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左侧
查看: 42124|回复: 52
 子澄 发表于: 2004-9-16 15:11:40|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国家林草局:我国重点野生动植物保护率达到74%

 [复制链接]
  野生动物,是指在大自然的环境下生长且未被驯化的动物。野生动物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泛指兽类、鸟类、爬行类、两栖类、鱼类以及软体动物和昆虫类。狭义指除了鱼类和无脊椎动物以外的上述各类动物,即包括兽类、鸟类、爬行类和两栖类。按照野生动物与人类的密切联系程度,又可以将野生动物划分为野外环境的野生动物和人工繁殖的野生动物。《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保护的野生动物,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全世界的野生动物分为濒危野生动物、有益野生动物、经济野生动物和有害野生动物等四种。
  野生动物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发展和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对于维护生态平衡,改善自然环境,促进社会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意义重大。
  目前社会上存在的食用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等行为,既是一种社会陋习,也是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活动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 相关链接
『 巴蜀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巴蜀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子澄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子澄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子澄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巴蜀网 』的立场无关,子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子澄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巴蜀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子澄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巴蜀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佳美 发表于: 2014-1-21 11:34:00|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8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禁食野生动物可否入法?

源自:中国环境报
⊙ 记者:赵娜

  编者语:近日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将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
  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虽然一直得到很多重视,但是面临的形势仍然严峻,一些制度和规定早已不能适应目前野生动物保护的客观需要。

  金华等130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关于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议案4件。议案认为,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扩大野生动物保护范围,禁止虐待、食用野生动物,完善野生动物致害赔偿制度,增加处罚条款,加大对违法行为的处理力度。
  对于全国人大代表们提出的关于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议案,全国人大环资委表示,已开展立法前期调研,将在法律起草过程中认真研究采纳代表们意见建议,并根据立法规划的要求完成提请审议任务。
  应该如何完善和补充野生动物保护法?记者日前采访了有关专家,本期推出野生动物法修改专题。

一:野生动物保护面临哪些问题?
▲ 捕杀、贩卖行为依旧猖獗
▲ 外来物种入侵
▲ 经费紧缺、人员不足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认为,野生动物保护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大量野生动物被捕杀。“受保护的野生动物都被捕杀,没有被列入保护名单的野生动物,比如龟类、鱼类、蛇类、鸟类等更是被过度利用。”
  “人们对野生动物保护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对野生动物捕猎和贩卖行为多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多数人可以做到不捕杀野生动物、不食用野生动物,但是遇到捕捉和贩卖野生动物行为时则很少有人去举报或制止。”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教授李晓民说,一些权力部门也有肆意捕杀野生动物的行为,而管理部门却因为各种原因难以制止或取缔。
  随着我国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对自然资源的需求不断增大,乱砍滥伐,过度放牧,不合理的围湖造田,沼泽开垦,过度利用土地和水资源,都导致了野生动物生存环境的破坏甚至消失,影响物种的正常生存。解焱指出,“如今野生动物栖息地破坏严重,尤其是自然保护区域外的沿海湿地等,很多候鸟的栖息地被开发。”
  同时,外来物种入侵也是野生动物保护所面临的一大问题。对此,解焱认为,外来入侵植物会导致野生动物栖息地丧失。而大量人工驯养的动物被放到野外后,身上携带的疾病就会传染给野外种群。
  此外,经费紧缺和人员不足也是所面临的困难之一。李晓民说,目前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没有专项经费,经费不足导致野生动物保护管理不到位。虽然各级林业厅、局是野生动物的主管部门,但是没有专门的管理人员进行野生动物的保护和管理工作。一些市级林业局虽然成立了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科,但人员很少,管理力度也不够。

二:有哪些迫切需要改进的地方?
▲ 明确处罚标准
▲ 从捕捉到消费全产业链进行管理
▲ 保护名录需实时更新
▲ 严控人工驯养繁殖
  为解决野生动物保护中存在的种种问题,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显得尤为重要。
  李晓民和解焱一致认为,《野生动物保护法》应对捕杀野生动物明确惩治标准和处罚细则,标出捕杀每种动物应给予什么样的惩罚。如捕杀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应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捕杀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同时,要加强执法和惩治力度。
  由于还有不少人有着嗜食野味的陋习,因此,一些酒楼、菜馆为了赚钱便投食客之所好,推出了各种野味菜肴。有需求者自然就有供应者,一些不法之徒利令智昏,大肆偷猎滥杀野生动物。在酒楼或菜馆里,穿山甲、山麂、果子狸以及各种蛇类和鸟类等野生动物,或者已“壮烈牺牲”等着下锅,或被关押在笼子里等着挨刀。
  “目前的法律存在一定问题,没有对消费者处罚进行立法。消费者明知是受保护动物还进行消费的话,这就是犯罪,必须要进行一定处罚。比如在餐馆吃了野生动物,不应该只对餐馆进行处罚,也要对消费者进行处罚。”解焱认为,应该加强对捕捉、消费、持有、运输这一过程的管理,以前法律在这点上不是很清楚,现在需要进一步明确和细致。同时,对执法单位的不作为也要进行处罚。目前,《野生动物保护法》还没有这一方面处罚条规。
  李晓民补充道,要对经营和食用野生动物的人以非法狩猎野生动物罪论处,这样就能将捕杀野生动物的利益链条阻断,减少野生动物的捕杀和食用。只有制止了终结消费,才能从源头上最终消灭源头偷猎现象。同时,也必须严厉打击偷猎者,让其得不偿失。
  《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于1989年1月14日发布施行。随着时间的推移,现有的保护名录已经不适用了,需要进行适当的调整。李晓民建议,在保护对象上,应把国家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列入CITES(华盛顿公约)附录的,及列入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世界濒危动物红皮书》的种类均列入保护之列。并且应将CITES附录和IUCN红色名录中受威胁种类与国家级重点保护动物等同。同时,要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作为《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附件一起颁布。
  解焱强调说,要实行动态野生动物保护名录更新机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动态更新。比如龟类,目前没有一种龟类的野外数量是上升的,只有极少数龟类的野外种群数量保持稳定,大部分龟类数量一直在下降。而龟类又是利用率极高的野生动物,这就需要把保护等级往上提。
  同时,对于野生动物人工驯养繁殖,法律也需更加明确尺度。人工驯养对野外种群存在负面影响:一是需要抓野生动物个体,二是销售时无法区分人工驯养的和捕捉的野生动物。比如,鹿肉就难以把家养的、野生的区别开来。而人工驯养的合法消费会对野外类似物种的需求增加压力。
  “可以允许人工驯养繁殖的科学利用,但是目前法律需要改变。比如应该明确人工驯养对野生动物种群会有什么作用。因为有时人工驯养对同一种野生种群不起作用或起相反作用。因此,要对人工驯养繁殖进行严格控制,为拯救濒危野生动物可以进行科学研究,但不鼓励商业化驯养繁殖。”解焱说。
  她还建议,针对商业化驯养应该单独列出一个允许商业化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名单。可以驯养的物种,应该具备技术成熟、不影响野生动物生存的条件。同时,物种名录要实行动态更新,比如每5年对野外野生动物进行一次科学评估,受影响的野生动物就应该退出这个名录。
  在栖息地保护方面,不管是受保护的、还是不在保护名录的野生动物,只要是生活在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风景名胜区内的动物都应该被保护,并且禁止利用。保护区域外面的野生动物则应该通过登上保护名录加以保护。李晓民说:“现有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只涉及到保护动物本身,而不涉及其栖息地范围,因而在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时不仅要考虑动物本身,也要考虑其分布区域。因为要保护某些物种,首先要保护其栖息生境。”同时,解焱指出,不受保护动物的允许利用方式需要进行探讨。比如,麻雀是不受保护的动物,那么对它应该实施什么样的措施进行管理,需要进一步明确细化。
  此外,针对一些个人把野生动物当作宠物养殖的行为,需要严加控制,在《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时,应该明确个人持有受保护的野生动物属于犯罪。同时还要制定把国外保护物种和国内物种同等对待的条款。

三:如何提高野生动物福利?
▲ 进补入药应该立法限制
▲ 放生活动必须规范科学
  著名影星成龙为保护野生动物专门拍了一个公益性广告,有句广告词让人们印象深刻:“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确实,如果没有了对象牙、犀牛角、虎皮虎、熊掌熊胆等需求,偷猎者还会如此丧心病狂地捕杀大象、犀牛、老虎和熊吗?
  为保护野生动物,有识之士做了不懈努力。然而,却有很多野生动物经历着悲惨的命运。专家认为,应借《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之机,进一步提高野生动物福利。
  近几年,“黑熊取胆”事件炒得沸沸扬扬。熊胆在我国中医上用量较大,如果全部靠捕杀野生熊进行取胆,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并且熊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不允许被捕杀。因而,活熊取胆就成了补充熊胆不足的重要来源。“从道德伦理上看,活熊取胆是不道德的,是对动物的虐待,也是对动物福利的践踏。应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早关闭养熊场,还熊类一个自由自在的空间和健康的身体。”李晓民建议。
  放生,这原本发乎善心惠及生灵的功德,被一些人士错误认知后,正在成为一些人谋利的渠道。解焱强调,放生并不是环保行为,却被人们当作救济工作在做。许多动物不是当地物种,放生后不能适应当地环境而死亡,这不是拯救动物,应当严格禁止。“放生应当是救助性的动物放生和科学性的动物放生,准确地说应该叫‘放归’。是为了恢复一些野生动物种群,但是在放归之前,要进行科学评估和监测。”
  然而现实中,放生背后存在着一条野生动物捕捉、买卖的非法利益链条。“放生的野生动物需要从市场购买,而其中大量野生动物通过野外捕猎,运到市场买卖,然后由放生者再次放生。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感染疾病、过度集中、生存环境不适应等因素,再次被放回去的野生动物会出现大量死亡的现象。”解焱说。
  在政府许可下,可以抓取野生动物进行采样。但是,任何抓捕利用和做标本都要充分考虑到动物福利的需要。解焱指出,过去《野生动物保护法》没有涉及这一内容,现在应该把未经许可的放生行为列入法律制裁,明确规定这是一种违法行为。禁止不科学的放生,这就对所有动物都进行了保护。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小米粒 发表于: 2020-2-18 21:54:00|显示全部楼层

全国政法机关严打野生动物资源犯罪,向捕食野味“亮剑”

源自:澎湃新闻
原文标题:全国政法机关严打野生动物资源犯罪,向捕食野味“亮剑”

  我国正在全方位开展疫情防控阻击战。尽管中间宿主还未完全确定,但这次病毒的来源,指向野生动物。因此,依法严惩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成为了抗“疫”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这是一张遍布全国的庞大网络。中国裁判文书网近年相关案例显示,在野生动物产销链条中,既有穿山甲、娃娃鱼等珍稀物种,也有果子狸、旱獭、野兔等易于传播病毒的野生动物。从地下到网上,从东南到西北,从城市到乡村……为牟取血腥暴利,各类野生动物被这张网运送到食客嘴边。
  今天,长安君编发一组“特殊”案例,看看这些与野生动物相关犯罪的法律后果──

1994-iprtayz4659775.jpg
案例1:浙江绍兴庄某贪野味获刑6个月
  2019年9月,因为想吃野味,绍兴的庄某在网上买了20多个捕猎装置,散布在附近的山上。2020年1月28日,庄某接收到了猎捕成功的信号,上山后发现一头约90斤的野猪落网。1月31日,进行疫情防控排查的民警发现,庄某正在处理捕获的野猪。经讯问,庄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月13日,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庄某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该案是浙江省首例在疫情防控期间宣判的非法狩猎野生动物案。

6a1c-iprtayz4659777.jpg
案例2:贵州毕节胡某捕食果子狸被抓获
  疫情期间,无事可做的毕节男子胡某,想到山上打“野味”换换口味。他将自制的捕猎器安装在后山的树林中,捕获了两只野生动物果子狸,随后宰杀食用。
  目前,胡某已被警方抓获,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5bbb-iprtayz4659828.jpg
案例3:广东湛江林某家中查获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刑拘
  1月30日,湛江市徐闻县公安局森林分局在犯罪嫌疑人林某家中,查获鸟类死体39只,狸类动物死体17只。经鉴定,该批动物均为野生动物,其中一只动物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小灵猫。
  由于林某涉嫌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徐闻县公安局依法对其刑事拘留。

f244-iprtayz4660495.jpg
案例4:青海格尔木马某猎杀野生鸟类,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2月7日,格尔木市森林公安局民警巡查发现,郭勒木德镇有人架网捕鸟,随即将犯罪嫌疑人马某抓获。收缴其猎获的野生鸟类死体60只,其中59只为树麻雀,一只为褐柳莺,均为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
  目前,马某因涉嫌非法狩猎罪,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捕鸟网已被拆除,所猎获的60只动物死体已得到无害化处置。

相关法规
  根据两高两部《意见》,疫情防控期间,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以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定罪处罚。
  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以非法狩猎罪定罪处罚。
  《新华每日电讯》相关调查显示,在这张庞大的野生动物产销网络中,南方省份、东北地区的供应量和消费量较大,西部边远地区则成为重要供货地。
  疫情当前,2月17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消息,将审议关于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相关议案。多地也纷纷出台举措,严惩相关犯罪,扎牢对野生动物的“保护网”。

天津:立法向捕食野味“亮剑”
  天津市人大常委会会议2月14日审议通过了《天津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
  规定了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范围、措施、管理职责和法律责任,加强了对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全方位、全链条监管。
  《决定》明确要求,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生产、经营利用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不得以食用或者生产、经营食品为目的,猎捕、出售、购买、运输、携带、寄递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浙江:挂牌督办野生动物保护诉讼案
  为服务保障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2月4日,浙江省检察院对10起野生动物资源保护公益诉讼案件进行挂牌督办,其中包括8起民事公益诉讼案和2起行政公益诉讼案。
  “全省检察机关将严厉惩处涉野生动物保护的违法犯罪活动。”据检方介绍,浙江省检察院会逐案确定专人跟踪指导,同时各级检察机关也将指派检察官负责依法、加快办理,确保件件有结果。

广东:禁止滥食交易野生动物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会议近日通过《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依法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明确禁止滥食和交易野生动物。

该《决定》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特殊时期作出的特别性规定
  依法支持和赋予政府在防控特殊时期采取必需的临时性应急行政管理措施,为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法治支撑。

重庆:全面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重庆市林业局近日表示重庆全面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严禁野生动物运输、观赏、展示、展演等一切经营利用行为,全面加强陆生野生动物管控。
  重庆市已全面停止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和经营利用行政审批,对已经取得人工繁育或经营利用行政许可的野生动物场所实施隔离消毒和检疫防范,严禁野生动物对外扩散和转运贩卖,停止陆生野生动物猎捕活动。

8ecb-iprtayz4660219.jpg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在这场疫情的考验之下,我们不得不再次审视人与野生动物、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人类无休止地侵犯野生动物,把它们变成食物,送上餐桌,而它们用身体携带的病毒发起了无声而狠厉的报复。
  保护野生动物,从来都不应是一句口号,保护它们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声明:本文转自新华每日电讯、最高人民法院、平安南粤、西海都市报,在此致谢!
  原标题《【战疫说法07】对全国人民都“痛恨”的这群人,政法机关出手了!》
 chiaki 发表于: 2018-8-1 19:46:00|显示全部楼层

全球仅13%海洋未遭人类破坏:海洋野生动物都未受保护

ksDt-hhacrce6832917.jpg
  目前,最新一项研究表明,世界上仅有13.2%的海洋(大约5400万平方公里)仍保持“野生状态”,未遭受人类活动影响。
  北京时间8月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海洋覆盖了地球大约70%的面积,而且似乎所有海洋区域都不限制爱冒险和需要资源的人类。目前,最新一项研究表明,世界上仅有13.2%的海洋(大约5400万平方公里)仍保持“野生状态”,未遭受人类活动影响,相比之下,亚洲面积为4450万平方公里。
  研究报告合著作者、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博士生肯德尔·琼斯(Kendall Jones)说:“差不多所有人类未接触的海洋荒域都位于北极、南极或者更偏远的太平洋岛屿国家。”据悉,琼斯也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一名保护规划专家。
  琼斯强调称,在人类活动最活跃的沿海地区,几乎不存在人类未涉足的区域。同时,我们还发现几乎所有海洋野生动物都未受到保护,随着人类捕鱼技术和航海技术的进步,我们可以更深入海洋,捕捞更多的海洋生物,它们随时都有可能丧生。
  琼斯指出,也许同样令人不安的是,大部分海洋荒域是没有受到保护的。该项研究报告作者发现,仅有4.9%的海洋荒域存在于海洋保护区范围之内,那里的相关法规限制了人类活动。

发现海洋荒域
  琼斯表示,为了发现海洋荒域,研究人员将其定义为“未遭受人类活动侵扰的海洋区域”,他们收集了海洋中各种人类活动指数的数据,之后他们从中确定人类活动最少的海洋区域。
  具体来说,他们对每平方公里的海洋面积进行评估分析,观察该海洋区域遭受15种人类活动因素的影响程度,例如:捕鱼、商业航运、营养物质和农药流量,以及海洋酸化和海平面上升等4种与气候变化相关的因素。
  某片海洋符合海洋荒域需要满足两个测试标准:一是遭受所有15种人为因素的影响值必须低于10%;二是遭受人类活动累积影响值必须低于10%,这里的人类活动累积影响包括15种人为因素,以及气候变化相关因素。琼斯表示,研究人员在第一个测试中没有将气候变化包括在内,如果将气候变化计算在内的话,地球上没有一个海洋区域符合荒域条件。
  之后,他们将海洋荒域与海洋保护区地图进行了比较分析,从而确定哪些荒域区域受到了保护。

没有多少东西是人类不接触的
  琼斯指出,大多数国家都有一些“剩余的海洋荒域”,但是很少有大面积的海洋荒域。例如:他们在美国阿拉斯加北部海域发现一些海洋荒域。
  超过一半的海洋荒域(百分之六十六)位于公海,这些水域没有任何国家的管辖权。据悉,每个沿海国家控制着距离海岸200海里水域的自然资源,公海远离陆地,因此没有国家管控公海。由于公海非常偏远,研究人员之前认为公海存在较高等级的海洋荒域,但实际上这些海洋区域未达到他们预期的荒域等级。
  琼斯强调称,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在海洋荒域中几乎没有人对某种意图感兴趣。同时,研究人员还发现,正如之前研究所指出的,海洋荒域的生物多样性远比非海洋荒域大许多。与非海洋荒域相比,海洋荒域存在着大量生物多样性,其中包括罕见海洋生物,以及独特的物种组合。在海洋荒域发现的混合性生物是非常独特的,因为其中包括了顶级掠食性生物和其它物种。而在非海洋荒域,顶级掠食性生物往往会消失。
  除了保护生物多样性之外,海洋荒域就像“时间机器”一样,揭晓了人类活动开始破坏海洋环境之前的状况。

保护海洋荒域
  那么未来海洋会是什么样呢?这主要取决于我们的行动方案,琼斯说:“如果我们未来全面保护海洋生态多样性,那么保护海洋野生区域是至关重要的。”
  为了做到这一点,琼斯认为,首先沿海国家应当识别他们管辖范围内最容易遭受破坏的海洋荒域,并将它们指定为海洋保护区。他补充指出,保护公海更加困难,因为从定义上讲,没有一个国家在那里拥有管辖权。
  不过,联合国正在讨论公海保护的措施,这将允许指定公海保护区域。琼斯表示,跨国区域渔业管理组织(RFMOs)是对渔业捕捞感兴趣的国家组建的国际组织,欧盟委员会对该组织进行了定义,通过同意人类活动离开某些海域,从而保护公海荒域。
  最终,公海捕鱼变得有利可图,这是因为政府对偏远海域捕捞进行奖励补贴。琼斯表示,依据最近一项研究,日本和西班牙远洋补贴最高,其次是中国、韩国和美国。这些国家的补贴改革可能是阻止最后海洋荒域遭受侵蚀的另一种方式。
  总体来讲,陆地和海洋的保护工作忽略了对海洋荒域的保护,而是更倾向于拯救一些濒危物种。琼斯表示,如果你用一种健康的类推方法,目前的海洋系统的保护措施有点儿像政府将所有健康预算都花在紧急心脏手术,这将最终导致物种灭绝,而不是将钱花费在如何预防心脏病发生。保护政策不仅应该试图拯救濒危物种,而且还应该保护物种和生态系统不受到威胁。
  琼斯说:“我们主张的是一种双管齐下的做法,一方面阻止物种和生态系统灭绝;另一方面保护最后未被破坏的环境,使其遭受的破坏影响降至最低。”这项最新研究报告发表在近期出版的《当代生物学》杂志上。(叶倾城)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喜马拉雅山 发表于: 2022-5-22 11:34:58|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林草局:我国重点野生动植物保护率达到74%

源自:央视网
  今天(5月22日)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今年的主题是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生物多样性为人类提供了丰富多样的生产生活必需品、健康安全的生态环境和独特别致的自然景观文化,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记者从国家林草局了解到,目前,我国重点野生动植物保护率达到了74%,大量珍贵濒危野生动植物种群实现恢复性增长。
  近年来,我国通过系统实施濒危物种拯救工程有效保护了90%的典型陆地生态系统类型,大熊猫野生种群增至1864只,朱鹮野外种群数量超过6000只,亚洲象野外种群增至300头,藏羚羊野外种群恢复到30万只以上。野外回归珍稀濒危植物达到206种,其中112种为我国特有种。今年四月,国家植物园在北京正式设立,成立后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摸清家底。

7b49-99e1a6393c45d6c7714d9cc76a9dfb86.jpg
81ba-2a97df189ff57b944bfc13a0e77a0b69.jpg
3df8-53ecd05def230a08b534484388b5aba9.jpg

  今年我国还将在青藏高原、黄河流域、长江流域等生态区位重要和生态功能良好的区域新设立一批国家公园。按计划,到 2025年,国家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和野生植物种数保护率将分别达到75%和80%。
 怒江72拐 发表于: 2021-10-8 12:22:48|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显效:大熊猫“降级” 北京南海子再现麋鹿

源自:新京报
原文标题: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显效:大熊猫“降级”,北京南海子再现麋鹿
⊙记者:姜慧梓

  新京报快讯(记者:姜慧梓)10月8日,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中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白皮书。白皮书显示,随着人工繁育大熊猫数量快速优质增长,大熊猫受威胁程度等级从“濒危”降为“易危”。
  为保护生物多样性,中国系统实施濒危物种拯救工程,对部分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进行抢救性保护,通过人工繁育扩大种群,并最终实现放归自然。
  其中,人工繁育大熊猫数量呈快速优质增长,大熊猫受威胁程度等级从“濒危”降为“易危”,实现野外放归并成功融入野生种群,40年间,大熊猫野外种群数量从1114只增加到1864只。
  曾经野外消失的麋鹿在北京南海子、江苏大丰、湖北石首分别建立了三大保护种群,总数已经突破8000只。此外,中国还针对德保苏铁、华盖木、百山祖冷杉等120种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开展抢救性保护,112种我国特有的珍稀濒危野生植物实现野外回归。

〓 相关链接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屁巴虫 发表于: 2020-3-28 11:16:00|显示全部楼层

疾病入侵,罪魁祸首真的是野生动物吗?

源自:澎湃新闻
原文标题:疾病入侵,罪魁祸首真的是野生动物吗?

  自从新冠肺炎成为新的流行病以后,“野生动物携带传染病”这样的论调也越来越多地进入公众视野。但如果回顾野生动物传染病学中的经典案例,会发现自然界中疾病与多样的物种之间的关系往往更加复杂,并不能简单的一句话概括。

兀鹫的减少与人患狂犬病增加
  牛在印度是一种神圣的动物。无论是基于印度教还是伊斯兰教(印度的两大教)的宗教信仰,死去家畜(特别是牛)的尸体往往不能随意处理,信奉素食的印度教更是禁止食用家畜。因此,想要快速有效地解决这些尸体,腐食性的动物往往起到了关键作用。这其中,兀鹫功不可没。
  印度有两种兀鹫,一种是印度兀鹫(Gyps indicus),一种是白背兀鹫(Gyps bengalensis),虽然在兀鹫家族中,它们算是小个子,但实际上是站起来能齐成年人腰、翅展两米有余的“大怪兽”。可想而知,要解决同样为庞然大物的牛的尸体,离不开这些大怪兽。
  上世纪90年代,印度坊间开始有传闻:兀鹫越来越少了。最先注意到的是在印度凯奥拉德奥国家公园(Keoladeo National Park)工作的Vibhu Prakash博士,他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就在监测兀鹫的数量。他发现,印度兀鹫和白背兀鹫的数量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十年间分别下降了97%和96%。与此同时,很多兀鹫即使没有死亡,也显得很没有精神、低垂着头。
  他判断这并不是种群数量的自然波动,而是某种疾病造成的大规模死亡。经过五年的苦苦探索,他把罪魁祸首锁定在了双氯芬酸上。当地兽医常给哺乳动物开这种消炎药,但对鸟类而言,少量剂量就能导致肾衰竭和内脏痛风,继而死亡。牲畜在接受治疗后如果没有达到疗效病死或是因为其他原因突然死亡,体内的消炎药没有来得及分解,食腐的兀鹫就会把消炎药一并吃下去。由于它们食量巨大,吃下去的剂量足以杀死自己。
  案件虽然真相大白,但如今的印度兀鹫和白背兀鹫都在极危物种名录中,离灭绝仅一步之遥。
  兀鹫的消失带走的不仅仅是一窥这些壮观大鸟的机会,在兀鹫数量急剧减少前,人们从来没有发现它们还在默默无闻地做着好事──兀鹫的减少带来了狂犬病在人类中的传播。
  没了兀鹫帮忙处理死去的牛的尸体,流浪狗有了充足的死牛作食物,数量成倍增加,吃饱喝足的它们在人类的村庄周围游荡。在缺乏管理的情况下,这些流浪狗很容易染上狂犬病,染病的狗更具有攻击性,也使得附近村庄的人和家养动物成了感染狂犬病的高危群体──除去被病狗咬这种明显的传播方式,人甚至不需要接触流浪狗,只要某家的狗没有打狂犬疫苗,又和村外的老李头争风吃醋打了一架,就有可能把狂犬病毒带回家。而研究也表明,兀鹫的消失带来的狂犬病暴发,不但使人的生命财产没了保障,也为公共卫生部门防控疾病增加了难度,带来财政损失。十年间,印度全国每年有大约710到780亿卢比(近十亿美元)花在因被流浪狗咬伤造成的生产力低下、医疗方面的额外开支,以及换狂犬病去世产生的葬礼费用上。
  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豹子也因为流浪狗数量的增多而聚集在村庄周围,激烈的人兽冲突导致人与豹两败俱伤。
  其实,除了在印度,兀鹫间接控制流浪狗的数量之外,世界范围内的猛禽都有一个潜在“大招”能控制狂犬病。有些猛禽以中小型哺乳动物为食,而作为“专治”哺乳动物的病毒,狂犬病毒无法感染鸟类。狂犬病攻击的是神经中枢系统,也让患病的动物更不知道躲藏,因此被猛禽吃掉。理论上来说,在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里,这些猛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患病动物在整个生态系统中的占比,或许也在不知不觉中防止了动物源性的疾病从动物中“溢出”到人类身上。

稀释效应
  兀鹫的故事并不是个例,已经有不少证据表明生态多样性是可以制约传染病传播的。例如以蜱虫为传播媒介的莱姆病──在北美是令大多数人闻虎色变的疾病,它可以造成皮肤红肿、关节疼痛,它还攻击神经系统,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人们外出徒步归来第一件事往往就是先在身上头发中翻翻找找看看有没有蜱虫,然后在家里的狗身上找找看有没有蜱虫──是的,狗也可以得莱姆病。
  由于黑脚硬蜱俗称“鹿蜱”,导致有些人误以为莱姆病是从鹿身上来的,那实在太冤枉鹿了。其实老鼠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你有看过《数码宝贝》,可能还记得里面的数码宝贝在孵出蛋以后都会经历幼年期-成长期-成熟期。类似地,许多虫子也有界限分明的生命周期,传染莱姆病的黑脚硬蜱也是一样。
  黑脚硬蜱一生要吸食三次血液,每一次吸血都能让他们在生命周期里往前进一步。蜱虫吸血的时候,一般会咬住你的皮肤,然后将自己的整个口器埋进皮肤里,直到完全喝饱了血、身体从原来的比一粒芝麻还小涨成原来的五六百倍大,才会离开宿主(话说蜱虫吸血这种貌似有些恶心的举动却有个很玛丽苏的正式名称叫“血宴”)。而它们无差别地攻击宿主也是它们传播疾病的重要原因──第一次血宴发生在它们出生后一个月左右。由于蜱虫既不能跳也不能飞,弱小的幼年期蜱虫往往会选择老鼠这样的小型动物作为宿主。其中携带莱姆病的白足鼠也是他们的主要吸血对象。等到他们吸饱血自然掉落后,就会躲起来直到第二年再选择新的宿主。这时候它们往往会选择体型较大的动物,包括人在内。如果之前它们吸到了白足鼠血里的病原体,病原体就有可能顺着蜱虫分泌的各种蛋白质一起进入到新宿主的血液中──人类与狗的莱姆病就是这么来的。
  当一个生态系统只有人和老鼠等几种为数不多的动物时,可想而知,蜱虫除了吸老鼠的血,也就只能往人身上跑了。但在一个物种更为多样的生态系统中,蜱虫的选择可就多了。第一次吸血不再非得跑到病原体多的老鼠身上,而是可以选择相对无害的物种。即使第一次血宴吸到了病原体,第二次吸血它们也有更大的几率跑到非人类的中小型动物身上,例如狐狸、黄鼠狼、大一些的鸟类等等。这些物种就像一个个容器,把老鼠身上“溢出”病原体的概率平均开来,每一个物种得莱姆病的概率都变小了,人也包括在内。这也是生物多样性广为人知的对疾病的“稀释效应“,这个效应不光可以运用在莱姆病上,也可以运用在很多虫媒传播的疾病中。

人类需要什么样的生态系统
  如果“稀释效应”属实,那是不是既可以实现保护物种多样性的目标,又可以保障人的安全,是件喜大普奔的好事?理论上是这样,但与自然界中的所有东西一样,生态系统和动物源性传染病的关系是复杂的,很少能直接下结论。
  提出稀释效应的研究者们认为,光是增加物种数量本身是不够的,还要看这个物种能够“容纳”多少疾病。如果增加的物种都是病原体的携带者,或是物种之间互相有竞争,那么稀释的效果可能就会大打折扣。比如,有二十种老鼠的生态系统并不能代表真正的“多样”,也不会有什么稀释效果。因此想要人为地扩大生态系统容纳疾病的容量,为了多样性而硬塞一些生物到原本平衡的生态系统,并不是个好办法。
  或许会有读者提出,动物种类越多疾病的种类岂不是也会越多吗?诚然,多样的生态系统或许也带来了多样的病原体,但是要知道,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就和一个免疫系统健全的人一样,是能够自己解决大部分疾病的,狂犬病和莱姆病仅仅是沧海一粟的两个例子罢了。留有一个可以自我调控的生态系统,好过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系统,这样灾难来了,起码我们有可以调整的空间而无需坐以待毙。只有当一个生态系统过于单一的时候,才会让无处可去的病原体统统往人类身上招呼。
  其实,在一些人指责野生动物带来疾病的同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疾病给动物带来的也是灾害。它们和我们一样渴望没有疾病的生活。就如同外国政客指责中国是新冠病毒来源的无稽之谈一样,很多动物也不过是当了某些疾病的倒霉的中间传播者,称不上“来源”。如果我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指控,是不是也意味着,作为“来源”的野生动物同样不该遭受过分的指责呢?
  (作者周滢为康奈尔大学兽医博士在读,曾从事野生动物流行病学研究,支持发展野生动物医疗和救助。)
 原滋缘味 发表于: 2020-2-27 22:16:00|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林草局:全面禁野后,要预先研判野生动物收容安置问题

源自:第一财经网
原文标题:国家林草局:全面禁野后,要预先研判野生动物收容安置问题

  目前来看,受影响大的主要是一些野猪、虎娃、蛇、野鸭、鳄鱼、林蛙的养殖户。
  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和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后,接下来会面临一个大问题:大量的养殖的野生动物向何处去。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今天(27日)印发《关于贯彻落实〈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的通知》,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
  该通知称,要“周密部署安排,科学妥善处置后续事宜”。
  通知称,在推进《决定》贯彻执行过程中,各级林业和草原主管部门要对可能面临的野生动物收容安置和一定补偿等问题预先进行研判,及时向当地人民政府报告。
  同时,依据物种习性和本地实际情况,科学制定工作方案,在当地人民政府的领导下组织实施,并对从业机构和人员做好解释说明,加强野生动物处置工作的指导和监督,确保科学稳妥实施。重点地区还要提前做好应急预案,及时化解隐患,严防出现违法出售野生动物用于食用等行为。
b36b-ipzreiw8621141.jpg

  27日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决定出台后,大量的野生动物,养殖户不能吃、不能卖、不能杀。继续养殖又非法,又花钱。有些野生动物人工繁育是合法的,拿了人工繁育许可证的,但现在情况变了。
  对于禁止交易和食用的野生动物,常纪文建议采取多种办法来解决。比如国家收购。如果国家不收购,应该给予补偿;再比如动物园收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可以考虑用于科研。一部分可以考虑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放生,补充物种用。另外,中国可以将养殖户养的蛙蛙鱼、野鸭、林蛙、乌龟、蛇赠给需要生态修复和物种恢复的国家。
  “从目前来看,受影响大的主要是一些野猪、虎娃、蛇、野鸭、鳄鱼、林蛙的养殖户。”常纪文说,不管怎么处置,都应尽量减少养殖户的损失和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
  他说,全国人大的决定也已明确,国务院和地方政府应当采取必要措施,为本决定的实施提供相应保障。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支持、指导、帮助受影响的农户调整、转变生产经营活动,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一定补偿。常纪文建议就补偿问题,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尽快联合出台一个文件。
  国家林草局上述通知要求,对取得人工繁育许可证,以食用为目的从事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的,须撤回并注销所核发的人工繁育许可证件或文书,并一律停止为食用目的出售、运输野生动物等活动。
995e-ipzreiw8621140.jpg
4418-ipzreiw8621217.jpg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实时更新|新冠肺炎疫情地图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叽歪大佬 发表于: 2020-2-27 12:44:55|显示全部楼层

钟南山谈吃野生动物:原来是没吃的,现在何必呢?

源自:中国新闻网
原文标题:钟南山谈吃野生动物:原来是没吃的,现在何必呢?

  27日,广州市政府新闻办在广州医科大学举办疫情防控专场新闻通气会,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称,接近80%的传染病都是从动物来的,特别是南方吃野生动物,接触很多,动物带的病毒就会传染给人,“吃野生动物的陋习,原来是没吃的,现在何必呢?”(记者:吴涛)

053e-ipzreiw6558257.png

〓 相关链接
 玲系我心 发表于: 2020-2-25 00:25:23|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夏丹:这份野蛮,要用法来治!

源自:央视
原文标题:主播说联播丨欧阳夏丹:这份野蛮,要用法来治!

  今天是2月24日,《新闻联播》继续重点关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今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一项有关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对此,主播欧阳夏丹说,“野味”这两个字,分开来看意思应该是“野蛮”和“危险”。

欧阳夏丹:
  今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一项重要决定,明确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
  食用野生动物风险很大,但我国“野味产业”的规模依然庞大,这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了重大隐患。此次疫情可能就与野生动物交易有关。再也不能对滥食野味的现象无动于衷了,本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全面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之前,专门通过这样一个决定,本身就是为战疫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
fa58-ipzreiv7530294.jpg

  “野味”这两个字,分开来看意思应该是“野蛮”和“危险”。一些人嘴上吃野味,其背后是野生动物的“血和泪”,而从头到尾透露的是这些人野蛮的嗜好和品位。这份野蛮需要用法来治。如果继续无动于衷,就是对宰杀野生动物这种野蛮行为的纵容,就是对危险隐患的放任。拒绝野味,就是拒绝野蛮!放野生动物一条生路,也是给自己一条活路。大家都好好活着,不互相伤害,不好吗?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断弦有谁听 发表于: 2020-2-24 11:56:00|显示全部楼层

救助野生动物 共建和谐生态

源自:浙江省省林业局
原文标题:救助野生动物 共建和谐生态

  日前,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林业)局洞头分局连续接到群众报警电话称,东屏街道大北岙树岩滩边发现一只受伤的夜鹭,北岙街道阜埠岙村发现一只受伤的普通鵟,霓屿街道灵霓大堤检查口发现一只受伤的红隼,请求施救。接警后,该局迅速组织林业管理科和森林公安分局工作人员赶赴现场开展救助,通过工作人员不懈努力,受伤的野生动物得到了有效的救治。
  经现场详细检查,夜鹭和普通鵟均是翅膀受伤,无法自主飞行,红隼属脚部轻微受伤,经过简单处理后将其放飞大自然。为了及时救助夜鹭和普通鵟,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洞头分局立即联系绿眼睛环保组织进行专业救护,待伤好痊愈后放归大自然。经查证,普通鵟和红隼属国家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夜鹭属省一般保护野生动物。
  在新冠肺炎期间,为有效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维护生态平衡,建设平安林区,温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洞头分局将不断加大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和宣传工作,不断用实际行动保护野生动物资源。
  (洞头县林业局)
 火星飞鱼 发表于: 2020-2-19 20:15:15|显示全部楼层

成都商报:野味不是“人类刚需” 但修法需容不同声音

源自:成都商报
原文标题:快评丨野味不是“人类刚需”,但修法需容不同声音
⊙特约评论员:朱昌俊

  不管是从疫情防控,还是从野生动物保护的角度,此时为“野味”辩护,都是不合常理、不够明智的。但是回到相关法律修订的层面,对于“禁野”,容忍和参考“不同的声音”也是必要的。
  新冠肺炎疫情将“野味产业”推上前台,禁食野生动物的观点渐成社会主流。
  不过,2月16日,蛙类养殖委微信公号发表题为《野生动物养殖是人类祖先的伟大创举》的文章称,“因一次疫情就全面‘禁野’将是武断的,不科学、不理性”“对于人类而言,对野生动物产品的需求从未停止,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成为‘刚性需求’”。据悉,该发文组织的全称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保护繁育与利用委员会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简称“蛙类养殖委”),于2019年3月29日在东北林业大学成立。
  言论引来不少争议。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2月18日发布声明,对上述文章致歉。声明表示,协会已决定撤销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并将加强对分支机构的监督管理。

  有17年前的SARS防控经验在先,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从相关专家到社会各界,几乎都把罪魁祸首指向了“野味”。这一背景下,抛出“禁野是武断的,野味是人类刚需”的论调,着实是逆流发声,显得极不合时宜。
  事实上,疫情爆发后,相关部门也对野生动物交易采取了更严格的管制措施。如1月2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3部门联合发布公告,要求疫情期间,全国暂停野生动物贸易,并隔离所有饲养繁育野生动物场所。
  公开资料显示,蛙类养殖专业委员会于去年成立,其主要出发点是“团结好、带领好、服务好广大蛙农”,该委员会副主任也曾建议各部门放宽蟾蜍养殖批证复杂手续和门槛。结合这一层背景,大致可以判断,在野生动物交易进入“冰冻期”,“禁野”成为社会主流呼声的情境下,此番“不合时宜”的发声,可能是为野生动物养殖行业“代言”。
  在当前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下,冒然断言“野味是人类刚需”,不啻为挑战社会共识,也很可能对疫情防控构成信息干扰。更重要的是,“野味是人类刚需”,从现实层面也难以经得起推敲。众所周知,野味在现代社会受到追捧从来就不是为了满足社会的食用刚需,而是诸多亚文化和传统偏见作用下的结果。比如,受残存的“以形补形”观念的误导。食野味在很多语境下被当作了权力和地位的象征,成为一种炫耀工具。近几年还出现过个别人在社交平台炫耀“吃野味”的现象。这些都说明,“野味”并不是刚需,而更多是特定人群的特殊偏好。
  因此,不管是从疫情防控,还是从野生动物保护的角度,此时为“野味”辩护,都是不合常理、不够明智的。
  不过,抛开当前疫情防控的时机不谈,该篇声明中的一些观点,未尝不值得正视。比如,因一次疫情就全面“禁野”,到底是否可行,又是否科学,确实值得探讨。相关专家也表示,即便开展野生动物保护,也不意味着要“一刀切”地取消野生动物驯养繁殖。
  这里面其实就涉及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我们说的“禁野”,是否应该包括那些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食用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到底算不算“野味”?厘清这些问题,不管是对现实当中的野生动物保护,还是养殖产业发展,抑或是培育健康的社会食用习惯,都很有必要。目前已经启动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等法律修订,亦有必要对此作出科学、精准的回应。
  疫情防控的紧要当口,大谈“野味是刚需”,与社会共识和防控需要明显形成抵牾,应该警惕。但是,回到相关法律修订的层面,容忍和参考“不同的声音”也是必要的。诚如相关专家指出的,“修法是个大工程,一定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声音”,只有不同领域的专家共同参与,才能避免科学上的错误,才能够提出科学上可信可行的建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2-2024,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24-6-23 02:30, Processed in 0.218400 second(s), 12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