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开启左侧
查看: 43|回复: 0
 红英 发表于: 2017-8-14 00:35: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纪实·新闻] “异类”汪滔

 [复制链接]
  : 雷锋
  2017年8月6日下午6点,RoboMaster 2017机甲大师赛总冠军诞生,汪滔头戴鸭舌帽,一身白衬衣走上颁奖台,将价值20万的奖金交到冠军队伍华南理工大学队员的手上,合影,退下台。聚光灯留在身后那些兴奋的年轻人身上,以及整个体育馆的欢呼。
  在后台的媒体见面会上,大疆的工作人员与往常一样代替汪滔接受了媒体访问。大疆作为一个企业举办RoboMaster的目的依然成为整个访问过程中最核心的问题,这是大疆于2015年举办RoboMaster以来每年都会被问到的问题。每次大疆的工作人员都会解释这个比赛不以任何盈利为目的,最单纯的起因就是想办一项酷炫的比赛,让工程师有个成为明星的舞台。
  在很多人眼中,大疆和它的创始人汪滔,就像异类。
V16a-fyixtym2187260.jpg
</p>  大疆创始人汪滔,图片由大疆提供
让工程师当明星  2014年,红杉全球的合伙人莫里茨访问大疆,讨论投资大疆事宜,问了一个问题:大疆有什么需要红杉帮忙的。这是一个投资方兜售自我赢得谈判主动的一个惯用问题,基本都会落到政府关系、市场拓展、人才招募等落脚点上,汪滔的答案让红杉中国同行的其他人等大吃一惊:我想做一个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机器人比赛,红杉怎么看。
  其实,这个时候的大疆也只是刚刚转型多旋翼航拍无人机的起步阶段,刚刚推出自己的多旋翼航拍无人机精灵”Phantom 2,而汪滔却在这样关键的上升期坚持做一个看似毫无回报率的机器人比赛,这在很多人看来是无法理解的。实际上,他已经行动了。
  早在2013年,大疆便尝试举办了小型的机器人比赛,一个以夏令营的形式,为理工科学生和机器人爱好者量身打造的暑期科研活动。参加的学生在大疆总部进行一个月的项目训练,由香港科技大学的教授以及行业精英进行指导并分组,最后各组之间将自己的研究成果进行验证。其中,表现优异的学生有机会进入大疆成为研发工程师或是香港科技大学全额奖学金保研名额。
  按汪滔的话说,这个活动是一个很好的社会实践,跟创业很像,要有技术研发、团队管理,还需要指定战术和策略。从结果来看,有一些硕士毕业的高材生在这种社会实践的过程中,并不是一定比靠谱的本科学生优秀,甚至某些方面表现差强人意。发现这个结果时,他显得有些得意,因为这更加印证他所坚定的立场,即实践出真知。
  2015年RoboMaster正式办成了面向全国大学生团体的国家级公开赛事,影响来自全国数百所高校近万名的大学生。RoboMaster已经发展成一个集大成的综合性比赛,理工科几乎一半的学生都可以在这个比赛中找到他们发挥的地方。
  传统的机器人比赛观赏性很低,没有多少人愿意守在电视机前看机器人堆箱子和跳绳。久而久之,机器人大赛也就失去了群众基础。在正因为如此,RoboMaster更注重好玩好看,赛制均为大疆自主的全新设计,三年来也在不断进行调整优化。
  “我们就希望在这个现实世界中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做一些新的东西。其实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一场工程师的盛宴,发明家的盛宴。我们所处的社会不缺演艺明星和体育明星,但却还没有通过做事靠谱而成为明星的人。打开电视,我们还找不到一个让工程师、发明家也能成为明星的智力竞技运动。我希望RoboMaster能塑造姚明刘翔这样的全民偶像,更能产生乔布斯这样受人尊敬的发明家和企业家。”谈到创办RoboMaster初衷时汪滔对雷锋网说。
  2004和2005年在香港科技大学读书期间,汪滔曾连续两年参加了RoboCon,这些参赛经历对他来说是影响深远的,因为参加比赛,他主导开发出一套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这也是他随后成立大疆的根基。
  从长远看,汪滔希望可以把这个比赛推成像一级方程式赛车,甚至像现在的足球世界杯一样,成为一个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科技盛事,能够让追求卓越技术和创意,成为一种大众的潮流。
pdQo-fyixtym2187282.jpg
</p>  RoboMaster 2017冠军华南理工大学华南虎队,图片由大疆提供
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汪滔非常明白人才对于企业的重要性。大疆如今拥有超过11,000名员工,随着公司逐步做大,寻找到一位能推进公司运转的高管成为更加紧迫的工作。汪滔认为,这个时期的大疆,应当更加重视管理和制度,实现一个创业公司到规模化企业的转变。
  在寻找到合适人选之前也曾有高管离职,后来终于找到能胜任公司管理的人选。8月9日,大疆宣布任命罗镇华为公司总裁(Roger Luo)。
  但如今风光无限的大疆,在创业早期的也曾面对招不到人的窘境。2006年在学校完成毕业设计后,汪滔在深圳一个仓库里创办了大疆,继续优化那套在比赛中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但当时国内外做无人机飞控的,并没有多少人。
  汪滔回忆说,创业之初,公司根本招不到优秀的人才。招聘对象来了,发现是民房中的小作坊,基本上掉头就走,最后只能降低标准招聘了一批早期员工。在团队中,只有汪滔是有无人机技术背景,因此也担当了导师的角色,时常需要手把手地教他们。尽管如此,汪滔还拿出公司的股权进行分配,根据员工的技术水平来定数额,希望他们能够在公司稳定下来。即便是这样,2008年的大疆却还是迎来了最严峻的时刻。
  汪滔称这段历史为“黎明前的黑暗”。部分员工投靠到曾经洽谈的合作商,还有人开始偷偷将公司财物挂在网上出售,更有甚者离职后与内部员工里应外合卖大疆盗版飞控,就在第一代产品都还没推出时这批员工都纷纷选择了离开。
  也是在2008年,汪滔的导师李泽湘加入大疆。除了带来了资金,还给大疆引荐了他的学生。更重要的是,李泽湘邀请了时任哈工大深圳研究生院自动化方向博士生导师朱晓蕊做大疆的首席科学家。也从这个时候开始,大疆的技术团队走入了正轨。
  之后不久,大疆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XP3.1面市,迎来了发展的曙光。刚刚开发出飞控XP3.1时,因为不是量产,所以每个成本都很高,这也花掉了公司的大部分资金,最困难的时候公司账面上只剩下几万块钱。最终,汪滔和几个人一起跑到北京给一个客户做飞行演示,成功获得了20套XP3.1订单。20套的订单对于那时候的大疆来说,就像最后的救命稻草,这是大疆成立两年多来首次卖出去产品。公司剩下的10几个人非常受鼓舞,也重新找回了信心。
  之后,XP3.1的订单不断,虽然每个月只卖出去几十套,但已经步上正轨并且发展地越来越顺利。又经过一年的时候,大疆开发了SWing,又再过半年时间开发了悟空M,大疆也正是在悟空M的时代进入多旋翼领域,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大疆开始在国际上斩落头角。
6JvG-fyixtym2187451.jpg
</p>  大疆创始人汪滔,图片由大疆提供
  “其实汪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觉得好的人应该得到他所得到的东西,他绝对不会允许在公司里面,比如年终奖大家平均分这样的事情。他会觉得说这种事情属于是对真正干活的人的不公平,那这种情况下的结果是,大家都无所谓,也不会促使更加努力的人或更加突出的人努力做到更好,也不会吸引到社会上更有理想抱负的人来到大疆。”经历过那段黑暗时期的大疆早期员工石头向雷锋网表示,汪滔的这份理念是大疆除了技术能力以外一个重要的生存根本。“在公司发展初期,因为公司小,相对于外界的期许来说,我们能拿到的资源也少。汪滔一直致力于在找好的,能跟他志同道合的有创业精神的这样一群人。有这样想法的人,慢慢地在公司的成长中就留下来了,那没有这样想法的人,那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就离开了。这个不能说谁对谁错,可能他的想法就是我只需要打一份工就行了。那如果说他有这种想法,他接受这样一套理念,他觉得一定要做出质量最好的东西,那我就是公司的一员,我就是公司成长的一部分。”
  如今在大疆内部,有一套非常严格的管理体系。新员工想要加入大疆,除了需要通过专业方面的考核,还要通过汪滔参与设计的一套心理题,这套心理题包含心理素质、价值观取向,是个人和公司价值观的匹配度的体现之一。而进入大疆后,依然要接受非常严格的监管。很多人对于汪滔的这套管理体系很不解,为此大疆也错失了很多有技术底蕴的人才,不过他依然毫不动摇。因为在他看来,中国目前的文化大环境还比较混乱,必须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对一些不道德的行为进行约束。在大疆内部,已经发生过多次内部员工泄露公司机密的事件发生,其中早期员工离职后与内部员工里应外合卖大疆盗版飞控的事更是对汪滔日后管理大疆造成很大影响。
  “我们还是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一些人,想去改变中国文化的一帮人,通过商业的行为,最后其实目的不在于商业,而在于做牛逼的一些事情,和改变中国的一些文化。因为中国是从近现代以来,都从来没有牛逼过,产品没有牛逼过,文化也没有牛逼过,一帮子人已经完全没有自信,不得不依赖所谓的2000年以前的智慧。我们应该重新相信自己,在实践当中来试一试我们需要怎么样的文化。所以说,如果只是想赚钱的人,在大家衣食无忧的情况下仍然把出名和赚钱放在第一位的人,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想要的是一些有更加远大理想的人。”在谈及这段往事时汪滔对雷锋网说,如果是苹果公司,就不需要使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管理,因为员工的道德觉悟很高,而在中国,则很难。而这,也就是他口中的二流文化。
  改变中国的野心
  翻开汪滔的朋友圈,几乎一半的内容是关于文化与教育,他像个热血的文艺青年一样抨击中国教育的不足与文化的不堪。他最新的一条朋友圈写着:国家要崛起,文化应该源自于顺应现状的成功实践,而人不能成为文化的奴隶。教育要紧跟成功实践经验,不能只教知识,还要教如何思考,如何开脑洞。教育-文化-实践-教育,要在国家层面实现闭环,在用众人的实践,去互相加速之。
  在汪滔的理念中,在教育的体系中,理论知识并不应该成为唯一的考核标准,实践才是检验一个学生对理论知识的转化,而当下的教育体系偏爱循规蹈矩、观点平庸的培养和对真知灼见的本质培养。汪滔希望RoboMaster可以弥补现有教育体系的不足,成为中国教育体系里培养机械电子专业的大学生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RoboMaster鼓励学生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培养他们的思辨能力,只有这样他们在进入企业后才能成长为“靠谱的人才”。“企业员工的平均思维能力的高低,很大程度决定了这家企业的市场地位。同样的,一个国家的平均思维能力的高低,决定了这个国家的综合竞争力。”汪滔在首届RomoMaster颁奖现场的演讲中说道。
  经过5年的成长,RoboMaster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高校认可,不少高校支持学生将比赛作为研究课题,甚至有为比赛获胜的队伍提供保研的名额,如此一来学生的参与度也更高了。而从今年比赛来看,越来越多的企业赞助商也证明了比赛的影响力。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学生在就业时选择了无人机领域,甚至有不少的人选择了这方面的创业,其中包括曾与总理切磋过球技的羽毛球机器人Robomintoner项目创始人。
  在连续看了三届比赛后,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明显感受到这些参赛学生的进步,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比赛的战略布局上,这些也让比赛越来越好看。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人正在成为改变世界的明星。
kXia-fyixtym2187470.jpg
</p>  比赛中的操作手们,图片由大疆提供
  目前,RoboMaster正尝试搭建一个教育平台,聚拢一批对机器人有兴趣的年轻人,创造“青年工程师社区”。另外,RoboMaster已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科技大学、东北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清华大学、西南科技大学、燕山大学等7所高校开展教学合作,开设多旋翼飞行器原理、多旋翼飞行器应用开发及地面机器人应用开发等三门课程,推进实践与理论融合。大疆正在成为汪滔口中中国教育体系中重要的一环。
  而对于大疆来说,如今已长期稳占全球超过70%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未来急需打破现有格局创造新的市场,而在这转型的路上,需要越来越多像汪滔这样的“异类”来完成下一场革命。
  “激极尽志,求真品诚”,是汪滔为大疆定下的座右铭,他在给新员工的寄语时写道,DJI是一方净土,只有纯粹的创业和为梦想而生的艺术家。
  “文化、价值观、产品的二等公民我做腻了,期待我们的产品也可以早日让美利坚五体投地。”汪滔在朋友圈如此写道。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红英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红英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红英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红英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红英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红英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7,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7-8-24 13:02, Processed in 0.218400 second(s), 12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