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1732|回复: 2
 王德奎 发表于: 2019-4-16 18:33:31|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国学] 阳明心学起源地走出华为等时代精华价值

 [复制链接]
──学习习主席多次引用王阳明名言体会
⊙作者:董平 张海

  今年两会习主席参加贵州省代表团全体会议,与代表一起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在审议即将结束时他有感而发说:一个国家综合实力最核心的还是文化软实力,这事关精气神的凝聚,我们要坚定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最根本的还要加一个文化自信。中华民族历来有很强的文化自豪感,只是到了鸦片战争时期,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中国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文化自信被严重损害。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今天,我们不仅要坚定“三个自信”,也要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去其糟粕、留其精华,增强文化自信。明朝时,王守仁(王阳明)曾经在贵州参学悟道,贵州在这方面还是很有优势,希望在这方面继续深入探索。
  习主席认为:王阳明的心学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也是增强中国人文化自信的切入点之一。而这已经不是习主席首次赞颂王阳明──早在2011年,习近平视察贵州大学和学生们交流的时候就表露过对王阳明的钦慕。他说他很景仰龙场悟道的王阳明先生,贵州的文化传人对王阳明先生的学习,更应该有深刻的心得。我们的古代优秀文化值得自豪,要把文化变成一种内生的源泉动力,作为我们的营养,像古代圣贤那样格物穷理、知行合一、经世致用。
  浙江大学董平教授说:习主席在第18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引用明代哲学家王阳明的话“身之主宰便是心”,并精辟地指出:“ ‘本’在人心,内心净化、志向高远便力量无穷”。2015年12月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习主席又指出:“ 党性教育是共产党人修身养性的必修课,也是共产党人的‘心学’”。习主席引用王阳明的话,充分体现了对共产党人“修身”的高度重视。王阳明在《 传习录》中说:“ 身之主宰便是心,心之所发便是意,意之本体便是知,意之所在便是物”。这段话体现了王阳明关于人的现实存在以及人作为主体如何与外在事物世界相联系的独特理解。
  习近平缘何肯定阳明心学?以“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句为例──出处:[明]王守仁《教条示龙场诸生》。译文:没有志向,就做不成事情。王守仁: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因曾筑室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故世称阳明先生,亦称王阳明。他是陆王心学的集大成者,主张“知行合一”、“致良知”。
  王阳明心学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阳明心学起源地走出华为等时代精华价值。2017年11月13日《绵阳日报》上,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调研员简奕主任,发表的《王右木与“四川三人”》文章说:“以王右木方案为起点,以四川早期党团组织改造民团为革命武装的过程和结果为研究对象,对这段历史进行全面梳理和系统考察,得出一个结论,即对民团的争取和改造,是中共早期农民运动的重要形式和客观事实”。简奕主任说的这件事与“重庆组织”密切相关,是证明“重庆组织”存在过的重要形式和客观事实“──”王右木方案“来自张澜和吴玉章、王佑木、杨闇公等1920年3月12日成立”重庆组织“,提出创建”川陕根据地“的方略,以及李大钊与张澜和吴玉章、王右木、杨闇公等,为成立”重庆组织“时就研讨过俄国十月革命发动”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参加起义的”军运“经验。
  特别是张澜和吴玉章就有组织过”保路同志军“的经验教训,所以”重庆组织“把搞”川陕根据地“和”革命武装“作为”无产阶级专政“实践的纲领,在其成员中秘密灌输有关──”民团“和”军运“是一个内容的两种说法,即对民团的争取和改造,是”重庆组织“1920年3月12日成立时,就主张早期农民运动的重要形式和客观事实。由此看张澜,也许既像当代的”柳传志“,又像”任正非“。现在一些媒体发表文章,攻击张澜领导的1911年四川保路运动,是”贪污闹革命“;把张澜和吴玉章、王佑木、杨闇公等1920年3月12日成立”重庆组织“,硬要换为苏俄为组建”上海组织“而利用”无政府共产主义“的秦慧僧、廖划平、杜小马、徐敦让等参加的”适社“──”重庆组织“成立背景,是在北京的李大钊、毛泽东等中国马列主义者得知1920年3月俄共(布)远东局成立,才支持张澜返回重庆成立”共产党“。事后又得知在1920年4月6日的”贝加尔沿岸工人制宪大会“上,远东共和国宣告成立,定都上乌金斯克,但它仅获得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承认──正式承认远东共和国是在5月14日。正式成立后苏俄才给予远东共和国最初的财政,外交,人力,经济和军事援助──莫斯科得以控制远东共和国的内政外交;在部分红军基础上,为远东共和国组建”人民革命军“──李大钊、毛泽东等中国马列主义者怕苏俄也在中国这样做,先下一着”棋子“;即使以后成立”上海组织“,他们也明白中国要有自主权。幸好张澜和吴玉章没有组织办企业开工厂,不然真像”贪污闹革命“。
  年8月30日”重庆组织“开会集体决定自行解散,以张澜为首,大多数成员后来没有个人单独申请参加”上海组织“,而转入搞教育或把西式普通教育和科技教育相结合,如张澜自己。张澜是有考虑的:”强君“与”强军“分不开,但是”强军“与”科技“分不开的;然”科技“除有”强军“-”强君“的一面外,却还有造福人民和民生的一面。刘永谋教授说:”不尊奉科学西方就不再是西方“,”科学仍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基本盘和根本点。西方文化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最大的就是科学和民主,这两点乃是西方社会最深的烙印“。当然刘永谋教授也说:不是说”不能批判科学,而是说不能走到极端的反科学主义上去,以诋毁科学为主业、为主旨,闭口不谈科学的巨大贡献“。其实这就涉及科学里,有马列主义的”东西方交流“。其实苏俄以欧拉为标志,也是搞科学”东西方交流“起家的。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王德奎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王德奎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王德奎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王德奎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王德奎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王德奎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分享到:
 楼主|王德奎 发表于: 2019-4-16 18:34:05|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2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在“以苏解马”年代,中苏关系密切,中苏科学交流作为主流,双方也各所收获。但“以苏解马”的核心,是“东西方对立”。所以那个年代自然科学,在纯理论方面也就存在“东西方对立”的错位事例。我们赞成中俄关系正常、友好,承认俄国科学家和人民对科学、社会的贡献。但“既然是朋友,就不是喽啰,可以有诤言,可以有批评,但根本上还是友善的,还是要做朋友的”。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强大,主因就在于此──这揭示了马克思主义真实的一页──马克思主义从历史智能,向人工智能升华中还能看到的──像王右木1924年在贵州,被反动派杀害,反动派应该被消灭;但王右木烈士的血,不会白流。一种源于古代中国、却不局限于中国的概念,它能处理“全球化动态形成过程中”的普世性问题。这个概念像桥梁一样把古代中国,与21世纪的全球化联系在一起──在全球化时代,受民族国家、帝国主义和霸权争夺,定义的各种政治概念,正在逐渐失去意义;主导未来的新兴力量,是全面的、包容的、普惠的全球网络。
  这也正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理念,它把在王右木烈士牺牲的地方出生成长起来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主要创始人总裁任正非,即使在不惑之年43岁才开始创业,也能一手把山寨公司变成震惊世界的科技王国,并且能同时创立开中国企业先河的企业治理大法──“进攻性的马克思主义”,他甚至概括成“狼性的文化”,实际这是“与狼共舞”。我们把任正非等这种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简称为“进攻性马”。由此可知“进攻性的马克思主义”──2019年1月20日任正非,在接受央视和国内外媒体采访中讲的主旨:“我是永远地热爱祖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但是绝不会做伤害世界任何国家的事情。比赛是和平的竞争,技术竞争是和平竞争。我们有很多东西,欧美国家最终非买不可。我们是市场经济,当他们要买的时候,我还是会卖给他们的。但是我重点,把想买我东西的国家做好。教育是最廉价的国防,只有长期重视基础研究,才有工业的强大。没有基础研究,产业就会被架空”。联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赵汀阳,2016年出版的新书《天下的当代性》中说:“深入探究中国文化根源就会发现,天下之外再无他物,因为‘天’笼罩全球。正如儒家理想所说的那样,天下要大同,才是顺应于天”。可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主要创始人任正非,对“进攻性马”的广度认识,是何等的深刻。
  “以苏解马”与“进攻性马”也许是一种“竞争中性”──2019年4月13日“观察者网”记者戴苏越采访旅美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寒竹教授,发表的《中央文件里出现了“竞争中性”,怎么解读?》文章中,寒竹教授说:所谓“中性”仅仅是指不同所有制的企业,可以在同一个市场体系中以相同的地位,遵循相同的规则进行竞争,而没有政治上的意义,更不影响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
  国有企业在国家经济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公有制在生产关系上的先进性,并不必然赋予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有任何优越性或特殊地位。在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中,所有企业,不论所有制是公有还是私有,不论企业大小,都有着同样的地位,都遵循同样的市场规则,做不到这一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难以完善。从这个意义上讲,“竞争中性”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也是继去年有关民营企业家、中小企业困境讨论之后,“竞争中性”首次出现在中央文件中。竞争中性是一个在世界上使用已久,在国内学界也早有谈及的一个概念。2018年10月14日央行行长易纲,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表示,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中国将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虽然中国政府在经济改革中很早就推行“竞争中性原则”,但由于在理论上并没有明确的论述,也没有公开明确使用这个概念,所以,在经济现实中,“竞争中性原则”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推行。这就是为什么易纲行长说,中国将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这实际上是承认了在现实中,国有企业与中小民营企业之间竞争并未完全实现“竞争中性”。“以苏解马”与“进攻性马”的“竞争中性原则”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推行,也类似于此。王阳明的心学与中国传统自然国学中的观念:“天”变了还是“天”,“地”震还是“地”──分不开。这里“天”代表“天下”型国家观念的自信,即“政权”的变换并不是“天下”型国家观念的消亡──只要她活在中华民族全体人民心中;“地”震还需在“地”上的勤劳,才能丰衣足食──中国共产党就有这种自信──马克思主义从巴黎公社起义,随敏感政治要闻“口传”深入中国,早期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准备打造成立“天下”型国家的“共产党”,直到1911年爆发“四川保路运动”才第一次在中国实践和尝试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群众运动。为10年后张澜和吴玉章、王佑木、杨闇公等,在1920年3月12日于重庆成立“中国共产党”组织拉开序幕。但不到两年──1920年8月30日“重庆组织”开会集体决定自行解散──这种自信,来自“进攻性马”类似王阳明的心学与中国传统自然国学中的观念:“天”变了还是“天”,“地”震还是“地”──分不开,前苏联解体正是马列主义的胜利。
  现在来看任正非对这种“进攻性马”,联系华为的实际的解释是:“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不是为了财务报表,我们是为了实现人类理想而努力奋斗。华为过去30年,为世界偏远和贫困地区的进步做出了努力,甚至有些人献出了生命,不要忘记华为为人类社会做出了贡献,更不要用猜疑来诠释事实。华为的文化是以进攻性,高要求着称……华为卖的是一个裸设备,这个设备上没有意识形态。这个设备是由运营商来掌控的,不是华为。所以,我们不要回到工业革命砸毁纺织机的时代。华为公司的政策和基本商业准则,是遵守业务所在国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包括联合国、美国、欧盟适用的出口管制的法律法规”。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楼主|王德奎 发表于: 2019-4-16 18:34:32|显示全部楼层
  对“进攻性马”的这种可见证,任正非说:“在日本海啸引发福岛核电站泄漏时,与难民逆向前进的是华为员工。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两周内恢复了680个基站,为抢险救灾做出了贡献。印尼海啸,我们有47个员工,在13小时内就把海啸灾区668个基站恢复了,支持了抢险救灾。非洲不仅有战争,而且是疾病频发的地区,我们有很多员工都得过疟疾,大量员工在这些疾病和贫穷地区穿越。人类信息社会未来的膨胀是无限巨大的,所以任何一个市场机会都不可能由一家公司独立完成,需要有千万个公司共同承担。随着人工智能大规模在工业和管理中的使用,过去工会问题、福利问题、罢工问题……都会随之而解。现在西方有些人认为华为设备运作有阴谋,这种意识形态就像工业革命时期砸坏纺织机一样,认为先进的纺织机破坏了世界。又比如,美国突然不采购华为手机这种大事件出现时,中国有些民众提出要抵制苹果手机。我们的态度是不能为了我们一家公司牺牲了国家利益,牺牲了国家的开放改革政策。当我们近期在西方受到很严厉的挫折,我们还是支持我们国家继续走向更加开放。因此我认为,中国只有更加开放,更加改革,才会形成一个更加繁荣的中国”。
  任正非1944年10月25日出生于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县。1963年就读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毕业后参过军,入了党。任正非用的什么办法把“进攻性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从历史智能引向人工智能,实际仍是马克思主义功能的本身──2018年9月17日世界公众科学素质促进大会在北京召开,习主席向大会致贺信中指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当前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孕育兴起,正在深刻影响世界发展格局,深刻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小平同志说得好,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实际这不仅是科技发展为人类社会进步,在发挥更大作用的重要途径。“进攻性的马克思主义”对国际各国之间形成左、右两翼的“东西方对立”,以及一些国家内部也形成左、右两翼两翼的“东西方对立”等世界性、世纪性难题,也能从加强科技产业界和社会各界的协同创新,促进各国开放合作,得到逐渐解决。即搞革命,也需要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进攻性的马克思主义”。
  “以苏解马”主张“东西方对立”,左、右翼都容易产生“过激行为”的大量人群。我国改革开放,把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翻开的那一页,实际也类似把这种“过激行为”的一部分,扫进历史的垃圾箱,减少了对搞“改革开放”时代的压力。“进攻性马”不是“以苏解马”哲学的“口惠实无”──以华为基站在世界比智能手机厉害为例,2019年初华为获得2018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成果具体名称是“新一代刀片式基站解决方案研制与大规模应用”。
  华为推出的新一代刀片式基站解决方案,在全球实现了大规模部署,并成为无线行业基站形态的事实标准。华为的刀片式基站是把室内基带处理单元、电池、蓄电池柜都做成刀片式的外观,并且能达到射频拉远单元一样的防护等级,从而使得电源,备电等整套基站,都能在室外挂杆安装,不需要机房,可应用于物业协调难度大、无机房、需快速开站等场景。华为刀片式基站自2012年推出以来,全球累计已发货超1500万片,在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VDF集团等超过170个国家310张网络中成功商用部署。华为刀片式基站2015—2017年三年累计销售收入达2788.49亿元,利润为418.3亿元,获得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主要创新包括自主创新的基带、主控、传输、中频、射频芯片;零占地、易部署、低成本等。
  华为推出的新一代刀片式基站类似新时代的“王阳明”和“阳明心学”──王阳明“神话”的复活,与王阳明影响日本,在近代“以苏解马”与“进攻性马”的“竞争中性”中,“墙内开花墙外香”分不开──五百年的阳明学传入日本,有史可考的时间应该在他去世80多年后,其代表作《传习录》在1602年传入日本,但一直到1650年才在日本出版。日本能迅速窜升与欧美列强分庭抗礼,这一切都归功于明治维新的成功──明治维新能够成功,究其原因根本不是因为日帝明治的政治手腕有多少过人之处,也不是因为德川家族无能,而完全是因为日本人充分效法了王阳明──日本明治维新的很多重要人物都研究过阳明学,他们十分看重阳明学中强调人的精神力量和意志、强调实践的说法,要求以实际行动变革社会。
  王阳明的思想对当时的日本主“开国”、“求维新”和“独立主权”者用以反对“锁国”、维持封建的传统观念提供了一种有力的思想武器──最终日本人就靠王阳明的一部《心学》,推翻了500多年的封建幕府统治,成功实现了明治维新,完成了向资本主义的过度──这类似《共产党宣言》与共产党人的“心学”──“天”变了还是“天”,“地”震还是“地”──“进攻性马”类似王阳明的心学与中国传统自然国学中的观念分不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19,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9-4-25 20:25, Processed in 0.374401 second(s), 12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