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开启左侧
查看: 85|回复: 0
 上官123 发表于: 2018-1-14 17:35: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纪实·新闻] 区块链它带给我内心膨胀和煎熬

 [复制链接]
源自:猎云网
  猎云注:新零售退潮后,区块链成为新一轮热潮。前不久薛蛮子和徐小平关于区块链产生相反观点,引起大量关注。区块链究竟有何魔力?本文作者PreAngel天使投资人王利杰,转载自公众号:王利杰(ID:wanglijie1979)。
  昨天,我在澳门的一场即兴发挥的演讲,引出了一位粉丝的朋友圈笔记。被很多人转发。他的笔记很精简,主要是自己的理解和我的一些只言片语。不过我看了,还是有一种打翻五味的感觉,总有一种表达不出的情绪,压在我的心头。
  大家可以看一眼这则来自澳洲的华裔粉丝的朋友圈笔记,这些话确实大部分都是我说的,我也没提前做准备,时候看看,我很担心我会不会误导很多人?我在这样的大会上说这些颠覆过去认知的数据和经历,是不是给国家添乱了?
Iwlt-fyqrewh5196858.jpg
身边的朋友说我现在算是个小有影响力的人,说话要注意场合和身份了,要注意自己的影响力,不要误导哪些认知跟你并不在一个水平的人。他们是我的好兄弟,他们说的很有道理,提醒的很对,我很晚送走了兄弟,一个人躺下,辗转反侧,今夜无眠。
  我真的很自责!
  其实
  最近的一个多月
  真的是我人生中最忙碌、最焦虑也是最矛盾的一个月!
  最近的一个多月
  也真的是我人生中最迷茫、最疯狂也是最忐忑的一个月!
  从股权价值投资的角色,切换到区块链代币的投资,这一切来得太快,来的太彻底,来得太出乎意料的疯狂。我对区块链有过深入的研究,我知道这是非常颠覆认知的制度、组织和效率革命(并非仅仅是一场技术革命),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确实需要区块链,尤其是在国际竞争的过程中,忽视了区块链生态发展的国家可能真的会在未来被其他激进的小国弯道超车。
  我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我认为美国的财富主要是金融资产,尤其是纳斯达克为代表的资本市场的繁荣,吸引了全球的优秀科技公司纷纷去美国上市,为美国创造巨大的金融财富,向美国政府缴税。我们的上交所、深交所要用多少年才能取代纽交所和纳斯达克呢?
  作为一名中国人,我由衷的希望祖国富强,希望在接下来的30年,我们能够成为真正的第一强国,从回我中华文明的光荣时代。希望我们能够取代华尔街在世界范围内的金融霸主地位,取代纳斯达克在世界科技风向标中的造富神话。
  作为一名股权投资人,我也非常的期待国家兴旺,希望在接下来的30年,我们祖国能够成为世界的霸主、与美国不同的、友善的霸主;同时我们也可以在这种强大的历史洪流推进中,被巨浪裹挟着拼命奔跑,最终获得个人成就和财富增长。所以我们在过去的7年投资了大量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医疗健康、金融科技、互联网保险、消费升级、垂直电商等无数代表新经济的优秀初创企业。有些已经发展的非常不错,在明年、后年可能就真的有IPO退出或者上市公司并购的可能性。我们已经为此等待了7年。
  作为一名数字代币投资人,我非常的希望我们国家能够真正规范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数字资产行业,规范区块链科技带来的ICO行为,开创沙河试验区,让年轻有为的创业者们在一个安全的边界内自由发挥,创新试错。
  这是一个世界的舞台,全世界的创业圈已经被区块链和ICO点燃,中国的创业者正在和欧美的极客们同台竞技,不分伯仲。但与此同时,这种指数级的、数字资产的疯狂增长让我感到极其的焦虑和不安。
  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些试探性的数字代币投资行为,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产生巨大的造富效应。虽然这都是停留在数字世界的虚拟财富,是一段又一段不可复制的数字代码。
造富效应不仅仅带来了创新,更带来了投机,疯狂的投机。  最近这一个月,我曾经一度怀疑我的价值投资理论,我刚刚写完的《投资异类》,很多原则就用不上了。过去我们看一个项目要一个月,与团队深度交流、多维度交流访谈,写立项材料,尽职调查,签约,打款一系列流程,一个都免不了。在区块链数字代币投资的这一个月,我们参与了不少海外的优质区块链项目,都是有扎实的用户基础(比如Gifto有2000万活跃用户、AppCoin是仅次于Google Play的Appstore),但是整个体验是,我们风险投资人的“投资行为”,已经彻底被颠覆了,投资在这里不叫投资,改名叫“要额度”了。哪些社区炙手可热的开源社区项目,受到广大社区潜在用户(投资人黄牛)的极力吹捧,美的找不到北,估值比几个月前翻了10倍,而且所有条件一概没得谈,因为后面还有几万个Ether排队等着要额度呢。
  曾几何时,我们这些投资人彻头彻尾的成了“乙方”。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天使投资这条河流里面的一只鸭,我最快体会到了江水的冷暖。过去是暖的,今天是冷的。冷的让你我睡不着觉。
  区块链这个概念并不好懂,我通常要用2个小时的PPT,给那些具有极强的社会经验的CEO们系统性的介绍,他们也只是听个一知半解。为什么呢?不是因为他们笨,是因为他们太聪明了,他们看到了这里面埋伏的巨大的问题,有技术不完善的问题、更有金融管控的问题,更有印钞权的争霸以及对政府权威的挑战。
  区块链这种分布式记账的去中心化系统,对任何一个国家的金融管制,都是巨大的挑战。90年代我们刚刚进入互联网时代的时候,一不小心成就了“自媒体时代”,一度让我们的政府极度担心;但是,自媒体毕竟还是被政府驯服了、规范了、有序了。可今天,这个所谓的区块链技术,它所带来的颠覆更加恐怖,因为它带来了“自金融”时代。自金融时代就像脱缰了的野马,精灵已经从盒子里放了出来。在创业和投资圈,以及一直存在的比特币圈,首先引爆了原子弹,人性内在巨大的贪婪被激活了,包括我在内,每天都处于无比的亢奋当中,无法自拔。每天凌晨回到家,1点睡下,每日清晨5点就要起床工作。世界各地飘来的区块链数字代币投资机会,如潮水般扑面而来。
  这不是我们一个国家正在发生的热点,这是全世界的投机热潮。而且已经发展到了近乎疯狂的边缘,可能像极了2000年的Dot com泡沫。但更夸张的是,数字代币的造福速度让我们整个人都懵了圈,我们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吗?我数字代币钱包里的那些代码,是真实的吗?我可以用来换成更大的房子,或者更豪华的车子吗?或者,我能够用它来承担我的日常开销,无忧无虑做自己喜欢的事吗?
  这是一场在全球范围内席卷而来的投机和博弈,说投机是因为市场中有99%的泡沫,巨大的泡沫。说博弈是因为这背后也是各个国家之间对于未来数字财富时代话语权的争夺。因为我们长久坚持价值投资的理论,长久的跟很多实业家混在一起,为了甄选哪些真正能够改善我们生活的、伟大的时代标志性企业,我们必须要让自己更擅长于思考事物的本质,思考我们做事的初心,思考我们的价值观和道德底线。
  区块链是中性的技术,区块链之上的数字代币却亦正亦邪,用好了,可以让一个小国决胜未来三十年,从全世界的数字资产交易中收税,在极短的时间内改变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我觉得此刻的邻国日本,就是在打这个算盘。用的不好,却可能毁了本国的金融管制体系,激发群体性事件。不合格的投资人,就不应该进入高风险的投资阶段,但人性的贪婪是没有上限的,我们想读却堵不住。
  我们越是深刻研究区块链技术,越是亲身试水体验这样的疯狂痛症预售(私募),我们越能感受到人性的贪婪和恐惧,似乎两者总是一起出现。区块链虽然不是高深的技术,但是分布式记账、去中心化信任、数据公开透明不可串改的属性,都在支撑这一个巨大的流动性泡沫。全球6000多个不太受到严格监管甚至零监管的数字代币交易所,为这些数字资产提供了巨大的流动性。全球每天比特币交易价值已经超过200亿美金。
这是革命?还是颠覆,或是郁金香2.0?</p>
  或者说,仅仅是一次普通的金融投机?  我们都是每天寻找破坏性创新、颠覆性概念和团队的天使投资人。理论上我们应该顺其自然的拥抱颠覆、拥抱破坏、拥抱旧规则的打破。但我的实践经验告诉我,真正颠覆性的概念或者技术一定是难以理解的、难以接受的、甚至深恶痛绝的,轻易能让我们接受的任何概念都不具备颠覆性。
  简单说,颠覆就是Upside down,上下颠倒。
  就像我们最近的代币投资场景,投资不叫投资,改叫“要额度”了,原来我们是坐北朝南的甲方,现在我们到处求人“要额度”的乙方。这就叫颠覆,所谓的代币投资,最先颠覆的就是我们这帮号称最热爱破坏性创新和颠覆式创新的风险投资人(VC)。
  真的是非常颠覆,而且这不仅仅是一个区域事件,而是一场全球范围内的,民间创业者和投资人的伟大博弈;或许也可以说,确实是本世纪最大的一场金融投机,他可以满足关于投机的所有最疯狂的定义。
  如果是区域事件,那么一国政府一道行政命令可能也就会使其偃旗息鼓,熄火灭灯。可9月份的政策,似乎也只维持了3个月的安宁,然后各种中国团队实操的海外区块链基金会,都开始悄然来到祖国大陆“非法集资”。
  我们在甄选项目的时候,首先是要看基本业务逻辑和用户场景的搭配的,基于区块链发型代币,绝对不能等同于证券,也就是承诺未来分红的凭证,那是红线。可最巧妙、最令人难以拒绝的是像以太坊、NEO、Qtum、SmartMesh这类底层链(协议层)他们将在虚拟世界搭建一个数字王国,进入这个王国,自然要将你手中的本币换成该王国通行的票券,在机器人数字的世界,金钱不叫金钱,叫“代币、令牌或者叫通证”。通证就是这个基于区块链的数字世界内的通用“Currency”,而且是加密数字通证,英文叫“CryptoCurrency”,加密数字货币
  一个国家的货币供应总量(总价值),应该跟该国家的经济总量是成正比的。也就是说,这个生态发展越好,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基于该生态开发自己的Dapp(去中心化应用)或者智能合约,他们在执行的时候就要消耗掉更多的、该国的数字代币、或者数字通证(Token)。所以,最终市场上正在流通的数字通证的总价值,就应该反映出生态内的经济体量。这就是为什么Ether和NEO以及Qtum这些公有链生态内的Token会一直持续上涨的原因,因为他们的生态在飞速膨胀,无数的Dapp开始落地生根,所以市场上流通的通证也必须增加,如果总量是恒定的,那么单个币的面值就会相应的提高,知道经济总量和代币流通市值区域接近。
  区块链是真的能改变我们生活,让社会效率更高,让数据孤岛链接,让一切产品、服务以及资产的交易流通变得更加方便快捷。基于区块链如果发型国家主权数字货币,那么也会有防伪成本低、数据可追踪、难造假等优势。但是区块链项目如果没有内部的通证流通,那么就是一潭死水,如何跟全球的同行们竞技和博弈?难道未来我们的经济体真的要再一次搭建在外国人的公有链生态吗?
  显然不行,我们国内的区块链技术并不落后,甚至还要更超前。区块链项目形形色色的通证设计中,也不乏非常巧妙合理,产业共赢的逻辑。把一个区块链生态中未来要通行的通证提前买给未来的社区成员(用户),这种行为就叫做ICO:首次数字通证发放!
  如果这个数字通证不代表证券,那我们可以理解这个行为好像没什么瑕疵,应该没犯法?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该通证虽然不代表证券,但其总量是恒定的,因为每个生态就像一个国家,其国内代币流通总量不能无止境的超发,否则经济体系会崩溃。所以随着该生态的壮大,“移民”到其生态的“数字公民”就越多,他们都需要通过一个入口“去换汇”,这种需求越来越大,就会导致该生态的通证价格扶摇直上,加上投机分子的炒作(就像黄牛买演唱会的票,并不是为了自己看,只是为了高价卖给晚来的粉丝),整个区块链通证价格都被推上了天。
  是啊,一个月4倍的整体收益,我真不敢想。来的太快了,我真不知如何是好。随着我们前期的获利效果刺激,身边的投资人都加大了数字代币的投资力度,放大效应指数级增长,最终哪些非专业投资人士、俗称“韭菜”的老百姓,被投机的浪潮裹挟了进来。当然,也有可能他们是被一些“传销组织”洗脑后强迫进来帮忙淘金(挖矿)。
  我一直想清晰的知道一件事情,我上个月的数字代币账面收益,是否要纳税?该项哪个部门纳税?该如何纳税?该在什么时刻纳税?什么频率纳税?
  我没有答案,我们国内还没承认数字通证的资产价值,所以就像我们的游戏账户里多了一些虚拟道具物品,税务局根本不会对其征税。但是,做惯了守法公民,我总是很不踏实,我该预留多少作为税款?谁能告诉我?
  如何纳税,还不是我最不安和恐惧的地方。最恐惧的是,这个自媒体已经发展的如火如荼,圈内各种小道消息每日满天飞,关于项目的、关于创始人的、关于矿场的、关于数字通证交易的、关于外国监管政策的,真的和假的、编的和PS的,乌烟瘴气的满天飞。我们也真是拿它没办法,或许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政府对自媒体发展“很不友好”的原因吧。
  我还有一个非常巨大的焦虑:
  币圈这个群体,跟我们之前的TMT科技创业群体,气质和气场有着巨大的不同。不是因为他们钱包里的比特币值钱了,变得土豪了。而是因为有很多人做事情无节操、无视法律和规则、无视道德和良心的底线,唯恐天下不乱。把如此高风险的数字代币,分散给成千上万个风险承担能力极低的“小韭菜”,割了一波又一波。
  这些被投机冲昏了头脑的韭菜们突然间杀入了我们的投资圈,排着队要高溢价抢下我们这些老牌投资人正在评估价值的一家区块链企业的“投资额度”,当我跟对方讨价还价说:兄弟,估值有点高,能不能给个折扣?这个时候,我们以外的得到了从未有的答复:
老兄,给你额度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要就算了,后面还有2万个Ether排队要买呢!  我非常能理解这种山鸡变凤凰的感觉,很多在VC圈几乎拿不到钱走到破产边缘的企业,一旦加上区块链的概念,再配上一份商业计划书,拉几个所谓的币圈大咖站台,然后就能在一路同盟的掩护下,登上数字货币交易所(这个世界的纳斯达克),收割全世界的小韭菜。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项目不是没有,而是太少。我们看到的更多是浮躁和狂热,本来踏踏实实搞开发的人也坐不住了,买点币每天看盘炒币,心都飞走了。
  ICO的本质,可以理解为让初创企业直接“上市”,对其发型的数字通证直接赋予流动性。我们都知道,在资本市场,流动性本身就是价值。如果我们能对一坨垃圾资产赋予流动性,比如庄家拉盘,就会有更多的投机资金(韭菜)进场搭车。庄家打算在什么时候下车,我们其实并不知道,所以小韭菜们只能每天提心吊胆,如履薄冰的看着曲线图的起起伏伏,他们哪管那个通证背后的业务是否运转良好,团队是否靠谱踏实,市场反馈是否积极正面。
  他们只关心自己囤的这点币,有没有庄家来拉盘。跌的时候,创业团队是否回来积极的护盘?他们来到这里只有一个原因:因为隔壁老王两个月前买了点XXCOIN,两个月翻了30倍,换上路虎了。既然隔壁老王可以,凭什么我不可以?
  其实,数字货币交易所所展现的人性,跟我们的股票市场没有本质的区别。股价上涨,一定是要买盘大于卖盘的,而买盘,如果不是看好公司财报、增长数据或者未来发展战略的价值投资人、机构投资人,那就一定是做市商刻意拉盘,越小的盘子,越好超控。所以这里展现出的人性的贪婪和恐惧,真是血琳琳,赤裸裸的。
  这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是一个理智者的博弈,更是一名信徒的坚持。
  在这个百年一遇,甚至千年一遇的数字财富爆炸的机遇面前,我们到底要勿忘什么样的初心,坚持什么样的信仰?即便我们看的心痒痒,忍不住下去实操了几把,心里怀着“法不责众”的侥幸,昧着良心做了一些超级投机的动作,虽然没有明显触碰法律底线,甚至也不知道哪条法律禁止你如此操作,但是依然要不停的警示自己,反观自己,我这样做的初心是什么,我将去向哪里,我还是昨天那个我吗?
  我记得上一次在杭州,我的LP,唯品会的创始股东吴彬听完我介绍区块链对世界的颠覆和ICO的各种快速致富案例,他问我:
你做这个事情的初心是什么?  当然,我不能说“快速变现”是我的初心,这样显得我很没追求,但快速变现确实是这波浪潮的核心体现。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让我自己满意的答案,让我能够义无反顾投身于这波“国际投机巨浪”而奋不顾身的“理由”,这个理由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快速变现”。
  这一直是我最近一遍拼命奔跑,一遍加速思考的问题。今天的无眠,让我未来的战略规划和思路逐渐清晰,这些清晰的路径,让我感到内心开始安静下来了,让我不再怀疑“我堕入了投机的陷阱”,让我在此找到了属于这个时代的,我的“使命”,或者说,我可以清晰的回答,我的初心到底是什么了。
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良币驱逐劣币!  这就是我的初心,这就是我在区块链金融浪潮中的使命,这就是接下来我所有战略布局的核心出发点!
  借助这波浪潮在全世界范围内“抢钱”太容易了,这势必带来国际范围内看以控制的投机浪潮,靠各国政府的管制和叫停是无法阻挡人们投机的狂热的,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而过去的所有投机,都还是限制在一个区域内的,当区域内部的管理员(政府)达成共识要来严加管制的时候,总是有所成效的。但这次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这次是绝对的国际范围自由流动的投机巨浪,只有全世界所有的政府都联手起来统一行动才有可能制止如此巨大的国际投机。
  可我们全世界的政府,是否能达成共识?我的答案是,NO!就算遇到外星人袭击,全世界的政府都不可能达成共识。这就是本次投机浪潮最难以被“管制”的地方。就像打地鼠游戏一样,一个洞里打下去,另一个洞里爬出来。
  如果政府无法制止这样的投机狂热,那么我们民间的投资人能做什么呢?如果我们坐视不管,仅仅是隔岸观火,独善其身。那我们自己会很安全,自己的资金和财富不会有任何风险,可我们可以明确预料到的是,会有无数的“空气币”,没有任何业务和场景支撑的Coin将会垄断整个数字货币市场,那些无底线的、胆大的Coin,将会通过疯狂的暴力拉盘吸引全球韭菜们最疯狂的投机,然后再某个高位,庄家和ICO团队联手,配合各种国际利好,悄然出货。寻找下一个目标(劣币)。
  如果所有100倍增长的币,都是有庄家操控的空气币和传销币,那这个投机市场所有的资金都会被这种“劣币”吸引。人性的投机本能,实在是难以阻挡。唯一能阻止“区块链金融浪潮”走向“全球范围内的数字财富泡沫破裂引起的金融危机和社会动荡”的,就是我们这些坚定“价值投资”理念的传统VC和投资人们,带领我们精挑细选的实干家们,加入到这场看起来很不安全、很像是投机的ICO浪潮中来。
  我们要做的,是确保我们所孵化、支持和推崇的每一个通证,都是有实实在在的业务支撑,踏踏实实的落地执行团队,真真切切的消费场景和指数级增长的买单用户(刚需人群),在坚实的业务支撑地基之上,我们引入精英社会的各种产业资源和资本资源,通过精妙的“通证经济模型设计”以及专业规范的“市值管理”团队,从360度确保我们的币价和运行于区块链之上的业务生态的蒸蒸日上的发展。
  良币必须驱逐劣币
  否则世界将会崩塌!
  这绝对是我们的历史使命,我们不能坐视不管,任凭筹码都被狂热投机分子吸走。
  我们在设计经济模型和规划未来的时候,绝不能有任何“割韭菜”的心态。我们的每一个业务生态,都要是健康蓬勃的,我们要让用户受益于产品和服务的升级换代,我们也要让区块链项目的早期投资人获取高额的回报,我们更要让兢兢业业的创业者们名利双收。通过这样的运作,我们的数字财富虽然不会像“暴力拉盘”那般火箭式喷射,但也一样会快速增长,速度远超传统的金融和产业投资。而且,这样的财富获取方式,才能让我们睡得踏实,让我们内心不在煎熬,让我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看到了这条清晰的路径
  我相信这才是区块链金融应该走的
  最长远的路。
  王利杰@澳门
  无心睡眠
  2018/1/13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上官123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上官123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上官123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上官123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上官123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上官123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分享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8,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8-6-25 10:17, Processed in 0.327601 second(s), 13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