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源苹果,欢迎助农支农,收获阳光自然果的您!

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6100|回复: 18
 
 阿宝 发表于: 2011-7-14 22:09:03|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外交官] 基辛格:中美分歧之时 “乒乓外交”代表我们对未来的期待

 [复制链接]
  亨利·阿尔弗雷德·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1923.5.27~),德国犹太人后裔,毕业于哈佛大学,美国著名外交家、国际问题专家,美国前国务卿。
  1923年5月27日生于德国费尔特市,由于纳粹党的迫害,1938年移居美国,1943年入美国籍。与越南人黎德寿一同为1973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原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担任尼克松政府的国务卿并在水门事件之后继续在福特政府中担任此职。作为一位现实政治的支持者,1969年到1977年之间,基辛格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发挥了中心作用,并在中美建交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2016年5月9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获得国防部卓越公共服务奖章。2018年11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2018年11月10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京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 相关链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阿宝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阿宝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阿宝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阿宝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阿宝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阿宝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寨坝河 发表于: 2021-4-25 06:55:02|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8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基辛格:中美分歧之时 “乒乓外交”代表我们对未来的期待

源自:环球网
原文标题:中美人士纪念“乒乓外交”50周年 基辛格:中美分歧之时,“乒乓外交”代表我们对未来的期待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胡雨薇]中美“乒乓外交”50周年纪念活动24日在北京首钢园区举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通过视频发表致辞称,“乒乓外交”是中美关系史上的一段佳话。50年来,中美关系虽历经风雨,但总体不断前行,各领域合作成果丰硕,为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促进了世界的繁荣稳定。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活动上发表视频致辞表示,“乒乓外交”的重要启示在于,要做出重大决策,有时要从一些小的步骤做起。同时,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是美中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乒乓外交”距今已有半个世纪,而中美关系再一次来到重要关口,此时纪念“乒乓外交”更具有现实意义。王岐山说,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的选择。双方要按照两国元首除夕通话精神,从两国人民福祉出发,从历史中汲取灵感和动力,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进各领域交流合作,推动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为共同战胜新冠肺炎疫情、促进全球经济复苏、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作出更大贡献。“这是我们对于‘乒乓外交’最好的纪念。”
  基辛格表示,在当前美中两国围绕某些重要问题存在分歧之时,这一事件也代表了我们许多人对于未来的一份期待,那就是美中两国人民能够基于两国在世界格局和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在彼此之间达成一种谅解。期待美中两国都确认共同致力于建设一个和平与繁荣的世界秩序。
  美联社评论称,半个世纪后,美中关系处于另一种不确定时期,“乒乓外交”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它是体育和政治发生碰撞时可能带来改变的一个例子。“重振乒乓外交精神是华盛顿的责任。”香港《南华早报》社评称,与北京合作而不是对抗,将带来互利共赢,有助于解决世界面临的挑战。“乒乓外交”精神的回归是十分必要的。
  活动现场,“乒乓外交”亲历者李富荣、梁戈亮和美国乒乓球运动员朱蒂分享了当年中美乒乓运动员友好交流的美好时光,并通过虚拟现实技术远程打起了乒乓球。作为1972年中国乒乓球队访美代表团的一员,李富荣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称:“尼克松总统在接见我们时说,乒乓球比赛互有胜负,而这次获得胜利的是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
  当天,中美体育界知名人士刘国梁、姚明、马布里等人也均通过自身经历,表达出通过体育交流推动中美人民互相理解的期望。中国篮协主席姚明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人与人之间的误解是天然存在的,交流是唯一的办法。交流有很多方式,体育比赛作为一种有规则的游戏,更容易让人接受。
  “当年的友谊并未被人们遗忘,记住这段历史意味着中美双方仍有恢复关系的意愿。”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陶文钊24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政府很大程度地伤害了中美关系,现在纪念“乒乓外交”可以正确引导彼此舆论,并为恢复双边关系注入积极动力。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今中美两国依然需要民间层面的互动,一方面是保持双边关系中的社会基础,另一方面也是在向政府传递希望加强两国交流的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23日晚在同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视频交流时,也强调了中美对话与合作的重要性。王毅表示,处理中美关系的正确思路应该是加强对话、深化合作、缩小分歧、避免对抗。他同时提出对中美关系的五点希望,包括希望美国客观认识和理性对待中国的发展,希望美国同中国走出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新路,希望美国尊重和包容中国自主选择的道路和制度,希望美国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希望美国不要动辄干涉中国的内政。“中美把合作搞起来,就能让各种‘不可能’成为‘可能’,就能推动两国关系朝着健康和稳定的方向发展。”王毅说。
  中美关系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健哥纯爷们 发表于: 2019-11-17 11:08:00|显示全部楼层

基辛格促中美适应竞争共存:“中美冲突比世界大战更糟糕”

源自:参考消息
原文标题:基辛格促中美适应竞争共存:“中美冲突比世界大战更糟糕”

  参考消息网11月17日报道 港媒称,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表示,中美两国应妥善管控分歧,形成对未来的共同信念,努力构建“坦诚以待”的双边关系。

11月14日,在美国纽约,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举办的年度晚宴发表讲话。(王迎 摄)11月14日,在美国纽约,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举办的年度晚宴发表讲话。(王迎 摄)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1月15日报道,基辛格14日在纽约出席了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办的一个活动。他在活动中说:“现在我们处于困难时期。我相信,中美领导人将会意识到,世界的未来取决于双方找到解决办法并控制一些不可避免的困难。”
  他说,中美之间的长期冲突不可能有赢家。如果不能找到解决办法,“这将比摧毁了欧洲文明的两次世界大战更糟糕”。
  他说:“如今再也不可能设想一方可以支配另一方。他们不得不习惯于这一事实:他们之间存在竞争。”
  报道称,基辛格是1972年美国时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对中国的开创性访问背后的外交推动力量。
  他说:“中美关系在开始的时候就存在分歧。然而,几十年来我们已经学会共存。”
  展望未来,他说,他相信两国间的贸易争端将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得到解决。
 灰头 发表于: 2019-9-7 15:37:30|显示全部楼层

基辛格:合作解决问题是中美对世界和平与进步的共同责任

源自:新华视点
原文标题:基辛格:以合作方式解决问题是中美两国对世界和平与进步的共同责任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7日为当天在北京闭幕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专题研讨会发来视频致辞。他表示此次专题研讨会召开的时间点非常重要。中国和美国是在技术、政治经验和历史方面最有能力影响世界进步与和平的国家。两国不同的历史和文化,决定双方合作面临的挑战非常大。自己有幸见证中美关系四十年,始终坚信以合作的方式解决双方存在的重要问题,是中美两国对世界和平与进步的共同责任。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爱财小章 发表于: 2019-9-7 13:27:48|显示全部楼层

视频|基辛格:中美都有责任为了世界和平寻找合作方式

源自: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基辛格:中美都有责任为了世界和平与进步,寻找合作方式
  2019年是中美建交四十周年,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基辛格协会主席、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为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带来几句话。

303351434_400_300.jpg
  视频在9月7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中美建交四十周年:回顾与展望”环节播出。视频中,基辛格表示此次专题研讨会召开的时间点“非常重要”
   他认为,目前中美两国都有责任为了世界和平与进步,寻找合作的方式。

以下是基辛格视频全文:
  我很荣幸能够像以往一样为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说几句话。
  此次专题研讨会召开的时间点非常重要。
  中国和美国是在技术,政治经验和历史方面最有能力影响世界进步与和平的国家。
  他们有着不同的历史和不同的文化,因此他们之间合作的挑战非常大。
  我有机会参与中美关系四十年,我坚信两国都有责任为世界和平与进步找到合作方式,解决他们面对的重大问题。
  我希望这次的会议能为这项工作做出贡献。
  谢谢。
  It is my honor to say a few words to the China development forum as I have done on a number of previous occasions。
  You are meeting at a very important moment。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are the two countries that have the greatest capacity in terms of their technology,their political experience,and history,to influence the progress and peace of the world。
  They have a different history and a different culture so that the challenge of cooperating between them is very great。
  Having had the opportunity to participate in the Sino-American relationship for forty years,I believe strongly that both countries have a duty to the peace of the world and the progress of the world to find means of cooperation to solve the important problems they have before them。
  I hope that your conference will make a contribution to the effort。
  Thank you for asking me。
 haosijia 发表于: 2019-1-13 09:57:00|显示全部楼层

美媒: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居住的大楼 着火了

源自:环球网
原文标题: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商务部长罗斯曾居住的大楼,着火了

vJsD-hrpcmqw0731635.jpg
  [⊙ 赵衍龙]曼哈顿一幢高级住宅周六(12日)清晨起火,一对年老夫妇死亡,3名消防员扑救时受伤但没有生命危险。事发大楼曾有不少名人居住过,包括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和商务部长罗斯等。
  美国《时代》杂志1月12日报道,事发在清晨5时左右,大楼内10多个房间被浓烟笼罩,窗口更冒出熊熊大火。
  消防员之后在楼内一房间发现一名85岁女子昏迷,身体被严重烧伤,送院后证实不治身亡,她89岁的丈夫也在送院后伤重死亡。警方没有立即公布遇难者的姓名。
  《时代》称,事发的高级住宅建于1931年,这里曾是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演员乌玛·瑟曼(Uma Thurman)和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 Jr。)等知名人士的家。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杨坝河 发表于: 2018-11-16 23:23:00|显示全部楼层

基辛格:希望美中两国确立新的经贸关系和对话模式

源自:新华社
原文标题:(国际)美专家认为美中能够超越分歧携手向前

  新华社纽约11月16日电(记者:长远 李飞虎)美国多位知名专家15日晚在纽约表示,相信美中两国能够共同推动双边关系朝着更为良性的方向迈进。
  在纽约非营利机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举办的年度晚宴上,现年95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应邀致辞时强调,美中关系当前正处在一个极为重要的时刻。
  他说,美中关系的根本问题不在于美中两国能否平息既有经贸摩擦,而在于两国能否在新的国际政治环境下相安共处,能否对双边关系彼此做个清晰界定。一方面承认双方之间存在分歧,一方面认清双方往来的目的是要超越胜负之争,并形成一种新的思维模式,突出两国增进关系、彼此共存的重要性。
  他表示,“我认为,美中双方能够做到这一点”。
  基辛格提出,希望美中两国找到办法,确立一种新的经贸关系和对话模式,不避讳挑战性难题,同时又致力于克服这些难题。
  东道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斯蒂芬·欧伦斯在致辞中说,当前,美中外交关系呈现紧绷态势,但“希望之光仍在闪耀,因为最终决定美中关系未来走向的是两国人民,而现在两国人民之间的纽带依然牢固,两国人民之间有大量的交集”。
  欧伦斯强调,美中两国迫切需要而且一定会找到办法,合作应对共同面临的真正威胁,如气候变化、恐怖主义、流行疾病、经济危机等。他相信,美中双方定会携手让这个世界变得更为安全、更具可持续性和更加繁荣。
  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及美国政商学界约400人出席了晚宴。 ●
 远方的雁 发表于: 2015-9-14 19:58:00|显示全部楼层

基辛格称赞习近平:中国最杰出领导人之一

源自:长江新闻
U12527P1T1D32306409F21DT20150914195155.jpg

  基辛格与习近平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日前称赞习近平,“他是一个很有决断力的人,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我认为他是最杰出的中国领导人之一。”
  早在习近平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的2012年,基辛格就指出,“他是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有能力挑战腐败问题。”
  出版过《论中国》的基辛格曾表示,在学术界他算不上中国专家,他的专长在于“认识中国的每一代领导人”。
  阅后即焚(微信号:newstest)梳理发现,他对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的点赞是“热情洋溢”的。

毛泽东:“非凡的意志力和决断力”
  1971年7月9日,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基辛格秘密访问中国。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为尼克松总统访华做前期准备。
  在这次访问中,基辛格见到了周恩来和叶剑英等中国领导人,但并没有去见毛泽东。
  他称,如果他提出要求,毛泽东会见他,然而他没有提出此要求。因为他清楚尼克松总统希望成为第一位见到毛泽东的美国官员,如果他见到了,“回美国后会让尼克松不悦甚至动怒”。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历史性访华。当天,基辛格陪着尼克松与毛泽东进行了会面。这是基辛格第一次见到毛泽东,会面后,他称这位中国最高领袖“展现出来非凡的意志力和决断力”。
  基辛格一共5次见过毛泽东,这也成了他写书和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的“重要资源”。
  习近平主席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近日,基辛格接受了《人民日报》的采访。在采访中,“他首先忆起上世纪七十年代与毛泽东主席交往的经历,脸上露出笑靥。”

江泽民:“温文尔雅,精力充沛”
  继毛泽东后,基辛格与之后的中国四代领导人也都保持了密切联系。2011年5月,基辛格接受新华社专访时指出,“中国历代领导人都是不同凡响的人物”。
  基辛格卸任美国国务卿的1977年,邓小平再次复出。197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正式访美,同年2月和4月,基辛格与邓小平在华盛顿和北京进行了两次会晤。
  两次会晤后,基辛格对邓小平的评价是,“邓是一个不可低估的人物,他的影响将是巨大的。”之后,基辛格多次来华,均受到邓小平的接见。
  江泽民和胡锦涛也多次受到基辛格的称赞。江泽民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不久,基辛格便与其三次会面。胡锦涛当选总书记的2002年,基辛格也与胡锦涛多次会晤。
  基辛格对江泽民的评价是“温文尔雅,精力充沛”,对胡锦涛的评价是“慎思和谦和有礼”。
  据公开报道,基辛格与习近平至少已有5次公开会晤,其中,2013年,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第二个月,便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基辛格。同月,美国《时代》周刊将习近平选为“全球一百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为《时代》撰文的基辛格称,中国正处于复兴阶段,习近平角色最为重要。
  同年7月,基辛格与江泽民在上海进行了“家庭式、庄园式”相会,两位都称赞了习近平履新几个月来的表现。
  2015年3月,自称来华近百次的基辛格再次访华,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再一次高度评价了习近平,“他在试图指引方向,让所有这些问题可以同时被解决,同时在国际社会建立起一个崭新、强大、和平的力量。”

在美国,基辛格并不总受欢迎
  在今年3月份的访华过程中,基辛格对媒体称,“中国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除与中国领导人保持密切联系外,基辛格也与中国一些普通人相熟,甚至登上过娱乐版面。7月12日,影视明星黄奕的前夫姜凯耗资过亿元迎娶现任妻子,基辛格送上了祝福。
  基辛格每次访华都会受到高规格接待,但在美国,他在一些人眼里并不受欢迎。
  年初,基辛格出席美国国会一场听证会,一些抗议者进入听证会现场,指责基辛格担任国务卿期间犯下“战争罪行”。
  此外,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格雷格·葛兰丁写了一本《基辛格的影子》。
  作者在书中写道,“在美国战后的每一个转折点,每一个危机时刻,当善良的人们开始表达出对美国实力的怀疑时,基辛格总是站到了对立面。”
  在该书中,作者还称,基辛格不是在权力政治方面深谋远虑的实践者,而是为了自身利益自觉自愿的实干派。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天朝明志 发表于: 2015-9-13 08:58:01|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网记者专访基辛格:“我期待着习主席的访问将为世界和平做出重大贡献”

源自:综合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纽约的办公室内充满汉字、国画等“中国元素”,走廊内的书架上摆满了有关中国的书籍,有不少是中文书。92岁高龄的基辛格博士依旧思维敏捷、神情专注。在与记者交谈中,他首先忆起上世纪七十年代与毛泽东主席交往的经历,脸上露出笑靥。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房间内,一面墙上挂着绘有四鹤的中国画,另一面墙上挂着一排奔马的中国画。“您喜欢马么?”记者问,“南希(基辛格夫人)喜欢马。”基辛格答道。“毛主席对南希非常友好,”基辛格说。他回忆说,因为南希比基辛格身高,毛主席在会见基辛格夫妇时曾笑指“她比你高。”基辛格则答着反问说:“是身体还是智识?”
  习近平主席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这必将成为中美两国关系中重大历史事件。近年来与习近平主席有过多次交往的基辛格说,“我与习近平主席有过多次交谈,他是一个很有决断力的人,有着丰富的人生经验,我认为他是最杰出的中国领导人之一。”
  早在今年四月,基辛格就曾指出,在习近平主席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中美两国领导人都认识到进一步加强相互合作的重要性。在谈及对于习主席访美的期待时,基辛格说,中美是两个大国。中美两国最重要的是将政策的制定基于两国需要合作,而非对抗的共识之上,并用这个结论去处理一些具体问题,“我很希望双方在一些事务上的合作能有所进展。”他接着补充说,“我与奥巴马总统并不同属一个党派,但我非常支持奥巴马总统与中国合作的努力。”
  基辛格说,我对每一位美国总统的对华政策建议都一样,就是坦诚地与中方交流,关注中方的关切,努力解决双边关系中出现的明显问题,这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我对此抱有信心。”他说。
  基辛格博士为开创中美关系做出了重大历史贡献,并目睹了中美关系充满风风雨雨的发展历程。在谈到如何管控中美关系发展进程中的分歧时,基辛格认为“合作”仍为关键词。他说,中美两国准备开始交往时正值中国经济发展的初期,如果1971年有人给我看如今北京和上海的照片,我会觉得那是天方夜谭,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中国克服了很多经济发展的困难,取得了今天的成就。当我瞩目今日中国时,我的脑中常常浮现出中国在1971年时的情景。中美开始交往时,双方有着共同的敌人,而今天,中美面临共同的机遇。如果双方不合作,许多事情就不能做成。一些问题单靠中国或者美国也是无法解决的,例如气候、环境、防核扩散、防止大规模武器扩散和网络安全问题等等,这些都是需要双方合作的议题。一些问题,例如网络安全问题,是中美面临的全新问题,在我当年第一次访问中国的时候这些问题还不存在。问题当然会有。“我很希望习主席的访美能够推动双方解决这些问题的进程,通过会谈取得重要成果。”基辛格说。
  在美国又进入一个新的大选政治周期时,中国常常成为一个话题。习近平主席即将访美之际,中美关系也成为关注焦点。基辛格告诉记者,我经常读一些美国对中国崛起的争论。让我们问问自己,事实是什么?事实就是中国还会发展,不管美国接受还是不接受,这是事实。我们应该接受中国与其资源和人口规模等量齐观的发展,有关美国是否能接受中国发展的讨论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因为双方除了合作别无选择。
  基辛格接着说,至于有说法称中美关系到了“临界点”,我想中美若发生冲突,对双方都是不幸,没有哪一方能够承受冲突的代价。在我观察中美关系发展的近五十年中,有关“临界点”的说法就出现过好多次,但事实上我所经历的八任美国总统、五任中国领导人都采取了同样的政策,所以我们必须合作。他建议中美双方领导人通过建立专人或专门小组联系的方式进一步使保持密切沟通。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习近平主席也将赴纽约参加联合国成立七十周年纪念活动。基辛格博士告诉记者,我对二战有着切身感受。二战中我作为美国士兵被派往欧洲,先是前往英国,后被派去法国、比利时和德国。我的兄弟也在二战中被派往太平洋战场,去过冲绳和韩国。“我们家族有战争的经历。”他说,“所以我的观点一直都是,中美应该合作保持世界和平,特别在亚洲地区,中美应该合作维护和平。”
  专访结束后,基辛格欣然为人民日报读者题词:“致人民日报读者:我期待着习主席的访问将为世界和平做出重大贡献。亨利·A·基辛格 2015年9月10日”。
  (人民网驻美国记者 温宪 李博雅)
 小姑凉可爱 发表于: 2015-4-16 11:27:01|显示全部楼层

傅莹对话基辛格:美勿对中国桌面握手桌底踹脚


编者语:去年10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纽约邀请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一行午宴,围绕世界秩序和中美关系进行了对话。本报近日获得基辛格和傅莹的独家刊发许可。

美国民众普遍认为美国模式是唯一正确的
  傅莹:您的新书《论世界秩序》出版以来,受到广泛关注。想请教的是,您认为未来的世界秩序会是怎样的?将如何演变?美国比较实力会继续下降,用旧的手法应对国际事务难以为继,要想保持领导地位,美国将如何调整、又将如何影响秩序的变化?美国对中国这样一些后来者应采取什么姿态?主张开放性、还是排斥性的新秩序?
  基辛格:上次我们见面交谈,你从中国的角度谈问题对我很有启发。我想问,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傅莹:未来世界秩序的演变会与中美有很大关联。两国如能开展广泛合作,将是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体现和实践。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对未来的世界秩序将有什么影响?很希望倾听您的思考。
  基辛格:我知道,美国外交界有很多人对我书中的观点并不认同,绝大部分美国民众坚持认为美国价值观放之四海而皆准,就外交政策而言,他们普遍认为美国模式是唯一正确的。但我发现,现在我的观点在决策层受到越来越多认可,新书出版以来反响好于预期。尽管如此,我依然认为,能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人大都主张,当今国际体系应在较长时间继续发挥作用。
  坦率地说,对美中关系进行根本性的哲学评估只能留待下一任美国政府,将来不管是共和党执政还是民主党执政,都要面对这个问题。现政府仍会努力解决两国关系的具体问题。在未来两年我们无法解决哲学性问题,但可以为此奠定基础。需要做两方面努力,一是要避免对抗,二是可以选择一两个大的题目开展合作。从美欧关系的经验看,战后美国在对欧关系上提出一系列重大倡议,包括建立多层次对话机制、实施马歇尔计划等,逐步形成了美欧紧密关系的纽带。如果能与中国也这样就好了。
  傅莹:我应邀参加过一些美欧论坛,观察到双方有很好的对话和商量习惯,建立起牢固的信任纽带。尤其有重大事件或出现分歧时,总能及时沟通,当然这有特定的历史和政治背景。中美之间情况不同,但也可搭建更多有效沟通的平台,扩大可视合作,尤其在解决双边和世界重大难题上,中美应培养平心静气商议解决办法的习惯。

政治安全领域,美国仍在分“我们”和“他们”
  傅莹:关于未来世界秩序,用您的话讲,做哲学性展望,我的观察是,现存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和金融体系在全球化过程中已经敞开,开始容纳更多国家,包括中国,这些新兴国家不仅成为重要组成部分,也在参与其改革。但是在政治安全领域,对美国来说,仍然分割为“我们”和“他们”,“我们”是指与美国有军事同盟关系的国家,“他们”是指同盟外的国家。这样划线表面上看对经济和贸易往来也许直接影响不大,但在安全方面,非同盟国家会关注和警觉。
  如果美国想继续领导世界,要问的是:“亚太再平衡”战略反复强调美日军事同盟是亚太安全的基石,而日本明确把中国作为威胁来源,美国是否考虑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同盟外国家的感受?美国对未来作何打算,将采取更开放的态度,还是坚持对同盟体系外国家采取排斥立场?中国民众对美日同盟的看法越来越负面,这是否会把中国推向另外抱团的方向?这是美国必须面对的问题。
  基辛格:从操作层面看,“再平衡”战略并没有给美国在本地区的军事部署带来实质性变化,也许增加一些军力,也是从中东撤军的结果。我在《论世界秩序》中写到这样的观点,中国的战略是,将美国军力推向尽可能远离中国边界的地方,并且在开发这样的军事能力,这是可以理解的,任何理性的政府都会这么做。
  美中签署《上海公报》以来,美方一直明确表达了坚决反对任何国家在亚洲和世界寻求霸权的立场。现在的问题是:两国如何在实现自己目标的同时,不给对方带来压力?也就是说,中国如何在满足合理安全需求的同时,不给外界要将美国赶出南海的印象?美国如何在不过度接近中国边界的情况下,满足自身安全需求?这在我看来是战略性难题,但我不认为美国试图将中国逼入墙角,剥夺中国行动自由。
  冷战期间,美苏达成两项制度性安排,一是直通克里姆林宫的热线电话,二是相互通报海上重大行动,双方遵循一定规则,避免迎头相撞。尽管用到热线情况不多,一旦用上就是真格的。如果中美能建立类似安排,出现危机时就管用。
  傅莹:中国军队是世界上最独立于美国的军队之一,也是长期受美国拒绝和排斥的结果。从美国对威胁评估的角度,您觉得中国军力在世界上排第几?美国不会侵略中国本土,中国也不会去攻占美国,关注中国威胁的依据是什么?
  基辛格:在战略圈的讨论中,总是有对中国威胁的关注。我完全反对美中军事冲突,这对两国都将是灾难性的。我从未听到任何哪怕是观点极端的人,说过美国应当入侵中国。一般观点是,如果中国对邻国施加军事压力,美国必须介入,比如在南海。但从中国历史看,我不认为军事入侵是中国对待他国的方式。美国关于中国的辩论中,没人主张击败中国,也没有任何学派的观点认为美国应打击中国或在军事上削弱中国。
  傅莹: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这是宪法规定的。正因如此,美国近期采取的行动和腔调使得其威胁意味更加浓厚。美国战略界人士对中国负面看法的主要原因,是认为中国在海上对邻国示强,中国人感受到的美国威胁也主要来自海上方向。尤其让很多中国人不满的是,近年每次邻国与中国出现纠纷,不管发生了什么,无论是非曲直,美国总是偏袒和支持向中国挑衅的一方。
  基辛格:我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听到中方官员谈南海问题时说,如果这代人无法解决,就留给下一代人,这应该是官方立场。在此基础上,可以探讨如何就避免采取使局势恶化的行动和维持现状达成共识,当然还要界定现状是什么。其次,很多美国人认为,中国把航行自由看作是中国给予美国的特殊待遇,中方如果能明确讲航行自由是一项国际权利,这两点将有助于拔掉南海问题这根刺儿,减少对美中关系的负面影响。
  傅莹:公海的航行自由无疑是一个国际性原则。西太平洋航线的商业航行自由从未受到影响,近年航运价格一直低迷也说明,并不存在安全因素影响。中国是贸易大国,维护商业航道自由畅通对我们至关重要。据我观察,美国人频繁拿航行自由说事,指的是海军的航行自由吧?
  基辛格:海军的行动自由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有规定,这些适用于南海。
  傅莹:这两方面分开来讲比较好,混到一起对外界是误导。如果两国海军能就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和海上的一些行为规范达成某种安排的话,会解决不少问题。

美方不能对中国“桌面上握手,桌底下踹脚”
  基辛格:从哲学角度看,我们都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无论世界上发生什么事,比如说中东问题,美国报纸都会说应该在美国领导下解决,而不会认为可以依据某些原则来解决。这是美国的惯性思维,必须调整,但需要时间。
  傅莹: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是否会逐步开放或者调整?
  基辛格:不会,美国人习惯了,对他们来说,世界就该是这样组织的。外国人好像总以为,在美国的什么地方有个大方案,由政府来执行,实际上从来不是这样。美国政府的运作方式是,遇到问题就处理问题。中国人很不一样,你们的方式是概念化的,善于讲动机、讲思维方式,而我们这儿不考虑这些。
  傅莹:中国需要积累国际经验,我们在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解释自己的做法方面可以进一步改善。需要更及时地向世界做出说明,减少误解、避免误读,因为那会留下被人利用的空间。
  基辛格:美国总统大选的政治竞争很快就要开始了,共和党候选人很有可能对奥巴马与中方达成的任何协议都提出批评。如果哪个候选人批评他对中国让步太多,你们不必太在意,竞选期间的言论不代表共同立场。
  傅莹:我认为中方重视与美方就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探讨并合作,但美方不能在“桌子上面跟中国握手,桌子下面对中国踹脚”。当今时代,外交政策的制定不仅是领导人和精英层的事,也有民众和媒体的参与,决策层不能不考虑他们的观点和意见。
  基辛格:这是现代外交的一大难题。但是我这样讲是希望人们能理解美国内部有自己的困难。
  傅莹:你怎么看中日关系?
  基辛格:美国希望避免中日发生战争,虽然美日有同盟关系,但美不会有意鼓励日本采取任何导致战争的军事行动或者政策。据我所知,美国的政策里没有任何利用日本反对中国的成分。我们应鼓励中国与日本保持良好关系。我主张构建一个亚洲与太平洋共同体,各国都参与其中,美中进行协调合作。
  傅莹:你设想的共同体与军事同盟是什么关系?中国领导人也提出打造命运共同体,你的想法是否有交集?
  基辛格:我讲的亚太共同体的实质是美中之间的谅解,也包含所有大国。这样就不必担心要面对类似于一战前的那种冲突局面,那个时代,国家按照势力均衡的原则选边站队。
  我最担心、思考最多的,是当今世界秩序所发生的变化。19世纪以来世界秩序的中心在欧美,21世纪世界秩序的中心在亚太。亚洲最大的变量是中国在未来20年的持续增长,中国的选择将影响和改变世界。美国必须考虑还有多少时间、多少空间可以维持现存秩序,并需要构思未来的世界秩序。 ●
原文标题:基辛格:美国不想中日开战 没利用日本反对中国)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1,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1-9-21 10:50, Processed in 6.115211 second(s), 13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