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巴蜀网 门户 影像世界其它 详细内容
发布者: 罗达志|2008-10-17 21:12|查看: 856|评论: 0|原作者: webmaster

[原创]金戈出塞门的尹昌衡──走过康巴的诗人之六


金戈出塞门的尹昌衡
──走过康巴的诗人之六


尹昌衡(1884~1953)字硕权,号太昭,别号止园,四川彭县(今四川彭州市)人。少年时即萌生投笔从戎之愿,18岁考入四川速成武备学堂,21岁远涉重洋赴日留学。在日期间,加入了孙中山的同盟会。宣统元年(1909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归国后一度在广西军中任职。宣统二年(1910年)返蓉入川军。以“胆气粗豪,敢于说话”在川军中崭露头角。武昌起义后,四川亦宣布独立自治,1911年11月,大汉四川军政府成立,为安抚川籍军官,尹昌衡被委派为军政部长。是年12月8日,在原川督赵尔丰的幕后策划下,成都发生兵变,全城银行商号悉遭焚掠,“扰攘危乱之象,达于极点”。尹昌衡于混乱中率部连夜入城,迅速平息了兵变,安定了社会秩序。为此,成都军政各界遂推举尹昌衡为新改组的四川大汉军政府都督。然而,原川督赵尔丰交出政权后,仍率部驻在成都,拥兵自重,并暗中进行复辟活动,威胁着四川军政府的安危。12月22日凌晨,尹昌衡指挥所部擒获赵尔丰,并在皇城内召开公审大会,将其斩首示众,并派兵在雅安击溃其死党傅华封。复遣军北上,粉碎江朝宗所率清军的进攻,从而巩固了新成立的四川军政府。翌年4月,成、渝两地军政府合并,成立“四川都督府”,尹任都督。
1911年的辛亥革命,终结了清王朝的封建统治,这时康藏的政局则更加波诡云谲。由于清末赵尔丰实行“改土归流”,危及西藏和康区藏族上层农奴主的统治。他们在西藏亲英势力的指使下,趁民国初奠,无力西顾之际,于1912年5月发动了武装叛乱。东侵的藏军攻城掠地,切断川藏交通,两月之内,康区的不少州县先后落入叛乱武装之手。巴塘、昌都被围,乍丫(今西藏察雅东)、江卡(今西藏芒康东)、乡城、稻城、理塘相继失陷,河口(今四川雅江)岌岌可危。中央政府于1912年6月任命尹昌衡为西征军总司令,率川军入藏平叛,令云南都督蔡锷派滇军入藏增援。从而拉开了西征的大幕。

84706

1912年,民国政府派尹昌衡等率军进入藏区.jpg1912年,民国政府派尹昌衡等率军进入藏区

7月上旬,尹昌衡率川军从成都出发,兵分南北两路,兼程西进。在尹昌衡的指挥下,川军进展迅速,西征未及三月,即以破竹之势收复了理塘、巴塘、昌都诸要地。西征军在川边作战中取得重大胜利,引起了英帝国主义和西藏亲英分子的极度恐慌。为了制止川军入藏平叛,英国于1912年8月以“不承认中华民国,并以实力助藏‘独立’”相威胁。袁世凯的北京政府遂于9月下旬一再电令川军停止入藏,以江达为界,“先行肃清川边,万勿越境深入,致启外衅”。从而丧失了进军西藏的良机。尹昌衡不得不就地驻防,经营川边。1913年5月,改任川边经略使。后袁世凯明令撤销川边经略使,调尹进京,欲诱其为之效劳。尹昌衡洞察袁世凯的窃国野心,不为利禄所动,坚不同流合污。袁遂以“亏空公款”的罪名将尹逮捕入狱,判处9年徒刑。1916年袁世凯死后,始为黎元洪特赦。从此尹昌衡退出政坛,在成都筑止园淡泊闲居,潜心文学。1953年,病故于重庆。其著作有《止园丛书》13册传世,包括《止园文集》、《止园诗抄》、《经述评时》、《止园通书》等。
纵观尹昌衡的一生,可谓半生戎马半生诗文。他幼年入成都尊经书院,饱读诗书,颇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修养,或于戎马倥偬之中,寄情篇什。当年他率师西征时,其西征司令部便设在康定。征战之际,在康巴各地留下了许多名篇佳句,流风余韵,至今可寻。1912年秋,这位28岁的西征军总司令路过雅江,站在新建的“河口钢桥”上,纵目江流,壮怀激烈,写下了有名的《平西桥》诗:


铁索横江水,金戈出塞门。
天心骄将帅,人力锁乾坤。
入穴虎可得,卧波龙欲奔。
临桥叱飞驭,此去百蛮吞。


尹昌衡把藏族称为“蛮”是错误的,就其全诗来看,旨在抒发他“自愿带兵前往(平叛),亲冒矢石,以定边乱,恢复西藏”的决心,无可厚非。
尹昌衡的幕僚张谦为此和诗一首,云:


大将巡西城,雄关登玉门。
一桥通卫藏,秋色满乾坤。
胡马应难渡,雅砻势欲奔。
临流据天堑,谁敢似鲸吞。


这诗写得十分豪放,表现了西征将士决心平定叛乱,反对英帝国主义和西藏亲英势力妄图分裂我领土,维护祖国统一的壮志豪情。“平西桥”乃比利时工程师主持修建的钢索吊桥,尹昌衡将其命名为“平西桥”,并撰一联镌刻于桥塔:


劈开两岸奇峰,凭他飞起;
锁定一江秋水,迓我归来。


尹昌衡的诗和对联,可谓珠璧联合,意韵隽永,为雅江留下一段翰墨遗韵。他在理塘期间所写的《观理化幻海》一诗,气势雄浑,诗意浓郁,颇有古风之味。他的《里塘猎户入吴王庙观战袍》诗,对仗工整,苍凉沉郁,音韵激越:


边城草黄风萧萧,征马长嘶壮士娇。
映日龙蛇开甲胄,折风雕鹰试弓刀。
受降城上遗碑石,望献楼头秋气高。
古来将帅知多少,空有吴王胜战袍。


今天,当我们读到这诗时,仿佛听到一百年前,这位青年将军在理塘草原的仰天长啸,不禁为之心潮逐浪,喟然而叹: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击看主站尹昌衡
[原创]睁眼看世界的姚莹──走过康巴的诗人之五 后一篇前一篇 [原创][原创]名播杏林的刘衡如──走过康巴的诗人之八

最新评论

© 2002-2024,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4-7-21 16:38, Processed in 0.421201 second(s), 10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