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1545|回复: 5
 杨坝河 发表于: 2018-9-11 17:01: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2018年] 男子劝阻跳广场舞心梗死亡 涉事小区再无人跳舞

 [复制链接]
广场舞噪音影响儿子学习,长沙一业主下楼理论起冲突心梗去世
源自:澎湃新闻
mJ6a-hiycyfx1368366.jpg
9月9日,长沙县水岸世景小区6栋旁的活动广场,周菊梅(右)正介绍丈夫心肌梗塞的事发情况。潇湘晨报 图

  潇湘晨报9月11日报道,近日,一位业主与跳广场舞的大妈发生争吵,突发心肌梗塞,倒地身亡。此事引起了市民的诸多讨论。多部门将介入协调处理此事。
  近年来,因为居民跳广场舞引发的矛盾屡见报端,广场舞噪音问题也成为城市管理的一大难题。市民期待出台相关规定,与广场舞约法三章,更期待能文明健身。
  9月9日晚8点,长沙县星沙街道水岸世景小区内6栋旁边的活动广场,没有了同时段维持了几年的“ 热闹”:这里不再有业主开着音响,跳广场舞。
  这种改变,是因为贺香槐的死。
  9月6日晚上,因楼下有人广场跳广场舞音响音量太大,影响了读小学的儿子学习,贺香槐和妻子先后来到楼下制止,双方随后发生言语冲突。冲突中,贺香槐倒地身亡。
  在贺香槐的家人看来,这种悲剧原本可以避免。他们入住该小区后,曾多次投诉小区内广场舞噪音扰民,但该现象一直没能得到制止,贺香槐意外身亡。家属认为,小区物业管理公司和在小区跳广场舞的居民都负有责任。

事发
争执中突发心梗,倒地身亡

  9月6日晚上7点左右,贺香槐和周菊梅带着儿子在家,他们已吃过晚饭,周菊梅在洗碗,儿子在窗边做作业。
  楼下的广场舞音乐照常响起,周菊梅听后,心中有些不悦,但她没吱声。直到贺香槐对她说,“楼下的音响声越来越大,孩子怎么学习啊?”
  周菊梅听到丈夫的抱怨,决定下楼向物业投诉。她走向小区门口的保安岗亭,向一名保安反映了情况。这名保安随她一起赶到6栋旁的圆形活动广场。
  周菊梅说,当时广场上有10多人在跳舞。保安赶到后,经过交涉,跳舞的居民将音响音量调低了,保安随后离开。
  周菊梅没想到的是,保安走后不久,跳舞的居民再次将音量调大。周菊梅上前制止。
  “我说你们把声音关小点,一样可以跳。他们10多个人就七嘴八舌地跟我说,跳舞不影响人,他们也是业主,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跳舞。”周菊梅说,可能贺香槐看到了,也下楼来理论。
  周菊梅说,贺香槐争论不过,气冲冲地上楼后提了两个空啤酒瓶下来。“我老公说,我拿酒瓶下来,不是要打人,我就砸碎一个,让你们跳不成。”周菊梅说,其间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子,该男子与贺香槐再次争论。周菊梅说,争吵期间,突然听到有人说“他怎么睡在地上了”,她转过头去,发现贺香槐躺在了地上。周菊梅跑过去,赶紧抱住贺香槐,但此时他眼睛睁开,已不能说话。周菊梅情绪彻底失控,大哭起来,她哀求站在边上的居民拨打120。
  不久后,急救车赶到,但此时贺香槐已停止了呼吸。之后,医生在医院宣布了死讯,初步判断死因为心肌梗塞。

讲述
多次投诉,广场舞噪音问题未解决

  周菊梅说,贺香槐今年44岁,早在20多年前,曾做过一次心脏手术,这些年一直在吃药,但不影响正常生活。
  其家人说,贺香槐平时性格较内向,几乎不会与人红脸吵架。“他就是受到了刺激。”周菊梅说,如果没有这次冲突,丈夫不可能就这么离开。关于噪音问题,入住该小区两年多,她已记不清投诉过多少次。
  夫妻俩老家在江西农村,原本在广东打工,他们在亲戚的资助下买了水岸世景小 6栋二楼的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两年前才先后来到长沙县。他们有两个孩子,大女儿今年刚读高一,小儿子还在上小学。
  大女儿初三读书期间,原本面临中考,学习压力就很大,但在家学习,却没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周菊梅此前多次向小区物业投诉,并拨打过市民热线,贺香槐还在现场砸过酒瓶,但广场舞噪音问题一直没有能得到解决。
  暑假期间,因不堪每天晚上七八点钟的噪音,贺香槐每天这个时候带着女儿和儿子到附近学校篮球场打篮球,直到广场舞跳完才回家。

处理
多部门将介入协调处理

  9月9日,记者走访水岸世景小区发现,该小区只有六栋住宅,圆形活动广场就在几栋住宅中央,离贺香槐住的6栋2楼只有数米。
  6栋一位高层住户表示,广场舞噪音对低楼层的住户确实有影响。同时,他认为,居民选择广场舞的方式健身无可厚非,但不应该在小区内部,而应选择小区外的公园等远离住宅区的地方。
  针对该事件,小区物业所属的湖南思居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撰写了一份情况说明。情况说明中称,9月6日晚上8点15分,周菊梅一行到小区大门口保安值班岗亭反映广场舞音乐声音太大,希望前去处理,当班值班员游某接到投诉,到广场现场将音乐声关小,并告知跳舞人员不要影响他人生活,之后回到自己的岗位。8点22分,门岗值班员听到广场有人争吵,马上用对讲机呼叫当班班长陈某前去查看,陈某接到信息立马联系巡逻保安刘某,一同赶去现场。
  陈某到现场后看到贺香槐手拿两个啤酒瓶,在与广场舞群体人员争论,陈某上前对两方进行劝阻,并将啤酒瓶随手扔掉。8点26分和29分,保安游某和张某赶到现场维持秩序。
  8点29分贺香槐突然倒地昏迷,因病发突然,在场值班员不会采取急救措施,保安员刘某8点30分拨打120急救电话。8点40分急救车赶到现场,8点42分急救车离开。
  湖南思居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水岸世景物业服务中心项目经理周晓波表示,由于没有明文规定小区内不能跳广场舞,所以他们也没权力“ 取缔”,只能进行劝导。
  该公司工作人员透露,事后警方传唤了部分参与当天广场舞活动人员和另一名与死者有争论的男业主,对方表示在现场没有肢体冲突。
  因认为小区物业有管理责任,贺香槐家属多次找到物业公司维权。9月9日下午,小区所属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组织物业公司和家属方进行协调,但因家属对物业公司提出的解决方案不满,协调无实质性进展。社区工作人员表示,次日他们将再次组织街道、辖区派出所、物业公司负责人、家属等多方再次进行协商。

律师说法
政府部门应尽快对此类现象规范管理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刘明表示,本案例中,如果广场舞确实达到了扰民的程度,对诱发疾病存在一定关联,参与广场舞的人员将负一部分的责任;如果直接与死者争论的人员有辱骂等情节,也将负有责任;物业公司方面,物业公司作为一个服务机构,其并非执法机关,没有执法权,但其有维护小区内环境和安全秩序的职责。另外,刘明建议,居民遇到此类现象应及时向职能部门反映,由职能部门介入处理。
  也有律师认为,近年来由广场舞噪音扰民现象引发的矛盾频发,政府部门也应该尽快规范对此类现象的管理。
源自:曹伟、刘立聪/潇湘晨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杨坝河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杨坝河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杨坝河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杨坝河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杨坝河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杨坝河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真爱你 发表于: 2018-9-25 21:01:00|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8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男子劝阻广场舞猝死 妻子:他曾在大妈面前摔酒瓶

源自:红星新闻
原文标题:男子劝阻广场舞猝死 妻子曝光更多细节:他曾多次劝阻,在大妈面前摔碎酒瓶

  近日,湖南省长沙市男子贺香槐因劝阻广场舞而突发心梗去世,广场舞扰民的争论再次引发关注。
  9月19日,红星新闻从贺香槐的妻子周菊梅处了解到事件的更多细节:
  她和丈夫在东莞打工多年,2016年为了小孩上学在长沙买了房子;入住后,他们曾多次找物业和广场舞大妈沟通关于广场舞噪音的问题,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有一次丈夫甚至气愤地将两个酒瓶摔在大妈们面前;事发当晚,周菊梅下楼协调无果,丈夫又拿出两个酒瓶,与大妈发生语言冲突,随后倒地,突发心梗去世。
  周菊梅说,目前家人在江西老家为丈夫处理后事,几天前,为了让丈夫早日入土为安,家属与小区物业签订了一份协议,物业出于人道主义补偿8万元。“丈夫躺在医院里,我实在是没办法。”周菊梅称,回长沙后,她将着手请律师,起诉物业以及跳广场舞的当事人。

与广场舞大妈争执
男子突发心梗去世

  9月6日,湖南长沙水岸世景小区内,广场舞如往常一样,早早就跳了起来。水岸世景小区开盘信息显示,该小区首期开盘时间是2013年,有6栋楼,一楼为商铺,二楼以上是住宅,住宅均价在4500-5000元/平方米。贺香槐家于2016年8月入住6栋二楼,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
  周菊梅说,广场舞每天晚上在她家窗户下,准时进行,因为距离近,窗户阻隔不了音乐,家人每晚都被打扰。事发当晚8点左右,她正在厨房洗碗,上小学的儿子为了做作业不被打扰,从卧室搬到了声音相对较小的客厅,贺香槐再次向她抱怨楼下跳广场舞的事。随后,周菊梅放下手里的事,走到保安室,向其放映了情况,保安随即去将音响声音调小了一些,但是保安转身离开后,大妈又将音乐恢复原样。
  周菊梅看见没有效果,也上前和大妈们进行沟通,双方陷入僵持。“我把音量调小,她们又开大。”反复几次后,周菊梅和大妈们争执了起来。此时,站在窗户前,目睹一切的贺香槐也走了下来。“两群大妈分别把我和丈夫包围起来。”周菊梅说,大妈们指责他们一家人爱找事,甚至说小区里小孩也经常吵闹,为什么不把他们嘴也封起来。
  周菊梅告诉红星新闻,当时丈夫被气得直跺脚,然后返回家里取了两个啤酒瓶下来,“他的意思是把酒瓶摔碎,看她们还怎么跳。”但是还没等贺香槐把酒瓶摔碎,一个男子突然制止了他,对方说摔瓶子违法,要报警。周菊梅说,大妈们见势又把他们包围起来,“你一言,我一语”,争吵过程中,贺香槐突然倒地不起。
  背对着丈夫的周菊梅发现后,跑过去抱住丈夫,她发现此时丈夫已经不能说话,她一边大哭,一边哀求周围人拨打120。随后,贺香槐被送进医院,因突发心梗,抢救无效去世。

此前曾多次投诉
“保安一走声音又被调大”

  周菊梅说,贺香槐今年44岁,老家在江西永新县的农村,在结婚前,丈夫曾做过一次心脏手术,这些年偶尔会服药,但是从来没有犯过病。婚后,他们育有两个子女,目前女儿刚读高一,儿子在上小学。
  早些年,她和丈夫一直在东莞打工。贺香槐在一家工厂的财务室,负责处理一些进出口事务。2017年因为大女儿要上高中,他们商量用打工存下的钱,在长沙买一套房子。周菊梅说,当初看上水岸世景小区的位置和价格,于是很快就定下了房子。
  入住不久后,周菊梅发现楼下每天晚上都聚集一群大妈跳广场舞,刚开始他们想忍忍就过去了,但是后来实在受不了,就多次找物业反映情况。周菊梅记得,从入住以后,他们家人反映不少于10次,但是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2017年10月左右,贺香槐和大妈们发生了一次激烈的语言冲突,随后他从家里拿出两个酒瓶,当着大妈们的面,将其摔碎在广场上。周菊梅说,丈夫的那次爆发,也没带来多大影响,第二天,她们依然还是一样的跳。
  2018年5、6月份,贺香槐的妈妈重病在床,女儿又要参加中考,贺香槐再次频繁地去与物业、广场舞大妈们沟通,但是没有任何作用。“老人一听音乐心里烦躁,女儿也没办法好好复习。”周菊梅说,那时她甚至开始后悔在那买房。
  9月20日,小区物业所属的湖南思居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物业确实多次收到业主反映小区跳广场舞的问题,他们也几乎每次都派保安去和大妈们沟通,并将音乐声音调小,但是往往保安一走声音又被调大了。“保安还有其它事情,我们不可能天天派一个人去守着吧。”

物业补偿8万元
家属称将起诉物业及广场舞当事人

  事发之后,湖南思居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针对该事件,撰写了一份情况说明。情况说明中称,9月6日晚上8点15分,周菊梅到大门口保安值班岗亭反映广场跳舞音乐声音太大,希望前去处理,当班值班员游某接到投诉,到广场现场将音乐声关小,并告知跳舞人员不要影响他人生活,之后回到自己的岗位。8点22分,门岗值班员听到广场有人争吵,马上用对讲机呼叫当班班长陈某前去查看,陈某接到信息立马联系巡逻保安刘某,一同赶去现场。
  陈某到现场后看到贺香槐手拿两个啤酒瓶,在与广场舞群体人员争论,陈某上前对两方进行劝阻,并将啤酒瓶随手扔掉。8点29分贺香槐突然倒地昏迷,因病发突然,在场值班员不会采取急救措施,保安员刘某8点30分拨打120急救电话。8点40分急救车赶到现场,8点42分急救车离开。
  物业相关负责人说,由于没有明文规定小区内不能跳广场舞,所以他们也没权力“取缔”,只能进行劝导。“事发后,我们物业一直积极处理此事,目前初步协调已经达成共识,物业出于人道主义关怀补偿了8万元。”该负责人强调,8万块钱不是所谓的赔偿,更不是很多网友说的针对这件事物业的赔偿。”
  周菊梅承认与物业签订了一份协议,并得到了8万元赔偿,但是她认为是为了让丈夫早日入土为安,迫不得已。“丈夫躺在医院里,我实在是没办法。”周菊梅称,回长沙后,她将着手请律师,起诉物业以及当时跳广场舞的当事人。

律师说法:
举证难点在于证明死亡因果关系

  君泽君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告诉红星新闻,如果事发当天广场舞大妈的音响确实超出了法定分贝,造成噪音污染,那么广场舞大妈涉嫌违法。贺先生与妻子下楼与之协商的行为属于正当维权行为,广场舞大妈却与之发生争执,导致贺先生情绪激动,突发心梗死亡。以此来看,广场舞大妈对于贺先生的死亡可能存在过错,广场舞大妈的侵权责任要件是否成立,还要从侵权主体、侵权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及过错方面来看。
  陈小虎说,对于本身有这种疾病而广场舞大妈是不知情的,如果在争执过程中造成有疾病的人死亡的是不用承担刑事责任的,也就是说不应当认定为犯罪,而死者的死亡则可能认定为意外,但是广场舞大妈与贺先生的死亡是存在因果关系的,所以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承担民事责任。
  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余超也认为,该案例中,广场舞躁音扰民,肯定侵犯了其他业主的权利,但是,这种侵权并不一定意味着要对死亡负责,还要看广场舞大妈的行为与男子死亡是否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余超说,他支持家属用法律武器维权,但是如果家属没有当事人相关的医学鉴定就会比较麻烦,维权的难点在于很难举证证明是广场舞大妈的围攻行为诱发男子疾病,并导致死亡。
  另外,余超说,物业公司作为一个服务机构,其并非执法机关,没有执法权,其主要责任是没有管理好噪音扰民,对于业主的死亡不存在侵权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丨潘俊文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真爱你 发表于: 2018-9-20 22:01:00|显示全部楼层

男子劝阻广场舞离世 媒体:别让无辜者受维权之痛

源自:新京报
原文标题:“男子劝阻广场舞离世”,别让无辜者承受维权之痛 | 新京报快评

  从该男子的经历看,不仅是“善后”维权难,之前的广场舞扰民维权,又何尝容易。
⊙作者:欧阳晨雨

  这又是一起因广场舞引发的悲剧。
  近日,湖南省长沙市一男子因劝阻广场舞而突发心梗去世,其家属与事发小区物业签订协议,协议中注明物业资助2万元,最终物业出于人道主义关怀补偿了8万元。对于这一协议,该男子家属并不认可,称只是权宜之计,打算回到长沙后起诉物业以及当时跳广场舞的当事人。
  因为劝阻广场舞──这件生活中的“不起眼小事”而造成“突发心梗去世”的巨大悲剧,这对当事人家庭来说,的确是无法承受的悲剧。
  虽然目前,尚无法厘清广场舞大妈扰民对男子去世应付何种责任,但是,扰民、争吵毕竟是诱因之一,涉事的广场舞大妈通过某种方式来表达一下歉意,既符合人道主义精神,也能给当事人家庭一点心理慰藉。而至今无人道歉,对当事人家庭的确是另一种伤害。
  从法律角度看,该男子家属诉讼维权的诉求理应得到支持。如果有证据表明,该男子突发心梗死亡,与跳广场舞的当事人发生冲突、物业管理不善存在因果关系,那么根据《侵权责任法》,对方应承担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法律责任。
  具体而言,应赔偿损失包括医疗费、护理费、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等。当然,对于物业方面,之前据协议已给予了“8万元人道主义资助”,这笔费用将来可从法院判决支付的赔偿金额中扣除。
  不过,要真正实现维权成功,实际操作起来可能并不简单。从目前情况看,突发心梗死亡可以做法医鉴定,但只能证明危害后果,并不能证明与物业方面的管理失职,以及跳广场舞的当事人过错有关。
  而要证明争吵与男子突发心梗有关,最有力的证据就是以视频的形式,证明在争吵过程中对方有刺激性言语。但问题是监控视频往往没有声音,而涉事对方唯恐避之不及,想要他们自证其罪很难。而即便能找到旁观者作为证人,也需要提供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才有可能被法庭所采纳。而举证的过程,恐怕也并不容易。
  其实,从该男子的经历看,不仅是“善后”维权难,之前的广场舞扰民维权,又何尝容易。

  因为“跳广场舞的队伍就在家楼下”,从2016年搬来后,他们一家就在“默默忍受广场舞的音乐”。为了让孩子有个学习环境,该男子“跟他们讲把声音调小一点还是可以跳舞的”,却没有人听。物业方面也反映,“有居民跳舞音量过大打扰到其他业主也不是第一次了”,“经常有业主反映噪音情况”。但是,对于没有执法权的物业,只能出面协调,实际作用很有限。
  其实,对于噪音扰民的现象,相关法律不可不谓完备。如《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单位、个人在城市市区噪声敏感建设物集中区域内使用高音广播喇叭”,“在城市市区街道、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组织娱乐、集会等活动,使用音响器材可能产生干扰周围生活环境的过大音量的,必须遵守当地公安机关的规定”。《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违反关于社会生活噪声污染防治的法律规定,制造噪声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处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
  但令人遗憾的是,现实中却鲜有广场舞扰民者被制止和处罚的案例,看似严厉的法律条款,往往因为执行成本和维权成本双高而沦为了摆设,这也让不少民众深受其扰而无法自救。
  为一己私利侵犯公共边界,是对社会关系的现实危害,如果公权力介入不够,这一真空就只能由公民自发填补。而公民的这种自力救济,不仅带来维权成本过高、矛盾冲突升级等“后遗症”,也无助于广场舞扰民等问题的真正解决。
  要避免此类悲剧再度上演,需要进一步完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在保障民众跳舞健身权利的同时,有关方面也要加强执法,及时制止不法、不文明行为,让违法、违规者承担行政、民事责任,让民众的休息权得到保障。
⊙欧阳晨雨(学者)
 问薇千柔 发表于: 2018-9-20 04:01:00|显示全部楼层

男子劝阻广场舞遭大妈们围攻离世 家属欲起诉维权

源自:北京青年报
原文标题:劝阻广场舞离世 家属欲起诉维权

  近日,湖南省长沙市一男子因劝阻广场舞而突发心梗去世的消息引发关注。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从离世男子的妻子周菊梅处了解到,目前家人回到江西老家处理后事,家属与事发小区物业签订协议,协议中注明物业资助2万元,最终物业出于人道主义关怀补偿了8万元。但对于这一协议,周菊梅并不认可,称只是权宜之计,打算回到长沙后起诉物业以及当时跳广场舞的当事人。

事件
男子劝阻广场舞突然离世

  9月6日晚,湖南长沙水岸世景小区内,广场舞一如往常一样跳起,家住该小区二楼的贺香槐和周菊梅夫妇却在音乐响起之后皱起了眉头,因为跳广场舞的队伍就在家楼下,周菊梅称自从2016年搬来后,一直就在“默默忍受广场舞的音乐”。
  此前暑假时期,每晚7点到9点其他业主开始跳广场舞的时候,夫妇俩都会带两个孩子去附近打篮球,直到音乐停止才回到家中。但9月份开学后,孩子需要在书房学习,所以周菊梅打算下楼跟跳舞的人进行协商。
  周菊梅昨天对北青报记者称,事发当晚,她去找了保安一同协商,跳舞的居民也同意将音量调小,但是保安走后,他们又将音量调大。我跟他们讲,这个声音太吵了,麻烦把声音调小一点。
  不久,周菊梅的丈夫贺香槐也走下楼,“我老公跟他们讲把声音调小一点还是可以跳舞的,然后他们吵起来,但始终没有动手。”
  突然间,周菊梅听到有人说“他怎么睡到地上了”,她才发现丈夫躺在地上,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初步判断为心肌梗塞。

进展
处理后事后家属打算起诉

  事发过后已近半月,周菊梅提起这些经历仍旧控制不住情绪。目前,周菊梅已经回到江西老家,并在9月18日安葬了丈夫。
  周菊梅对北青报记者称,事发至今,也没有当时在场的跳舞居民来联系过她,“也没有人来道歉。”
  周菊梅现在和小区物业已经签订了一份协议。她介绍,根据协议,物业愿意出于人道主义补偿8万元,但她认为这些远远不够。周菊梅说,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15岁,一个11岁,还要照顾她的父亲,而目前她的收入每个月只有2000元,“生活很困难”。周菊梅打算回到长沙后,仍要起诉物业以及当时在场的跳舞者,希望能获得一些补偿。

回应
物业称不会干预家属起诉

  昨天,北青报记者联系了小区思居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王先生,王先生称,有居民跳舞音量过大打扰到其他业主也不是第一次了,经常有业主向物业反映噪音情况,物业也出面调解过多次。“《管理公约》中并没有明确禁止跳广场舞,也没有对音量大小做出要求,而且广场建设本来就是用于业主休息娱乐的,我们不能不让人跳,只能跟他们讲声音小一点”,王先生称。
  经调解,物业与家属达成协议,协议中物业资助死者家属2万元,家属自行承担死者的丧葬费。“我们是考虑到死者家里困难,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而且死者妻子曾在我们物业工作,出于人道主义资助而不是赔偿,物业本身没有任何责任。至于大妈们是否应该承担责任尚需要法律确认”。对于家属打算起诉一事,王先生表示物业已经尽到了责任,起诉是家属的意愿,物业不会干预,物业也会配合司法机关调查。

说法
如构成侵权责任 广场舞居民应担责

  昨天,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如果事发当天广场舞大妈的音响确实超出了法定分贝,造成噪音污染,那么广场舞大妈涉嫌违法。贺先生与妻子下楼与之协商的行为属于正当维权行为,广场舞大妈却不依不饶,以致贺先生情绪激动,突发心梗死亡。以此来看,广场舞大妈对于贺先生的死亡可能存在过错,广场舞大妈的侵权责任要件是否成立,还要从侵权主体、侵权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及过错方面来看。
  如果侵权责任要件成立,那么,广场舞大妈就应向受害人家属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等治疗费用及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记者:郭琳琳 实习生:向连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不取 发表于: 2018-9-16 12:01:00|显示全部楼层

广场舞声音太大男子去理论 遭大妈们围攻心梗去世

源自:扬子晚报
原文标题:广场舞声音太大,男子去理论遭大妈们围攻,突发心梗去世

  近日,家住湖南长沙某小区的贺先生因为觉得楼下广场舞声音太大,下楼与她们理论时突发心梗,不幸去世。

znVO-hiixpun9908778.jpg
  据悉,贺先生家住2楼,孩子的书房正对着广场。事发当晚广场舞音响声特别大,孩子做作业受到了影响。

lceO-hhuhism1406796.jpg
  于是先是贺先生的妻子下楼劝说,希望她们把声音调低些,却遭到大妈们的围攻。
  贺先生见状也下楼劝说,同样遭到大妈们的围攻,随后突发心梗倒地,而且再也没有站起来。

44qT-hkahyhx5942190.jpg
  事后广场舞的队伍就散了,之后几天都没有出来。贺先生的妻子事后难过地说:“她们这一跳,我的天就塌了。”

7YJ1-hkahyhx5942268.jpg
  其实,小区里不少居民都曾为此事向物业反映过,但物业表示他们也没有权利取缔(广场舞)。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其实,近年来广场舞扰民惹来的麻烦屡屡发生,引起的民愤也不是一点半点。
  究其原因也并不是广场舞这项活动本身,而是参与的人,如果大妈们能少一些自私,多一些包容与理解,或许这样的不幸就能少发生一些。

∷ 网友热议
  @nct罗渽民娜娜:虽然说男子死亡不是那些广场舞大妈杀的 可是 广场舞扰民现象真的糟糕 我这儿就是这样 而且很准时 不早退 不请假
  @奕星斓若:广场舞大妈不逼死几个人都不知道收敛的,厚颜无耻啊!
  @眠云猫卧石:大爷大妈也是真没地儿,老了老了,除了带孩子就没点儿自己的生活了,难得能通过跳集体舞娱乐一下,却没地方。说实话,也就晚上孙子写作业,孩子都回家了,自己不用再伺候了才能出来溜达溜达。将来我们不是老龄化社会吗?再不想想办法,没法待了~
  @可爱睿睿猪宝:跳广场舞时间能不能改成一至五上班时间?
  @幸福的熊硕:唉,珍爱生命,远离广场舞大妈,以后遇到这种事真别自己去说,直接报警,这帮大妈相当凶猛,真的!她们不会跟你讲道理,要么一起围攻骂你,噼里啪啦,要么直接上手一顿挠!好危险的她们!
源自:看看新闻KNEWS、人民日报、新闻晨报(shxwcb)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4,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4-2-23 21:41, Processed in 0.218401 second(s), 14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