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8437|回复: 10
 dyliaoge 发表于: 2019-3-7 03:26:0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民生·医疗] 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师朱和平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

 [复制链接]
  武汉市中心医院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胜利街26号,始建于1880年,占地面积47283平方米,建筑总面积近10万平方米,是一所集医疗、科研、教学、预防、培训为一体的大型现代化三级甲等医院,是湖北省、武汉市医保和新农合定点医院。
  医院现有在职职工4200多人,其中中高级职称1443人,博士、硕士1207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10余人,省、市各级专项津贴专家40余人。

ll9z-htwhfzs5280956.jpg

〓 相关链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dyliaoge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dyliaoge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dyliaoge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dyliaoge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dyliaoge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dyliaoge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365tty 发表于: 2020-3-9 13:14:00|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8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师朱和平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

源自:环球网
  3月9日上午,澎湃新闻从武汉市中心医院多名医护人员处获悉,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该院一名外科医生告诉澎湃新闻,朱和平是退休被医院返聘到眼科工作的。朱和平于2月中旬入院治疗,9日上午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武汉市中心医院官网介绍,朱和平,眼科副主任医师,擅长眼底病诊断治疗,眼前后节激光治疗。
  至此,武汉市中心医院在抗疫中已有四位医生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

☆ 相关报道
全国53位城乡社区工作者因公殉职!

  3月9日10时,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民政领域疫情防控与民生保障有关情况。
  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和社会治理司司长陈越良介绍,城乡社区是疫情联防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管控单元。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广大城乡社区工作者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守岗位、日夜值守,英勇奋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为遏制疫情扩散蔓延作出了重要贡献。
  截至3月8日,全国城乡社区工作者已有53位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因公殉职,其中党员占92.5%。

6696-iqrhckm4984793.jpg

  此外,陈越良表示,制止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需要群众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有关媒体报道的武汉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公馆小区“假的”做法,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应予以坚决纠正。
源自:澎湃新闻、北京日报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独听风语 发表于: 2020-3-3 17:06:00|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去世

源自:新华网
原文标题: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梅仲明因新冠肺炎去世

  新华社武汉3月3日消息,3月3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布消息,医院眼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梅仲明同志,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染病,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3月3日中午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去世,享年57岁。(记者:廖君 黎昌政)
3db8-iqfqmat8858465.jpg
 叽歪大佬 发表于: 2020-2-17 21:04:44|显示全部楼层

亲历者讲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被感染始末

源自:中国新闻周刊
原文标题:亲历者讲述: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被感染始末

  病人激增过程中,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开始出现。
  武汉市中心医院是当地27家三级甲等医院之一,官网显示,该院职工总数有4300多人。其前身为汉口天主堂医院,有140年的历史,主要有后湖和南京路两个院区,均位于汉口区,两者相距五六公里,其中后湖院区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到两公里,这也是武汉市中心医院较早接触到新冠肺炎病例的重要原因。
  截至2月4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全市定点医院中,收治的发热病人仅次于金银潭医院,开放床位510张,已用床位525张。然而,在此次参与新冠肺炎救治的过程中,武汉市中心医院的职工中,截至1周多前达到新冠肺炎临床确诊标准的已达230多人,其中130人住院,100多人居家隔离,多位科主任与院领导都“中招”。
  这家医院的现状,是此次疫情中武汉市医疗系统的一个缩影。
  2月14日,国新办就疫情防控最新进展特别是关爱医务人员举措举行发布会。发布会上,来自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是,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716例,其中湖北省1502例,而武汉市的医务人员确诊人数达到了1102例,占湖北的7成多。

用红圈标注的检测报告
  艾芬1997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后,进入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现任该院急诊科主任。据她介绍,2019年12月18日,一名65岁的男性个体经营者来到医院南京路院区看急诊。在五天前,他出现发热症状,体温高达39.1℃,发热前有寒战,但无鼻塞、流涕、呼吸困难、咳嗽等症状。此前在12月16日,该男子先是到医院门诊就诊,经过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奥司他韦及乐松片等三天对症治疗无好转后被收入急诊病房。急诊科医生给该男子尝试了碳青霉烯类高级的广谱类抗菌素,依然无任何好转迹象,而其肺部感染表现为“双肺多发散在斑片状模糊影”。
  12月22日,该男子转入该院呼吸科救治,12月25日转入同济医院,再之后,转入专门收治传染病人的金银潭医院。在后来的追溯过程中,艾芬了解到,该男子是华南海鲜市场的一个送货员。
  12月27日,艾芬接诊了第二例此类病人,是一名40多岁来自武汉远郊区的年轻人,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在当地诊所治疗了一周多,高烧不退,肺部感染严重,指脉氧为90%。这个年轻人随后被收入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与肺泡灌洗液检验。12月30日,送检的结果出来,该男子感染的是一种冠状病毒。看到化验单上标注有“SARS冠状病毒”字样,艾芬感到“很可怕”,第一时间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部门报告,但医院有没有再向上级疾控部门报告,她并不清楚。
  这份检测报告,于12月30日下午被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发在同学微信群里,并被大量转发。艾芬称,当时大学同学私下问她关于冠状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检测报告发了过去,并特别用红圈对“SARS冠状病毒”进行了标注,但不知这份报告后来是怎样流出去的。
  几乎同时,12月28日,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接诊了4例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发热病人。到2020年1月1日前后,医院共收治了7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12月29日,艾芬所在的急诊科向医院公共卫生科上报了这7例发热病人中急诊科收治的4例。公共卫生科回复称,已上报江汉区疾控中心。江汉区疾控中心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与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之前也已接到类似病例。在急诊科上报的4例病例中,有一对母子,儿子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母亲去海鲜市场送饭,并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物品,但依然染病,而且病情较重,艾芬当时就推断,这个病可能“人传人”。
  1月1日凌晨,后湖院区急诊科又收到了一位由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转入的65岁男子。该男子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开诊所,最近收治了很多发热病人,之后自己也有了症状,病情严重。艾芬分析认为,这位诊所老板的病很可能就是他诊所的病人传给他的。
  1月1日,她再次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医务处报告了该诊所老板收治了多例病人的相关消息,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她担心,“一旦急诊科医生或者护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烦”。
  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了27例“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相关情况,称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就在这天凌晨,李文亮受到了市卫健委和医院的警告和批评。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有8人因“发布、转发不实消息”而遭传唤。
  1月1日晚将近12点,艾芬也接到了医院监察科的信息,要求其第二天到监察科谈话。1月2日,在和监察科纪委谈话过程中,领导批评她“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艾芬提及了这个病可以人传人,但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1月2日起,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
  林媛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名护士,在1月初听到这一疾病的相关消息后,只能隐晦地提醒身边亲友,要戴口罩。
  在和医院反映情况无果后,1月1日起,艾芬只得要求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先戴起了N95口罩。

“战友”倒下
  1月1日后,武汉市中心医院接收到的发热患者愈发增多,像“火山喷发”一样。艾芬所在的急诊科在1月的第一个星期内,先将后湖院区急诊外科病房改造成呼吸科隔离病房,有20张左右的床位。第二周,又改造了急诊内科病房,随后,南京路院区也将急诊病房改造成隔离病房。随着病人越来越多,所有的隔离病房都逐步搬到别处,急诊内外科的病房又改成留观门诊,一共能接纳五十多个病人,但依旧无法满足激增的患者。
  倪芳是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专科护士长。1月10日,她所在科室的病房也被征用,开设了22张床位,当天床位就全部收满,她所负责的病房一直处于满员状态。
  1月中下旬起,武汉市中心医院步入收治新冠病人的顶峰期,一床难求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2月初。艾芬称,急诊量和发热门诊总计达1524人,其中发热病人655人。如果按照现在湖北省临床确诊标准来讲,这1524人中,90%左右都是新冠肺炎患者。而在疫情发生前,中心医院的日均急诊量为550例左右。
  病人激增过程中,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开始出现。1月10日,急诊科发现了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第一个病例,是后湖院区的一名护士。“我们后来分析,她可能是口罩没有戴好,”艾芬说。
  1月1日,急诊科医护人员开始戴口罩。1月10日,穿上了隔离衣。再过几天,防护等级升高,穿上了防护服。但感染的医护人员在不断增加。该院急诊科共有200名医护人员,包括50名医生,150名护士。到目前为止,急诊科医护人员CT显示肺部感染、临床诊断确诊的有30多人,核酸检测呈阳性的有7个,艾芬的团队处在“边战斗,边倒下,边补充的状态”。

87b1-iprtayz0151940.jpg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在抗疫前线。图/央视新闻截屏

  艾芬分析说,急诊科医护人员感染的原因主要在于其工作强度大,急诊室空间有限,临时搭建的穿脱防护服的地方也不很规范。“突然来了这么多病人,还有家属,围着我们,空气中的病毒的密度太大了”,“护士给病人进行打针、抽血等操作时,因为近距离接触,导致了感染。”不过,好在急诊科病情严重、住院的医护人员并不多。
  倪芳称,她所在的呼吸科从1月初就对这一疾病保有着警觉,“我们科室要求口罩都要戴好,勤洗手,要用手消”,在进驻隔离病房后,先后穿上了隔离衣、防护服。该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总计160人左右,感染的人数大约有16个。
  但并不是所有科室都有这样的防护意识和装备。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较早的感染者之一。他是在1月8日接诊一位82岁的女性青光眼患者后被感染的,接诊时“没有做特殊防护,病人来的时候也没发热,就大意了。”
  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武汉市中心医院感染的医护人员遍布甲状腺乳腺外科、泌尿外科、心胸外科、血管外科、神经内科、消化内科、眼科等各个科室,其中不少是科室主任。在眼科医生李文亮患病后不久,该科一名副主任也被感染,目前在金银潭医院插管救治。
  甲乳外科主任1月16日左右做肺部CT显示出症状,而两天前他还在给患者做手术。心胸外科一名副主任医师1月22日在一场主动脉手术未做完时,就出现了畏寒的症状,手术后测体温出现了高烧,其所在科室同事推测称,该医生是在手术前后和患者、患者家属谈话时近距离接触感染的。被感染且病情较重的还包括一名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其中三名医生都在武汉市肺科医院救治,最重的还用上了ECMO进行抢救。此外,这次被感染的还有医院的三位副院长,其中一位副院长病情较重。
  据统计,武汉市中心医院截至1周多前达到新冠肺炎临床确诊标准的职工已达230多人,其中130人住院,100多人居家隔离。
  “最开始可能只有部分科室对疾病的信息了解多一点,比如说急诊科、呼吸科,而别的科室不一定知道,”艾芬说。而且,在1月15日之前,新冠病毒“未明显人传人”的说法广为传播,让前来看病的民众与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都放松了警惕。
  王宇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儿科医生,平时也会接诊很多传染病患者。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1月初他就听说了医院有收治这类病人的消息,但对于新冠病毒到底多大的传染性、毒力强弱并不了解,因此,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医生最初只是戴了一层口罩简单防护。而对于很多不接触呼吸道传染病的外科科室来说,可能平时看病连口罩都不戴。
  中心医院护士李媛所处的是非发热门诊这样的一线科室。1月16日,她所在科室的一位病人CT显示疑似感染,她和同事这才警觉危险就在身边。
  多位受访者称,大约在1月15日后,随着身边相继有“战友”倒下,医院内的医护人员对这一疾病变得重视起来,开始加强防护。心胸外科在这前后自购了一批N95口罩。王宇大约在这个时间听说了武汉协和医院已有多名医护人员感染。1月17日,医院开了院感会,下发了关于这一疾病的一些相关资料。也在这天前后,武汉同济医院发热门诊穿隔离衣、防护服的短视频在网上热传。

dce0-iprtayz0151939.jpg
由于没有面屏、护目镜,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医护人员只能用塑料袋作为代替。(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人员紧缺、物资紧缺
  17年前的“非典”,武汉并不是重灾区。看到这样“全副武装”的视频,武汉市中心医院疼痛科主任蔡毅起初还是感到奇怪,“即便当时有防护意识也不知道要穿防护服”,“同济接收了很多发热病人,他们可能更早意识到这个问题。”
  艾芬称,当年非典,她还在心内科,当时只强调多通风、戴口罩,也没有戴N95,身边好像没有一个人倒下。
  在院感会后,王宇上班开始穿隔离衣。但隔离衣、防护服并不是所有科室都能有。王宇说,“有可能接触感冒、发热、咳嗽这类病人的科室应该都是配了”。艾芬觉得这也没有办法,毕竟这类防护物资不是那么多,难以做到每人一件,只能优先保证重点科室。李媛所在科室的监护室收治了一名疑似的新冠病人,同事问能否配发防护服,医院则害怕医生如此穿着,会引起病人恐慌,并称还没有到防护级别。
  1月21日,护士赵刚去隔离病房支援,在那里,他见到了正住院治疗的李文亮以及其他本院工作人员。当时,他所在病区收治的院内职工已经有20余位。1月22日,汉口医院成为专门收治发热病人的定点医院,中心医院收治的病人暂时向汉口医院转移。在汉口医院,赵刚见到中心医院院内疑似感染的职工差不多已有40位。而在最近十来天,在医护人员做好防护,且就诊人数开始减少时,艾芬称,医院医护人员的新增病例也变少很多了。
  从1月21日起到1月底,武汉市政府先后征用了三批共23家医院作为收治发热病人的定点医院,以缓解武汉市仅有的两家专门传染病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金银潭医院的压力。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作为第二批被征用的三家医院之一,进行了病房改造,从1月27日左右开始集中收治病人。医院绝大部分专科门诊也先后停诊,集全院主力,前来支援。
  1月29日,福建与甘肃两个援鄂医疗队进驻武汉市中心医院,分别接管了后湖院区的一个和两个病区。但2月2日,福建医疗队“转战”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甘肃省医疗队成了中心医院的唯一外援。该省医疗队有100多人,负责两个病区的80多名病人。中心医院绝大部分的病人救治还是要靠自己的人力。
  大量的人力投入也带来了巨大的物资消耗。赵刚记得,1月21日早上,他到南京路院区隔离病房支援时,还有医用级的3M口罩可以戴,到晚上,口罩的量就不是那么充足,“护士长说,后面的物资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到”。1月22日,防护服、口罩的级别、质量就变得差一些,此后每天的物资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倪芳称,过年前,物资方面还可能有一些储备,医院有些渠道可以采购,但随后随着武汉封城,过年期间工人休息,物资难以供应,一些不符合医用标准、质量差的防护物资也只能先收下来,择优使用。过年前后,口罩、防护服在重点科室还可以保证有,后来病房越开越多,变得供不应求。由于没有医用级别的口罩,倪芳只能在工业口罩外加戴一层外科口罩,这样的做法维持了有半个月。
  1月23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出了向社会求助捐赠物资的公告。2月10日,在李文亮去世三天后,中心医院再次向社会求助,而由于受李文亮事件的影响,一些网友也发出不再向中心医院捐物资的声音。记者了解到,中心医院物资来源主要是社会捐赠,通过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调拨获得的数量不多。记者致电武汉市红十字会与指挥部宣传部。红十字会称,他们只负责物资的筹集,分配由防疫指挥部下设的应急保障组负责。而指挥部宣传部称,应急保障组不接受记者的采访。
  医院一名负责物资筹集的工作人员在2月11日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物资目前只能按照以天为单位供应,也还是只能优先保障一线科室,而且物资医院自身也难以采购到。“但这个病有潜伏期,其他普通科室也需要防护。”倪芳说。
  物资的消耗是巨大的。倪芳称,以呼吸科在后湖院区最先开设的三个病区为例,三班倒,护士医生查房,每天消耗防护服、口罩等一套完整防护装备的数量是100套。《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武汉市中心医院物资需求清单显示,该院医用防护服每天消耗量为2280件,N95口罩4560个,一次性隔离衣4560件,防护面屏2280个。但2月14日,倪芳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过去两天,由于没有隔离衣穿,只能将质量不好的防护服当作隔离衣,再在外面穿一件防护服。赵刚说,由于防护服质量不好,表面有沙眼,只能用胶带粘裹住,而且有些防护服穿上一蹲下来打个针就破了。而因为面屏、鞋套不足,医院医护人员还不时有拿黄色塑料袋套在头上、脚上替代的现象。倪芳称,近日医院物资又筹集到了一部分,短缺的状况暂时得到缓解。

07d2-iprtayz0153696.jpg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在抗疫前线。图/央视新闻截屏

  艾芬说,由于方舱医院、火神山医院开始接收病人,过去一两周,中心医院急诊病人的数量也开始下降。2月13日,后湖院区发热门诊量只有400多,南京路院区只有几十个,而且很大一部分是之前积压的不重的病人来做核酸检测的。但床位依然很紧张,甚至是超负荷运转的状态。
  赵刚说,2月12日,医院一位医生想要住进来,也要等床位。而医疗设备的欠缺也是中心医院面临的难题,疼痛科主任蔡毅说,他所在的病区有4~5个重症患者,呼吸不畅,需要上呼吸机,但他的病区只有一两台这样的机器,其他病区有的甚至一台都没有。
  但医院对病人的收治还在继续。经过调整,倪芳所在的病区床位最近从22张增加到40张,集中收治重症患者。据了解,中心医院后湖和南京路院区还将总计增加300张床位,“还有很多病人没收进来”,艾芬说。
  让倪芳感到有些欣慰的是,2月14日,医院又给她调配了10个护士,这意味着,她的部分同事可以轮换休息一段时间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媛、赵刚、王宇为化名)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烟火之恋 发表于: 2020-2-10 18:36:00|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中心医院医护:对李文亮事件不理智的愤怒是对一线医护的二次伤害

源自:环球网
原文标题:武汉中心医院医护:对李文亮事件不理智的愤怒是对一线医护的二次伤害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白云怡]武汉中心医院多名一线医护人员10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李文亮医生不幸去世后,一些民间捐赠人士点明“不捐武汉中心医院”,很多受捐名单上都已看不到该院的名字。目前该院一线医护的防护物资已极其缺乏,许多前线医护人员已不得不使用工业口罩替代医用N95口罩。“我们理解社会上的情绪,但一些言行现在已为李文亮的同事、一线的医护人员们造成了身体与精神的二次伤害。”有一线医生这样对记者说。
  一名武汉中心医院的一线医生告诉记者,武汉中心医院开放五百多张床位,属于23个定点医院中最多的之一,但在很多受捐名单上,现在却很少能见到该院的名字了。他表示,自李文亮医生的事情发生后,已有一些爱心捐赠者因愤怒而直接点名“物资不捐给武汉市中心医院”,这让许多中心医院的一线普通医护们感到很茫然,也很难受。
  “目前普通隔离病房的医护们很多只能用工业防尘口罩,没有医用N95,因为仅有的能到医院的N95和优质防护服得首先保证重症监护病房。防护服质量也是参差不齐,绝大多数达不到在隔离病房使用的标准。靴套都是用垃圾袋代替的。”这名医生用“肉搏、裸奔”来形容现在一线医护的状态。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中心医院目前医护感染情况属于武汉市各定点医院中较为严重的之一。有医生向记者透露,该院有几名一线科主任已插管,仅自己周围就有二十余名认识的医护同事感染。他表示,前期感染率高可能是因为防护不足,后期也有持续作战、抵抗力下降导致感染的因素。此外,中心医院也是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医院。现在该院连外科、妇科、儿科都在一线发热门诊和病房工作。
  有中心医院医生告诉记者,对李文亮的离去最感到悲伤和愤怒的正是李文亮的同事,他们也理解现在社会上的议论和情绪,但普通的一线医护人员不是这起事件的责任方。他表示,希望民间的企业和爱心人士能再仔细想想这一问题,一些极度不理智的谩骂和指责,直接伤害的恰恰是李文亮奋战在一线的战友和同事。
  “人们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正义,如果武汉中心医院完全没有防护物资,最终伤害的还是患者和一线医护人员。这样的‘义举’最终也只能让更多的人变成第二个李文亮。”这名医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我们能克服身体上的艰辛,只希望付出了这么多,不要再被污名化。”
 点点小女子 发表于: 2020-2-8 01:15:59|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探访抢救李文亮的医院:有人排队9小时只为打吊瓶 有人被殡仪馆接走

源自: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文标题:来晚了,你懂的……我们去了抢救李文亮的医院

  回望生与死:有人排队9小时只为打吊瓶,有人刚刚去世被殡仪馆接走
  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不幸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去世。疫情之下,他的离开受到了公众的高度关注。

b7bf-ipfprtn4746775.jpg
  带着对他的敬意与公众的关切,今天(7日),我们去了在最后时刻抢救李文亮的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
  在那里
  我们看到了仍然在苦苦求医,追寻康复希望的病患
  看到了仍然奋战在第一线,如李文亮一般奋不顾身的医生护士

  也看到了最终没能坚持下来的病患被殡仪馆接走。
  在这里,生与死似乎只有一线之隔,令人更加感慨李文亮对于我们的价值。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医院门外只有零星前来求诊的病人,街道上也少有行人。

1afb-ipfprtn4746794.jpg
8597-ipfprtn4746817.jpg
  和街道上形成对照,医院里熙熙攘攘,到处是戴着口罩、打着点滴的病人,他们大多上了年纪,在过道里或者病房外等待救治。
  有人说自己等了九个小时还是没有等到自己打点滴。

13f7-ipfprtn4746851.jpg
3584-ipfprtn4746883.jpg
367c-ipfprtn4746915.jpg
9348-ipfprtn4746930.jpg
9c0f-ipfprtn4746958.jpg
558e-ipfprtn4746978.jpg
  病房里人满为患,病患全都佩戴口罩、手套,等待着康复的那天早点到来。

76fb-ipfprtn4746991.jpg
  在昨晚抢救李文亮的病房,医生仍在第一线奋力救助病患。

2d4a-ipfprtn4747013.jpg
50f9-ipfprtn4747032.jpg
9553-ipfprtn4747062.jpg
  令人难过的是,在离开时,我们看到有病患不敌病魔离去,被抬上了殡仪馆的用车。
  由于需要隔离,走的时候他/她没有家人的陪伴,孤独地离去。

5748-ipfprtn4747083.jpg
  在武汉中心医院门诊门口,摆放着今天由市民送来的鲜花,纪念李文亮医生。

2c3c-ipfprtn4747109.jpg
e451-ipfprtn4747132.jpg
afbf-ipfprtn4747153.jpg

  文图丨陈红霞 左茂轩 耿雁冰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孽角 发表于: 2020-2-3 07:16:00|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只有累倒的 没有逃兵

源自:中国经营报
原文标题:武汉市中心医院蔡毅:“只有累倒的,没有逃兵”丨新冠肺炎亲历
⊙记者:张家振 武汉报道

  “带着我的小伙伴,进驻并接管发热二区了。”1月27日晚上10点,武汉市中心医院疼痛科主任蔡毅,带着临时组建的10人医护团队正式进入了抗击疫情最前线。“虽然很累,虽然有点小担心,但是真的兴奋。”蔡毅这样记述当时的心情。

231607cg6pgwbs6cmzbgep.jpg
工作在抗疫一线的蔡毅

  2月2日晚间,蔡毅在完成夜查房后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收到医院的动员令之后,我们科室的10个年轻人全部奔赴了抗疫最前线,只留了一个年纪大点的医生“守家”。目前一共收治了33名新冠肺炎患者,患者总体上状态都还不错。
  “我先处理个抢救。”说罢,蔡毅又投入到了紧张有序的工作中。
  蔡毅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并获硕士学位。作为疼痛科主任,他此前的工作主要是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脊柱椎管狭窄症、胸腰椎术后疼痛等各种急慢性疼痛病。
  据了解,在武汉市新型肺炎防疫指挥部的部署下,医院急需补充医疗救治力量。武汉市中心医院防控领导小组随即在院内下发动员令,号召党员带头组建“医护突击队”,按照医院统一安排,随时准备投入到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我个人意见,男人上战场,女人看家。”1月23日下午4点多,蔡毅向疼痛科同事发出号令:兄弟们,上啊!不能一起扛过枪,也一起上个无硝烟的战场。

231607fi44y5mi4eo44nl8.jpg
蔡毅向同事发出报名突击队的号召

  “我要去了,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好,一定守好家,等你凯旋归来!”这是蔡毅和疼痛科同事李颖波间的对话。按照分工,李颖波留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疼痛科“守家”,蔡毅带领其余10人团队进驻后湖院区接管发热二区。
  据蔡毅介绍,目前疼痛科已经停诊了,团队全力投入到抗疫一线。当时李颖波也很想上前线,但年纪大暂时先没让他去,“我们还是要讲科学,年轻人抵抗力相对好,上前线也更加安全一些。”
  “团队,是临时组建的;患者,是忽如其来的;病房,也是刚开的;清洁,我们自己做的;很多困难,都是刚碰到的。”蔡毅表示,团队从无到有,在陌生的患者,陌生的疾病,陌生的环境和莫名的恐惧不安背后,是莫名其妙的勇气和熟悉的使命感。

231607px8l0hx88kzzqqx7.jpg
蔡毅和医护团队在工作中

  据蔡毅介绍,在工作中自己带领的团队和呼吸科医护人员密切配合,接诊、治疗流程逐步顺畅。在蔡毅看来,呼吸科的医护团队基本不眠不休,她们更是前线的前线,只有累倒的,没有怨言,没有逃兵。
  为了更好地服务患者,蔡毅在武汉协和医院疼痛科杨东教授指导下,探索出了微信患者分组管理模式,弥补了和患者沟通时间不够,解释工作不够的欠缺,搭起了医护患及家属沟通的生命之桥。
  根据微信患者分组管理模式,蔡毅将患者分成了5组,群内人数在8到12人不等。其提供的患者群聊天记录显示,黄灿(化名)是30床的病人,现在没有亲属在武汉,需要安排人去买球蛋白但不知道购买的具体数量,在群里询问蔡毅后,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
  “我们的治疗会越来越顺畅,各位患友放心,要相信我们,相信自己的免疫力。”蔡毅在群里这样鼓励患者。
  据了解,为了安全起见,蔡毅和团队工作人员入住在医院附近的一家酒店,主动与家人隔离。但再严密的防护也会有意外发生。
  据蔡毅记叙,2月1日晚上,他在带来医护人员查完房后,所有重症患者状态都不错,其他患者心态阳光,医护团队成员可以更熟练、融洽地和各自分管的患者沟通治疗。正当蔡毅心情大好的时候,蔡毅接到同科室的护士刘凡(化名)的电话打破了这种平静。
  电话那头在哭。在看过CT呈现肺部白块后,蔡毅明白刘凡感染了他们每天都在“绞杀”的新冠病毒。此时的蔡毅并没有按照制度绕开她,而是加了层口罩安抚她的情绪,给她去买口服药,同时向组织上报给她的住所马上消毒。
  正当蔡毅开车将刘凡送到楼下,刘凡和父母、男朋友远远的见了一面,在寻找酒店隔离入住未果后,准备把刘凡重新送回家中和父母分房隔离时,刘凡的男朋友发来了父亲的CT单,显示感染比刘凡更严重。
  “当你昨天的战友,马上就有可能变成自己患者群的群友,个中滋味如何形容?”蔡毅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
  据蔡毅介绍,刘凡比较年轻,症状也比较轻微,我们首选居家隔离治疗,不要到医院来,在家吃药就可以了,我们也会定期观测复查一些指标,如果需要收治就会马上把她收进医院的。
  作为团队的老大,在疫情面前蔡毅还要继续顶着,鼓励团队的成员冲上前线,甚至轻伤不下火线。“大疫面前,众生平等,大爱无疆。”蔡毅表示,希望能让医护人员的眼泪,转变为武汉市民对抗疫情的勇气。(照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叽歪大佬 发表于: 2020-2-2 15:56:00|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中心医院发热病区蔡毅主任:不要辜负我们的眼泪!

源自:半月谈
  #共同战疫# 来自武汉中心医院发热病区蔡毅主任的呐喊:阻断病毒传播的黄金两周,大家坚持住!“大家自觉隔离……不要对不起医疗人员的牺牲,不要辜负我们的眼泪!”
8a2dedddly1gbhy6r55ptj20u03wgh92.jpg

8a2dedddly1gbhy6ret68j20u01rc790.jpg

MmEx-inzcrxr5534668.png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独听风语 发表于: 2020-1-22 19:53:55|显示全部楼层

武汉中心医院诊治新型肺炎现场:医护人员握拳相互鼓励

源自:新京报
原文标题:武汉中心医院诊治新型肺炎现场:医护人员握拳相互鼓励

  (记者:潘闻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救治行动仍在进行。今日(1月22日)16时30分许,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发布多张图片,公布医护人员在病房内救治患者场景,配文称,“向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今日下午,该院呼吸内科一位医护人员表示,确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在该院接受隔离治疗,并提醒市民注意防护。
d85d-innckce9856838.png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监护室内,多名医护人员握拳相互鼓励。来源: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
  新京报此前报道,据卫生应急办公室官网消息,截至1月21日24时,已收到湖北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确诊病例375例,其中死亡9例。今日上午,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全国九成以上确诊病例出现在武汉,“可以说,疫情在武汉局部暴发,疫情防控重点还是在武汉。”
  今日16时30分许,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发布多张图片,公布该院医护人员救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场景。图片显示,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监护室内,有患者穿蓝白相间的病号服躺在病床上,戴蓝色口罩,右臂缠着测量血压的黑色袖带。身旁,一位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正在工作。
b5a4-innckce9856837.png

2972-innckce9856939.png

620d-innckce9856936.png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监护室内,多名医护人员穿防护服,正救治患者。来源: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
  另有多张照片显示,监护室内,多名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正在救治患者。一张图片中,四名医护人员面朝镜头,握右拳示意相互鼓励。微博配文写道:“后湖院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监护室内,医护人员紧张有序救治患者,彼此加油鼓励。向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致敬。”
  今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从多名工作人员处确认,该院确实收治了患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人。该院呼吸内科一位医护人员表示,他们正对患者进行隔离治疗,并提醒市民注意防护。
  医院官网信息显示,武汉市中心医院始建于1880年,是当地一所三级甲等医院,由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管理。医院现有南京路院区、后湖院区及谌家矶医养结合示范院区等三个院区。
  校对 郭利
 楼主|dyliaoge 发表于: 2019-3-27 14:06:00|显示全部楼层

阿里健康支付宝携武汉中心医院打造便民“未来医院”

源自:TechWeb
  【TechWeb】为了响应国家对“互联网+医疗”的期望,实现让百姓少跑路,信息多跑路,3月27日,阿里健康,支付宝联合武汉市中心医院共同打造的“未来医院”正式上线。

BVAv-hutwezh0335262.jpg
  阿里在互联网方面拥有丰富经验与成熟度,未来医院基于阿里健康核心技术而成立,提供“真人实名核身认证,金融支付体系,医保移动支付功能,交易平台、物流配送”等技术和服务,为医患双方提供更加便捷的看病诊疗体验。
  阿里健康副总裁杨锋表示,武汉市中心医院一直都是阿里健康的优质合作伙伴,这体现了该院具备开放性、探索性、互联网的运营思路,与阿里健康一同勇于尝试,大胆探索。

VfQM-hutwezh0335339.jpg
  未来医院基于支付宝上的就诊助手而实现,患者就医时,不仅可以无须带卡,还能享受挂号、候诊、诊间缴费、在线检查报告查看等一系列服务。医生开出处方后,患者点击医保支付可直接前往窗口取药。
  另外凭借阿里医院提供的“视频复诊、送药上门”等功能,能够帮助武汉市中心医院本身的医疗与服务能够辐射更多市民,为慢性病患者提供长期康复诊疗服务。
  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副院长梁国良表示,此次与阿里健康、支付宝共同打造的未来医院,覆盖了五大核心内容,它们分别为--就诊助手、区块链技术、全称刷脸就医、视频问诊、线上处方全流程应用,这是双方深度合作后的价值体现。

V5Y5-hutwezh0335402.jpg
  武汉市中心医院作为开设湖北省第一家互联网医院,借助互联网模式,构建全家医疗健康大数据应用体系,一直走在同行前列。医院目前已建立了面相医联体协作单位的网络医院在线医疗服务,开展了健康管理o2o业务,智能管理和服务水平位居国内先进水平。
  阿里健康作为此次与武汉市中心医院打造出“未来医院”的重要合作伙伴,早在今年一月就在浙江省上线了全国首个服务+监管一体的互联网医院平台,积极响应政府号召,配合医疗机构,探路互联网+医疗健康。

KHCm-hutwezh0335683.jpg
  现在支付宝小程序主页中,已经包含了绑定社保卡、预约挂号、院内导航、诊间缴费、报告查询在内20多项功能,基本满足普通医疗就诊全部流程。目前已有上万武汉市民绑定了该服务。
  未来,阿里健康将继续联合武汉市中心医院在“互联网+医疗”领域进行资源整合,为本地市民提供快速便捷的三甲医院诊疗体验,享受全流程高效便捷的就医服务体验。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楼主|dyliaoge 发表于: 2019-3-7 19:26:00|显示全部楼层

分支机构

  一、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姑嫂树16号。
  二、武汉市中心医院谌家矶院区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兴盛路203-附1号附近。
  三、武汉市中心医院新洲院区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新洲大道146号。
  四、武汉市中心医院花桥门诊部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汉口黄孝河路88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0,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0-5-30 17:55,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9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