起初的逻辑是希望自己发力,以支付宝为核心串联起线下应用场景。因为本身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和交易闭环,其想象空间很大,且具有完整的会员数据,所以从支付切入O2O是一个顺畅的逻辑,此前也才会有阿里和美团的支付方式之争。
  切入O2O市场初期,阿里对标点评启动了口碑平台,但那时的口碑平台是基于PC互联网去做消费点评,其实很难实现本地化。因此,此后因经营不善,阿里在2011年宣布暂停了口碑网。同年,阿里投资美团,希望扶持第三方来扩大在本地生活领域的布局。直到跟美团交恶之后,2015年阿里才宣布重启口碑。可以说在重启口碑前,阿里都在思考本地生活领域的打法。
  近万亿的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是一块相当大的蛋糕,相比于扶持创业公司,阿里当然不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裳。何况,阿里投资的公司基本没有独立者。但阿里自己又没想明白在该领域到底应该怎么玩?
  可以说在阿里纠结的过程中,一定程度上也给美团创造了独立成长的空间。等到2015年阿里重启口碑之时,美团已经成为本地生活服务O2O市场的一级入口。

非池中之物的王兴
  战略布局上的冲突在所难免,但使得王兴成为阿里“反叛者”的最重要原因其实在于王兴本人。
  从一开始,王兴瞄准的目标就是做下一代BAT。不然也不会从校内网到饭否网再到海内网,王兴愈挫愈勇,最后才九败一胜创办美团。
  当然凡是有野心的企业家都希望将业务的掌控能力牢牢握在自己手里,在还有路可选时,宁愿损失利益,也不愿损失对公司的控制权。但关键问题在于,公司的发展是否可以撑起创始人的野心,所幸美团的业务撑起了王兴的野心。

为什么是美团
  每一家成功的公司都有其成功的理由。对于美团的成功而言,有人归结为是王兴的战略眼光,团队的超强执行力、甚至是运气等,当然,这些都是美团成功的原因。但归根到底,创业其实是选择大于努力的事情。
  一般来说,在互联网领域,在小商家大市场中,往往才会出现大竞争,也才有机会出现大平台。比如电商、餐饮领域,都是高频消费领域,且这些领域商家足够分散,单个商家体量不大,话语权也小,平台才有足够的议价权。因此,天猫、美团才有成成长为大平台的可能性。
  反之,在机票和出行领域,平台性公司的成长可能性和话语权就弱些。以出行为例,大多数地方市场都是由当地的出租车公司把控着,他们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因此滴滴的成长就没那么容易。机票领域也是如此,机票供给都被几个航空公司把持着。在供给端比较集中的领域,不大容易出现大平台。
  美团的成长路径其实跟阿里很像,王兴选择了个比较苦的又有门槛的大赛道,而且在巨头没有觉醒之前,坚持发力,建立起了自己的业务壁垒。
  同时,在选对赛道后,王兴也借假修真,逐渐磨砺出了自己的团队。亿欧分析师德科认为“美团的上下协同效能很强。王慧文等的战略落地执行能力使得王兴的很多战略思考可以非常充分的在执行端落地,这个能力我认为是美团非常核心竞争力之一。”

本地生活领域的王者之争
  如今,按发行价,美团点评的市值已高达483亿美元。在德科看来,这个估值其实已经包含了资本市场对于美团能够在生活服务市场长期占据第一的这种可能性。
  如今,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美团的最有力竞争对手,是由饿了么和口碑、盒马鲜生、支付宝等组成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阵营。饿了么专注于“到家”外卖,口碑则专注于“到店”消费场景的服务,盒马鲜生,采用到店+外卖+仓储复合式经营模式探索新零售,在加上支付宝作为支付助力,几方合力将贯穿线上、线下、配送、供应链、仓储等各个环节,推动了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全方位布局。
  美团则通过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美团闪购、小象生鲜等新业务及其他三大业务板块实现了营业收入的增长,也完善了在本地生活及新零售领域的布局。
  那么,谁才是该领域最终的王者?
  在一场局部战争中,往往当双方的资源、团队能力都很强时,比拼的就是运营效率和战斗意识。这时候独立性强的一方往往狼性更足,最终战略意志力更强的一方,赢面也会更大。
  从外部力量来讲,相比于巨无霸阿里来说,大家也总是喜欢看见挑战者,更可能合力支持挑战者美团。
  但可以预见的是,阿里的实力至少会拖着美团,延长其盈利的时间周期,让其仅仅成为在生活服务阿里的竞争对手,而不是上升为阿里整个集团的对手。

美团未来能够走多远
  在亿欧创始人黄渊普看来,当阿里是5000亿美元市值时,美团是500亿美元,是否当阿里是8000亿美元市值时,美团就是500亿美元呢?从另一方面来讲,这场拉锯战,其实对方来说是双赢,是相互倒逼也是相互成就。
  此外,从公司的想象力来说,未来,综合实力更强的美团或许会超过京东和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的第三个大平台,甚至成为与商业逻辑相似,都是用技术驱动型的商业公司亚马逊也有可能。但目前来看,双方在精细化的运营能力上还存在巨大差距,在这方面,亚马逊可以说是大学生,美团还仅仅是小学生。
  上市只是新的起点,美团的未来也许还有很远,但不管怎样,只有先做好live better,eat better的,美团的未来想象力才更有可能!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nekoda 发表于: 2018-9-21 09:06:00|显示全部楼层

“异类”王兴:宁可明明白白地输 也不肯稀里糊涂地赢

源自:全天候科技
  导语:他自傲、野心十足、好斗,不那么受欢迎,他宁可明明白白地输,也不肯稀里糊涂地赢。
原文标题:“异类”王兴

  作者|董洁 编辑:叶丽丽
  八年等待,终磨一剑。
  9月20日,美团点评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报72.90港元,大涨5.7%,市值达510亿美元,一举超过京东。
  在今天的敲锣仪式的公开演讲中,美团点评CEO王兴感谢了员工,外卖骑手,投资人,还特别提到感谢乔布斯,他称如果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美团点评现在的一切。
  “我做美团已经8年多了,超过了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算起的八年抗战;我回国开始创业已经14年多了,超过了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的十四年抗战。却仿佛只是一眨眼。”
  在今年1月3日,王兴这样总结自己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而伴随着美团正式在港上市,王兴和美团的“八年抗战”迎来曙光。
  在这十几年的创业生涯里,王兴一直被人们称为“异类”,他自傲、野心十足、好斗,并不那么受欢迎。
  十几年来,王兴创业失败数次,信息共享网站饭否网曾是他失败的项目之一,但他却执着地在饭否上更新状态,从2007年至今,王兴发了12000多条饭否消息。6月23日,递交招股书前夕,王兴在饭否上写了这样一首小诗
  everyone is a sailor
  voyaging in twin oceans
  one is the world
  the other is his heart。
  他不轻易认输,美团发展至今,经历过“百团大战”的激烈竞争,也在和巨头博弈中与阿里交恶。
  王兴并不畏惧巨头,这几年,美团拓展自己的边界,触碰了几个巨头的奶酪,但王兴选择正面迎战。
  “当美团越出业内公认的边界时,很多人认为他在冒险,但实情是他只是在做自己。你怎么可能要求一个探索者留在边界之内呢?”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如此评价王兴。
  王慧文曾说王兴一般把人分成四种:探索者(体验),达成者(要赢),破坏人(坏蛋)和社交人(玩乐)。而王兴自认是一个探索者,他宁可明明白白地输,也不肯稀里糊涂地赢。

探索者
  “九败一胜”曾是外界给予王兴的标签,正如标签所说,王兴是一个屡败屡战的创业者。
  从2004年创立“多多友”开始,到后来的校内网、饭否网、海内网,过去的十几年王兴创业的项目不下十几个,但大多都以失败告终,直到美团的诞生。
  2010年,仿照美国团购网站Gruopon,王兴将团购模式带入了国内,创办美团网。王兴曾用物理专业名词解释美团将要做的事情:正如光既是波动又是粒子,团购将营销和销售结合在了一起。他称团购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美妙的商业模式之一。
  与之前王兴创办的公司仅仅面对C端用户不同,美团从诞生之日起就牵扯到线下数千万商户,对于王兴来说这是巨大的挑战。在此之前,王兴几乎没有在线下运营的经验,唯一接触过线下的,是在校内网期间组织过300多个校园推广大使,但这和美团的运营管理模式完全不同。
  更让王兴头疼的是,美团成立后竞争者便蜂拥而至。据了解,在美团网创立的2010年,最疯狂的时候一个月新增了50多家团购网站。
  拉手、糯米等多家团购都先于美团拿到融资。2010年6月,拉手网上线仅3月,即宣布完成累计金额达500万美元的A轮三笔融资,美团面临了自己上线以来第一次“至暗时刻”。
  2011年,拉手、糯米、窝窝团等在融资后疯狂扩张,各大城市的公交、地铁、电梯间填满了团购网站的广告。竞争进入白热化,不少美团员工在那个时间段被挖角。
  王兴后来回忆,当时美团10个销售有4个去了人人网旗下的糯米团,离开的销售还带走了美团跟万达谈好的单子。糯米团利用人人网首页的广告位置,第一单就卖了15万份电影票,而当时美团每单销售最高纪录才几千份。
  “那是一段非常压抑的日子”王兴说,“销售们每天都在楼道里大把大把地抽烟,抽完烟就出去谈商家。”
  面对着这样惨烈的竞争,“好斗”的王兴却难得的保持了克制。
  与竞争对手疯狂补贴,砸钱做广告相比,美团一开始并没有涉足实物团购,没有砸线打广告,也没有采取城市代理商合作的模式快速扩张,而是埋头做IT后台,较早发力移动端,加快商家供给,并用科学的方法精密地计算每一笔投入产出,在竞争激烈的2012年,美团甚至一个新城市都没有进入。
  对于这样的决策,王兴对团队解释,同行疯狂砸广告是在启迪消费者对团购行业的认知,美团的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必须在离消费者最近的这步直接转换成购买,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王兴的判断是正确的。
  在2012年O2O泡沫最为严重的时期,王兴的“克制”让美团活了下来,在后来的“百团大战”中,美团始终拥有着健康的现金流。
  当时,夸大融资金额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竞争手段,窝窝团在2011年宣布完成2亿美元融资,后来被证实融资金额夸大四倍。王兴在美团第二轮融资现场直接晒出了账户中6192.2122万美元的余额,并痛斥行业的浮躁。“效果立竿见影,销售出去拉单时,美团的合作伙伴信任程度明显变高。”王慧文后来回忆说。
  接下来的事情则顺利了很多。2011年拉手网上市失败,美团失去了一大劲敌;糯米被百度收入麾下;24券资金链彻底断裂,王兴收编了24券大部分的团队,并接受24券在一些地区的业务,迅速壮大美团,在竞争对手遇到资金问题落后时,一直精细化运营的美团迅速而稳健地占领了市场。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3年美团网全年交易额突破160亿元,市场份额超50%。2015年10月,美团网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成立新美大集团,国内O2O市场的混战告一段落,美团成为O2O领域的老大哥。
  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兴谈起当年那段“百团大战”经历,“创业失败有两种,一种是钱花完了,另一种是没信心了,信心可以自我实现,钱还是要在需要时有足够花的钱。”经历过多次创业后,王兴对于资本的态度变得成熟许多。

无边界者
  王兴曾说世界大战其实就打过一次,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上半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下半场。王兴看互联网行业也是一样,从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开始,他就一直在说竞争没有终局。
  美团从创立至今,从未停止扩张的脚步,并引起新的竞争。
  在2015年合并大众点评后的三年,美团的扩张似乎变得更加激进,如今的美团已经从七年前的团购网站,成为了集合了餐饮、电影票、旅行、到店综合、出行和新零售等业务的超级平台,为此很多人表示看不懂美团想做什么,但王兴对此并不介意。
  “巴菲特和芒格素以边界感和克制著称。其实,他们从来没说过伯克希尔投什么行业不投什么行业,他们划出的边界是‘懂’和‘不懂’”,王兴在自己的饭否上这样表示,言外之意是,只有“不懂”的领域才不会去涉及,现在涉及的领域都是他“懂”的。
  秉承着这样的理念,在过去3年中,王兴和他的美团各种试水新业务,为此树敌无数。
  滴滴就是其中之一。
  2017年2月,美团打车在南京率先上线,这让滴滴的创始人程维颇为震惊。程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说,“我和王兴认识很早,私人关系不错。美团上线打车产品的那一天我和他还在一起吃饭,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在做这个事情,他也只字未提。吃完饭我看新闻才知道了这件事。”
  2017年12月28日,美团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和厦门7个城市的美团APP上线打车入口,启动“美团打车用户报名”活动。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在之后的日子里,美团打车迅速地挤占原本属于滴滴的网约车市场份额。
  为此,被激怒的滴滴也紧急上马滴滴外卖业务,抢夺美团市场,程维和王兴这对昔日好友,就这样成为竞争对手,而在之后美团收购摩拜单车后,双方关系更加紧张。
  在很多人看来,是王兴先在背后捅了好朋友程维一刀,但王兴认为,美团做打车理所应当,“战略上的业务判断,是What(做什么)和How(怎么做)的问题。What就是要看公司的使命,Eat Better,Live Better。从客户的需求出发,凡是跟吃和生活相关的事情,我们都应该考虑参与”,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与程维同样“愤怒”的还有携程董事长梁建章。
  在去年4月份,美团上线榛果民宿及美团旅行App对携程构成直接威胁,为此梁建章曾公开批评美团,称“企业要专业化而不是多元化”。
  王兴则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不要总是期望一家独大,也不要期望结束战争,所有人都要接受竞合才是新常态。“
  在汽车之家创始人兼CEO李想看来,“专注而不要专一这是王兴所说的。专一就是只干一件事,很多时候是一种逃避。今天这个时代,很多时候是用户需要你做什么,就得去做,而不只是干自己喜欢的那件事。”
  对此王慧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打了一个比方:“对人和企业来说,万有引力即是其核心能力,其业务最后一定有边界,但大部分人错误估计了自己的边界,自动放弃了人生可能性,真实的边界可能比自己想象的大很多。王兴说,最终美团会有边界,但别先自己假设边界,得去试。”
  美团点评的边界扩张,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今日资本创始人、总裁徐新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称,只有什么都做,才能把用户的时间耗光并养成使用习惯,否则未被满足的市场就会被别人拿走,甚至侵蚀企业其他板块的业务。
  2012年7月,今日资本就投资了大众点评,在2016年1月美团点评合并后的第一次融资时,徐新又一次选择重仓美团,2017年10月,美团完成新一轮40亿美金融资,今日资本继续跟进。
  在徐新看来,她看好美团两点,一是王兴这个人,二是美团所做的超级平台,“不设边界的竞争,可能是王兴带领美团陷入四面楚歌的原因,也可能是最终称霸的原因”,徐新说。
  如今,美团还在继续拓展着业务,据彭博此前报道,美团负责战略的高级副总裁陈少辉称,美团正在向第三方开放平台,并计划在2018年进军至少10个新的垂直领域,继续自己的无边界战争。
  可想而知,不愿与大佬为伍、不爱与同辈创业者谋和的王兴,未来的竞争对手会更多。

巨头博弈下生存
  王兴带领美团的这“八年抗战”,是在与巨头的博弈中走过来的。
  最为典型的案例,是美团与阿里从亲密战友,到最终成为竞争对手。
  2011年,在“百团大战”最胶着的时刻,阿里巴巴领投了美团B轮5000万美金融资,得益于这次合作,王兴还把前阿里巴巴主管B2B业务销售的副总裁,阿里巴巴的“中供铁军总指挥”干嘉伟拉到了美团,干嘉伟带领美团完成了线下队伍的快速建设,为之后美团打赢战争奠定了坚实基础。
  但甜蜜的合作很快就出现了裂缝。据接近双方的消息人士透露,2012年团购大战正火热的时候,阿里曾主动提出可以将美团业务嫁接到淘宝,基于阿里平台做团购。阿里的想法是,相比美团,淘宝的流量巨大。
  但这显然这是王兴不能接受的。优酷和高德的前车之鉴,王兴都看在眼里。在王兴看来,阿里巴巴仅仅是财务投资,而不是战略投资者,虽然在某些业务上有协同,但毕竟团购和淘宝电商是两个不同的生意,业务流程、信息结构和用户行为都不尽相同。
  为了保持自己对于未来公司的掌控,在很早期,王兴就将美团的控制权和股权做了分离,任何投资都不会影响王兴对公司的控制权。
  遭到拒绝的阿里巴巴,随后选择与拉手、窝窝团合作,又在2015年6月重启新口碑。此外,还以战略投资的方式屡次加码饿了么,这是美团点评在外卖领域的重要对手。
  此后的结果众所周知,2016年合并后的美团点评第一次融资,投资方中没有看到阿里的名字,只有腾讯。据了解,阿里对此大为光火。后来阿里逐步退出了美团点评的部分股权,根据美团提交的招股书显示,目前阿里巴巴仅持有美团1.48%的股份。
  与阿里的合作关系越来越远,在竞争层面,美团与阿里的交锋却越来越多。在今年4月份阿里以95亿美金收购饿了么之后,双方在本地服务上的竞争日益加剧,“口碑+盒马+饿了么”被很多媒体解读为阿里对抗美团的“三驾马车”。
  2017年上半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王兴谈到美团点评与阿里的关系。“美团点评在2015年10月合并之后,我专门去拜访了马云和逍遥子(张勇)。我跟阿里说美团点评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支持,但他们说: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美团和阿里交恶后,与腾讯越走越近,美团点评合并后的几轮融资中,腾讯的影子频繁出现。与阿里强势的合作风格相反,腾讯对于所投企业一向友好,尤其是在业务层面很少干涉,这是王兴比较喜欢的。
  今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有媒体曝出滴滴也参与了竞价,但最后败给了美团。值得注意的是,腾讯同时是美团和摩拜的最大股东,在美团拿下摩拜的交易中,马化腾的角色十分关键,有媒体报道是马化腾亲自出面促成了本次交易。
  烧钱的共享单车对于王兴和马化腾来说是一场持久战,美团曾经在“百团大战”的经历证明,它擅长用精细化运营来控制成本,这也许是马化腾支持美团的原因。
  美团的招股书显示,腾讯现在是美团的最大股东,总持股比例约20.14%,并拥有董事会席位,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团与腾讯都将是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

抢占IPO窗口期
  对于上市,此前王兴一直是不着急的。
  去年10月在美团完成40亿美元融资时,王兴表示“如果我们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时间仅过了半年,这家生活服务领域的独角兽就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是什么让王兴半年之内改变了对上市的态度,盈利压力和美团在资本市场的遇阻或许可以解释这一切。
  美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美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共计452亿元人民币,而美团2015-2017年经调整EBITDA分别为净亏损59亿元、54亿元、29亿元。虽然亏损收窄,但想实现盈利美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财经》杂志在去年11月份的一则报道中,援引接近美团和饿了么的消息人士称,美团外卖每个月大概要烧钱3亿人民币。这样来算,从去年5月至今美团外卖13个月的花费折合6亿多美元。
  出行业务则成了美团烧钱的另一个无底洞。据了解,自美团打车业务在南京、上海等地上线后,便实行高额补贴政策,烧钱抢市场。
  今年4月美团还以37亿美元的总价收购摩拜,其中包括65%现金、35%美团股票、以及承担摩拜5亿~10亿美元之间的债务。
  美团招股书称,公司在2018年4月收购的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产生亏损,“我们无法保证摩拜或我们的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
  资本市场的冷淡是让美团急于上市的另一大原因。
  The Information曾于今年6月初报道称,王兴曾接触软银寻求新一轮注资,但没有成功,此前美团还有意从私募基金处以40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30亿美元。不过美团对此消息予以否认。
  今年,在金融去杠杆不断推进、市场流动性偏紧之下,一级市场的募资能力正在受到考验。受此牵连,二级市场的情况也不那么乐观。
  投中信息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VC/PE机构完成募集的基金共103只,同比下降54.82%;完成规模110.3亿美元,同比下降74.85%。
  在投行人士看来,“从港股新经济公司们一路向南的K线图,到最近A股刚上市的几只独角兽表现不及预期,再到CDR基金雷声大雨点小,投资者对于新经济的热忱,恐怕已经过了最高点。”
  这也能解释为何小米和美团等新经济公司急于在今年扎堆上市。
  另一个耐人寻味的消息来自IT时报此前的报道,据了解,美团点评2016年年初完成33亿美元融资后,王兴曾许诺2018年完成上市,同时保证IPO估值不低于200亿美元。若无法完成,美团点评将赔付此轮投资金额的120%,也就是近40亿美元,不过这个消息并未得到美团官方的证实。
  无论如何,伴随着招股书的提交,走过了“八年抗战”的王兴和美团,总算迎来了一丝曙光。在未来王兴和美团将面临更多资本市场考验,王兴能否继续保持“独立、稳重、果敢、敏锐”的行事风格,还是在资本的裹挟下亦步亦趋,这场大考对王兴来说,绝不轻松。
 云枫 发表于: 2018-9-21 07:23:00|显示全部楼层

王兴的下半场:移动互联网用户增长红利已吃完

源自: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吴晓波:王兴的下半场
源自:吴晓波频 文/吴晓波

  昨天美团上市,市值超500亿美元。作为建设者的王兴和美团,如何在扩张的商业边界和企业的社会责任之间,实现微妙的均衡,恐怕是一个比盈利更值得关注的课题。

1
  福建龙岩是闽西老区,去年的GDP刚刚超过2000亿元,不过,却“出产”了两个互联网创业家,美团的王兴和今日头条的张一鸣。
  也就是说,TMD中,龙岩人占了两席。
pkeK-hikxxna4869016.jpg
  TMD──头条、美团和滴滴,是BAT──百度、阿里和腾讯之后的“小三巨头”,它们共同的特点是,都已经成为中国信息世界的基础设施,不同的是,BAT崛起于PC时代,TMD是移动互联网的制胜者。
  在年龄上,他们都算得上是两代人,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的平均年龄是50岁,王兴、张一鸣和程维,今年平均36岁。世上何人可屠龙,去向草莽觅箐英。

2
  在TMD三杰中,张一鸣和程维均创业于2012年,那年智能手机井喷,他们分别在新闻客户端和移动出行领域杀出了血路。而王兴的创业史则比他们要长得多。
  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后赴美读书,2004年中断博士学业归国创业。他早年的创业项目,都与社交有关,先是“多多友”,再是“游子图”,扎克伯格的Facebook出来后,他弄了一个校内网,一年多后资金断链,把公司卖给陈一舟,再办海内网。
  2006年,杰克·多西的Twitter出来了,王兴在第一时间跟进了中国版的饭否网,如果不是两年后因故被整顿,恐怕就没有后来新浪微博的一家独大。
  2011年,互联网的第三个冲击波出现了。如果说2000年前后,改变了中国人与信息之间关系的新闻门户是第一次的话,那么,以阿里巴巴和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就是第二次──它改变了中国人与商品的关系。到2011年前后,智能手机再造一切,互联网开始改变消费者与服务的关系,它被称为O2O(online to offline),从线上到线下的融合。
  这一次,王兴借鉴的是安德鲁·梅森创办的团购网站Groupon模式,他在2010年3月率先创办了美团网。到2011年8月,中国居然出现了5000多家团购公司,引发了一场引人瞩目的“千团大战”。
Jp3X-hhuhism4778035.jpg

3
  开始于2011年的那场千团大战,打的其实是人海战和烧钱战。
  团购模式看上去简洁轻快,但是随着加入者的激增,很快衍变成一个劳动力和资本的双密集型战场。一方面,团购公司需要在数以千计的城镇里雇用员工,设立站点,完成网站与地面店家的合作契约,这是一个比拼体力和速度的过程,几乎所有号称全国性的团购企业都起码雇用2000名以上的地推人员。
  另一方面,为了拉拢店家参与和吸引消费者注册,团购公司必须进行大规模的补贴,它实际上演化为一场烧钱大战。很快,团购成了惨烈的折扣游戏。
hWQq-hkhfqnt3733377.jpg
  不过,混乱是一切新秩序的前提。百亿风投资本和无数年轻人的热情,如一把突如其来的野火,烧掉了传统消费服务业与互联网之间的那道“篱笆墙”,数以百万计的火锅店、小杂货铺和电影院被赶到了网上。浓烟散尽之后,人们透过一地的美元和人民币纸灰,看到了一个被彻底激活的O2O市场。
  王兴在烧钱上并不手软,不过他是最注重效率的少数人之一,同时美团在用户体验上花了很多的功夫,比如,它是第一个对过期团购商品实行退款制度的公司。随着用户的增加,美团逐渐迭代为一个拥有巨大流量的交易平台。
  到2013年初,99.9%的团购公司不复存在。美团便是最后的那个胜出者。

4
  曾有人为王兴写过一本创业史,书名为《九败一胜》。这个词的发明人是日本优衣库的柳井正,用在王兴身上倒也妥切。
  王兴能“剩”下来,跟他打过很多败仗有关系,败仗打得多了,就会有敬畏,懂得忍耐,知道风险的边界在哪里。就有一批追随的“死士”,就善于抓住风云突变中那道如针眼般的微弱缝隙。
  美团的成功,可以说是社交与电商的混血,王兴早年的社交网站创业经历,让他在交互层面上注重用户体验,同时在技术的创新上始终保持着饥渴,而干嘉伟创建的地推铁军,又让美团从一开始就不畏地推,有强悍的执行力。
  与BAT相比,TMD们的创新曲线更为陡峭,给予他们的穿越死亡线的时间更短,甚至,连风险投资人的耐心都要更小一些。所以,我们嗅到了更多的血腥味。
  如果说,在PC时代,中国互联网人曾长期追随硅谷,对之亦步亦趋,那么到了移动互联网,中国创业者利用人口红利和信息不对称,则很早就趟出了属于自己的成长模式。
bqGN-hiixpup3137166.jpg
  在2017年,中国移动支付的交易额为5万亿美元,是美国市场的50倍。如此大的悬殊,让中国成为被移动互联网改变得最为彻底的国家。美团在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交易额达4110亿元,重构了餐饮服务市场。

5
  美团于昨天(9月20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这又是一场万众瞩目的资本盛宴。
  王兴曾经的仿效对象Groupon,如今已经微不足道,它的最高市值曾达160亿美元,而上月的市值仅为27亿美元,上市后的美团市值则超过500亿美元。
  今天的美团,是前所未有的新物种。有人制了一张图,把美团现在的服务功能与美国同类公司进行对标,结果发现,它涵盖了大约10家公司的服务门类。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服务的深度和复杂性上,在商业模式的创新上,远远超越了它们的美国同行。
dEsQ-hhuhism4778054.jpg
  人们日常的“吃穿住行”,美团深度涉足两大类。在O2O外卖市场上,它的份额为54%,居绝对优势,今年二季度的在线酒店预订订单量近七千万,排名行业第一。
  在2015年,王兴曾提出过一个“下半场”的概念,他认为,互联网竞争的下半场开始了,“今后的竞争将是ARPU值(每用户平均价值)的体现,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突破,行业竞争模式从外部竞争升级到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
  在我看来,对于上市之后的王兴,他的“下半场”有着一层更丰富的内涵和挑战。
  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增长红利已经吃完,未来的竞争核心已转变到用户需求和核心技术的双轮驱动,美团的使命是“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如何在这个“好”字上足功夫,考验着美团团队。
cyKz-hhuhism4778066.jpg
  上半场的王兴,就本质而言,是一个彻底的“破坏者”。他利用移动互联网的巨大势能,颠覆了传统服务业的用户关系,并在秩序的重建中形成了规模的领先和支配流量的能力。在这个时候,美团如同当年的BAT,以及今天的滴滴、头条,都具备了“社会企业”的属性。2017年10月,王兴也提出美团要做“社会企业”,这在互联网行业尚属首次。
  今天的王兴,早已脱去了拿来主义的外袍,作为建设者的他和已经上市的美团,如何在扩张的商业边界和企业社会责任之间,实现微妙的均衡,恐怕是一个比盈利更值得关注的课题。
  我们欣喜于TMD的空前成功,同时,对年轻的王兴、程维和张一鸣们实在有更高的期待。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honjehai 发表于: 2018-9-21 06:03:00|显示全部楼层

美团狂奔八年终上市 王兴“九败一胜”再迎新起点

源自: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张斯 实习编辑:王丽娜

  在等待了漫长的8年后,美团点评终于登陆资本市场。
  9月20日,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如愿在港交所敲锣,美团点评也凭借72.90港元的开盘股价、510亿美元的市值,一举成为继BAT后的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有着一张娃娃脸的王兴是互联网创业大佬中较低调的。在敲钟现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王兴依然不善言辞。而行业对他的了解,多来自他打赢了轰动一时的千团大战,又率领美团在各路巨头参与的外卖战中表现出来极强的领导力和战斗力,以及资本多次注资背后寄予的厚望。
  而从另一个侧面来说,王兴不是创业的幸运儿。在IPO聆讯前夕的8月,媒体发现王兴偶尔会在“饭否”上记录有关在香港的随想。而过去10年,他更新了约12838条动态,透露出其对昔日创业项目的眷恋。有人说,这个世界没有谁能永远成功,成功者可能要经历更多的失败。

“Food+超级平台”的资本故事
  “民以食为天,吃是巨大市场。”9月6日,在IPO挂牌前的最后一场发布会上,王兴再一次梳理其战略,谈到美团的“核”及发展边界,同时也为自己的扩张确立了圆心。
  创办于2010年的美团从最初的野蛮生长,到如今的一路狂奔,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餐饮外卖平台。王兴在演讲中表示,美团以“Food+Platform”为战略核心,通过一个平台支撑多品类的业务,并在各品类之间交叉营销,实现了完整的onlineoffline闭环。美团试图在对外讲述一个“Food+超级平台”的资本故事。
  王兴曾说,全世界互联网行业的历史就是一个O2O的历史。
  “互联网就是对现实生活的某种复制,对现实生活数字化。”创投圈投资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此说。
  而成长在互联网演变历史中的美团,曾抓住了两个机遇:一是2010年创业之初,以团购起家打赢千团大战并对O2O渗透。回忆起当年团购大战的情景,美团前员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透露,“最凶时,其他企业几乎都在烧钱打广告,楼宇广告都打到美团大厦,电梯间全是竞争对手的广告。但美团一直坚持不打,后来证明了这个决策的正确,一是有效节省了资金,二是教育了市场,团购普及了,那些消亡的品牌并没有被人们记住。”
  千团大战的胜利对美团的意义不言而喻,互联网观察人士尹生认为,王兴能从千团大战走出来,并不是偶然。当其他团购网站拼命扩张时,美团有节制的稳健扩张,最后当整个行业突然熄火时,美团反而储备了足够的现金,然后快速扩张去整合。
  在上述创投圈投资人看来,除稳健的战略部署,从B轮开始到拉手死掉的那几轮融资对美团来说都很重要。“如果拉手上市成功,那资本故事就完全不一样了,拉手倒下才确立了美团的领军地位。融资节点很关键,对业务来说是最大的竞争力。”
  千团大战过后,美团开始野蛮成长。在美团发展之初,因为没有清晰的边界界限,在很多投资人眼中,其更像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学生。过去8年,美团发起过数次战争,四处出击又四面树敌,以美团式的扩张延伸着版图,这也成为外界对美团最大质疑。
  而幸运的是,美团抓住了第二个机会,即2014年前后,开始以“吃”为圆心的发展内核。
  王兴曾在“饭否”上写道,“‘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游戏’,罗大佑在《亚细亚的孤儿》里的这句词也适用于商业。”深谙运营之道的王兴,帮助美团在2014年5月拿到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红杉资本中国等机构的3亿美元C轮融资;6个月后,其D轮融资金额飙升至7亿美元。
  “对美团来说,另一个至关重要的节点是收购了大众点评。”某一位券商分析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大众点评基本靠佣金和广告赚钱,估计其给美团点评整体的贡献不如外卖和酒店的大,前者的很大意义是作为信息流入口,在一二线城市有非常扎实的用户基础,能为美团外卖起到很优秀的导流作用。”
  在王兴看来,O2O有宏观和微观之别,宏观上的O2O就是淘宝、京东、58、赶集这些把线下东西往线上搬的内容和企业;而微观上则是消费者和商家上网后,大家开始在线上寻找服务,然后在线下完成交易。
  如今,美团要讲的则是一个以“吃”为最重要品类的故事。在行业人士看来,解决一日三餐的刚需决定了其高频需求的特点,美团正是抓住吃喝玩乐中最核心的品类,构建了一个超级生活服务平台。

王兴的新起点
  “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这是王兴在“饭否”上的自述。相比王兴在公共场合的少言寡语,这位清华理工男在“饭否”是通透的、接地气的。
  回顾王兴15年的创业史,像一部励志的教科书。王兴曾向身边人推荐过一本书,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德的《异类》,这本书谈到一些人能够成功,是因为当他们在这个行泡的时间超过一万个小时后,就会触类旁通。可以说,在王兴创业的前10年里,几乎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的精髓。
  而大部分接触过王兴的人,对他都有着极高的美评。“他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有自己主观思想的创业者。”在上述美团前员工眼中,王兴是个能够从每次创业失败中吸取教训的人,“比如饭否,他学会了做政府关系;校内网,他又学会了融资的重要性,一个人如果不重复犯第二次错误,那真的是很厉害。”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曾如此评价王兴,“他是一个极度热爱产品的‘偏执狂’,有雄心,有担当,眼光长远又冷静踏实,这几年更是成为新一代企业家中的佼佼者。这也是我们长期看好美团点评的关键因素之一。”
  在业内看来,大部分评价王兴性格的标签都相对客观准确,其中,不善于沟通也被业界所熟知。“想得多、想得深的人,通常沟通和交流能力较差,所以,美团在融资过程中非常吃亏。”上述创投圈投资人回忆道。
  就是这样一个不善于沟通,一直喊着不上市的王兴,这次终于带领美团点评踏上了新的起点。事实上,在美团业务扩张、人员扩张时,王兴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在校内网、饭否网时期,王兴抓产品、抓细节,一个像素的变化也会问为什么,当时团队十来个人,他的角色更多侧重于产品经理。
  在美团,他开始学习如何做一名CEO。“CEO没法让别人代劳的职责是,设计公司愿景和战略,确保传达给所有利益相关方;招到并留住最优秀的人;确保公司始终要有足够的资金,这和空气一样。”他曾在书中如此描述。
  而业内都知道,王兴还是一个爱读书,学习能力很强的人。英特尔总裁安迪·格鲁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都是他的学习对象。王兴曾送《领导力梯队》《格鲁夫给经理人的第一课》等书给管理层,大家研读之后,在会上讨论某件事该怎么处理,他会说,要用《领导力梯队》第三章第二节有关某某问题的解决方法来处理这个问题。
  在上述创投圈投资人眼中,王兴善于深度思考和具备好奇心的性格,也将美团的业务边界做得很宽阔。
  在王兴的规划里,餐饮、旅游、到店综合类等领域都能做到几百亿美元规模。但是,这些领域也有劲敌,美团能否随着上市成为新一极,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在谈到上市后美团发展时,该人士表示,“它的使命是eat better,live better,这是一个更广泛的范畴,住、行都可以算live better。所以,阿里、亚马逊在一定程度上类似,但美团不一样,它的业务广泛,很多完全不同的领域都会涉及。”
  不过,他也强调,现阶段肯定还是“吃”为主。未来可能在住等方面会去扩展品类,只要能找到新切入点都是有可能的,今年,美团在B2B方面发力很猛,新零售还会持续发力点,但做不做起来不好说。而出行业务如果没有持续增长点,可能不会长期持续做大。
 海风有咸味 发表于: 2018-9-20 14:43:00|显示全部楼层

饭否里的王兴:深夜写诗的创业者 人到中年的好奇宝宝

源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W62f-hkhfqnt2204257.jpg
  饭否里的王兴:诗人、战士与现实版谢尔顿
⊙作者:李好 编辑:赵茜、周学彦 数据挖掘:爱漫数据 制图:金沛琦

  2018年9月20日,美团点评(简称美团)正式登陆港交所,截至上午收盘,市值超过500亿美元,超越小米和京东,仅次于BAT。
  美团创始人王兴是一位多次创业的创业者,从人人网、饭否网到美团,他的创业经历是一段早已被人熟知的励志故事。和中国绝大多数企业家不同的是,王兴是一个罕见的在网络上“在商不言商”的企业家,在其所创立的社交网站“饭否”上频繁记录了自己的生活。创立于2007年的饭否,曾因敏感言论而在2009年7月被关停。在2010年恢复服务之后,饭否成为了“测试版”网站,对外注册也随之关闭。饭否作为微博类产品始祖,就此成为不容外人轻易窥探的世外桃源。
  但王兴的更新一直在持续。“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在饭否自述中,他这样说。在这片自留地里,王兴偶尔会对公司竞争发表言论,比如2018年3月,美团滴滴之间的打车大战一触即发之时,他声称:“滴滴好像一贯喜欢这种’以资本为中心’的玩法。美团还是要继续坚持’以客户为中心’。”他也会在其中透露关于竞争对手的消息,并让其成为媒体头条,比如2018年3月他曾透露,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正在撮合滴滴和Uber的全球合并,“越来越好玩了,”他这样说。

TLdq-hkhfqnt2204270.jpg
  然而和美团有关的饭否状态是绝少数。作为商人的王兴,会在饭否里发表自己对商业世界的观察、对管理的思索或者创业的心灵鸡汤。“其实,坚持并不难,改变也不难;难的是知道什么该坚持,什么该改变,何时该坚持,何时该改变。”2017年6月,他在一条状态中这样写道。
  这名创业者,既是战士,也是诗人。和微博不同,饭否有着更真实和私人的氛围,除了商业,王兴在其中记录了很多他对这个世界的温柔时刻:“多年以后终于又在云卷云舒之间看到了一头野猪。我还记得三十年前邻居楼后斜坡上的那个沙堆,我和隔壁的小男孩肩并肩躺在上面,一起看头顶的蓝天白云,比着杜撰白云苍狗的故事。那真是时间过剩的童年。”他还是爱好美食的生活家和喜欢讲冷笑话的段子手:“一支雪茄能让你感觉到香、甜、苦、辣、麻,但是抽到最后只会有一个感觉:烫。”
  社交网络里,可以透露一个人和一家公司的多少信息?
  《商业周刊/中文版》邀请大数据挖掘公司艾漫数据,对从2007年5月13日至2018年7月17日王兴的饭否数据进行了分析。饭否里的王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从饭否里,能发现美团怎样的过去,又能预示怎样的将来?

深夜写诗的创业者
  从王兴超过13000条状态里,可以发现他发布饭否的高峰时段:上午10点到16点、晚间23点到1点。早晨十点是他发布饭否的高峰,中午12点出现下降,午后1点是另一个他喜欢发布状态的时间,以一己之力打破了“老板很忙”的幻象。晚上11点到2点,则是他的另一个发布状态高峰。

ltdH-hikxxna4045322.jpg
王兴发布饭否的时间分布图
  在另一条王兴的饭否日发布量走势上,能看到在公司发展的关键节点上他发布饭否的频率并不高。不过,这张趋势图里有一个奇怪的高点,即2017年5月28日。

ozJo-hiixpup2331495.jpg
王兴发布饭否的分日发布量走势
  这是一个周日,是小长假的第一天,两天后将是端午节。从晚上 9点49开始,王兴以2-3分钟一条的频率、接近十个小时中密集发送了多条被饭否网友称作“一路一树”体的状态:“一条从龙岩走出来的路,一棵植根于北京的树”、“一条哭泣的路,一棵哭泣的树”、“一条被汗水淹没的路,一棵被泪水灌溉的树”、“一条万念俱寂的路,一棵千回百转的树”、“一条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的路,一棵我就是我永远是我的树”。这样的高频率发送一直持续到5月29日早晨7点。
  从这些状态里,似乎能看出王兴的苦闷和坚持。那些字句里有初心不改、万念俱寂,也有泪水和哭泣。

-aUt-hikxxna4045353.jpg
王兴发布于2017年5月29日的饭否截图
  2017年5月,发生了什么?搜索当时的新闻,会发现当时的美团正处在一个微妙的时间点:一个月前,美团在南京启动了打车业务;5月17日,因员工田源一封招聘启事,美团点评被指责存在地域歧视,引起舆论场的轩然大波;当月早些时候,曾任美团COO干嘉伟宣布加入高瓴资本。
  把焦点放大到2017年的整个上半年,美团在媒体上充斥着负面消息,包括裁员、估值缩水、对赌协议、管理层动荡、腾讯放弃领投美团等,其四面开战的多元化布局也饱受争议。2017年5月16日,负面消息缠身的美团点评对外公布了其业绩:日完成订单量超1800万,现金储备超30亿美元,年度活跃买家2.4亿,活跃商家300万。
  王兴的压力来自外部凶险的竞争环境。当时的饿了么,尚未被阿里收购,正和美团在外卖领域中缠斗不休;餐饮中的到店业务,遭遇支付宝旗下的口碑奇袭;酒旅业务尚在追赶期,彼时仍落后于携程系;新业务美团旅行、榛果民宿,也没有爆发之相。但从“千团大战”中杀出来的王兴,并没有畏惧的心。2017年4月,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邀请王兴和张一鸣进行了一场闭门对谈,战士王兴观点明确:“战斗是永远的,只是从一个战场变成另一个战场,从一个困难变成另一个困难,当然也从一个机会变成另一个机会。”

e_gM-hikxxna4045359.jpg
  战士只是王兴人格的一个侧面。这名企业家在这一晚诗兴大发,在饭否这个半封闭的空间里,展示了自己最为文艺的一面。“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硅谷风投公司A16Z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曾经这样说。对于创业的感受,外人只能隔靴搔痒般揣度,这一晚,王兴可能正通过文字游戏排解苦闷、寻找乐趣、理清思路。
  2017年5月29日11:52,一夜无眠的王兴开始了战斗的一天:“一条已起床的路,一棵正赴约的树。”他这样写道。
  美团并未如外界预料的“被放弃”或就此掉队,此后不到半年的2017年10月19日,美团点评宣布,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融资继续由腾讯领投,并引入了新的战略投资方The PricelineGroup。“美团点评没有上市压力且无上市预期。”王兴当天在媒体见面会上这样表示。
  336天后的2018年9月20日,美团登陆港交所。

人到中年的好奇宝宝
08ms-hkhfqnt2204413.jpg
  阿兰·德波顿说过:“我们的视角都狭窄如同井底之蛙,而人类经历的复杂和有趣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因此,对这个星球和星球上的诸多国度予以关注乃是一项基本礼仪,惟其如此,才能让我们在面对大千世界时保持开放、好奇和谦卑。”
  和雷军等企业家不同,王兴对于在饭否上“安利”自己的产品和公司毫无兴趣。在饭否上,他表现出强大的求知欲。在这个半私密的社交网络中,他是真人版的《生活大爆炸》主角谢尔顿,好奇的是宇宙中的一切,兴趣包罗万象,从音乐、建筑学、小说、诗歌、到造字学、商业秘辛和父亲的水泥行业。他会知道,vip.com这个域名在卖给唯品会之前在一个赌场手里,也会懂得,砼(tóng)这个字是1953年著名结构学家蔡方荫教授创造的,意思是混凝土,取“人工石”三字的组合。
  从王兴最常提及的人物中,可以看到王兴的兴趣广博:乔布斯、盖茨、李白、孔子、海明威都是他饭否状态中的高频词。“如果没有苹果,没有iPhone,就没有移动互联网,今天所有这一切都不可能实现。”在9月20日香港上市现场,王兴还特别提到了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并表示了感谢。王兴的世界观和他感兴趣的国家和地区是另一个观察他的角度。“2018年是向世界输出商业模式的开始,”在2018年2月发布的内部信中,王兴这样表示,而从他密集提及的城市和国家里,或许能看出美团海外市场的下一步。

lzGh-hikxxna4045382.jpg
王兴提及最多的城市、国家和人物
  “我基本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去登高:北京的央视电视塔、上海的环球金融中心、深圳地王大厦、香港太平山顶、东京铁塔、Sydney Tower Skywalk……”王兴在饭否中这样说道,他称自己是九型人格中典型的INTP型──在心理学理论中,这类人属于“学者/科学家型人格”,特点是沉默、自主、思维敏捷、洞察力强,喜欢理论上或科学方面的追求,喜爱用逻辑和分析解决问题。
  学者性格的王兴,从24岁开始创业,最终成为了一名屡败屡战的企业家,在39岁这年带领美团登陆港交所。但他性格里仍然保留了INTP型人格的典型特点,包括喜欢提出尖锐的问题,向他人及自己挑战以发现新的合乎逻辑的方法。这一点,在对其饭否状态进行分析后也可得到验证,从2007年5月至2018年7月的饭否中,可以看到王兴一以贯之的一大特点是热爱提问。如果说,成功就是“优势积累”的结果,微小的优势带来的机遇,让微小的差距被越拉越大,那么极少评论时事和热点新闻王兴,用持之以恒的思维训练,让自己成为或靠近了“深度思考者”。

XWHl-hhuhism3934688.jpg
  这些问题,既有自问自答,也有看上去暂时无解的问题。在问题背后,会提问就好比临床医生利用专业知识将症状与疾病相对应,是一种技能。看上去,王兴既有提出问题的能力,也有回答问题的意愿。在王兴旺盛的好奇心之外,这样的个性特点和美团多元业务之间,有多少联系?四处出击的特性,能否让美团在每个领域持续地创造价值,赢得机会?“王兴是将思辨精神运用到企业管理之中最好的企业家之一,这或许是美团不断越过山丘,获得更大成功的原因。”红杉资本沈南鹏今天在一封公开信中这样评价。而用王兴自己的话说:“作为CEO,我要为这个公司里发生的一切事情负责。”科学家王兴,或许会带领美团冲入更多的未知疆域。对于王兴来说,他希望活在一个自己更希望生活的世界里,而他等不及让别人去打造这个世界。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zhenshiyaya 发表于: 2018-9-19 04:46:00|显示全部楼层

王兴:一台“深度学习机器”的十四年创业史

源自:第一财经日报
2AqO-hkhfqns2328700.jpg
  赵陈婷
  【虽然美团点评如今还有着鲜明的外卖公司标签,但是在王兴规划中,公司的未来是服务电商平台,美团的学习目标是亚马逊。国内大约6.5亿的中产阶层,这一用户规模有着巨大的服务需求,包括餐饮、旅行、出行等】
  顶着互联网知名连续创业者光环已久的王兴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
  在《财富》杂志最新出炉的“2018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中,美团点评首席执行官王兴高居榜首。而9月20日,美团点评也将正式登陆港交所,成为继小米之后第二家在香港上市的同股不同权科技公司。
  两个多月前的7月9日,雷军代表小米在港交所敲响了那面花30万定制的加大版铜锣。3天后的7月12日,包括映客在内的8家公司同时在港交所上市,港交所现场破天荒并列摆出4个锣,8家公司负责人并列一排,两家公司老总共敲一个锣。
  当下这一批赴港、赴美上市热潮中,不乏成立没几年就火箭上市的科技公司。
  映客、拼多多从成立到上市花了3年,而趣头条只用了两年3个月。相比之下,熬了8年才登陆港交所的小米和美团,如今都能算得上是历史悠久了。
  要知道,在小米之前,雷军足足用了16年才把金山带上市。对于王兴而言,除了美团8年创业史,业界还广为流传着他从2004年开始的校内网、饭否网等九败一胜的创业故事。
  或快或慢,二级市场有自己的反应,而美团点评的新故事也刚刚开始。

“藏”在饭否里
  9月4日,王兴发了条饭否消息,“希望接下来九天不要爆发战争或其他的黑天鹅事件。”
  那个时间点,美团点评正处于IPO关键期,9月7日起公开招股,并计划于9月20日在港交所挂牌交易。
  伴随着美团点评的上市进程,有关王兴的各种故事频频见诸报端。
  事实上,即使是连续创业者,王兴愿意主动见媒体的机会并不多,特别是这几年。
  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这么大的事情,他都情愿沉默以对。也就是公司对外发布融资消息,有时能成为例外。
  2017年10月19日,美团点评上市之前的最后一轮融资在传闻已久后终于落地。当天傍晚,王兴在北京总部接受了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采访。王兴当时心情不错,谈融资、谈上市还有腾讯和阿里的投资风格,各式问题来者不拒。
  上一次,王兴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还是3年多前的2015年1月。那时还只是美团CEO的王兴宣布美团获得了7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70亿美元。
  不到万不得已,王兴就是不爱公开露面。于是,记者们只能跑去饭否看王兴的更新。
  相比在公众面前少言寡语,饭否里的王兴却是异常活跃。从2007年到2018年的10年多的时间里,王兴更新了一万多条饭否消息。这也印证了王兴在饭否上的个人签名,“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
  在这上万条消息里面,正儿八经说到美团的内容连50条都没有,但也就是这千分之几的概率,记者们还是愿意去搜寻蛛丝马迹,毕竟饭否里面活着一个更加真实的王兴。
  在饭否里面,王兴迷恋于推敲各种名词,喜欢地图、刀、统计数据。“又双叒叕”这四个字,王兴不仅要知道第三个字念ruò,还研究了第四个字居然有四种读音:zhuó、yǐ、lì、jué。
  没事的时候,他还要搞明白“砍、劈、剁、削、片、刺、捅、切、割、挑、剜、拍、插、撬、剖、格、挡、刮、雕、刻”等用刀能做的这些动作的区别。
  很难想象平日里面看着严肃正经的理工男会反复练习一个新技能,只为了不直接上手,而是用筷子和勺子把一个茶叶蛋剥干净。
  时不时地,王兴还会发展一个偏门小爱好,比如看中餐厅的英文菜单。
  更多的时候,作为创业者王兴会感慨,“重要的不是当前的位置,而是方向和速度,以及加速度。”又或者是,“‘风来了,猪都能飞起来’,想成为‘猪’的很多,想成为‘风’的就少多了。”
  除了作为饭否创始人的王兴,饭否上的大神级人物还有曾经潜水多年的微信创始人张小龙。2016年张小龙尘封已久的饭否账号突然被扒了出来。这个叫@gzallen的饭否用户最后一条饭否发表于2012年4月9日,那时上线一年多的微信刚实现用户数破1亿。
  在2012年3月30日那天,@gzallen发了一条饭否回应另一个用户说,“@viviyo你改变了一亿人的一些赶脚”,而第二天发的另一条是,“多少艰苦不可告人”。
  张小龙曾说过,“微博是个穿衣服的地方,饭否是个脱衣服的地方”。
  2012年4月,张小龙离开了饭否,最终留下的是2359条饭否消息。6年后的2018年6月,饭否关停了注册服务功能。这意味着,外面的人不再能进来,而饭否也真正成为老用户碎碎念的一片小天地。

被挥别的社交情结
  虽然已经沦为王兴和一小群老用户的自留地,但饭否也曾红过。
  打着中国版Twitter旗号的饭否,成立于2007年5月12日。2009年上半年,饭否用户激增至百万级别。如果顺利走下去,这将是又一个改变中国社交格局的故事。
  但一切在2009年7月8日戛然而止了,饭否被关停到再度回归,已经是2010年11月25日。
  饭否被关停的一个月后,新浪微博诞生。再回归之后的2010年冬季,各大门户巨头已先后推出各自的微博服务,“死而复苏”的饭否已经失去了机会。
  饭否的创业经历成为王兴人生的一个分水岭。
  在此之前,王兴一直热衷于各种类型的社交创业。
  2004年初,25岁的王兴中断了在美国特拉华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的博士学业,从美国回国创业的时候,第一个项目叫“多多友”(一个泛人群的SNS)。在“多多友”之后又做了第二个项目叫“游子图”(针对海外的朋友)。等到2005年秋天,王兴决定要专注于一块细分市场,最终确定是大学校园SNS,这才有了后来的校内网。
  校内网发布三个月就吸引了3万用户,也让王兴在中国互联网圈打响了名气。但用户数增长迅速的另一面是,2006年王兴没有钱增加服务器和带宽,不得不将校内网卖给千橡互动集团,后来千橡CEO陈一舟将校内网改为人人网,2011年人人公司上市。王兴等校内网的核心团队成员也都随着这一收购加入了千橡集团。锁定期一过,大家就都陆续离开了公司。
  离开千橡集团之后,王兴继续做社交,2007年成立了饭否。而饭否的关停遭遇最终把王兴从社交领域推了出去,最终在2010年创立了美团网。
  有声音说,是饭否断送了王兴创业以来一直坚持的社交梦。但饭否之后,市场的确看到了一个更成熟的王兴。
  曾经有人问王兴,你之前做校内网,做饭否,它是一个社交媒体、社交网络,看起来是不是更能影响信息传播,更有社会意义的事情,做电子商务做美团也很好,但是不是有一点俗了?王兴认为自己可以非常理直气壮地告诉对方,不俗。
  理由是“消费者的每一次花钱都是在投票,投票选择你想要支持的那个世界”。那么每一次投票就是一次交易,交易额代表投票的多少,代表你影响了多少消费者。
  创业对于王兴而言就是改变世界的方式,“我希望活在一个更希望生活的世界里,但我等不及让别人去打造这个世界。”
  2014年,市面上有本书叫《九败一胜》,写的是王兴创业10年的经验总结。那个时间点,美团刚从千团大战中熬出头,经历了校内和饭否的失败之后,王兴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
  但市场并没有给王兴太多感慨的时间。随后的4年,王兴一直在打仗,或主动或被动,在不同的领域多线开战。
  当年团购这一仗,王兴认为自己是打赢了,美团成了团购行业里的领先者,市场份额一度达80%。但2015年外卖又成了行业风口。美团快速跟进,跟饿了么、百度展开了外卖补贴战,一直打到百度退出,收编了百度外卖的饿了么又被阿里拿下。
  外卖行业的格局还未完全稳定,今年4月,美团又迫不及待跨界进入了打车市场,大手笔收购了摩拜单车。做打车、收摩拜让美团成功跻身出行市场不可忽略的一极,但这个位置也的确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目前,美团除了外卖和到店餐饮外,还涵盖酒店、旅游、打车、票务、短租、生鲜零售等各个方面。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美团点评如今还有着鲜明的外卖公司标签,但是在王兴规划中,公司的未来是服务电商平台,美团的学习目标是亚马逊。国内大约6.5亿的中产阶层,这一用户规模有着巨大的服务需求,包括餐饮、旅行、出行等。
  “虽然我们看起来像是在发展很多不同的业务,但实际上只是朝着一个目标在努力。”王兴曾表示,美团点评是一家围绕用户需求为中心的公司。“仔细观察所有垂直领域后,你会发现他们总会在某个用户群体形成交集。而就餐、点餐、看电影、旅游、出行的用户,基本上就是同一群人。”

爱思考的“八爪鱼”
  如今互联网圈,BAT之后还有一个TMD(今日头条、美团和滴滴),这三家正努力突破BAT的围剿成为特立独行的存在。
  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和王兴是福建龙岩老乡。2008年起,张一鸣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加入饭否,开始与王兴共事。2009年,饭否因为外部不可抗力被关闭,王兴转身做了美团,而张一鸣延续信息分发的思路最终做出了今日头条。而滴滴出行CEO程维是王兴曾经的创业指导对象。即使去年2月份,美团打车已经在南京低调上线了,市场上还广为流传着王兴和程维的励志故事。
  在美团和阿里还在恋爱期时,在支付宝商户事业部的程维负责对接美团的事宜。五年前,从阿里出来创业的程维拿着第一版“滴滴打车”给王兴看的时候,王兴说“这个产品的设计流程太垃圾”,并给出修改意见。
  2015年5月,程维出来分享创业经历的时称是王兴的一句“垃圾”骂醒了他,让滴滴走上了精心打磨产品的道路。
  后来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有媒体组了个局让张一鸣、王兴和程维一起谈谈中国互联网下半场。当时,在互联网界以爱思考出名的王兴谈了不少对出行领域的想法。但现在看来,王兴当时不只是想想这么简单。
  因为业务涵盖各个方面,战线拉得太长而每个领域也都有一两个有挑战性的竞争对手存在,市场上一直有质疑美团不够专注的声音。
  “有一句话我是很同意的,做传统行业一定要很专注,但是做互联网其实要做八爪鱼,爪伸得到处都是,你看专注的都不灵。”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的观点是传统行业要专注,是为了扩大规模,降低单个用户成本;而互联网时代,经济规律变了,用户数越大,每个用户的价值也就越大,形成网络效应。
  “要把边际打开,每个用户价值体现在多业务上,只要你管理得好,选对赛道,这些网络效应就会持续扩大。”徐新认为王兴就很擅长做这个,他是一个“深度学习的机器”,他会花很多时间研究、琢磨、学习,能够选对新赛道。
  而这背后,不管是团购、外卖还是酒店旅游业务,王兴的团队都不是第一个进入赛道,但是美团的神奇之处在于总能很快找到自己定位,最终抢到市场第一第二的位置。
  事实上,从校内网开始,王兴身上就被打上了中国互联网的CopytoChina标签,他在社交领域的几次创业成功也被视为是借了CopytoChina的直线方法。但王兴坚持“创新这个词的本义,应该是更好地做某个事情的办法,就是觉得这个事情做得更好,就可以了”。
  而在不停布局新赛道的美团内部,王兴要做的就是思考,找准美团下一步的落脚点。
  为了解一个行业,王兴会把这个行业最厉害的专家全部聊一遍,两三个月的时间来回聊,对同样一个问题,长期反复验证。
  徐新创办的今日资本如今重仓美团。但这些年经常和徐新接触的是王兴当年在清华的大学同学,如今美团点评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
  在今日资本对饿了么做尽职调研准备投钱的时候,是王慧文给徐新打了一个两小时的电话,谈到了美团要做外卖的想法。最终,徐新决定两边一起看。
  而在大众点评和美团打得最凶的时候,也是王慧文代表王兴给徐新打了试探性的电话。
  徐新和王兴聊天谈得更多的是行业、市场还有最近读过什么好书。
  王兴是一个对万事万物都有着浓厚的好奇心,且精力旺盛,乐于思考的人。他似乎对任何一个自己不明白的事都有搞明白的兴趣。
  即使10年间发了上万条饭否,王兴还会质疑人一天到底有多少时间是真的在思考?最终的结论是,“我估计答案是很少很少。多数情况只是条件反射。”
  千团大战、移动互联网,他认为美团要做的就是拥抱变化,甚至成为变化本身。
  饭否刚成立不久的时候,王兴感慨地说对“Youareneverreadytobeanentrepreneur.”这句话感触颇深。
  结果,一直都没准备好的王兴从校内、饭否到如今的美团,这条创业路已经走了十几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4,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4-5-19 10:15,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11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