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开启左侧
查看: 48|回复: 0
 红英 发表于: 2018-2-1 07:35:01|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纪实·新闻] 包凡:区块链很牛但没那么玄 医疗健康有10年以上机会

 [复制链接]
PiRC-fyrcsrv7614765.jpg
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包凡
  1月30日下午消息,在今日上午的华兴资本求实2018沟通会上,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包凡接受了媒体提问,详细回答了华兴资本2017年的关注点和打法,谈及了对区块链技术、医疗健康领域以及腾讯与阿里对峙的看法。
  包凡指出,2017年在私募融资业务上,一个大的趋势就是资金不断地朝头部资产聚集,我们在2017年做的交易平均金额也相对比较大。投资业务这块,华兴新经济基金三期的First closing。“2017年是资本市场和企业高歌猛进的一年,而2018年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可能未必会慢下来,但是从华兴自己的角度来说,2018年可能还是会在里面调整一下步伐,希望华兴的步伐能够走在市场之前。”包凡说道。
  面对不凡的成绩以及飞速发展,包凡认为,华兴现在谈不上焦虑,但有两个矛盾需要去解决。一是,华兴自身拓展的愿望和华兴给企业创造的价值之间是不是完全的吻合;二是,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如何保证华兴自己独有的文化能够传承下去、保持下去。
  谈及大火的区块链技术,包凡认为,对区块链本身还是一个很牛的技术,但是这个技术本身也没那么玄乎。华兴其实更关心地还是这个技术未来在其他领域里面更加广泛地应用。虚拟货币个人认为还是一个风险比较高的投资领域,甚至是投机性比较强的投资领域。“我觉得参与这个市场还是需要保持一定的警惕心。”
  华兴资本2017年重兵布局的医疗健康领域,包凡指出,看好医疗健康这个大的赛道有很多原因。一是产品,二是服务都具有巨大的机会。所以中国在这个行业里面,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都已经具备了,肯定不只是5年,最起码10年的趋势。
  随着基金海量涌现,华兴分析未来基金退出将是一大难题。包凡认为,要解决投资退出的问题,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整个中国资本市场本身的建设,包括能够有畅通的IPO的渠道。还有,从行业的角度来说,并购退出也是一个手段。在并购交易方面,包凡认为,华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在资本市场整体向好的情况下,并购交易出现的不多,大多数企业还是选择自己独立发展。华兴资本去年完成了80亿美金,5个交易,例如京东金融分拆、58速运和Gogovan的合并,比较大的是去年完成了猫眼电影和微影时代的合并。
  对于腾讯和阿里对峙局面,包凡指出,这两个企业很大程度上在互相成就,中国还真谈不上垄断,尤其是这两个企业,现在互相之间的竞争是相当激烈的,可以看到这两个企业过去这5年里面实际上是在共同发展的。所以,本身这个局面挺健康的。对于企业而言,我觉得合纵连横固然重要,但是核心还是自己要有这个能力,自己要为自己的客户创造价值。我觉得形势可以很复杂,但是做事其实也很简单。
  根据介绍,华兴资本集团是一个专注新经济的综合金融服务机构,已经成立14年了,到今天为止,华兴资本管理的私募基金规模已经超过了200亿人民币。华兴资本集团现在有4个分支机构──上海、香港、纽约、北京,总部在北京。现在整个华兴资本集团有超过600人的员工,成立至今,华兴资本已经完成了约940笔交易,总完成交易金额突破了1200亿美元。 ●

以下为媒体对话包凡实录,△科技栏目略加编辑与调整:
2017年企业高歌猛进 2018华兴将调整步伐

  包凡认为,2017年是资本市场和企业高歌猛进的一年,而2018年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可能未必会慢下来,但是从华兴自己的角度来说,2018年可能还是会在里面调整一下步伐,希望华兴的步伐能够走在市场之前。
  :第一,您2017年的关注点在哪里;第二,华兴的投资业务从2011年创立,感觉2017年一直在加码,我想问您,大的势头是怎么判断的,为什么2017年的时间选择加码呢?
  包凡:我觉得2017年还是一个高歌猛进的一年,我们说新经济企业2017年发展相当快,无论是龙头企业,还是一些新兴的独角兽企业,对于我们来说,很大程度上也是被他们的步伐所带动,跟着他们一起往前奔。
  具体到华兴自己的业务,我们整体的基金管理规模,在2017年也上了一个比较大的台阶,包括投资的策略也可能有一定的拓展。
  2018年整个这个行业的发展速度可能也未必会慢下来,但是从华兴自己的角度来说,2018年可能还是会在里面调整一下步伐,总体来说我觉得金融这个行业,尤其在国内,现在是一个趋向稳定的过程。整个行业经过了2017年的高歌猛进,2018年肯定还是需要做一些必要的调整,我想我们还是能够站在市场的更前沿做一些思考,希望我们的步伐能够走在市场之前。
  :请您谈下对市场趋势的判断?
  包凡:我说一点我最近的一些思考,近代史上两次金融危机之前都有一段创新的黄金期,从技术创新开始,到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后面再调整,差不多是50、60年的周期。
  如果看我们现在这个周期的话,其实可以说真正引领这一波技术革命的不是90年代末的互联网,互联网只是一个表象,其实是80年代真正的IT技术创新,包括芯片,带来了这一波创新。
  所以我现在更多的在考虑这个事情,在这个大的50、60年的周期里面,我们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我现在没有答案,历史在螺旋式的发展,在高歌猛进的时候,我们始终保持着一份敬畏之心。

区块链技术很牛但没那么玄乎 进入需警惕
  包凡认为,对区块链本身还是一个很牛的技术,但是这个技术本身也没那么玄乎。华兴其实更关心地还是这个技术未来在其他领域里面更加广泛地应用。虚拟货币个人认为还是一个风险比较高的投资领域,甚至是投机性比较强的投资领域。“我觉得参与这个市场还是需要保持一定的警惕心。”
  :今天大家都会讨论区块链比较多,很期待你们分享关于区块链的一些看法。
  包凡:我们对区块链的看法,它本身还是一个很牛的技术。但是这个技术本身也没那么玄乎,实际上就是分布式记账的数据库。但是这个技术的确以往没有特别广泛地应用,现在利用这个技术找到了一个应用,就是虚拟货币。但是通过虚拟货币这件事,让大家看到了这个技术未来可能广泛应用的空间,但是这个技术在其他方面的应用,在今天,相对来说是比较受限制的。
  我觉得可能造成的结果,就是对这种新技术的热情和背后转换的一种投资的热情,聚焦到了今天新技术仅有的一些应用里面,就造成了虚拟货币现在这种繁荣的现象。
  但是我们其实更关心地还是这个技术未来在其他领域里面更加广泛地应用,我们也的确认为这个技术会成为相当具有颠覆性的技术。如果真的是应用到很多其他领域的话,可能对今天行业的格局会产生比较大的变化。
  回到对虚拟货币这个东西怎么看,个人认为还是一个风险比较高的投资领域,甚至是投机性比较强的投资领域。而且今天这个市场是典型的庄家市场,因为今天虚拟货币的持有,实际上是集中在极少数人手里,而且参与这个市场的人大多数都是散户。所以,这种市场往往是具备比较明显的可被操纵的市场特征。
  所以,我觉得参与这个市场还是需要保持一定的警惕心。

华兴谈不上焦虑 但有两个矛盾需要解决
  包凡认为,华兴现在谈不上焦虑,但有两个矛盾需要去解决。一是,华兴自身拓展的愿望和华兴给企业创造的价值之间是不是完全的吻合;二是,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如何保证华兴自己独有的文化能够传承下去、保持下去。
  :现在华兴这么成功了,你是不是还会有焦虑?关于华兴未来的发展,你最焦虑的是什么?
  包凡:回答一下焦虑的问题,我觉得对于创业者来说焦虑是常态,但是大家可以放心,我平时生活习惯不错,积极锻炼,而且总体来说是一个乐观的人,应该不会做什么极端的行动,虽然焦虑。

我觉得当下华兴最主要的矛盾有那么几个:
  第一,企业现在的确大了,在大的过程当中,也有特别强的发展愿望,或者是自身拓展的愿望,这种自身拓展的愿望和我们给这些企业创造的价值之间,是不是完全的吻合,或者说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在为我们的客户创造价值,还是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盈利而发展,这个事的确是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这两件事情未必是完全一样的,但是如果长期这两件事情背离的话,我觉得这个企业一定会出问题的。
  第二,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我们怎么样能够保证华兴自己独有的文化能够传承下去、保持下去,这里面有两个维度:
  1、随着企业越来越大,如果说你把企业的中心,包括我们的合伙人说成一种能量的话,这种能量的传递的半径越来越大,但是你怎么能够保证这个能量能够传到最外延呢?
  2、我们也面临着一个换代的问题,我们怎么样能够保持创始合伙人这一代人的文化真正传承下去。
  所以你要问我今天我在思考的问题,谈不上焦虑,可能就是怎么样来解决我们核心的这两个矛盾。

天时地利人和促使医疗健康发展 未来10年都是趋势
  2017年华兴资本集团重注医疗健康领域,包凡认为,看好医疗健康这个大的赛道有很多原因。一是产品,二是服务都具有巨大的机会。所以中国在这个行业里面,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都已经具备了,肯定不只是5年,最起码10年的趋势。
  :刚才提到华兴这边重注了医疗健康,甚至把它提到了和新经济并列的高度,我想问您对其中机遇的判断主要来自哪里?您对医疗健康周期如何判断,比如说这是5年的机会,还是10年的机会,现在主要是集中哪几个细分领域可能机会更先出现?
  包凡:我们看好医疗健康这个大的赛道,当然有多重的原因,第一个是宏观的,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不断加快;现在随着收入的增加,大家对健康的意识越来越加强,总体来说我们这方面人均的支出肯定会增加,包括国家在这里面的投入也会继续增加,所以这是一个需求端的机会。
  从供给端,应该说这个行业里面这些年发生了很多重大技术上、科学上的突破,我觉得像基因诊断、基因治疗、精准医疗,实际上都可以说是革命性的发展。
  我们觉得在这个领域里面所发生的创新是不亚于信息技术里面,只是说这个行业的商业化相对来说有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这几年从监管的角度来说,推动医疗健康这个行业发展的(原因),的确有一些相当令人振奋的改革的措施,药监局这几年推出的措施,可以说在行业里面起到了相当正向的作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创新。
  所以,综合大的环境,我觉得肯定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包括未来可能医保的改革方方面面,都会推动这个行业发展。
  说到更加微观一点的地方,我们在医药健康里面大致上可以分为两大块:一是产品。二是服务。
  这两块,我觉得都有很大的机会。产品里面,我觉得可能设备会有机会,但最主要的机会还是在药这一块,所谓生物药的创新,这里面又是一个很重大的机会,因为在以往的化学药里面,行业的格局基本上是国际巨头,或者说游戏规则是国际巨头所制定的,中国在里面要想真正做出一点成绩是比较难的,但是在生物制药方面,又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我觉得我们中国的企业在里面的确有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可能举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有点像汽车制造业一样,如果还在以汽油汽车为主的传统的汽车制造业,我觉得我们中国的汽车行业很难赶超国外,因为这里面的技术壁垒或者是沉淀太大了。现在进入电动车的领域,中国的确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因为造车的理念是完全不一样的。
  化学药和生物药的关系,你们可以借这个角度来理解。其实从药本身的研发到未来药的制造,方方面面实际上是很不一样的,中国的确有自己的一些机会,所以我们也很看好这里面的机会。
  还有一个是这个行业里面有很多优秀的华人人才,无论是华人的科学家也好,还是药厂里面资深的研发人员也好,这些人也在国家的召唤下,很多已经回到国内,无论是在研究机构里面从职,还是自己加入创业的事业中。
  所以,这部分人才的回流也为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个行业的发展其实和资本分不开,恰恰中国在风投行业里面,现在已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市场之一,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在这个行业里面,发展的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都已经具备了,肯定不只是5年,最起码10年的趋势,甚至于是更长,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腾讯和阿里对峙挺健康 企业合纵连横需要自身能力强
  对于腾讯和阿里对峙局面,包凡指出,这两个企业很大程度上在互相成就,中国还真谈不上垄断,尤其是这两个企业,现在互相之间的竞争是相当激烈的,可以看到这两个企业过去这5年里面实际上是在共同发展的。所以,本身这个局面挺健康的。对于企业而言,我觉得合纵连横固然重要,但是核心还是自己要有这个能力,自己要为自己的客户创造价值。我觉得形势可以很复杂,但是做事其实也很简单。
  :一个问题就是AT对峙现在不仅是互联网行业的行情,已经成为了商业世界很重要的一个因素。腾讯和阿里,这种神仙打架的现状,您觉得在2018年的时候,会怎样影响互联网,甚至是整个商业的格局呢?
  包凡:前不久我们的一个分析师给我看了一个数据,说AT加上美国的Google、Facebook、亚马逊等,过去5年里面的市值从1万亿美金涨到了25000亿美金,增加了150%。接下来20名市值5年里面增加了60%,再往底下的100名,市值增加了30%。
  所以,这个行业的确是一个强者愈强的行业,我觉得互联网的特征也的确是这样。
  如果我们把这个时间轴拉的足够长的话,我觉得这个行业里面还是有很多机会在里面的,这也是这个行业吸引人的一个地方,每过一段时间总会有新的事物出来,会改变这个行业的格局。
  第一,我们的观点是,事实证明真正能够做的长远的企业,它是在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里面的,我觉得垄断对企业长期发展并不是特别好的一个模式,短期也许是,长期肯定不是的。
  第二,垄断的商业模式是不是能够为用户带来价值,是不是能够对社会带来价值,这也是另外一个需要考虑的事情。
  如果这两点的回答是NO,那么我们也认为一个所谓垄断的商业模式长期不具备它的可持续性,因为无论是用户还是政府,可能都会来解决。
  你说具体到在中国这么一个新常态里面,我觉得在一段时间里面可能不会有特别大的变化,因为我们觉得这两个企业很大程度上在互相成就,中国还真谈不上垄断,尤其是这两个企业,现在互相之间的竞争是相当激烈的,可以看到这两个企业过去这5年里面实际上是在共同发展的。
  所以,本身这个局面挺健康的,无非是说剩下的这些创业公司在这么一个大的局面里面怎么定位自己,我觉得这个话题很复杂,今天不在这里展开说这个事,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的角度来说,核心还是要自强,我觉得合纵连横固然重要,但是核心还是自己要有这个能力,自己要为自己的客户创造价值,在这个市场上才有你存在的意义在里面,才有所谓合纵连横的资本在里面。我觉得形势可以很复杂,但是做事其实也很简单。

未来基金退出将成难题 需要IPO渠道或并购
  随着基金海量涌现,华兴分析未来基金退出将是一大难题。包凡认为,要解决投资退出的问题,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整个中国资本市场本身的建设,包括能够有畅通的IPO的渠道。还有,从行业的角度来说,并购退出也是一个手段。
  :以华兴的统计数据来看,目前私募市场上的资金大概是怎样的体量?面临怎样的压力?在这种压力面前,对于华兴来讲是不是意味着天量的机会或者也是压力?华兴给出的方案是什么?
  包凡:具体数字我记不清楚了,但是去年应该是市场上政府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各大部位的引导基金大概有4万亿吧,市场上的母基金差不多有5000亿吧,当然这些数字是不是最终能够落地不知道,哪怕打一个折扣,其实也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还没算前几年进入这个市场的钱。
  一方面当然中国现在新经济的发展很好,的确有很多好的投资机会,但是那么多海量的钱进去以后,未来退出必然是有一个很大的压力的。
  从投行的角度来说,怎么能够给投资人解决退出或者是提供流动性的问题,肯定是我们要思考的话题,这个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成为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我们希望在里面能够找出一些比较好的方案。
  总体来说,要解决投资退出的问题,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整个中国资本市场本身的建设,包括能够有畅通的IPO的渠道。还有,从我们行业的角度来说,并购退出也是一个手段。
  如果换位思考,我们站在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来说,的确是需要我们深度思考这个问题,也就是说哪怕企业投得很好,作为一个投资人,毕竟我们作为投资经理,还是替LP创造价值的角色。作为投资人来说,他投资一个企业到一定的时候,还是面临退出的需求。
  我们怎么能够解决自己流动性的问题?考虑到未来在退出方面不能说是一个堰塞湖吧,但是至少是市场面临很大退出的压力。作为投资人今天怎么来管理流动性的风险?或者是在投资的时候怎么样把未来的退出作为相当重要的投资选择标的的标准,这的确是我们现在需要思考的一些问题。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红英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红英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红英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红英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红英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红英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分享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8,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8-5-20 20:03, Processed in 0.296400 second(s), 12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