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开启左侧
查看: 77|回复: 0
 嗨哟嗨哟 发表于: 2018-1-31 20:07: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2018年] 摔狗女子和老公被迫离婚 再选一次要给狗灌白酒

 [复制链接]
源自:澎湃新闻
原文标题:“摔狗者”何兴丽

dQdX-fyrcsrw2161703.jpg
女孩旦旦在何兴丽家楼下发现了自己的柯基狗。本文图片均来自“深一度”(除署名外)
  “深一度”消息,何兴丽后来说,自己也许该把狗灌醉,就可能万无一失了。
  2017年底,成都女孩旦旦养的一条柯基狗丢了,辗转到了何兴丽手里。两个人因为还狗的事情起了冲突,旦旦上门要狗,何兴丽火了,想用绳子把狗放到楼下。
  绳子断了,狗摔死了。
  像曾经许多“伤害犬类”的新闻主角一样,何兴丽成了一个没有秘密的人。她的住址电话尽人皆知,门口摆满花圈,和老公被迫离婚。但何兴丽性子强硬,并不想完全示弱。
  旦旦也害怕了,她觉得舆论已不再受控制,也怕来自何兴丽的报复,她只想回归平静的生活。
  巨大的漩涡因一条柯基狗的死而起,中间夹着两个女人,周围则是无尽的愤怒。
bCQh-fyrcsrw2161734.jpg
在狗摔下来的地方还有沾着鲜血的绳子。成都商报 资料图

柯基之死
  “再选一次,会给狗灌白酒,灌醉了藏到衣柜里,这么做可能就万无一失了。”
  住在成都的女孩旦旦养了条柯基狗,黄白两色,取名lion。女孩喜欢狗,总在微博上晒lion的照片,直到去年12月,一个没注意,狗跑丢了。
  lion被人捡到,辗转送到了何兴丽手里,她今年35岁,有一个女儿。
  旦旦和何兴丽取得了联系,两人商量还狗的事,过程不太融洽,起了争执。这和何兴丽的性格多少有些关系,她形容自己的时候,用得最多的词是“桀骜不驯”。
  像很多丢了狗的主人一样,旦旦也想向网络求助,她给一个成都本地资讯的微博发了私信,讲了找狗的经历,并提供了何兴丽的姓名、电话等信息,以及两人的聊天记录。
  这个成都本地资讯微博最终发出的信息,于何兴丽“人设”不佳,特别是聊天记录内容,她看上去不大想还狗,还用“杀狗”来要挟旦旦提供费用。
  何兴丽说自己不看论坛、微博,因为“不关心别人的事”。她不知道自己正在成为众矢之的,在帮旦旦找狗的那条微博下面,评论多了起来。
  到2018年1月10日晚上,何兴丽开始接到类似“呼死你”软件播出的骚扰电话,她觉得是旦旦干的,旦旦在微信聊天里否认,但也没透露已经把何的电话发到了网上。而且通过发布何兴丽的遛狗视频,已经有人告诉了旦旦何的住址所在。
  何兴丽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1月11日凌晨,旦旦说:“现在还不还给我是不是,那就继续吧,一条狗和你的人,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何兴丽一直没有回复,旦旦继续说“行吧,那你就等着明天的头条新闻吧。”
  旦旦没有食言,1月11日白天,她找到了何兴丽家,同行的除了一个朋友还有两名记者。旦旦回忆,两个记者在楼梯边,她和朋友敲门。“刚开始还听到狗叫声,后来就没了”。
  何兴丽说那天她也很生气,本来就忍着被“呼死你”骚扰的怒火,旦旦好像带了“一大帮人”来找自己,太嚣张、太不尊重自己。“既然你们嚣张,我就把狗放下去,让你们也找不到。”
  何兴丽自述,她把床单、衣服剪开,撕碎打成结,随后用绳子套住lion,试图从6楼放下去,绳子却断了,狗摔了下去。
  何兴丽说,她是从电视剧里看到这么打结的,以为自己照做就没问题。再让她选一次,她会给狗灌白酒,灌醉了藏到衣柜里。“这么做可能就万无一失了。”
  敲不开门,旦旦报了警。民警到场后,众人进了屋,还是没找到lion。几分钟后,旦旦在楼下找到了奄奄一息的lion,旁边是浸着血的绳结,lion最终伤重不治。
  何兴丽把这归结为“没缘分了”,旦旦进屋后她下了楼,自己本来想尽快把狗送到医院的,但发现有人跟着自己。“既然跟着我,没缘分就没缘分了,我没有去救(狗)。”
Q4R_-fyrcsrw2161764.jpg
何兴丽的住址被公布,有人送来了花圈。

截图的“真相”
  “中国都讲人情,没有无条件一说,你要别人按照你的意愿,就要会做人。”
  Lion摔死的当天,旦旦把事情的进展发到了微博上,她说:对方丧心病狂,看到警察上门,为了逃避追责,真的将我的狗狗从六楼摔下”。同时,公开了更多与何兴丽的聊天记录。
  聊天记录的截屏一共17张,从去年的12月24日持续到今年1月10日,里面何兴丽说出的狠话更多,把狗卖给狗肉贩子、让旦旦和自己的弟弟谈朋友,甚至是找人“收拾”旦旦……
  何兴丽说,她和旦旦最初的接触还算正常,先是确认身份,之后添加微信,两人间的“和睦”到此为止。她承认,自己爱开玩笑,脾气也大,“她(旦旦)听不懂我的话哪句真哪句假,沟通是硬伤。”
  她也承认私心的存在,因为女儿喜欢lion,养了几天有感情了,所以想让她再多养几天。她觉得已经和旦旦达成了某种协议,由旦旦承担一部分养狗的费用。
  于此说法,旦旦否认了协议的存在。“她一直在耍我!”
  何兴丽也不认为该“无条件”的把狗还给主人,她平时炒外汇,说话时正盯着大盘。“中国都讲人情,没有无条件一说,你要别人按照你的意愿,就要会做人。”
  何兴丽觉得,她的“条件”与钱财无关,她给lion喂了狗粮、洗了澡,她想得到的是快乐,旦旦该跟自己说些好话。“那我肯定会把狗还给她。”
  何兴丽没等来自己想要的“好话”,旦旦总要她发狗的视频看看,何兴丽嫌要求太多,冒火了,威胁要把狗杀了。“这招挺管用的,她消停了好几天。”
  两人的交恶越来越深,何兴丽解释说自己即将要怀孕了,不会把狗留太久。何兴丽出示的聊天记录显示:旦旦曾由此“嘲笑”过何兴丽的相貌,不会有男人看上她,年纪太大生不出二胎。
  对于何兴丽这方面的“指控”,旦旦始终未有回复。
  何兴丽把自己和旦旦看作两个“嘴上不饶人”的女人,彼此在损来损去、打嘴仗。但在lion死后,这已不可能只是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旦旦发布的那篇文章《本人柯基走失,找到时却被扔下6楼》,转发与评论数都已超过十万。
  从旦旦最初在微博发布寻狗的消息,关注者越来越多,lion摔死后,人群没有散去。旦旦的微博像是个原点,一只柯基狗的死讯和“何兴丽”这个名字传遍了整个网络。
  Lion死后第二天,何兴丽和丈夫的电话、单位、住址都已被公布,像曾经许多“伤害犬类”的新闻主角一样,何兴丽成为了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OXf7-fyrcsrw2161783.jpg
何兴丽自我评价是个“桀骜不驯”的人。

花圈、香烛与被投诉的快速员
  “要求快递员帮着点香,你说咋可能嘛。”
  “何兴丽怀孕资料曝光了。”
  “发出来,快”。
  在关于何兴丽的网络话题群组,任何新的进展,都会引起兴奋。人们想穷尽关于何兴丽的一切,轻易不会满足。有账号发布篇文章叫《摔狗事件:这次我支持人肉,也支持以恶制恶》,阅读量很快到了十万+。
  1月12日,有媒体报道,何兴丽的丈夫欧阳超说要起诉旦旦,泄露了他们的个人信息,何兴丽自己面对媒体时,则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夫妻俩从哪个方向发声,都已阻挡不了态势的发展。网络那些被PS成遗像的何兴丽照片,正走进现实,成为摆在她家门前的花圈。
  Lion出事的小区在成都东边,离市区不近,但从1月12日开始,陌生的面孔越来越多。外来者聚在楼下大声叫骂,直到凌晨,业主里也有“爱狗人士”,他们“里应外合”,把花圈蜡烛送到何兴丽家门口,再撒上纸钱。
  小区物业派保安在何兴丽家楼下守着,一个固定岗,一个巡逻岗,最紧张时每隔2分钟就上楼看看,生怕楼道里点的蜡烛引起火灾。
  在殡葬业,“何兴丽”这个名字也不再陌生。
  1月16日,在网友曾经下单的一家殡葬用品网店,当询问“是否还能往何兴丽家寄东西”时,对方很快回道“正在进行”,并表示自己有何兴丽家的地址,买家只需下单即可。
  这家网店的客服小马说,殡葬本是冷门行业,平时店里一周也就一两单,最近两三天就接到了100多单,单日店铺浏览量达到8000次。
  小马的实体店在保定雄县,那里有全国最大的殡葬基地。“这几天,不光是我一个人接到订单,听说我们这个行业的99%接到了这个订单。”
  他给成都送货的快递员打电话时,对方还向自己抱怨:“花圈、骨灰盒、蜡烛、蟑螂、甚至连狗屎都寄。太多了,快递车都成灵车了。”
  “反正我没昧着良心。”小马看了新闻也觉得愤怒,觉得,他的“生意”则是在支持正义。
  直到1月19日,在淘宝网键入何兴丽的电话号码,已经没法再下单了,系统提示“购买失败,同一时间下单人数过多”。
  往何兴丽家寄快递的高峰大概持续了四五天。每天下午五点左右,快递员王锐都会到小区派送快递,寄往何兴丽家的一天有十来件。由于给何兴丽的快件太多,几个快递员聚在一起时会把她的件全部挑出来,专派一个人去送。
  每次上楼,王锐都能看到不同的花样,蜡烛、香火,王锐想着家里不会有人,就把快递堆在门口。
  王宇同样负责这个小区的派送,他听说最近有同行被投诉了。因为有买家要求快递员把香烛拆封点好,放在何兴丽家门口,但被拒绝了。他忿忿不平的说:“要求快递员帮着点香,你说咋可能嘛”。
  Lion的主人旦旦早在网上提醒过热心人们,不要把怒火烧到何兴丽的家人身上,但效果不大。
  旦旦的微博仍然是一切“风吹草动”的源头,之后的波澜却已不在她的掌握之中。她感慨,自从lion摔死之后,舆论已不受她的控制。
  1月22日,旦旦对警方的调查结果表示失望,怒火随之烧到了她律师的微博下面,有人质疑,是“蹭了热度就走”。
  在与此相关的聊天群里,满是咒骂与不信任,有人说对何兴丽的惩罚不该逾越法律,立刻被指为“公关”、“间谍”。还有一种专门的小群,成员在里面唯一的发言内容就是不断辱骂何兴丽,以此发泄不满。
Jg4c-fyrcsrw2161825.jpg
何兴丽收到了大量咒骂她的短信。

“正义人士”与消失的“何兴丽”
  “让我滚蛋没门,我给房东加价10万把房子买了。”
  在何兴丽家众多的“抗议者”中,女孩雅君可能是唯一被治安拘留的一个,她是从重庆特意赶到成都的。
  雅君在微博上的认证是影视剧化妆师,1月13日凌晨,她在微博上看见了“摔狗”事件的消息,愤怒转发说:“我今天就想搞到成都去拍拍她!”
  雅君的愤怒除了来自何兴丽的态度,还有早年的经历。她也丢过狗,发了寻狗启事,有人打来电话要钱,雅君汇款过去后却发现,那人根本没找到自己的狗。她自认,可以理解旦旦被“勒索”时的心情。
  雅君被拉到了200多人的“声讨何兴丽”聊天群,又被分进“周六行动组”,成员有二三十人。
  13日天刚亮,雅君就出发了。在成都,一起汇合的还有六七名网友,他们到了一处何兴丽租住的小区,楼下一个遛狗的大爷主动带他们去了何兴丽家。屋内没人,之前摆在门口的灵堂已经被清理了,有蜡烛还残余在地上。
  雅君从一楼的垃圾桶捡了几袋垃圾带上去,撒在家门口,有网友拿502胶堵住了锁眼。因为是租住的房子,雅君担心给业主造成麻烦,没有喷漆。
  在一家五金店,雅君买了两罐喷漆,又前往下一个被传与何兴丽有关的地址。她发现绛紫色的防盗门上已经被喷上了墨绿色的字样:“何兴丽人渣去死,傻X早点死。”
  只是字样看起来并不显眼,雅君用白色的喷漆重新描了一遍,又把保洁员已经清理好的垃圾重新翻了出来。
  他们正准备离开小区时,民警到了。被扣留以前,雅君偷偷把自己被拘留的消息发到了聊天群里。拘留所里,雅君和17个人挤在6张床上睡觉。她回想自己的行为,觉得是因为在动物立法上的缺失才会这样。“我没有做错,挺值得的。”
  6天拘留期满,来了4辆车,十几个网友迎接雅君。他们一起吃饭庆祝,旦旦也来了,在雅君的印象中,她是个不善言辞的安静女孩,对自己说了句“辛苦你了”。
  如雅君这样的网友众多,努力“惩罚”、“施压”,却没有谁找到和何兴丽面对面“交锋”的机会。
  何兴丽自述在“讨伐”的高潮期回家过两次,风口浪尖,也没丢了她自我评价里的那份“桀骜不驯”。
  一次她和丈夫欧阳超凌晨四点多回去拿电脑,没有带门禁卡,被拦下了。
  “602的。”何兴丽说,保安没有开门,她声调提高,“就是外面传 摔狗 的那个”。保安愣了一下,连连点头“哦哦哦,马上”。
  到家门口,结果大门锁芯被破坏了。她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打给了物管。“锁眼坏了,为了配合你们工作我选择晚上回来,麻烦你们帮忙找个开锁的,如果在白天,那么你们可能需要出动20个人。”
  何兴丽形容,对方之前本来睡得迷迷糊糊,听到这句马上回答:“要得要得,马上给你联系开锁的。”何兴丽学着保安的语气。
  门口的花圈、蜡烛,何兴丽也等着物业来清理,“我看都不看一眼,我会去触那个霉头吗?”
  小区保安透露,有居民集体向物业反映,希望何兴丽搬走,她本来就只是这里的租客。何兴丽听了却立马甩出一句:“他们想让我搬我就搬啊?”
  她说真要把自己轰出去,就写个声明:本人必买此套房子。“让我滚蛋没门,我给房东加价10万把房子买了。”
Io8o-fyrcsrw2161853.jpg
至今何兴丽的手机里仍有15000多条短信提醒。

15332条短信提醒
  “你从哪里看到我是个人渣,你了解真相吗?”
  256G的手机里,还有15332条短信提醒、161个未接来电,到了1月19日,何兴丽的手机还是震个不停。
  手机有点扛不住了,除了弹出来的信息,剩下的十万多条短信,有些已经无法正常显示。可不像其他“被人肉者”早早示弱、隐匿,何兴丽没准备软下来。
  没有面对面“交锋”的机会,打过来的电话,她看心情会接通其中的某些。“我就是个玩家,什么都不在乎。”
  有时候,何兴丽编个谎话,说这号码已经转让给别人了,自己不是那个“何兴丽”。对方要是不信,再打来,何兴丽就对着电话放音乐,放最劲爆的那种摇滚。
  一个自称云南某动物保护协会会长的人打来电话,何兴丽就说,这个号是自己昨天刚花500块钱买的,电话那边声音急切:“赶紧去退啊,500块钱的损失呢。”
  何兴丽应着,又约人家回头一起去找“何兴丽”,并且问:“大哥,你怕被拘留么?”
  “怕什么拘留嘛,为了伸张正义,拘留我也愿意!”何兴丽听了,觉得好笑。
  1月22日下午,何兴丽随机接起一个电话,对方声音沉稳谦和,自称是个佛教徒,很爱动物,他先质问“摔狗”的事实,又一直好奇何兴丽为何不发声,顺带提了很多合理的建议。何兴丽很激动,说“大哥,你是理智的”。
  俩人的沟通平和了很多,那人还说,可怜何兴丽遭遇“网络暴力”的处境。何兴丽拿过纸笔,记下对方的微信号,一句“谢谢”后,无征兆的挂断了电话。
  更多的时候还是针锋相对,一名陕西的小伙子打来电话,上来一句:“你个没良心的人渣!”
  何兴丽反问:“你从哪里看到我是个人渣,你了解真相吗?”
  小伙子开始问一些细节,怎么系的绳子?怎么往下放的狗?何兴丽调门软下来,小鸟依人似的说:“你们太欺负人了,不带这样子的。”
  打来电话的哪里人都有,何兴丽的开场白大多不变,硬生生一句:“喂,说,有什么事情吗?”
  有的人就怕了,甚至有打来四五个电话的,何兴丽回拨过去,那头就是被挂断的声音。有一次有人打过来,何兴丽说“你好,我是何兴丽”,对方恩恩啊啊了很久,又挂了,随后短信过来:“打错了。”
  还有“热心人”,网络公关发短信,说要帮她引导舆论,可以降低热度。也有自称某大学法学院博士的,发来短信说想要给她打官司,何兴丽打过去,对方噗嗤一下就笑了,然后发来短信说:“这TM你也会信!”
G2jX-fyrcsrw2161887.jpg
为了解决柯基死亡的问题,何兴丽和旦旦有可能进行当面调解。

“桀骜不驯”的人
  “你不要那么自私,不为你自己,为孩子,戴个口罩。”
  “摔狗事件”第二天,何兴丽的老公欧阳超就被堵在了家门口。男男女女几个人把他围在那里,言语里有威胁、有辱骂,“哪个喊你娶个这种婆娘?”
  欧阳超低着头,冷不丁被踹了一脚,也不敢有明显的反抗,低声说了句:“我不能表态哈。”
  1月15日,何兴丽和欧阳超领了离婚证。“离婚了你还可以换个口味嘛,找个温柔的!”走出民政局,何兴丽撇着眼看欧阳超。
  在家里,何兴丽是强势的一方,欧阳超被形容为“小绵羊”的性格。何兴丽会指使老公,切个水果、生火做饭。“我就是这样吗,我很矫情的。”
  何兴丽看见网友找到家里,堵住了欧阳超的视频,回来生气就骂老公,脑子有病,直接报警不行么。“要是我在,一定拎两把大刀出去。”
  欧阳超在国企工作,连领导都接到了骚扰电话。看他压力太大,何兴丽索性决定离婚。“祸不及家人,这是江湖规矩,怎么也是冤有头债有主。”
  何兴丽相信,丈夫之后能安排好女儿所有的事情,这也是她唯一害怕的事情。1月19日傍晚,一条短信准确地说出了何兴丽的家庭住址,“咱们两家真的蛮近”,随后又陆续弹出两条“我最喜欢小女孩了,对人渣的女儿下手不需要负法律责任吧,嘿嘿嘿。”
  “就像在黑暗处冒着幽绿眼睛的,内心龌龊,不敢见人。”她最终没有回复那条短信。
  对家人、朋友产生的这些影响,何兴丽也觉得对不住他们,但她轻易不会说出“对不起”三个字。“我嘴很硬的,而且觉得那是虚伪,未来我可以对他们好一点,而不是说对不起。
  何兴丽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喜欢虚伪、好听的话,她又搬出来“桀骜不训”的自我评价,甚至就是“奇葩”。她出生在一个生意人家,从小跟男孩玩在一起,天天打架。
  出事以后,何兴丽只哭过一次,一个以前认为关系一般的朋友每天鼓励她,帮着找律师、档网友,她感受到了一种不期而至的温暖。
  “我性格张扬,脾气不好,说话难听。”有次何兴丽抱怨单位开会没法照看看孩子,领导开玩笑说可以带着孩子一起来,她就真的把孩子带了去;还有次业主维权,何兴丽到房管局陪着一个科长上班,开口就说自己是科长的“小三”。
  “你不要那么自私,不为你自己,为孩子,戴个口罩。”
  1月25日,何兴丽和一个朋友约着吃火锅,在大堂里,她自如穿梭,一会大声让服务员拿饮料,一会抑扬顿挫地讲述自己最近的遭遇。
  “嘘,小声点,万一你被认出来怎么办,你还带着女儿呢。”朋友都有些害怕了,一个劲儿提醒。何兴丽有点恼火:“怕啥子嘛!还能把汤锅给我泼了吗?老子看谁敢动试试。”
  柯基狗lion死后半个多月,何兴丽和旦旦偶有短信上的联系,也依然不和睦。旦旦曾在微博上发文说“被搞得人不人、鬼不鬼”,何兴丽看了火大,发短信“回敬”过去。
  “我对小吴道歉是应该的,那条狗的死,我需要负责任,也该赔偿。”何兴丽觉得,也该有人反思自己和家人的遭遇,说到这,脾气上来了。“不然就硬碰硬,多大点事情嘛,最难熬的我都挨过来了。”
  旦旦说,自己已经辞了工作,换了三四个工作,不敢独自出门。何兴丽知道她的住址和家庭信息,恐惧由此而生。“生活圈乱套了,很糟糕。”
  她的微博依然影响力巨大,私信里收到各种官司纠纷上的帮助请求,旦旦只想回到平静的生活,她透露,已经接受了法院的调解安排。“我的心已经耗不下去了。”
  何兴丽也并不排斥两人的再次见面,至少,有可能对柯基狗lion的死做个了解。至于其他事,还不好说。
  1月30日,在一个300多成员的“摔狗事件”聊天群里,又有人发问:“何兴丽的事进展怎样了,死了没?”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源自:北青深一度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嗨哟嗨哟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嗨哟嗨哟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嗨哟嗨哟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嗨哟嗨哟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嗨哟嗨哟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嗨哟嗨哟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分享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8,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8-5-28 16:14, Processed in 0.296400 second(s), 11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