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开启左侧
查看: 429|回复: 2
 丢不下 发表于: 2017-9-17 08:53: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纪实·新闻] 江口沉银八大王的藏宝图 每一件文物背后都是悲剧

 [复制链接]
源自:成都日报
  2017年3月,江口沉银遗址在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县得到证实,史书中张献忠在江口为明将杨展所败,金银珍宝落水的记述最终盖棺论定。本次发掘出的30000余件文物,堪称中国水下考古最丰富的一次,这也是继北京定陵之后最重要的明代考古发现。
  2016年11月25日,彭山县江口镇岷江河岸,重型卡车运来一车车砂石,倾倒在江中,十几台挖掘机来回填土、夯实,将湍急的岷江阻断,修建围堰。12月12日深夜,一条长1500米、宽约150米的围堰,将一块狭长水域与岷江分隔开来。
  这里是江口沉银遗址发掘现场,2016年11月,四川省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遗产保护中心、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江口沉银遗址保护范围南至岷江大桥南1000米,北至两江汇合处向北500米,南北外延500米,面积约100万平方米,本次发掘面积约2万平方米。几十台抽水机日夜不停地工作,围堰的水位越来越低──1646年的那场鏖战以及张献忠的宝藏,似乎就快水落石出了。

江口鏖战,引发千古藏宝悬案
  大西国大顺三年三月(1646年,大清顺治三年),初春的成都还带着几分寒意,八大王张献忠在皇宫中有些不安,据派出去的探子来报,明将杨展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犍为县,杀了自己委任的官员,嘉定府(今乐山市)百姓将杨展迎进城中。川外,亲王豪格率领的清军步步逼近,据说军中还有“满清第一勇士”鳌拜,这都令张献忠不寒而栗。
  早在两年前的1644年,李自成的义军已攻入北京,崇祯皇帝在煤山黯然上吊自尽,明朝灭亡。同样在1644年,张献忠也率领一支大军入蜀,并于同年8月攻入成都,创立大西国,国号大顺,与李自成分庭抗礼。当年围攻成都时,杨展就与总兵刘佳胤坚守不降,城破为张献忠所擒,行刑之前,士卒见杨展的甲胄色彩鲜妍,心生爱慕,怕鲜血弄脏了甲胄,遂解开绳索,杨展乘机夺刀砍死士卒,跳入河中逃跑。
  没想到这杨展又杀了个回马枪,张献忠派出麾下大将刘文秀、狄三品攻打嘉定府,均无功而返。杨展在嘉定站稳脚跟,又陆续占领仁寿、简阳、眉州、青神,张献忠派兵与杨展在江口大战,结果再次大败。张献忠见碰到了硬骨头,清军又迫近在即,将多年搜刮的钱财装了数千条大船,打算金蝉脱壳,从此隐姓埋名做个富贾。
  岷江发源于岷山南麓,流至都江堰分内江、外江,内江在成都分又出了府、南二河,张献忠的船队从南河南行约60公里,进入彭山县境内,打算在江口镇转入外江,再从宜宾沿长江出川。杨展在江口设伏,以装载易燃物的小舟冲向大西军船队,此时狂风大作,船只纷纷起火,调头驶向江岸,怎奈水道狭窄,船只又首尾相连,一时间寸步难行。杨展亲率士卒冲进敌阵,“枪铳弩矢,百道俱发;顷刻之间,敌船尽焚”。大西军大败,数千箱金银珠宝落水,士卒官长死伤殆尽,随身细软四处散落。
  此役过后,张献忠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逃回成都后,张献忠出人意料地令人截断锦江,在河底挖了几个数丈深的大坑,把皇宫剩余金银埋入坑中,尔后决堤放流,将参与埋银的士卒、石匠杀死,这便是史书中的“锢金”。埋好宝藏后,张献忠逃窜至川北,并于同年十二月被鳌拜斩杀(也说为章京雅布兰射杀)。江口沉银与锦江埋宝的故事在民间口口相传,造就了中国历史上一大藏宝悬案。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丢不下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丢不下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丢不下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丢不下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丢不下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丢不下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楼主|丢不下 发表于: 2017-9-17 08:53:00|显示全部楼层
★本站推荐:发帖子前,请使用“排版助手”软件,让您的文章更悦目!★
生财之道,张献忠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张献忠手里的财富究竟有多少呢?史书中语焉不详,不过在李自成那里,似乎不难找到答案。明人计六奇在《明季北略》中记载,李自成义军攻占北京后,在皇宫中找出3700万两白银与150多万两黄金,这都是崇祯皇帝的私房钱。李自成还令心腹刘宗敏向百官勒索银两,刘宗敏令人做了5000套夹棍,将明朝宗室、外戚、官吏一一拷问,总共获银7500多万两,单崇祯皇帝的岳父就交出了60万两。李自成离开北京前夕,曾将上亿两黄金运送出城,这批巨大的宝藏至今依旧下落不明。
  张献忠虽未直捣黄龙,倒也攻城略地无数,入蜀以来更是一路攻破大宁、大昌、开县、昭化、剑州、梓潼、江油、盐亭、新都、郫县、金堂……明末农民义军攻克城池后,往往将官府里的财物哄抢一空,张献忠在官府获得的金银珍宝自然不在少数──他的行军路线,就是一幅敛财轨迹图。
  张献忠还网到了几条“大鱼”,崇祯十四年(1641年)二月,大西军攻克襄阳,获得襄王的珍玩、金银无数。两年后破武昌,活捉楚王朱华奎,在王府中搜出金银各百万两,装了几百辆大车。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文武百官齐聚王府,恳请楚王出银犒赏守城将士,一毛不拔的楚王连连摇头,结果城破之日被装进竹笼,丢入水中活活淹死。张献忠感叹道:“有如此赀财而不设守,朱胡子真庸儿!”
  成都被攻破前夕,蜀王朱至淑与嫔妃跳进八角井自杀,蜀王府延续二百余载,“重宝则天球、龙璧、夏鼎、商彝,图书则玉笈金题,皇坟帝简,靡有不储”。传说蜀献王曾得一本秘籍,书中有冶炼金银之配方,蜀王子孙无不擅冶金银,成都沦陷时蜀王府还储藏着为数众多的金银。这些明朝藩王不愿拿出钱财用作军饷,到头来却为张献忠当了一辈子守财奴。
  与李自成不同,张献忠不仅抢官府,连百姓也不放过。大西军每下一城,即将城中富翁、商贾抓来,勒索银子,数目从数千到上万两不等,等到家属凑足了买身钱,却毫无诚信地撕票。张献忠还禁止百姓私藏金银,私藏一两,即诛全家;藏十两,则生剥人皮。有人心存侥幸,将金银沉入井中或藏在密室,被抓到后同样处以极刑。
  经过这般巧取豪夺,张献忠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据说离开成都时,银子太多无法带走,就令工匠做了许多木头夹槽,里面塞满银锭,任其漂流而下,打算在巫山附近江流狭窄的地段打捞上岸。《蜀难纪实》估算张献忠遗留在江口的财物:“累亿万,载盈百艘”。《明史》记载则有“金宝亿万计”。
  明代白银已从贵金属成为社会的主要货币,在流通领域占据了主币地位,频繁的海外贸易也使得大量白银流入中国,据明人王鏊的《震泽长语》记载,太监刘瑾被抄家时有黄金千万两、白银两亿多两,这个数目虽不无夸张之嫌,却可管窥明朝巨大的白银储备。李自成、张献忠能搜刮如此多的金银,也是明代经济史的缩影。

锦江“锢金”,八大王的障眼法
  自古以来,张献忠的宝藏吸引着历代寻宝人。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成都锦江淘金公司门口贴出一纸公告,招募泥工、木工、石工、杂工,到锦江寻宝,消息一传出,应征者有如过江之鲫。
  锦江淘金公司手上握有一张清代藏宝图,画图的是一个当年侥幸逃脱的石匠,藏宝图几经辗转,落在贡生杨白鹿手中,后由军阀范绍增(即著名的傻儿师长)出面磋商,成立锦江淘金公司,开展打捞事宜。藏宝图显示,宝藏在望江楼一带,以石牛、石鼓为记号。
  这年秋天,工人挖土时突然听到金属与石块的撞击声,挖出来一看,原来是头硕大的石牛,公司从国外进口的金属探测仪,也“唧唧”地提示石牛底下埋着金属。自古以来,成都就流传着一个令人为之疯狂的民谣:“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石牛现身后,公司当即召开紧急会议,订购大批箩筐、扁担,并购置起重机,宝藏一出土,就组织人力搬运,直接存入银行。
  然而,就在全成都皆以为宝藏就要水落石出之时,几天后,工人挖出的却是三大箩筐铜钱,由于长年埋在水下,早已锈蚀粘连,再往下挖,金属探测仪再无反应,寻宝行动最终草草收场。那头石牛,至今还在望江楼公园日复一日地守护着那批从未露过面的宝藏。
  张献忠锦江“锢金”,《蜀碧》所载颇为详细,锦江淘金公司也挖出了石牛,可见“锢金”确有其事,为何挖出的却是三大筐铜钱呢?张献忠爱财如命,且行军打仗粮草、军饷处处要钱,加之已在江口折损了大半,是断然不会将银子埋入锦江的,之所以这么做,恐怕是想在日后逃亡途中少些阻力而已──兵不厌诈,觊觎财宝的人都把目光投向锦江,他才能溜之大吉,对此,清人刘景伯在《蜀龟鉴》中的论述倒是一语中的:“急于捞金,而缓于追贼。”
  
 楼主|丢不下 发表于: 2017-9-17 08:53:00|显示全部楼层
冰山一角,江口频现八大王珍宝
  无独有偶,江口镇自古也流传着一首相似的民谣:“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如果说锦江“锢金”还只是传说的话,江口却屡现奇珍。当年剿灭张献忠后,杨展见渔人在水中打捞金银,当即令士兵打捞江中珍宝充作军饷,从此雄霸一方。清乾隆五十九年冬天(1794年),有渔人网到刀鞘,四川总督孙士毅派人打捞数日,“获银万两并珠宝玉器等物”。
  在江口镇,老百姓对此早就见惯不惊了,渔民在岷江中张网捕鱼,常常能网到银锭、戒指,夏天孩童下水洗澡,一个猛子扎下去常能摸出耳环、手镯。史书中张献忠与杨展在江口鏖战,遗留下无数金银的传说,可能由来非虚。
  频频出现的文物引起了彭山县人民政府的重视,1992年12月,彭山县找到四川省地矿局物探队,想看看这江里究竟有什么宝物。物探队采用激电法和磁测法进行探查,其原理是通过观测到金属产生的激发极化点位变化,以达到寻宝的目的,并根据观测数据绘制了一份藏宝图,大致划定了七个藏宝地点,比如编号M3的区域,估算水下金属可以装满一大辆卡车。出于保密需要,这份珍贵的藏宝图一直被束之高阁,直到几年前才公之于众。
  江口沉银的消息越传越广,无数盗掘者利用专业水下工具夜间潜入江底,希冀着能获得八大王的珍宝。2016年10月,一个70余人的贩卖文物团伙落网,追缴回来的不乏虎钮金印、金册、银册、“西王赏功”钱币、银锭等珍贵文物,江口沉银再次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印面为九叠篆阳文的“永昌大元帅印”,印台阴刻“永昌大元帅印 癸未年仲冬吉日造”字迹。永昌是李自成年号,李自成并未来过四川,这枚金印是如何沉入江口的呢?答案或许是张献忠的嫉妒之心。张献忠与李自成曾一同投在闯王高迎祥旗下,高迎祥被明军杀死后,李自成继任闯王,张献忠对此心存芥蒂,他称帝后出人意料地选用了李自成的“大顺”为年号,似乎想与李自成一较高低。不知这枚金印,是否也是这种扭曲心态的写照?
  另一件金锭表面,“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五十两正,吏杨旭,匠赵”题记清晰可见,这是长沙府给王府上贡的黄金,也是中国已知金锭中体积最大的一枚。此外,“册封荣定王世子朱常溒为荣王”金册也在盗掘中露面,朱常溒于万历四十年(1612年)袭封荣王,张献忠入湖南后曾洗劫荣王府,金册可能也是此时被带到了四川。鉴于江口沉银遗址已被盗掘,且暴露了许多高规格的精美文物,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抢救性发掘。

30000件文物,每一件背后都是悲剧
  2017年春天,我来到江口沉银遗址时,围堰里的江水已被抽干,裸露出大片的砂石,工人将砂石一筐筐运送到遗址中央的筛石机,对砂石进行筛选,技工张鹏军目不转睛地盯着传送带上的砂石,不时用手翻动着,几分钟前,一块指甲盖大的碎银没逃过他的火眼金睛。明人生活中常用碎银,这在成书于明代的《金瓶梅词话》中便可见一斑,第五十六回“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常峙节得钞傲妻儿”里,西门庆便叫书童:“去对你大娘说,皮匣内一包碎银取了出来。”
  随着砂石被一筐筐担走,河床地下三米的鹅卵石与泥沙之间,八大王的珍宝开始现身,再往下挖便是江底鲜艳的红砂岩。考古工作者拎着塑料口袋,仅仅一个上午,就获得了“西王赏功”银币、银簪、金戒指、银锭、铜钱等十多件文物。两天后,一页珍贵的金册也被发现,拭去上面的泥污,一行楷体小字露出来:“维嘉靖二十三年岁次甲辰十二月……皇帝制曰:朕惟太祖高皇帝之制,封律诸王以荣藩屏,必选贤女以为之配,荣……”金册里的荣王分封在湖南常德,金册是明朝册封荣王某位嫔妃的。明王朝册封藩王、郡王,以及妃嫔均要使用金册、银册。有意思的是,本次发掘还发现了张献忠即位后册封嫔妃的金册,张献忠革了明朝的命,却换汤不换药地照搬了明朝礼制。
  因为这次发掘,临近的江口崖墓博物馆已成为临时指挥中心,一个、二个、三个……保险柜从成都运过来,摆满了小小的储藏间。经过三个多月的水下考古,这片水域已发现30000余件文物,包括“西王赏功”金银币、金册、银册、银锭、戒指、耳环、发簪,以及铜锁、钥匙、秤砣、瓷碗等生活用品,其出土文物丰富程度、级别之高,在中国水下考古史上堪称罕见。
  文管员从保险柜里抱出一只木盒,打开盒盖,十枚闪闪发光的“西王赏功”金币出现在眼前。张献忠建立大西国后,曾铸造了金、银、铜三种质地的“西王赏功”钱币赏赐有军功者。张献忠在清代被扣上反贼的帽子,“西王赏功”钱币也被视为悖逆之物,因而存世极少。
  2011年嘉德春季拍卖会上,一枚“西王赏功”金币以230万元的价格成交,有收藏家甚至扬言以800万的价格收购金币。而在清末至今三百余年的时间里,“西王赏功”金币在世上中只出现了两次,一枚为著名钱币收藏家蒋伯薰收藏,后捐赠给上海博物馆,另一枚却已熔为黄金。光绪末年,成都有个叫张扫巴的,偶然路过五洞桥一个不起眼的小摊,以八十文的价格买了枚钱币,擦拭干净,露出黄灿灿的金色,并有“西王赏功”四字,张扫巴向街坊四邻炫耀,等到钱商上门求观,张扫巴已把金币熔了,钱商闻讯捶胸顿足,说倘若不熔,其价格远超黄金二十倍。张扫巴哀叹不已,数月依旧不能释怀。
  大量银锭也在此次发掘中出水,由于长年浸泡在江水中,外部已氧化成黑色,表面“四川□银五十两 抚臣廖大亨 司臣侯安国 解官唐皋 按臣陈良谟……”“银五十两 匠黎明”字迹隐约可见。明代的一两合今约37克,50两约重1.85千克,据领队刘志岩介绍,从已出水的银锭看,涉及的地名“北至河南、南到两广及云南、西至四川、东到江西,范围囊括了明代大半个中国”,几乎就是张献忠流窜史的缩影。
  文管员搬出一盒金器,一件件放在桌上,镯子、簪子、戒指、耳环……金童子纽扣金光闪闪,童子憨态可掬,笑意盈盈;金锁上刻“状元及第”字样,可能是旧时大户人家的长命锁;妩媚的女子骑着毛驴,似乎正在远行,这是绾顶金簪的顶端装饰,古代男子、女子均要用簪子绾住头顶乱发。明代常见的金马镫戒指也出土了不少,这种戒指因类似马镫得名,《金瓶梅词话》第十五回“佳人笑赏玩灯楼 狎客帮嫖丽春院”中,“那潘金莲一径把白绫袄袖子搂着,显他遍地金掏袖儿,露出那十指春葱来,带着六个金马镫戒指儿”,这潘金莲真是阔绰,手上戴了六只戒指。
  这些金首饰还蕴藏着许多信息,金镯子曾被掰弯,并有烧灼痕迹,许多戒指、耳环出水时即串联在一起。显然,大西国的将士曾试图将它们扭曲、熔化,以便于携带。更让我震撼的是那些成堆的银首饰,由于尚未来得及清理,它们分门别类堆放在塑料箱里,其数目何止成百上千。这些耳环、戒指显然来自于无数个朴素的明代家庭,城破之日,它们的主人被迫交出毕生的珍藏,尔后在无休止的战乱中香销玉殒。30000余件文物,每一件背后,或许都是一出悲剧。
  2017年5月13日,江口沉银遗址的临时围堰被拆除,浩浩荡荡的岷江之水再次淹没了八大王的宝藏。半年后,江口沉银考古发掘将重新启动,沉睡在江底的宝藏,张献忠的贪婪与暴虐,家破人亡的晚明岁月……更多的历史细节,也将随着下一次的考古发掘变得更加清晰。本版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7,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7-11-24 11:38,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0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